《岳小钗》

第56回 怪事层出不穷

作者:卧龙生

商八随在宇文寒涛身后,行到花园一角,低声说道:“宇文兄有何见教,我们园中与会人无一藏私,各以绝技传人,个个全力以赴,忘去向宇文兄请安了。”

宇文寒涛道:“商兄言重了……”

轻轻咳了一声,接道:“在下有点事,想在今晚离开……”商八吃了一惊,不待宇文寒涛的话说完,急急接道:“宇文兄要走了?”

宇文寒涛道:“只是暂时离开数日,多则四天,就可回来了。”

商八双目盯在宇文寒涛的脸上瞧了一阵,道:“先生意慾何往?”

宇文寒涛付道:中州二贾事事不瞒萧翎,我如据实而言,此事必将很快为萧翎所知,说不得只好说几句谎言了。

当下说道:“会一个多年未见的朋友,目下江湖上一片平静,一时之间,还不致有何麻烦,兄弟在此与否,都无关紧要,何况,我去去就来,绝不超过四日。”

商八道:“先生和我家萧大哥谈过吗?”

宇文寒涛道:“萧大侠和诸位一般,正沉醉在习武中,在下之意,不用惊动他了。”

商八点点头,道:“先生的决定,自是不会错,但江湖大局仰仗尚多,我家大哥,仍需先生绝世的才华辅佐,希望先生能如约而归。”

宇文寒涛道,“我年近花甲,得萧大侠赏识提携,庆幸能得力武林正义一尽绵薄,今生极愿追随萧大侠,得效微劳,商兄尽管放心……”

长长吁一口气,接道:“不过,兄弟去后,要商兄和社兄多费心了。”

商八道:“什么事,先生只管吩咐!”

宇文寒涛道:“目下江湖,虽然是一片平静,这马家庄更是鸡犬无惊,但咱们不能太大意,在下去后,商兄可以照顾萧大侠为由,退出这互传武功之会,马家庄周围三十里,兄弟都派有眼线,如若有强敌大批来犯,他们虽时可早传惊讯,但如来的是一等高手,他们就未必能够发觉了。”

商八点点头,道:“我明白,先生只管放心,但望早去早回,也好让在下早日除此重担。”

宇文寒涛道:“我尽快回来就是,在下离此之事,商兄最好能够暂保秘密,不用告诉别人。”

商八听他口气,不禁动了怀疑之心,一皱眉头,道:“宇文兄离此,当真只是为了去会见一个朋友吗?”

宇文寒涛道:“详细内情,待在下回来之后,再告诉商兄不迟。”

言罢,转身而去,不再理会商八。直回室中,收拾了一下简单的行囊,立时动身,他计算时间,必需要连夜赶路,才能赶上明日之约。

行约六七里,已是太阳下山时分。

宇文寒涛回顾无人,就过旁一桥大树下取出展叶青送来的密封。

拆封望去:只见密函上写着“七星潭,双松岩下”,短短两语。宇文寒涛看完之后,探手从怀中摸出火折子,燃起密函。

这当儿,突见人影一闪,由树顶直扑而下,抓向那燃烧的密函。

事出意外,宇文寒涛大为惊骇;左臂一抬拍出一掌,右手却急急把燃烧的密函,转过一边。

但见那扑下的人影一仰身,向后退出五步,笑道:“宇文先生。”

宇文寒涛凝目望去,不禁一呆。

原来,来人竟然是百里冰。

百里冰道:“那上面画的是什么秘密,先生要这等谨慎?”宇文寒涛答非所问地道:“姑娘到此作甚?”

百里冰道:“我奉命监视先生……”

宇文寒涛道:“奉谁之命?”

百里冰道:“自然是萧大哥了。”

宇文寒涛道:“萧大侠要姑娘监视在下什么?”

百里冰尴尬一笑,值:“我说的太急了,不是监视先生,而是要我保护先生……”

宇文寒涛接道:“不管是监视,保护,只是措词不同而已。那是说萧大侠已经对在下不信任了。”

百里冰急道:“先生不要误会,萧大哥不但对先生信任有加,而且对先生关心无比,他告诉我,说先生为了怕他分心旁顾,不能专志习武,所以,有很多事,都忍在心中,不告诉他。”

宇文寒涛点头一笑,道:“萧大位的观察力,似是愈来愈强了。”

百里冰接道:“因此,大哥要我注意宇文先生的举动,想不到真被他猜对了。”

宇文寒涛略一沉吟,道:“多承萧大侠如此关心,在下感激不尽、敬请上复萧大侠,就说在下去会个多年未见的朋友,多则七日,少则四天,定可赶回。”

百里冰摇摇头,道:“萧大哥说不能让你一人涉险。”

宇文寒涛道:“在下只是去会个朋友,无险可涉,姑娘只管去复命就是。”

百里冰道:“不行,来的又不是我一个人。”

宇文寒涛呆了一呆,道:“还有什么人?”

