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岳小钗》

第58回 烟消云散

作者:卧龙生

无为道长淡淡一笑,道:“但是,这就是和萧大侠有关的事了。”

萧翎吃了一惊,道:“和在下有关?”

无为道长道:“长眉大师提到了岳小钗,那不是和萧大侠有关吗?”

萧翎道:“岳小钗怎样了?”

无为道长道:“长眉大师虽然很少在江湖走动,却经常遣人打听江湖中事,所以,他知晓的事情不少……”

萧翎心中惦念岳姊姊,忍不住接道:“我那岳姊姊怎样了?她在何处?”

无为道长道:“那长眉大师提到岳小钗时,又提到洗心茅舍,但贫道费尽心智,想不出那洗心茅舍是一处什么所在。”

萧翎沉吟了一阵,道:“那长眉大师可是说找那岳姊姊在洗心茅舍?”

无为道长道:“是的,岳姑娘暂时寄居于洗心茅舍,那长眉大师并未说得很清楚,但贫道的推断所得,那长眉大师告诉我等的用心,似是说,如若咱们无法对付那包一天时,去求那洗心芽舍主人,长眉大师并赐我半截玉簪,告诉我说,如是那洗心茅舍主人,不肯答允时,就要贫道拿出这半截玉簪……”

宇文寒涛道:“拿出这半截玉簪,那洗心茅舍主人就一定会答应了?”

无为道长道:“大概如此吧!那长眉大师说得很清楚,贫道自然也不便追问。”

宇文寒涛道:“洗心茅舍,这地方倒是从未听人说过。”

萧翎口中喃喃自语道,“洗心茅舍,一点不会错了……”

抬头望了无为道长和宇文寒涛等一眼,道:“我知道。”

无为道长道:“萧大侠知道就好了,如若情势必要时,咱们只好去找那洗心茅舍的主人。”

萧翎脑际间浮现出,寄存岳云姑遗体时所见的老沤,心中暗道:难道那白发萧萧的老妪,也是一位息隐江湖中的奇人不成。

但闻无为道长接道:“那长眉大师告诉贫道,如若咱们能够对付了包一天,那就用不着去惊动洗心茅舍的主人。”

宇文寒涛道:“那半截断去的玉簪呢?”

无为道长道:“找一处隐秘之地,把它埋起来,或则弃投于水潭江河之中。”

宇文寒涛道:“这半截玉簪,能使那洗心茅舍的主人,答允出战强敌,自非平常之物了,岂可随意把它弃去。”

无为道长道:“贫道亦作此想,而且问过那长眉大师。”

宇文寒涛道:“大师如何解说?”

无为道长道:“他说这半截玉簪,本是普通之物,其价值在人,而且也只是局限于一二人的身上,岁月逐云,年华似水,甚至对一二人的价值,也将于若干年后消失。”

宇文寒涛道,“这是一件信物,而且和长眉大师及那洗心茅舍的主人有关。”

无为道长道:“大概是如此了。”

萧翎道:“道长,那沈木风的行踪,是否还在道长监视之下。”

无为道长摇头道:“那沈木风魔影一现之后,就未再露面。”萧翎道:“那是说他已经离开此地了。”

无为道长道:“照贫道的看法,他可能还在附近,并未离开。”

萧翎道,“这附近川高林密,如若咱门没有线索,总不能勘过所有的山林幽谷。”

无为道长道:“贫道推断,那沈木风在此经营有一处分舵,人数不会太少,长沙他们已不敢去,食用之物,大都在此采办,除非他们已发现贫道等行踪,但贫道相信他没有发现。”

萧翎接道:“沈木风乃是最擅布置暗桩的能手,道长怎知他在这七星潭附近未设暗桩,也许道长的行踪。早已落入那沈木风的眼中了。”

宇文寒涛默不作声,静静地看两人论辩。

萧翎道:“愿闻高见。”

无为道长道:“这七星潭,只不过是大山中,一处风景区,武林人物极少来此,沈木风虽然智计过人,但贫道也料他谋不及此,在此等之地,布上暗桩……”

语声微顿,接着道:“何况,贫道到此之后,已命我十名武当弟子,化装作行商、渔樵,分布在七星潭四周,监视着行迹可疑之人,据他们回报,一直未发现可疑的人物。”

萧翎沉思良久,道:“道长如此说,想必甚有把握了,但不知道长准备在几日时光中,找出那沈木风的下落。”

无为道长道:“很难说,贫道计算他们上次采办之物,己该用尽,三五日内,应该有迹象可寻,至迟不会超过十日。”

萧翎轻轻叹息一声,慾言又止。

无为道长道:“萧大侠似是有很多心事?”

