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岳小钗》

第08回 留痕显绝技

作者:卧龙生

此时,天色已亮,抬目看去,只见绿篡依依,环绕着一座规模很大的宅院。

孙不邪一皱眉头,低声问彭云,道:“这座宅院,毫无破落之征,亦无荒凉之感,怎的会无人居住呢?”

彭云道:“错不了,小要饭的记得清清楚楚。”

无为道长道:“既然到了此地,咱们不妨瞧瞧,如是宅中住的有人,咱们不去打扰就是。”

商八暗道:那也只好如此了,加快脚步,抢在最前面,说道:“好,在下先去瞧过。”

穿过竹林,直到大门前面。

只见一对黑漆大门,紧紧的关闭着,不禁一呆,暗道:如是这宅中无人,大门怎会关闭,只怕那小叫化子受伤不轻,神志不清,也许记错了地方。一时之间,呆在门前,不知该如何才好。

但闻身后传来了彭云的声音,道:“小叫化记得清清楚楚,决错不了,商兄推开大门瞧瞧。”

商八心中犹豫不决,听得那彭云之言,只好伸手推去。

一推之下,那木门闻风未动,想是门内已经上了木栓。

商八摇摇头,道:“不对,如是室中无人,这木门怎会关起。”

彭云四下打量了中眼,道:“奇怪呀,小要饭的记得清清楚楚、就是此地,决错不了,商兄越墙而入,进去瞧瞧如何?”

商八看那彭云神志清醒,不似胡言,心中亦动了好奇之感,一提气,越墙而入,启开木门。

彭云说道:“杜兄背我进去。”

杜九抬头看去,只见一道红砖铺成的走道,由大门处,直达二门,打扫的十分干净,哪里像。无人居住的洋子,心中暗道,这样的宅院,怎似无人居住。

心中念转,入却依言踏阶而上,直向门内行去。

商八低声说道:“老三,离我远些,你背着要饭的,万一遇上突袭,只怕应变不易。”

杜九应了一声,落后三步。

商八重重咳了一声说道:“有人吗?”

彭云低声说道:“如是有人早该问咱们了……”

语声未落,突闻一个冷冷的声音传了过来,道:“什么事?”

商八微微一怔,停下脚步,一抱拳,道:“打扰好梦,抱歉万分。”

那冷冷的声音又传了过来,道:“你们擅闯私宅,该当何罪,还不快退出去。”

商八回顾了彭云一眼,道:“咱们退回去吧!”

转身向外行去。

彭云低声说道:“商兄,那人,也不是这宅院中的主人。”

商八道:“为什么?”

彭云道:“商兄如若不信,何不问他一声。”

商八想到那人讲话口气冷漠,倒不妨气他一气,当下说道:“阁下亦非这宅院主人,怎生讲话如此无礼。”

他讲这一番话,无非是想气那人,却不料那冷漠声音竟然应道:“世间事,总该有个先来后到,谁要你们来的晚了一步。”

彭云低声说道:“怎么样?他们只不过早到一日,这宅院,并非他们产业。”

商八目光转动,暗道,此刻天色已亮,彭云还要养伤,这宅院甚是广大,他们既非本宅主人,咱们借住一些,又有何妨?

心念一转,高声说道:“如说这宅院吗?咱们三日之前,已经有人在此住过,只不过因事他去,今日归来罢了……”

语声微微一顿,又道:“要说先来后到,咱们是早先阁下儿日了。不过,此宅亦非我等所有,阁下等既已借住,咱们也不能撵走诸位,好在这宅院甚大,多住几人,也是无妨……”

只听那冷漠的声音接道:“不成,听我相劝,还是快退出去。”

商八心中暗道:我商老二是何等人物,吃四方,赚八面,今日要叫你给唬了出去,那还能在江湖上混吗?当下高声说道:“如是在下不愿退走呢?”

那冷漠的声音道:“除非你们活腻了,不想再活。”

商八目光转动,只听出那声音来自紧靠大厅的西厢之中,却是不见人踪何处。

杜九听那人口气很大,心中有气,低声说道,“老二啊!咱门得上去瞧瞧。”

商八道:“好!你不用去了,照顾小叫化子要紧,那人口气之大,想来也不是省油的灯。”

彭云低声嘱道:“商兄小心一些。”

商八道,“不劳嘱咐。”大步直向厅中行去。

这座前院,十分广大,占地约有亩许,商八停身之处,距大厅还有五丈以上距离。

商八行近大厅两丈左右处,突然听得那冷冷的声音又道:“不教而杀,为之虐,但我已经警告过诸位了,你们自己寻死、那就不能怪我了。”

商八心中对那发话人,毫无轻视之心,早已暗中运气戒备,听得这人一番后后,更生警惕。

杜九缓缓放下彭云,低声说道:“听那人口气咄咄逼人,也许真有一点本领,杜老三得去为我们老二,打个接应了。”

突闻商八冷哼一声,急向后退了回来。

杜九吃了一惊,纵身而起,飞落在商八的身侧,急急问道:“老二,受了伤吗?”

