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岳小钗》

第06回 双妹舍命救援

作者:卧龙生

几人疾行过西侧墙边,幸无变故发生。越墙而出,只见灯火明亮,行人往来,竟然又到了三江书寓的前面。

几人轻功虽佳,但在华灯高挑,千百行人注视之下,几人越壁而出,自难免被人瞧见。

只听人群之中,有人高声嚷道:“飞贼,飞贼。”立时引得行人驻足转目而视。

商八道:”隐入人群之中。”

几人动作迅速,俱是滑溜无比,眨眼之间已隐入人群之中不见。

萧翎道:“咱们要往何处去?”

三江书寓中的变化,一切都出了四人的意料之外,事先几人想好的应变计划,似是都不适用。

沉默足足有一盏茶工夫,展叶青才说道,“此刻,咱们已然证明了这三江书寓,确是那沈木风派驻此地的耳目,以兄弟之意,不如会合了孙老前辈等,先把这座三江书寓挑去。”

萧翎道:“那里虽然机关遍布,但要挑去它,并非太难,问题是咱们挑破了一个三江书寓,那沈木风可在别处建立起十个三江书寓,其人心地阴沉,做事不择手段,只有设法先把沈木风搏杀之后,其余之人,那是不难一鼓而平。”

展叶青道:“话虽如此,但如想搏杀那沈木风,谈何容易。”

几人边说边走,出城来到一处江边。

杜九流目四顾一眼,只见停身处一片荒凉,远处江涛隐隐,传了过来。

萧翎回目一顾道:“有人来了。”

但见两条人影,疾奔如飞,片刻间,已到了几人身前。

萧翎凝目望去,只见来人身着灰衣,手中各执一木棒,竟是丐帮弟子。

他吃过苦头,几乎被那毒针打中,见来人虽是丐帮衣着,也不敢稍松戒备。

只见左首那丐帮弟子说道:“哪一位是萧大侠?”

萧翎还未来及答话,商八却一挺身,道:“什么事?”

那丐帮弟子打量了商八一眼,道,“小叫化奉我帮中孙长老之命而来,请萧大侠赶去救人。”

萧翎微微一怔,道:“救什么人?”

那叫化道:“武林四大贤人为那沈木风设计所困,情势紧急,敝帮孙长老和武当无为道长,都已赶往相助,但恐实力不敌,要我等赶到三江书寓,通知萧大侠,即刻赶往相助……”

商八心中忖道:原来情势又有了变化,无怪无人接应我们了。

但闻展叶青冷冷说道,“两位奉命到了三江书寓,何以知我等来到此地?”

那中年叫化道:“小叫化在三江书寓之外,遇上了一个算命先生,指示小叫化一路追来。”

萧翎暗道:那人定是司马乾,看来是不会有错了。当下问道:“现在何处?”

那叫化子道:“现在罗氏宗祠。”

萧翎道:“好!有劳两位带路。”

两个叫化子陡然转身,折向东南行去。

四人展开轻功,紧追在两个叫化的身后。

行约七八里路,两个带路的叫化子突然停了下来。

左手一人扬手指着一片黑色的房舍,道:“那就是罗氏宗祠。”

展叶青道,“两位不去吗?”

两个叫化子齐声应道:“我等还要上黄鹤楼上一行,而且孙长老有命,不许我等进入祠中。”也不待萧翎等再行答话,。转身急奔而去。

萧翎道:“咱们进去瞧瞧。”

商八道:“此刻,咱们不用再穿这等伪装的衣着了。”

萧翎道:“不错!”

摘下了人皮面具收入怀中,脱去小厮衣着,露出本来面目。当先行去。

群豪齐齐脱下外衣弃去,鱼贯而行。、

这是一座很荒凉的祠堂;但建筑的气势,鲤很宏伟。

萧翎迈步登上了六层石阶,只见祠门紧闭,倾耳听去,不闻一点声音,心中奇道:难道那武林四大贤,都已遇害不成。

心念转动之间,举手一推木门。

但闻呀的一声,木门大开,原来那木门竟是虚虚的掩着。

进得大门,眼前是一处庭院,院中长满了荒草,显然这罗氏一姓、已经没落,宗祠竟是无人看守整修。

行过了荒草庭院,又到了一座二门前面,敢情这座宗祠,还是两进院落。

商八抢在萧翎前面,道:“情势有些不对,大哥小心戒备了。”

挥手一掌拍在木门之上。

他掌力雄浑,这一掌又是用出全力劈出,但闻砰的一声,那木门应声而开。

凝目望去,只见一片黑暗,仍然瞧不出有什么可疑之处。

商八低声说道:“大哥,据那丐帮弟子所言,孙老前辈和无为道长,都已赶到此地,怎的不见一点动静,何况那武林四大贤人,虽然个个超脱拔俗,不愿在武林恩怨中打转,但他们的武功,却是各有大成,沈木风纵然能够把他们困住,也难在一时之中,置他们于死地,何以不闻一点声息呢?”

