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岳小钗》

第09回 往事不堪回首

作者:卧龙生

萧翎被那幻起的漫天萧影,迫得又连连向后退出五步,才算把一轮急攻避开。

王箫郎君冷笑一声,道:“你能避开我这狂风三萧,倒是难得的很。”

口中说话,手中玉箫的攻势,却是未稍缓慢,一招快过一招,把萧翎圈入一片萧影之中。

萧翎自出道以来,从未遇上过今日的险恶之战,玉萧郎君的攻势,快速无比,快的竟使萧翎没有还手之力。

转眼间,两人已搏斗十几回合,萧翎一直被逼得团团乱转,无能还手。

孙不邪只看得心头大为焦急,低声对无为道长说道:“道长,我瞧情势有些不对,他一直处在挨打形势之中,如何能够久撑下去,老叫化想去助一臂之力如何?”

无为道长道:“老前辈请安下心来,萧大侠处境有惊无险,此人箫招的奇奥怪异,贫道亦是初次见到,咱们出手助他,恐怕分散了他的心神,不如再候一会瞧瞧情势,再作决定。”

他虽然出言安抚孙不邪,但自己心中,却是震惊不已。

萧翎在无力反击的恶斗中,一直受到那玉箫郎君的玉箫所困,始终无法还手。

又过了一杯热茶工夫左右,萧翎仍是被困在一场险恶的搏斗之中。

玉箫郎君手中的萧招虽然厉害,但他却无法击落萧翎的长剑。

突然间,听得萧翎大喝一声,长剑由那重重的箫影中,攻了出来。

但闻一阵脆鸣之声,长剑玉萧,连连相接。

萧翎好不容易,找出这么一个破绽,借势脱出那重重的萧影,岂肯随便放过,长剑连出三记绝招,闪起一片剑芒,反击过去。

刹那间,剑花箫影,打的激烈绝伦。

无为道长长出一口气,叹道:“原来他并未迷失在那箫影之下……”

孙不邪接道:“的确凶险,比适才尤有过之。”

这时,那站在玉箫郎君身后的铁手人,也看的惊然动容,双目圆睁,望着两人动手的情形,显然,那王箫郎君,也是用了全力。

只见两人的恶斗,愈来愈是激烈,玉箫长剑,各极奇幻。

无为道长回顾了孙不邪一眼,低声说道:“老前辈,怎生想个法子,不要让他们再打下去了。”

孙不邪道:“此刻喝止,只怕他们不肯停手。”

无为道长道:“再打下去,只怕是要闹出一个两败俱伤的局面。”

孙不邪仔细看去,只见萧翎的脸上,隐隐现出了汗水,显然是已经用出了全力,再看玉萧郎君,眉宇问也流出了汗珠儿。

突然间,听得一声娇呼传了过来,道:“住手!”

玉箫郎君疾攻三萧,一挡萧翎长剑,疾退五步。

萧翎出道以来,也是第一次遇上了真正敌手,这一架,打的凶险百出,也使他对那玉箫郎君,生出了无限敬佩。

是以,玉箫郎君收萧而退之后,萧翎亦未追击。

转脸望去,只见一个头梳双辫。身着青色长裤、短衫,腰系黄色丝带。年约十五六岁的小姑娘,背插宝剑,满脸肃然的站在大门之内。

萧翎心中一动,暗道:这丫头不是昨夜见到的那位姑娘吗?她是小钗姊姊的贴身丫头,只怕是奉了小钗姊姊之命而来。

只见那冷做孤僻、气焰不可一世的玉箫郎君,回头望了那姑娘一眼,一抱拳道:“素文姑娘,别来无恙。”

那青衣少女一对圆圆大眼睛四下转动,打量了场中群豪一眼,欠身说道:“小婢怎敢当王萧郎君一礼。”

玉箫郎君道:“姑娘此来,不知有何见教?”说话时,神情十分紧张。

素文道:“我来告诉你一件事。”

玉箫郎君道:“什么事?可是那岳姑娘……”

素文接道:“不错,姑娘要我来告诉相公,今夜之约。她不想来了。”

玉箫郎君脸色大变,道:“为什么?”

素文道:“为什么?我就不知道了……”目光转到了萧翎脸上,接道:“萧相公,又不认识小婢了吗?”

萧翎道:“见过一面之人,在下就不会……”

素文道:“不是,咱们是见过两面了。”

萧翎道:“那一次姑娘身着男装,自然是不能算了。”

素文微微一笑,目光转到玉萧郎君的脸上,道:“姑娘说,相公不用在此地等她了。”

玉箫郎君道:“今日不见,何日再见?”