百里冰道:“先生一向料事如神,猜猜看来的是谁?”

宇文寒涛略一沉吟,道:“可是萧大侠本人吗?”

百里冰回头望着树顶笑道:“大哥,下来吧!人家宇文先生早已知是你了。”

但见人影闪动,萧翎由枝叶密处一跃而下,笑道:“我觉得宇文兄瞒着我,果然被我猜对了。”

宇文寒涛道:“萧大侠的思虑,也是越来越缜密了。”

百里冰道:“宇文先生,你一个人走得这等秘密、定然是有着很重要的事了?”

宇文寒涛目光转到萧翎的脸上,道:“萧大侠既然能猜在下有事要离开此地,那就索性再猜猜看在下为了什么事,要离开此地。”

萧翎道:“在下没有宇文先生之才,只怕很难猜对了。”

宇文寒涛道:“猜猜不妨,”

萧翎沉思了一阵,道:“可是无为道长有了消息?”

宇文寒涛哈哈一笑,道:“猜得很准,在下正是要去会那无为道长。”

萧翎道:“无为道长现在何处?”

宇文寒涛道:“雪峰山中。”

萧翎道:“他遣人来请先生吗?”

宇文寒涛道:“他遣人来请萧大侠,但在下知晓萧大侠正在练习武功,因此,不便惊扰,和他定下了半月之约,约期已至,在下不得不去通知无为道长,以免有愧信义。”

萧翎道:“那无为道长遣人找我,定有什么大事故?”

宇文寒涛道:“在下想先行请问萧大侠一件事。”

萧翎道:“什么事?”

字文寒涛道:“希望萧大侠能够据实回答在下,你的武功练成了没有?”

萧翎道:“虽然未达精熟之境,但已勉可用作对敌。”

宇文寒涛道:“记得萧大侠告诉在下,需要三七二十一日,才能有成是吗?现在,才过了二七十四日。”

萧翎道:“所以才未练纯熟,不过,这等武功,只要一入门径、随时随地都可以练习,那倒用不着非要固守在马家庄中了。”

宇文寒涛道:“既是如此,在下倒不便再瞒萧大侠了,那无为道长发觉了沈木风,在雪峰山中出现。”

萧翎呆了一呆,道:“有这等事?”

宇文寒涛道:“是的,据展叶青告诉在下,那沈木风似是已伤势痊愈。”

萧翎道:“宇文先生,准备如何对付呢?”

宇文寒涛道:“老实说,在下觉得这其间定然有着很多内情。”

萧翎道:“所以,宇文先生想去查看一下。”

宇文寒涛道:“正是此意。”

萧翎道:“先生一人前去,不觉得大过危险吗?”

宇文寒涛道:“一则为那无为道长作后援,再者,在下此番前去,和他们斗智不斗力,旨在查看一下内情。”

萧翎微微一笑,道:“宇文兄可否带我们两人同去呢?”

宇文寒涛道:“萧大侠离开了马家庄,领导无人,万一有了什么变故,岂不是要乱得一团糟了。”

萧翎摇摇头,道:“在下离去之后,已经留下了一封书信。如若有了变故,劳请那马总瓢把子,代为照顾,以楚昆山和司马乾,从旁为辅。”

宇文寒涛略一沉吟,道:“萧大侠既然来了,只怕在下难再有劝回之力……”

萧翎道:“你不肯惊动我,只是为了怕惊扰我练习武功,但在下已经说过了,不会妨碍,如若宇文先生还能说出不让在下同行的道理,在下倒也不敢勉强。”

宇文寒涛淡淡一笑,道:“只要萧大侠肯答允在下未得同意之前,不随便出手,那就成了。”

萧翎道:“好!咱们一言为定。”

宇文寒涛道:“我已和展叶青约好,以暗记联络相会,一切都要暗中行事,那是要改装易容了,萧大侠已是天下武林同道人人敬重的大英雄,只怕不屑此为。”

萧翎道:“不要紧,只要我们心存正义,这方法,倒是不用苛求了。”