宇文寒涛接道:“萧大侠可是希望赶往那洗心茅舍一行?”萧翎道:“是的,在下希望赶人洗心茅舍,一则会晤岳姊姊,二则拜拜云姨的遗体。”

无为道长道:“萧大侠是否计算过,由此赶往洗心茅舍,往返需得几日?”

萧翎道:“如若没有什么变故,七至十日,足可往返,但如遇上变故,时间就无法控制了。”

无为道长心中大感为难,目光转注到宇文寒涛的脸上,道:“宇文先生,对此事有何高见?”

宇文寒涛道:“在下心中有两事不明,故而无法作出主意。”无为道长道:“什么事?”

宇文寒涛道:“一是那包一天是否真的会遵从长眉大师之言,和沈木风、金光和尚动手,二是那包一天的武功,是否能和沈木风及金光和尚抗拒,这两件问题解决之后,就可决定那萧大侠的去留了。”

无为道长道:“如论那包一天的武功,乃数十年前武林中出类拔奉的高手之一,沈木风和那金光和尚,都受创不久,照贫道的看法,胜得两人,并非难事。”

宇文寒涛道:“如若那金光和尚和沈木风联手而攻呢?”

无为道长道:“这个贫道也曾想到,果真如此,贫道准备和两位师弟,合力出手接斗一人,待那包一天杀死一人之后,再回头对付另一人。”

宇文寒涛道:“包一天肯听从道长的安排吗?”

无为道长道:“贫道自然不会先行说明,临敌之际,有备无患,自然促成水到渠成之局。”

宇文寒涛道:“道长有此计略,如若那包一天再肯合作,萧大侠留此与否,似已无关紧要了。”

无为道长道:“照那长眉老前辈的说法,只要包一天不知他已圆寂归天,他答应伪亭,决然不致有变,但如他知晓了长眉大师已归西天,那就很难说了……”

手拂长髯,接道:“不过,长眉老前辈的圆寂,出人意外,量那包一天,在一月之内,也无法察觉。”

宇文寒涛道:“包一天多疑善嫉,又喜爱受人奉承,因此,他随时很可能因一个极微小的变化,一言一行而改变主意、这一点道长要特别小心才是,长眉大师说他不是坏人,那是实言,但一个善嫉多变的人,比坏人更为可怕,唉,如是那包一天是一位很坏的人,也未必能制造出禁宫惨局了。”

萧翎道,“宇文先生说得不错,如是那包一天恶迹卓著,在未入禁宫之前,人人都对他有了戒备,他千辛万苦筑造的禁宫,就未必能诱人上当。”

无为道长道:“贫道担心那包一天在搏杀沈木风和金光和尚之后,贫道了人之力,无法降服他。”

萧翎道:“为什么定要取他之命,何不劝他回归故居,终老林泉。”

宇文寒涛道:“如若长眉大师未死,他或可安分守己,重归林泉,但如知晓长眉大师已死,这位包老前辈就像脱缰野马,出栅猛虎,不知道他会做出什么怪事来,这种人,如果一步失错,将会误尽天下苍生。”

无为道长道:“长眉老前辈慎重交代,必是三思之后的决定,因此,不容贫道不信。”

宇文寒涛目光转注到萧翎的身上,道:“萧大侠心急似箭,必也急慾赶往那洗心茅舍一行了。”

萧翎道:“在下权衡了一下轻重,觉得应该赶往洗心茅舍一行才是。”

宇文寒涛道:“就目下情形而言,搏杀沈木风,似已暂不用萧大侠出手,对待包一天,斗智重过斗力,在下留此,萧大侠和百里姑娘,赶往洗心茅舍一行,不知道长的意下如何了?”

无为道长道:“宇文兄智略绝世,留此必有大助,萧大侠去意已决,贫道也不便强留了。”

萧翎起身一抱拳,道:“在下等就此别过,如是洗心茅舍没有变化,区区当尽快赶回此地。”

宇文寒涛道:“萧大侠不用重回此地了,不论此问有何变化,在下都将把消息送回马家庄去。”

萧翎道:“诸位珍重。”

带着百里冰转身而去。

无为道长,宇文寒涛,快步追出门外,萧翎和百里冰,已然行到两丈开外了。

无为道长望着萧翎的背影,低声对字文寒涛道:“希望那虬结的情网,不至于把一个武林中杰出的人才侠士毁去。”

