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岳小钗》

第59回 生死之斗

作者:卧龙生

只见灰衣老人疾快地查看了一下那破裂的神像。和地下伤亡的人,行回到张夫人的身侧,道:“是神风帮中人。”

张夫人咬牙切齿他说道:“那老乞婆立过誓,不管洗心茅舍百丈以外的事,神风帮中的人,定然是岳小钗那丫头杀的了。”

灰衣老人长长吁一口气,道:“夫人,若洗心茅舍主人肯把岳小钗交出来,夫人准备如何?”

张夫人冷哼一声,道:“果真如此,咱们就一把火烧了她的洗心茅舍。”

灰衣老人轻轻叹息一声:值:“夫人,不是老奴多言,如若真的和那洗心茅舍的主人冲突起来,咱们的胜算……”

张夫人冷冷接道:“张成,你今年几岁了?”

张成道:“老奴已过古稀之年。”

张夫人道:“你已过古稀,死了也不算夭寿了。”

张成一呆,道:“夫人说的是,老奴死而何惜,不过……”张夫人道:“不过什么?”

张成道,“自从老主人陷身禁宫之后,白云山庄日惭式微,目下咱们集于此地的人手,可算得庄中仅有的精锐,如若在一战之中,咱们不幸再要落败,剁伯江潞上再无白云山庄了。”

张夫人道:“你怎知咱们一定要败?”

张成道:“神风帮中高手不少,但在不足一个时辰内、被对方杀得片甲不留,足以证明对方的武功不弱。”

张夫人一顿手中竹杖,怒声喝道:“你如害怕,你就逃命去张成叹息一声,道:“老奴怎敢有偷生之心,我是替白云山庄着想。”

张夫人道:“我心意已决,你不用再多说了。”

张成长长吁一口气,道:“希望大姑娘能够想到老主人对她的爱护,及时赶来。”

张夫人道:“你不用想了,大姑娘目下已是世外高人,自不会来参与此事。”

张成道:“大姑娘虽然遁入空门,但她外表冷漠,内心却很疼爱俊少爷,老主人生前,待她很好,兄妹情深,我不信她真的不管。”

张夫人冷笑一声,道:“她如肯来,早已赶到了。”

不再理张成,大步向洗心茅舍行去。

张成低声对七个佩剑少年嘱咐数语,紧追张夫人身后而去。

七个佩剑少年并肩追在张成的身后。

百里冰低声说道:“大哥,他们可是要找那洗心茅舍主人麻烦吗?”

萧翎道:“不错,起因都为了岳姊姊,既然被咱们撞上了,那是不能不管了,何况,那神风帮毁在了我的手中,这笔帐,他们也记在了岳姊姊的头上。”

百里冰道:“那七个佩剑的少年,不知是何来路?不像是白云山庄中人。”

萧翎道:“七人衣着相同,都佩着一样的长剑,定然是一种合力对敌的剑阵。”

目光转动、四顾了一眼,指指另一株大树,道:“冰儿,咱们到部棵树上去,小心些,不要弄出声音。”

一提气,飘落实地,轻步行到另一株大树之下,纵身而上。

百里冰小心翼翼地追在萧翎身后,爬上大树。

暗淡星光之下,只见那七个佩剑少年,一排并列在张夫人的身后。

张夫人举起手中竹杖,在环绕洗心茅舍的竹篱之上,重重地敲了两下,道:“有人在吗?”

但闻柴扉呀然而开,洗心茅舍的主人,执杖当门而立,冷冷道:“什么人?”

张夫人冷笑道:“洪大姊,连我也不认识了?”

白发老妪冷冷道:“白云山庄的张夫人?”

张夫人道:“洪婆婆,我称你一声大姊,是尊重,你既然不识故人,我也不用和你攀关系了。”

洪婆婆冷哼一声,道:“我虽已久年不问江湖中事,但也不准许别人轻易踏入我划下的禁地,如是我一点不为故人留余地,只怕早已有人死亡了。”

张夫人道:“很难说死的是谁!”

洪婆婆头上白发,无风自动,很显然,心中甚为激动,但她却强自忍了下来,道:“你找我有什么事?”

张夫人道:“无事不登三宝殿,我那孙儿可是你打伤的吗?”

洪婆婆道:“死了没有?”

张夫人道:“白云山庄还有疗伤之葯,只要他不绝气,还可救得!”

洪婆婆道:“他能活着回去,老身已是手下留情了。”

张夫人道:“这么说来,我还要谢你了。”

洪婆婆道:“那倒不闲!”