萧翎一皱眉头,道,“不错,这其间确有可疑……”

杜九道:“小弟为大哥开路。”

也不管萧翎是否答应,举步向前行去。

萧翎知他全是一片维护自己之心、也不忍出口阻拦,举步紧随在杜九身后而行、

展叶青低声对商八道:“咱们落后八尺,防备暗器施袭。”

商八经过了那三江书寓的凶险了战之后,已知面临的强敌是一位残酷。狂悍的敌手,武功、机智,无不超人,而且手段又极恶毒,哪里还敢大意,伸手从怀中摸出了金算盘提在手中。

展叶青右手长剑交到左手,右手也从怀中摸出了两柄七休剑,扣在手中。

两人准备妥当,萧翎和杜九,已然远行到八尺开外。

四人戒备而行,直到正厅门前,仍是不见任何动静。

社九飞起、脚,踢在厅门之上,只震得壁窗嗦嗦作响。

那厅门虽牢,也挡受不了杜九这一脚,呀然大开。

杜九一侧身冲人大殿中,晃燃了一支火折子。

火光下四面望去仍是不见人踪,心中大为气恼,骂道:“两个臭叫化子,若是再叫我杜老三碰上,非得拔了他们舌头不可。”

萧翎借火光向四面一瞧,亦不见打斗痕迹,心中亦甚气恼,暗道:那两个叫化子,不知是何用心,如是沈木风的属下,诳我来此,此地该有埋伏才是,此地既无埋伏,又何以引我们至此?

这时,商八和展叶青,亦到了大厅外面。

商八仰脸望着天上星斗,喃喃自语地道:“难道这是调虎离山之计……”

语声未落,突然一阵轻微的呻吟之声,传了过来。

杜九脸色一变,疾快的把手中的火折子投向那呻吟声传来之朴

萧翎冷冷喝道,“什么人?”

只听一个断断续续的微弱声音应道:“我,小叫化子。”

萧翎听那声音十分耳熟,尖声叫道:“你是彭兄弟吗?”

那微弱的声音道:“正是小叫化子。”

杜九道:“在供台后面。”

萧翎抢在杜九前面道,“我去接他出来。”

大步行近供台,伸手从下面拖出一个人来。

目光到处,不禁一呆。

原来拖出之人,穿着一身百花山庄的武士衣服。

萧翎沉声喝道:“你是谁?”

那人似是受伤很重,强启振作精神答道:“彭……”

萧翎细听那声音,确似彭云,接道:“你是彭云兄弟,为何穿了百花山庄的武士衣着?”

彭云道:“我伤的很重,没有气力说话,快些……到后面救人”

萧翎道:“救什么人?”

彭云道:“武林四大贤和无……为道长……”

萧翎吃了一惊,道:“他们现在何处?”

彭云道:“祠后不远……”说完四个字,人已晕了过去。

萧翎望了杜九一眼;道:“你守着彭兄弟,用内力助他恢复。我先到后面瞧瞧。”转身一跃,退出大厅。

展叶青和商八站在大厅门橱之处,听得甚是明白,展叶青听得掌门师兄有难,连话也顾不得和商八讲,急急纵身而起,追在萧翎身后。

商八低声说道:“杜老三,小叫化缓过气,带他离开此地。回那豆腐店中等候。”

仕九点点头,抱起一阵风彭云,退在大厅一角,暗运内功,在那彭云前胸推拿。

商八说完几句话,也不待杜九回答,纵身而起,紧随在展叶青身后而去。

且说萧翎一马当先,放腿飞奔,片刻问已到了祠堂后面。

这座宗饲之后,是一片很大的池塘,星光下水波荡动,不见人踪。

萧翎心中大奇,暗道:“那两个丐帮弟子会说谎话,难道那一阵风彭云,也会说慌不成。”

但眼下是一片茫茫水波,四下不见人踪。

展叶青行到萧翎身后,低声说道:“敝师兄现在何处?”

萧翎道:“在下亦在寻找。”

商八道:“除非沈木风指定一个人,苦下功夫。学习那一阵风彭云的口吻,否则决无法把口音学得如此相似。”

萧翎道:“那真是彭云吗?”

