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岳小钗》

第57回 红楼会怪人

作者:卧龙生

萧翎道:“老前辈这番离开孤独之屋,意慾何为呢?”

包一天道:“去年老夫接到了长眉和尚一封信,约老夫今日到此一晤,老夫闷在那孤独之屋中数十年,接到了这封信,心中一想,反正要离开那孤独之屋,早离开一天也好,接信七天后,就离开孤独之屋,眼看江湖上的劫难风雨,使老夫回忆到当年那些风平浪静的日子,也知晓了你萧翎的名字。”

萧翎心中暗道:这老人大约是在那孤独之屋住得大久了,人也变孤僻了,不可以常情推断他的作为。必需要问个明白才好。

心中念转,口中间道:“老前辈此番见了那长眉大师之后,准备如何?”

包一天挎髯沉吟了一阵,道:“老夫一手活葬了武林九大高手,又用诡计伤了那长眉大师,就算把老夫乱刀分尸,那也是罪有应得,不过,老夫这几十年来,武功精进不少,在死亡之前,想一证我心中所思。”

萧翎心中暗道:话虽说得婉转,但却是软中带硬,那是他要和长眉大师动手一分生死了。

但闻包一天长长吁一口气,道:“老夫是想求证数十年静悟而得的武功,放眼当今之世,除了长眉大师之外,又有何人能力老夫试手呢?”

萧翎道:“听老前辈话中之意,那是说要和长眉大师动手一搏了?”

包一天道:“也可以这么说吧!不过,老夫只是想求证我心中所想,不论我是胜,是败,老夫都会自绝了断。”

萧翎心中暗道:他的想法却是孤芳自赏,常人无法测度。付思之间,只见一个牧童骑牛而来,望了萧翎几眼,又带转牛头而去。

包一天双目盯注在那牧童身上,瞧了一阵,道:“那牧童是武林中人所装扮。”

萧翎已隐隐认出那是百里冰,闻言不由一惊,忖道:这老人好厉害的一双眼睛,那牧童是冰儿,万一他要对冰儿一试身手,那可是一桩大为麻烦的事,必得分他心志,改变主意才成。

主意暗定,缓缓说道:“目下老前辈已知在下身份,我和此事无关,这位边度兄,才是真正来迎接老前辈的人物。”

包一天道:“不错,老夫替他解开穴道。”

伏身拍活边度的穴道。

边度人虽被萧翎点倒,但他有耳可闻,有目可睹,自把两人对答之言,听得极是清楚,已知两人身份,是以穴道被解之后,反而不知如何开口,呆呆站在一侧。

萧翎道:“老前辈准备去见那长眉大师吗?”

包一天道:“不错。”

萧翎道:“晚辈有一个不情之求,不知老前辈肯否答允。”包一天道:“什么事,你先说说看?”

萧翎道,“老前辈会见长眉大师时,晚辈和几位朋友,也想随行一往,拜见一下前辈高人。”

包一天略一沉吟,道:“老夫可以答允,但那长眉大师是否愿见你们,那就非老夫能够决定了。”

萧翎道:“只要老前辈答允带我们同去,如果那长眉大师不肯相见,晚辈再自行退回就是。”

包一天道:“你有几个朋友,都是些什么身份?”

萧翎道:“晚辈除外,还有武当掌门人无为道长及其师弟云阳子、展叶青,及北天尊者的女公子百里冰等四人。”

包一天略一沉吟,道:“好吧!老夫可以试试,如是那长眉大师不肯和尔等相见,那是和老夫无关了!”

萧翎心中大喜,提高了声音,道:“冰儿,快转回来。”只见已在数十丈外的骑牛牧童,突然跃下牛背,疾奔而来,片刻间,已到萧翎等身前。

包一天目注萧翎缓缓说道,“这人是谁?”

萧翎道:“百里姑娘,在下刚才已对老前辈提过了!”

包一天望着百里冰道:“令尊北天尊者,和老夫很熟识!”萧翎接道:“这位是包老前辈,快来见礼。”

百里冰应了一声,躬身对包一天行礼,道:“见过老前辈。”包一天笑道:“昔年令尊曾和老夫动过一次手,我们搏斗千招无法分出胜败,彼此心中都明白无法再胜对方,相对一笑,尽消前嫌,老夫曾劝令尊参与十大高手比武定名之争,但令尊执意不肯,以后就未见过面了,不知他近况如何?”