语声一顿,接道:“老身划下的禁地,不过百丈,令孙不但擅入禁地,而且直入我洗心茅舍……”

张夫人接道:“你如不收留岳小钗,小孙绝不会登门相犯。”

洪婆婆道:“你别忘了这是我的家,老身收留别人,谁也无法干涉。”

张夫人长长吁一口气,道:“代小孙复仇,不算无礼取闹吧?”洪婆婆干笑两声,道:“张夫人,令孙就是对我说话无礼,才伤在我的掌下。”

张成突然接道:“洪婆婆……”

洪婆婆道:“你有话说?”

张成道:“是的,老奴斗胆接言数语,还望洪婆婆不要见怪。”洪婆婆道:“好!你说吧。”

张成道:“你和我家老夫人,都是相识数十年的老姊妹……”

洪婆婆接道:“哼!老身不敢高攀。”

张成叹息一声,道:“你是长辈,就算打伤了我们小主人,那也不算什么,我家夫人此番前来,用心是找那岳小钗……”

洪婆婆道:“老身伤了人,和那岳小钗何干?”

张成道:“那位岳姑娘和我家小主人已有婚约,想不到她竟中途变卦,才引起这场纠纷,还望洪婆婆,看在和我家主人数十年姊妹情意份上,把岳小钗交办我家夫人带走……”

洪婆婆冷漠一笑,道:“你说的很轻松啊!”

张成道:“本来也没什么大事,两位何苦翻脸成仇?”

洪婆婆道:“你说完了吗?”

张成道:“说完了,还望能赏给我们白云山庄一个面子。”

张夫人道:“咱们就算挣不回面子,那也不用别人赏给咱们。”洪婆婆道:“看衣咱们相识的份上,老身不追究你闯入禁地之事。”

砰的一声,关上柴扉。

张夫人一挥手中竹杖,击开柴扉,道:“站注!”

洪婆婆回身说道:“老身耐性有限,张夫人不可逼人过甚。”

张夫人道:“张家唯一的传宗人,被你打成重伤,几乎死去,老身印若不为他报仇,如何对得起他那死去的祖父。”

洪婆婆道:“那要怪你家教不严,纵成他的骄性,老身不取他命已替你留了情面,事情既然已经过去,看在咱们昔年的情意份上。

老身再忍耐最后一次,不究你破坏我的柴扉的事。”

言罢,转身向里行去。

张夫人怒声喝道:“站住!老身既然来了,岂能空手而回。”

洪婆婆回过头,道:“你要怎样“张夫人道:“两条路。任你选择一条。”

洪婆婆道:“哪两条路?”

张夫人道:“一条是你交出岳小钗,另一条,咱们拼个胜负出来。”

洪婆婆缓缓说道:“云姑是我的养女,岳小钗目下又是继承我衣钵的弟子,老身和她双重关系,要老身交出她那是不用谈了。”

张夫人道:“那你是选择第二条路了?”

洪婆婆缓缓说道:“你可是自信一定能够胜我?”

张夫人道:“正因我无把握一定胜你,所以才请有助拳之人。”洪婆婆突然一瞪双目,冷冷地扫掠了张成和那七个穿青衣佩剑的少年一眼,道:“就是他们这七个年轻人吗?”

张成道:“还有老奴张成。”

那铁手金面人高声接道:“在下也有一份。”。

洪婆婆冷漠他说道:“一共十位。”

张夫人道:“你洪婆婆、岳小钗,加上她两个婢女,一共四个人,我们二对一还有余数。”

洪婆婆突然放声大笑一阵,道:“不,只有老身一个人对付你们!”

张夫人道:“不觉得太过夸口吗?”

洪婆婆缓步行出室外道:“夫人可以下令他们动手了。”

张夫人右手一挥,道:“既是非打不可,那也不用客气了。”

七个佩剑少年,刷的一声,齐齐抽出长剑,合围而上。

百里冰低声说道:“大哥,他们十个打一个,咱们可要下去助那洪婆婆一臂之力?”

萧翎道:“咱们先瞧瞧情势再说。”

就在两人谈话之间,场中形势,已有了剧烈的变化。

只见洪婆婆纵身而起,手中竹杖疾击而出。

但闻波波两声,挟带着两声尖叫,两个执剑人还未行近洪婆婆,已然摔倒在地上。

萧翎低声说道:“洪婆婆的武功已到超凡入圣之境,如是张家再无援手赶来,那就用不着咱们出手了。”

七个佩剑少年,创成一种围击的剑阵,但还未出手就被洪婆婆伤了两人,章法自乱。

洪婆婆竹杖再舞,眨眼之间,又点伤了两人。

张夫人似是也未料到洪婆婆的武功如此之高,不禁为之一呆。

就在她一呆之间,洪婆婆又点倒了余下之人。

七个佩剑少年,剑阵还未布成,已然全伤在了洪婆婆的竹杖之下。

张夫人望了横卧在地的七个佩剑少年一眼,轻轻叹息一声,道:“老身错了,把他们移开吧!”