商八眉头紧皱,不答杜九的话,却卷起了左手袖管。

杜九冷目望去,只见商八左手小臂上,刺着一枚小箭。

说它是箭,其实比针大不了多少,伤处泛起了一片深紫之色。

杜九伸手慾拔毒箭,商八却突然一收左臂,疾退两步,道:“针上剧毒强烈,不可用手触及。”

说话之间,萧翎、孙不邪,无为道长和司马乾联袂而入。

彭云急急说道:“道长快去看过,商老二中了毒葯暗器。”

无为道长加快脚步,奔行到商八身侧,低头望了那暗器一眼,骇然说道:“蛇头追魂箭。”

杜九吃了一惊道:“蛇头追魂箭?”

商八道,“怎么?很危险吗?”

无为道长道:“不错,贫道听先师说过这等暗器,奇毒无比,但自贫道出江湖之后,从未听说过这蛇头追魂箭在江湖上出现过,此刻骤然出现,显然那施暗器之人,是大有来历的人物了。”

萧翎道:“怎么?道长无法解去箭上之毒吗?”

无为道长道:“据贫道所知,除了施放暗器之人的独门解葯之外,天下名医很少人能够解这追魂箭上之毒。”

伸手点了商八臂上两处穴道。

萧翎回顾了杜九一眼,道:“施放暗器之人,还在此地吗?”

杜九瞧了那临大厅的西厢一眼,道:“大约还在西厢之中。”

萧翎道:“有劳道长替我商兄弟稳住毒伤,在下去向他讨取解葯。”举步向厅中行去。

萧翎自出道之后,连会武林高人、枭雄,时间虽然不长,但经验却是长进了不少,一面向那西厢行进,上一面暗中运气戒备。口中却说道:“室中那一位高人,在下萧翎求见。”

但闻西厢之中,传出来一个冷漠的声音,道:“无暇接见。”

萧翎怔了一怔,道:“在下以礼求见,兄台这等拒人于千里之外,就不觉太过无礼吗?”

那冷漠的声音重又传了过来,道:“在下等素不和武林人物搭讪,阁下还是离开的好。”

萧翎原想入侵住宅,屈在己方,好言讨些解葯,治疗好商八身受之毒,也就算了,却不料对方的口气,竟如此冷漠难听,不禁动了怒火,冷笑一声,道:“阁下口气如此之大,未免有些小视天下英雄了。”

那西厢之中,又响起那人冷若冰霜的声音、道:“从此刻起,在下不再回答任何问话,阁下如再向前一步,当心那蛇头追魂箭,取尔之命。”

萧翎凝立不动,长长吸了一口气,双手伸入怀中,戴上了千年蛟皮手套,缓缓说道:“萧某敬谨候教。”

过了半晌,仍不闻那西厢中有人答话。

这时,孙不邪已跟进萧翎身侧,低声说道,“据老叫化所知、当今武林之世,能施用那蛇头追魂箭的人物,只有一人,但那人早已陷身禁宫之中,禁宫未开,自是不会出来,这人不知是何许人物,竟然也会施用毒绝一代的奇形暗器,萧兄弟,你要小心一些对是。”

萧翎点点头,道:“多谢老前辈的关心……”

语声微微一顿,接道:“老前辈不要和晚辈一齐涉险了。”

孙不邪点点头,移步退了下去。

萧翎提高了声音,道:“萧翎已经告罪,阁下置之不理,萧某只好闯进去了。”

他心想商八武功不弱,那人能一击射中商八,足证明那人手法,的确是非同小可,是以,亦不敢丝毫大意,一面移步前行,一面全神贯注,留神着四面八方的动静。

行约七八步,瞥见寒芒一闪,电射而至,不但来势奇速,而已无声无息。

萧翎右手一挥,接住了一枚蛇头追魂箭、心中暗道:此人手法之快,果然是惊人的很,如若我不是早已留心,只怕在不知不觉中,就要伤在这蛇头追魂箭下了……

但闻那西厢中传出来冷漠的声音,道:“好手法,出道江湖以来,很少有入能够接得住我这蛇头追魂箭……”

语声微微一顿,接道:“不过我那蛇头追魂箭上,淬有剧毒,奇恶无比,阁下用手接到,只怕也无法逃过中毒之厄。”

萧翎冷冷说道,“只怕未必!”