素文道:“姑娘说,她如想和你见面时,随时会派人找你。”

玉箫郎君脸色忽青忽白,显然,内心中有着无比的激动,沉吟了一阵,突然一跺脚,举手对那铁手人一招,道:“咱们走啦!”

一纵身,人已登上屋面,越屋而去。

那铁手人紧随身后,跃上屋面,两人去如飘风,眨眼间,消失不见。

素文目注两人去远,缓步行到萧翎身侧,道:“萧相公,你想见我家姑娘吗?”

萧翎淡然一笑,道:“如是你家姑娘很忙,见不见,都不要紧。”

素文一扬柳眉儿,道:“昨天夜里,你还求我帮忙,要见我家姑娘一面,此刻,难道是已改了心意了吗?”

萧翎道:“姑娘不要误会,如是那岳姑娘能见我,在下自当赴约。”

素文道:“不用赴约了,我带你去见她如何?”

萧翎道:“方便吗?”

素文道:“如果不方便,或是未得小姐允准,小婢有多大胆子,敢带你去见她。”

萧翎道:“在下有一个不情之求,想问姑娘两句话。”

素文道:“好,你说吧!”

萧翎道:“那岳姑娘昨宵为什么不肯见我?今日又差姑娘约我相晤,这其中有何内情?”

素文凝目思索了一阵,道:“说有内情,别说小婢还不太清楚,纵然是知道,也不能说给你萧相公听。”

萧翎一皱眉头,道:“你可知道,现在那岳姑娘又找我去,为了什么?”

素文道:“为了什么?”

突然放低了声音,说道:“岳姑娘和你萧相公,何亲何故,小婢是一点不知,只知她为了你,用了不少心机,我们两姊妹疲于奔命,南海五凶的事,只不过是其中之一而已,她好像不想让你知道,她在暗中帮助你………

言未尽意,却突然止口不言。

萧翎等了片刻,不见那素文再接下去,忍不住问道:“姑娘说完了吗?”

素文摇摇头道:“没有。”

萧翎道:“那为什么不说了?”

素文摇头道:“小婢不能说,也不敢说。”

萧翎道:“不妨事,在下只是听听。”

素文长长吁一口气道:“小婢讲话已经大多了,相公不用再问了。”

萧翎回顾了孙不邪一眼,问道:“请教姑娘,在下这几位朋友,可否能一同去呢?”

素文道:“小婢来时,姑娘并未吩咐什么,不过就小婢所知,姑娘一向不愿和生人相见。”

孙不邪道:“萧兄不用为难,我等在此等候就是。”

萧翎轻轻叹息一声道:“那岳姑娘现在何处?”

素文道:“就在这附近不远处。”

萧翎回头对孙不邪等抱拳一揖,道:“诸位请在此稍候,在下去去就来。”

孙不邪道:“兄弟请便。”

素文转过身去道:“咱们可以走了。”

当先举步向前行去。

萧翎紧随在素文身后,缓步向前行去。

出了那高大的宅院,素文回头说道:“咱们走快一些如何?”

萧翎道:“姑娘尽管施展,在下自信还追得上。”

素文微微一笑,道:“小蝉已经见识过萧相公的武功,那确实高明得很,小婢并无和萧相公较量轻功之意。”

萧翎想她数番隐身在暗中相助之事,不自禁脸上一热。

素文似是已瞧出了萧翎尴尬之状,突然放腿奔去,口中喝道:“小婢带路了。”

此女轻功极佳,萧翎一怔神间,那素文已经奔出四五丈远,急急一提真气,放腿向前追去。

两人各逞轻功,放腿疾奔,片刻间已奔出十几里路。

萧翎全力追赶,已然追上了一丈左右,却不料素文突然停下脚步,萧翎不及防,几乎撞到了素文的身上。

仓促问一吸真气,收住了急冲之势。

素文微微一笑,道:“萧相公轻功果然高强。”

萧翎缓缓吐口气,道:“怎么不走了?”

素文手指着数丈外绿荫深处,一座隐现的茅舍,道:“到了,就在那茅舍之中。”

说话之间,已然行近茅舍。

素文举手在篱门上拍了两掌。

但闻篱门呀然,一个全身红衣。背插长剑的俏丽少女,当门而立。

素文低声问道:“姑娘在吗?”

那红衣少女打量了萧翎一眼,道:“姑娘在,萧相公请进去吧!”