百里冰道:“托老前辈的福,家父母身子都很健壮。”

包一天哈哈一笑,值:“老夫一生中,很少朋友,和令尊虽然谈不上有何交往,但彼此都十分敬慕对方的武功。”目光转到萧翎的脸上,接道:“咱们可以走了吗?”

萧翎道:“老前辈答允过,要带无为道长等三人同往一行。”包一天道:“他们现在何处?”

萧翎道:“前面绿屋之中,老前辈请入绿屋之中待茶,休息片刻再去不迟。”

包一天道:“不知长眉大师是否有此耐心……”

目光转到边度的脸上,道:“你可是奉那长眉大师之命,来此接老朽吗?”

边度道:“是的,晚辈是奉命来此迎接老前辈的。”

包一天道:“那长眉大师居住之地,离此多远?”

边度道:“距此不足五里,上山就到了。”

包一天道:“老夫被他们拖住,你是亲眼看到了?”

边度道:“是的,晚辈看到了。”

包一天道:“那很好,老夫晚去片刻时光,不要紧吧!”

边度道:“这个嘛,在下不知。”

包一天道:“你如心中害怕,那就不妨先行设法回去,告诉那长眉大师一声,就说我老人家被人拖住了,随后就到,如是你不放心,”那就跟着老夫一起走。”

边度略一沉吟,道:“在下还是跟着老前辈吧!”

包一天道:“好,咱们走吧!”

当先举步,向那绿屋中行去。

萧翎带路人室,只见无为道长等正在厅中坐着等候。

萧翎急行一步,低声说道:“道长,这位就是建筑那禁宫的包一天,包老前辈了。”

无为道长道:“这么说来他是巧手神工了?”

萧翎道:“正是此人。”

目光转镖包一天脸上,一抱拳,道:“失敬,失敬!”

巧手神工包一天笑道:“好说,好说,咱们素不相识,你不认识老夫,那也是应该的事。”

望望萧翎,又道:“还有什么人?”

萧翎道:“就是我等五人。”

原来,那展叶青和云阳子都在室中。

包一天道:“那长眉大师已找了我几十年,定下今日之约,老夫如是去得晚了,定然会使他心焦得很。”

一挥手,对边度说道:“你带路。”

边度应了一声,大步向外行去。

萧翎低声对无为道长道:“道长等愿意去瞧瞧吗?”

无为道长道:“自然想去,但不知那包老前辈是否见允。”萧翎道:“晚辈已和他说好了,云阳道兄和展兄亦可同往。”无为道长道:“那很好。”

起身向外行去。

边度带路,依序是包一天、萧翎、百里冰、无为道长三位师兄弟。

步行片刻,已到崖下。

萧翎拾头看去,只见那一片悬崖,陡如墙,十分光滑,心中暗道:“不论何等高明的轻功,也无法一举间攀登悬崖,看来要施壁虎功游上去了。奇怪的是,这光滑石壁两侧,都生满了矮松,如是要攀壁而上,应该是走旁侧生有矮松之处,才好借力付思之间,突闻边度撮chún一声清啸。

啸声甫落,那悬崖上,突然垂下了一根粗绳。

边度道:“咱们要借绳力登壁,在下先行带路。”手抓绳索向上攀去。

群豪紧随边度身后,攀索而上。

这几人,都是一流身手,片刻之间,登上崖壁。

抬头看去,只见那林木掩映间,露出一角红楼。

包一天望着那红楼,笑道:“就在那红楼中吗?”

边度道:“不错。”

加快脚步而行。

包一天,萧翎等紧随边度身后,绕过一片密林,到了那红楼门前。

边度回顾了包一天一眼,道:“老前辈请留步片刻,在下入内通报一声。”

包一天一挥手,道。”你去吧!”

边度转身行入门内。

这是一座红砖砌成的瓦舍,依据着山势形态,建筑而成,宽不过一丈,但却很深长,曲转在密林之中。

目力所及处,一片凄冷,除了那进去的边度之外,再无其他之人了。

萧翎回顾了无为道长一眼,低声说道:“道长在这里停留了很久时间,可知这座红楼?”