宇文寒涛略一沉吟,道:“毁去倒还不会,但那等颠簸的情海风波,已经够他受了。”

且说萧翎和百里冰,兼程赶路,第二天日落时分,已到了洗心茅舍。

原来,那洗心茅舍也在湖南境内,距离七星潭不过二百余里。

这是一片很少人迹的荒凉所在,远山凝翠。峰岭起伏,不远处一丛修竹中,露出来一间茅舍。

萧翎六年前随着岳小钗来过此地,但那茅舍老抠的冷漠神态,却深印在他的脑际。

旧地重游,勾起了沉淀于脑际间的回忆,记得那老妪说过的一句话,洗心茅舍中,从没有三尺童子涉足。

心中念转,回头望了百里冰一眼,道:“冰儿,那洗心茅舍的女主人,不允男子入内,等一会,你进去替我办事。”

百里冰点点头,道:“什么事?”

萧翎道:“到了那洗心茅舍再说,如是那女主人想法变了,也许会答应我进去瞧瞧。”

百里冰道:“那茅舍女主人,是老妇,还是年轻的人?”

萧翎道:“又老又怪,而且对人冷漠,等会儿你要多忍耐。”百里冰嫣然一笑,道:“和大哥在一起,我几时不忍耐了。”萧翎不再多言,举步向前行去,绕过翠竹,到了那茅舍前面。

只见柴扉关闭,一片寂然,依旧是六年前一般模样。

落日余辉透过丛竹照射在柴扉之上,更增加不少荒凉之感。萧翎举手在柴扉上叩了三下,肃然而立。

足足过了盏茶工夫,才闻那茅舍中传出一个苍老低沉的声音,道:“什么人?”

萧翎轻轻咳了一声,道:“晚辈萧翎。”

茅舍中又传出那低沉苍老的声音,道:“洗心茅舍不见外客,阁下请去吧!”

萧翎回顾了百里冰一眼,苦笑一下,说道:“晚辈来此寻人,万望老前辈破例延见。”

只见紫扉呀然而开,一个自发萧萧,手握着竹杖。枯瘦如柴,一脸皱纹,紧闭双目的老妪,当门而立。

百里冰抬头瞧了那老妪一眼,不觉间,由心底泛起了一股寒意。

但闻那老妪冷冷他说道:“找什么人?”

百里冰道:“找岳小钗姑娘。”

那老妪紧闭的双目,霍然睁开,两道冷电一般的目光,逼过在那百里冰的肢儿,冷冷地道:“你是什么人?”

百里冰打了一个冷颤,道:“晚辈百里冰!”

那老妪又缓缓闭上双目,道:“不在这里。”砰的一声,关上了柴扉。

百里冰道:“在下知晓她在此地,老前辈为何要这般拒人于千里外……”

柴扉又开,那老妪仍站在原处,冷冷说道:“老身说不在就是不在。”

萧翎道:“我那云姨的遗体呢?”

白发老妪道:“岳云姑的尸体?倒是在此。”

萧翎道:“可否让晚辈进去拜拜我云姨的遗体?”

白发老岖道:“洗心茅舍,从无男子涉足,你想要老身破例。”

萧翎一抱拳道:“云姨恩义深重,晚辈已近七年未能一睹遗容,但得老前辈破例赐允,晚辈是终生感激不尽。”

白发者妪道:“老身不能破例。”

萧翎怔了一怔,道:“除了获得赐允之外,是否还有别的法子,进入茅舍。”

言下之意,那无疑摆明了,纵然不得赐允,也要进入茅舍。白发者妪道:“方法倒有一个,但不知你是否有此能耐?”萧翎道;“请教高见。”

白发老妪道:“凭仗武功:闯入老身自划的禁地。”

萧翎道:“晚辈怎敢……”

白发老妪道:“知难而退,不失上策。”

“砰”的一声,又把柴扉关上。

萧翎一提真气,道:“如是只此一途,晚辈就放肆了。”

右手一抬,劈在柴扉之上。

但闻砰的一声,柴扉碎裂,散落一地。

只听一吉阴森的冷笑,道:“好大的胆子。”

随着冷笑声,一股强猛绝伦的暗劲潜力,直逼了过来。

萧翎右手抬起推出,硬接下一掌。

只觉那涌来的暗劲,有如排山倒海一般,身不由己地被撞向后退了两步,心中暗暗震骇道:瞧不出这老妪竟有着如此内功。

这时,落日余辉已尽,用周的景物沉落暗夜中,隐隐约约无法看得清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58回 烟消云散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岳小钗》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