萧翎微微一怔,暗道:这丫头怎知我姓萧。

心中念转,人却缓步走了进去。

只见室中布设极为简单,一张木桌,和四张竹椅之外,别无他物。

靠左面一面淡蓝的粗布垂帘和一堵单墙,把茅舍分成了内外两间。

那素文留在茅屋外面未进来,那红衣少女,却紧随萧翎身后而入,低声说道:“相公,我去禀告姑娘一声。”

只听那垂帘之内,传出一个清脆的女子声音道:“你退出去。”

布帘启动,缓步走出来一个玄色劲装的少女。

那红衣婢女欠身应了一声,悄然退出室外。

萧翎双目投注到玄衣少女身上,果然是一别五年有余的岳小钗,只是此刻的风韵,更为动人一些。

岳小钗眉宇间,流现出一片忧郁,但却强展欢颜微微一笑,道:“瞧什么?难道已不认识姊姊了吗?”

萧翎恭恭敬敬,抱拳一揖,道:“数年来,姊姊的音容笑貌,一直索绕小弟心怀,岂有不认识的道理。”

岳小钗轻轻叹息一声,道:“你却是变的多了,如是我陡然见你,姊姊当真是无法认出。”

萧翎道:“我变的强壮了……”

岳小钗接道:“也长大了,分手之时,你还是一个瘦弱多病的小孩子,现在,却是一个风度翩翩的美少年了,唉!五年时光,不算短,也不算长,但却是有大多的变化。”

萧翎只见她言词中,若有着无限的感伤,心中大为奇怪,暗道:岳姊姊一向是豪放坚强,怎的此刻却是这般的多愁善感。抬头看去,只见她一对明亮的眼睛中,闪动着儒儒泪光,心头更是骇然,急急问道:“姐姐你怎么了?”

岳小钗微微一笑,道:“我很好啊!咱们多年不见,今天该好好谈谈才是。”

萧翎想到她悲惨的际遇、经历的痛苦,亦不禁有些黯然神伤,长叹一声,道:“姐姐,这些年来,你受了很多的苦,是吗?”

岳小钗道:“姊姊从小闯荡江湖,吃些苦也算不得什么,倒是你娇生惯养,在父母余荫之下长大,那些苦难的日子,不知你如何度过。”

萧翎道:“虽然吃点苦头,但是都已过去,现在我不是很好吗?”

岳小钗道:“你长大了很多,和昔年简直是两个人,如今你已扬名武林,誉满江湖,那些苦总算是没有白吃。”

萧翎道:“小弟得有今日,全是姊姊相助之力……”

岳小钗道:“姊姊没有好好照顾你,使你流落江湖吃苦,想起来姊姊就不安的很。”

萧翎道:“往事已成过去,姊姊不用引咎了。”

岳小钗指着萧翎身旁竹椅,说道:“坐下来,咱们好好谈谈。”

萧翎依言坐了下去,道:“姊姊也请坐吧!”

岳小钗微微颔首,坐了下去,说道:“兄弟,告诉我这几年你的经历。”

萧翎把几年来自己的遭遇,经过,去繁从简,说了一遍。

岳小钗很仔细的听了一遍,道:“你一人得三位老前辈倾囊相授武功,也算得大大的造化了。”

萧翎忽然想起了昨夜之事,说道:“姊姊,小弟心有一件不解之疑,问了出来,还望姊姊不要生气才好。”

岳小钗道“可是因为我昨夜不肯见你的事?”

萧翎道:“正是此事,小弟实是想不通何以姊姊竟不肯和我相见呢?”

岳小钗道:“过去的事,不用提它了,现在咱们不是相对而坐了嘛。”

萧翎道:“这些日子,姊姊一向在暗中帮助于我,小弟心中是感激不尽……”

岳小钗道:”不要讲这些了,这些说起来,岂不是太见外了吗?”

萧翎在这阵谈话的时间中,一直留心着那岳小钗的神情,果然发觉她,虽然在说话之中,却无法掩住那眉宇间重重忧苦,当下说道:“姊姊,你好像有着很多的心事,是吗?”

岳小钗道:“唉!心事只有一件,但却是剪不断、理还乱,竟使我莫所适从。”

萧翎道:“什么心事呢?不知可否告诉小弟。”

岳小钗举手理一下鬓边的散发,轻轻叹息一声,道:“姊姊当真是不知从何开口。”

萧翎怔了一怔,道:“什么事如此严重?”

岳小钗一对明亮的双目,盯注在萧翎的脸上,缓缓说道:“兄弟,你已经长大了,和昔年儿时的情景,已然大不相同了……”

萧翎道:“是啊!小弟出道江湖,时日虽然不长,但却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 第09回 往事不堪回首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岳小钗》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