无为道长道:“说来惭愧,贫道在此虽然停留了很久时间,但对周围的形势,并未了然,也从未登过此山,如非随同萧大侠一齐登山,还不知这山顶密林中,有这样一座红楼。”

萧翎道:“这房子建筑得很怪,不似一般人家的住宅。”

但闻包一天自言自语他说道:“好一座活人安居的阴宅。”萧翎心中一动,暗道:我说这建筑有些奇怪,原来这院子深长,很像一具棺材。

心中念转之间,只见那边度快步行了出来。

包一天道:“长眉大师在吗?”

边度道:“正在恭候大驾。”

萧翎道:“我等可否随同入内?”

边度道:“萧大侠后走之秀,老禅师已吩咐在下,代他奉邀。”

萧翎道:“言重了,在下不敢当……”

目光一掠无为道长,接道:“这几位都是武当门下……”

边度点头接道:“在下己然代为禀明,一并请入内相见。”一欠身道:“诸位请吧!”

包一天当先而入,萧翎、百里冰、无为道长等鱼贯随行而入,边度走在最后。

穿过了两重狭窄的院落,到了后面厅中。

这座厅房,是全院落最后一幢房舍,也是整座院落中最大的一座厅房。

只听厅房中传出一个庄重的声音,道:“是包施主吗?”

包一天哈哈一笑,道:“大师别来无恙。”

缓步行入厅中。

萧翎紧随入厅,抬头看去,只见靠后壁一张蒲团之上,盘膝坐着一个身着袈裟、紧闭双目的老僧,两道入鬓的长眉,垂遮于双目之上。

在那老憎身后,站着一个三十六七岁的青衣人,右侧却坐着宇文寒涛。

长眉大师缓缓说道:“萧大侠,包施主都请随便坐吧!”

包一天首先在一座木凳上坐下,萧翎、无为道长等也各自落座。

萧翎目注宇文寒涛,道:“宇文兄好吗?”

宇文寒涛微微一笑,道:“托萧大侠之福,区区因一番小小误会,反而因祸得福了,得晤老禅师,受到不少教益。”

长眉大师叹息一声,道:“也使老衲知晓了目下江湖中的情势。”

萧翎对这位前辈异人,内心中有着无比的崇敬,因而对他十分留心,只见他长眉覆目,盘坐间白胡子触地,两颊上各有一块伤痕,似是用刀子,生生把两颊之内,割一块下来,谈话时,两目一直没有睁动。

包一天突然长长吁一口气,道:“包某人期待此日久矣,老禅师今番相召,想必有处置我包某的成算。”

长眉大师道:“老衲本该稍尽地主之谊,但包施主如此匆急,老衲只好省略了。”

包一天道:“江山易改,本性难移,在下这数十年中,依然故我,还是一副急性子,老禅师还是但然说出召在下的用心吧!”

长眉大师道:“老衲愧对我佛,无边的佛法,竟无法化解我胸中块垒。”

包一天道:“我知道,在下数十年来,也一直为此惶惶不安,本该自作了断,但在下又知晓了老禅师还在人间,只好留下待罪之身,恭候老禅师的召见。”

长眉大师道:“唉!老衲和宇文施主一番深谈,才知晓目下江湖上,诸多变化,如非庄山贝、南逸公、柳仙子,合力造就出一位萧大侠,如非萧施主具有绝世才慧,目下江湖,是一幅何等悲惨的景象,究其原因,祸起于数十年前包施主太过好强之心。”

话声稍顿,似在追思往事,良久之后,才缓缓接道:“包施主也许心中明白,十大高手比武,本早该分出高下了,阻他门始终保持着一种微妙的平衡、才使那比武争名,维持不坠,因为他们永远无法分出胜负,每个人,都有着强烈的信念。”

包一天听了长眉大师对十大高手比武难分胜负之原因的分析,道:“不错,在下此刻,还有很多地方想不明白,有一次,我本该伤在张放的箫下,但他落势忽偏,授我可乘之机,使我又得以维持不败。”

长眉大师道:“老衲相信,十位参与比武的人,大都有此经验,唉!每人的体质、所学,都不会相同,偶尔一两次,比一个平分秋色,还可说得过去,如是连番比试之后,仍能保持不分胜败,应该是使人无法相信的事……”

包一天连连点头,接道:“我明白了,我明白了,这都是大师暗中相助之功了,唉!其实,那时我们十人,心中都已承认你是武功最好的一位,只不过,大家都没有说出口来罢了,比身老人帅天仪,只说我们十大高手,那是有意把你除外了。”

长眉大师道:“老衲不愿在比试中取胜,得那天下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 第57回 红楼会怪人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岳小钗》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