商八道:“错不了。”

萧翎道:“彭云乃英雄性格,决不说谎,咱们得仔细找找。”

展叶青心中暗道:一片池水,景物了然,哪里还会有人。

忖思之间,突听一声长笑,起自水他正中,声音沙哑,阴森,听得人汗毛耸立,心头惊然。

萧翎厉声喝道:“沈木风!”

只听池中人应声道:“不错。”

萧翎心中暗道,这人当真是诡计多端,不知怎的。竟然停身在水池之中。口中却冷冷说道:“藏身水中。并非难事,倒也不值得卖弄。”

只听沈木风沙哑的声音说道:“萧兄弟可要到小兄舟中一叙吗?”

萧翎凝目望去,只见池中一片黑暗,哪有人踪,当下说道:“彼此既已照面,那也不用再故弄玄虚了。”

语声甫落,突见水池正中,灯光辉煌,现出一座方舟。

这船异于常舟,全船成了一座方形,舟中人影闪动,景物清晰可见。

商八道:“是啦,舟停他中,再用很厚的银灰油布蒙起,星光幽暗,视界不清,咱们未曾想到,很容易被他欺骗过去了。”

只见沈木风站在船头之上;高声说道:“诸位请来舟中一叙如何?”

商八道:“沈大庄主舟中想已有很多人了。”

沈木风哈哈大笑,道,“一个老叫化,一个牛鼻子老道,还有四位佳宾,在江湖上盛名甚著,但却是不在江湖上出现。”

萧翎道:“武林四大贤人?”

沈木风道:“不错,萧兄弟得丐帮中人相助,耳目倒是灵敏的很。”

萧翎道:“兄弟极愿到沈大庄主的舟中观光一番。”

沈木风道:“欢迎的很,可要为兄派小舟迎驾吗?”

萧翎估计那巨舟离岸上,大约有五六丈远,中间如不接力,无论如何难以渡过去,如若施展“登萍渡水”的轻功,自己大约可以渡过,但不知商八和展叶青是否可以渡过。

心念一转,高声说道,“沈大庄主如肯派船相迎,那是最好不过了。”

沈木风道:“萧兄弟稍候片刻。”说完,举手一挥。

一只小舟,直向岸边行来。

萧翎低声对展叶青和商八说道:“两位要小心一些,不可食用舟上之物。”

萧翎的目光一转,只见两个操舟之人,虽然身着劲装,但却赤手空拳,未带兵刃。

两个劲装大汉齐齐欠身行了一礼,道:“恭迎三庄主。”

萧翎冷冷说道:“在下萧翎,不敢当三庄主的尊称。”

两个大汉道:“大庄主吩咐小的这么叫,小的们岂敢不遵。”

萧翎不再理会两人,举步跨上小舟。

商八、展叶青紧随萧翎之后,登上小舟。

两个黑衣大汉,立时摇橹划舟,直向大船行去。

沈木风高大微驼的身躯,肃立在船头之上,伸出手来,道:“三弟可好?”

萧翎身子一侧,跨上大船,道:“不敢有劳沈大庄主。”

他心知沈木风为人卑下恶毒,只要和他手指相触,说不定就会中毒。

展叶青,商八紧随萧翎之后,登上大舟。

面对着一代果雄沈木风,三人心中都有沉重、惶惧的感觉,不知他何时会突然暗施算计,个个都暗中戒备。

沈木风缓缓转过身子,两道森寒的目光,逼视在萧翎的身上,说道:“萧兄弟,你对我沈木风好像很陌生了。”

萧翎道:“在下不敢高攀。”

沈木风冷冷说道:“一个人忍耐有限,如是兄弟你逼我过甚,为兄也无法顾念旧情了。”

萧翎道:“沈大庄主已对在下施尽了恶毒手段,萧某还活着,那是我命不该绝。”

沈木风冷哼一声,道:“好一个命不该绝!”语声微微一顿,又道:“不过,我沈某人一向主张人定胜天。”

萧翎缓缓说道:“大庄主才智过人,武功高强,也许有此能耐。”

沈木风缓缓说道:“过奖了,贵好友孙不邪,无为道长,此刻都在舱中,萧兄弟也该进入舱中瞧瞧了。”

萧翎目光一转,见孙不邪和无为道长并肩坐在上席,左右两侧、各坐着两个青衣老人。

桌上满摆菜肴,和一壶酒,但六个人却是正襟危坐,神态木然,似是被人点了穴道一般。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 第06回 双妹舍命救援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岳小钗》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