那西厢之中,传出来一声哈哈大笑,道:“阁下如是不信在下之言,你何妨运气一试。”

萧翎缓缓举起手中的蛇头追魂箭,冷冷他说道:“来而不往非礼也,但愿阁下也能接住你自己的暗器。”

说话之中,已经暗运功力,话落口,高举的右手一弹,手中的蛇头追魂箭疾飞而出,直向西厢飞了过去。

他暗器手法得自柳仙子,柳仙子又是以暗器。轻功,称绝江湖,这弹指发射追魂箭的手法,只瞧的孙不邪暗暗称赞不已。

那西厢中人,一直长笑不绝,看到萧翎弹指发箭之后,笑声突然中断。

显然,那人亦为萧翎那弹指发箭的手法震骇不已。

萧翎右手弹出蛇头追魂箭,左手已然暗暗的护往要害,快速向西厢冲去。

那西厢距萧翎不过两丈多远,萧翎一跃之下,已然落到西厢门前。

只见双门紧闭,连窗子都是关的十分严紧。

萧翎心知此刻处境险恶异常,也顾不得打量四周的形势,飞起一脚踢中木门。

但闻砰的一声大震,木门大开。

萧翎在飞脚踢向木门的同时,人也向旁侧闪避开去。

他对那人发射蛇头追魂箭的手法,心中亦存畏惧,心知如若在自己踢开木门的一瞬,那人及时发出蛇头追魂箭来,势必要伤在那追魂箭下不可。

哪知,那人竟未发出追魂箭来。

萧翎等候了片刻,才突然一个翻身,闪入室内。

凝目望去,只见靠后窗处,站着一个青衣人。

那人面窗而立,背对大门,对萧翎行入室中,浑如不觉。

萧翎轻轻咳了一声,道:“在下幸未辱命。”进了西厢。

那青衣人冷冷说道:“在下入得江湖之后,就闻得萧翎大名,今日一见,果不虚传。”

萧翎道:“过奖了!阁下蛇头追魂箭,无声无息,快如电闪雷奔,在下也是初次见识。”

那青衣人语气大见缓和,说道:“你闯入西厢中来,有何见教?”

萧翎道:“在下一位兄弟伤在阁下的蛇头追魂箭上,在下想讨点解毒之葯。”

那青衣人缓缓说道:“只有这一件事吗?”

萧翎道:“不错,只有这一桩事情。”

青衣人道:“想要解葯不难,但在下也有一个条件。”

萧翎道:“什么条件?”

青衣人道:“在下奉上解葯之后,诸位要立刻远离此地,如蒙见允,在下就立刻奉上解葯,阁下如是不肯答允,那就只有让你那位兄弟毒发而死了。”

萧翎略一沉吟,道,“如若在下那位兄弟,是伤在别人手中,阁下能够慷慨赠葯,别说只此一个条件,就是十个八个条件,萧某亦无不答应的道理,可惜的是,在下那位兄弟,是伤在你阁下的蛇头追魂箭下,萧某同来之人甚多,必得和他们商量……”

青衣人似是已经不耐烦,怒声说道:“这么说来,阁下是不答应了?”

萧翎道:“此刻还难决定!”

青衣人道:“好!你去和他们商量之后,再来此地和我谈吧!”

萧翎心中暗道:远离此地,条件并非苛刻、只是孙不邪,无为道长,都是有头有脸之人,我如提出此事,不知他们的感想如何,心中念头一转,说道:“在下愿尽心力、说服同来之人,远离此地,但请兄台先以解毒葯相赐,救人如救火,拖延不得。”

青衣人道:“你先去和随来同伴商量好了之后,再来不迟。”

萧翎心中微生愠意,值:“杀人偿命,欠债还钱,阁下伤了人,难道就可以不闻不问了吗?讨取解葯,和远离此地,乃是两件事情、不能混为一谈。”

青衣人冷笑一声,道:“阁下之意呢?”

萧翎道:“在下想请问一句,除了我等远离此地之外、不知是否还有其他之法。”

青衣人冷冷说道,“还有一个办法。”

萧翎道:“请讲。”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08回 留痕显绝技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岳小钗》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