洪婆婆点倒了七个佩剑少年之后,就停手未再抢攻。

张成和那铁手金面人,眼看那洪婆婆武功如此高强,亦不禁呆在当地。

直待听到张夫人的吩咐,才缓缓把倒卧在地上之人,移到一侧。

张夫人缓缓行到洪婆婆的身前,接道:“我应该先行和你动手。让他们剑阵布成之后,再把你诱入剑阵之中,唉!我忘了你流星飞云剑法,是武林中最快的剑法。”

洪婆婆道:“可惜你发觉得晚了一些。”

张夫人道:“你把手中竹杖,当作剑用,施出流星飞云剑法的招数,伤了他们七人。”

洪婆婆冷冷说道:“一着失错,满盘皆输,你准备用来对付我的七人剑阵,已为我所伤,未动手,你已失去一大凭仗,兆头不好,不如回去吧!”

张夫人厉声喝道:“除非你交出岳小钗,伤我属下和孙儿的事,一笔勾销不提,否则,不是你死,就是我亡。”

洪婆婆双目眨动,冷芒连闪,冷冷说道:“夫人不要误会,我不是怕你。”

张夫人扔去竹杖,右手取出一柄玉尺,左手取出一柄短剑,道:“咱们动手了。”

呼的一尺,迎头劈去。

洪婆婆一闪避开。

张夫人一尺未中,左手短剑,快速绝伦连续刺出。

洪婆婆一仰身,退后三尺,又避开一击。

张夫人玉尺一挥,又击出一尺。

洪婆婆又闪身避开,说道:“我已让你三招,彼此情意已绝,我要还击了。”

张成刷的一声,抽出长剑,接道:“数十年前老奴追随老主人曾见洪大姑娘……”

洪婆婆接道:“我已经白发如霜,不要称我姑娘了。”

张成道:“老奴叫顺口了,一时改不过来,洪大姑娘请多多原谅。”

洪婆婆道:“你有什么事,快些说吧!”

张成道:“我家老主人身陷禁宫,大姑娘看破红尘,皈依我佛,白云山庄全靠老夫人一手支撑,我家小主人,若有不是,但他是张家唯一的传人,洪大姑娘打伤了他,难怪我家老夫人情绪激动,难以自禁,老奴生是张家奴,死为张家鬼,还要请你洪姑娘多多担待了。”

他久年追随箫王张放在江湖之上走动,这江湖礼数一点不失。

洪婆婆道:“你要我担待什么?”

张成道:“老奴要和我家夫人联手而攻了。”

洪婆婆叹息一声,道:“好,你尽管出手。”

张夫人早已听得不耐,大喊一声,玉尺和短剑连连攻出。

张成目睹老夫人的攻势,已知她心存拼命之意,也只好全力运剑,助长张夫人的攻势。

洪婆婆挥动竹杖还击,但是在张成全力相助之下,那张夫人的攻势,显得十分凌厉,洪婆婆只有招架之功,没有还手之力。

萧翎和百里冰藏身树上,看的明白,百里冰向萧翎问道:“他们以二攻一、洪婆婆已在劣势,咱们可要助他一臂之力?”

萧翎道:“不要紧,那洪婆婆虽处劣势,但她杖法不乱,还有反击之力。”

果然,萧翎活刚落口,洪婆婆已然展开反击,但见杖影纵横,反守为攻。

恶斗中突然闻得一声闷哼,张成弃剑倒退五步。

原来,他被洪婆婆一杖击中了右臂,骨折筋伤,执不稳手中长剑,弃剑而退。

张夫人失去了张成相助之势,处境立见危恶,洪婆婆杖影山涌,把张夫人困在一片杖影之中。

忽听洪婆婆喝道:“撒手。”

呼的一杖,击中了张夫人的右手,张夫人右手玉尺应声落地。

洪婆婆一招得手,未再进逼,反而收杖而退。

却不料张夫人忍痛进袭,手中短剑一招穿云射月,疾急攻至。

洪婆婆料不到她受伤之后,还能拼命抢攻。

一个失神,剑招已到前胸。

急促间一侧身,短剑掠臂而过。

寒芒过处,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 第59回 生死之斗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岳小钗》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