宇文寒涛道:“百足之虫,死而不僵,何况那沈木风还没有死掉,如若那展叶青说得不错,在下猜想他也许已知晓咱们的停身之处,如要求行动隐秘一些,最好现在就易容而行。”

萧翎道:“好!一切都照宇文兄的计划而行。”

三人计议已定,立时改装易容而且分头而行。

宇文寒涛为了使身份隐秘,不惜剪下了一半美髯,扮作一个富商。

萧翎单独行动,扮作了一个村夫,和宇文寒涛保持十丈距离而行。

这等扮装分派,就算那沈木风精明过人,也无法猜想到,百里冰和宇文寒涛同行,而萧翎却独走一路。

需知一个人的易容术,不管高明到什么程度,纵然能把容貌改变,却无法改变那原有的气度。

沈木风对萧翎和宇文寒涛,自然特别留心,只要计划中稍有破绽,就可能引起对方的怀疑。

三人一路行去,不徐不疾,和常人一般,直到入夜后,才放腿赶路。

一夜兼程奔行,五更时分。到了一座山谷旁边。

宇文寒涛指着道旁的密林,道:“七星潭已距此不远;咱们天亮赶路,午时可到,如若沈木风真在七星潭附近,再向前走,他们布下耳目更多,咱们要小心。”

萧翎道:“宇文兄说的是。”

三人在道旁林中坐息一阵,天亮之后,才动身赶路,奔向七星潭。

又行十余里,过了一个三岔路口,只见行人渐多,车马时见。

又行五里左右,到了一座浅峰下,只见那峰前广大的草地上,停有数十辆马车,和近百匹的健马。

原来、上七星潭要登矮峰,车马到此,却已无法再进。

百里冰回目望去,只见萧翎远在十余丈,缓缓而行,低声对宇文寒涛道:“先生,这里很热闹!”

宇文寒涛一面举步而行,一面答道:“这地方为人发现,虽已在百年以上,但游人群集,还是近十几年中事,山中道路修整之后,游人更多,在下十年前来过一次,但看场中车马,似是比过去更热闹一些。”

举步登上矮峰,眼下景物突然一变。

只见峰后里许外,一片广大的盆地上,游人如织,不下数百,七星潭分布成北斗七星形,中有一道溪水连起。

宇文寒涛低声说道:“百里姑娘,小心戒备,不要多言。”大步向前行去。

百里冰知他料事之能,向无差错,也不多言,暗中提聚真气,紧追在宇文寒涛的身后而行。渐渐地行近了七星潭。

只见潭水碧绿,每一座星潭,占地在五亩以上。

靠北的一面,崖壁耸立,长满青草,望去一片翠色。

无数的梭形小舟,间杂一两艘小型的画肪,穿梭往来于那一溪碧水连接的群潭之中。

宇文寒涛站在潭畔,沉思片刻,举手一招,一艘小舟驰了过来。

宇文寒涛登上小舟,道:“我们雇你小船,自己划。”

掏出一锭银子递了过去、那船伙计看那锭银子,足有四两多,再造一艘新船,也用不了如许多的银子,心中大喜,接过银子一语未发就上岸而去。

百里冰随后上了小舟。

宇文寒涛道:“运桨驰舟,绕道七星潭走上一周。”

百里冰也不多问,双手运桨,小舟沿那一溪碧水,缓缓驰去。

七量潭奇怪处就在那一条天然溪道,连接起了七个各不相同的水潭,那溪道虽然贯连七星潭,但弯曲回转,极渣物神奇之妙。

穿过了两座水潭,溪道突然折转向正南方耸立的崖壁下。

百里冰双手运桨,小舟轻灵地划在静静的溪水面上。

宇文寒涛目光转动,很留心地看着四周的景物。

突然间,宇文寒涛一扬手,道:“快些靠岸。”

百里冰抬头看去,只见两株连身而生的松树,耸立岸上。

一块巨大的岩石,矗立在树旁。

宇文寒涛低声说道:“在下如若没有招呼,不论发生什么事,姑娘都不用上岸相助。”

百里冰心中虽然疑窦重重,但却点头应允。

宇文寒涛举步登岸,缓缓向前行去。

百里冰好奇之心大动,侧身而坐,暗中留神着宇文寒涛的举动。

只见宇文寒涛在那双身松树之下,绕了一周,行入大岩之后。

百里冰等了足足有一刻工夫,却仍不见宇文寒涛由岩后行出,心中大奇,付道:难道他遇上了暗算不成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 第56回 怪事层出不穷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岳小钗》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