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笔点龙记》

第11回 勇过五关 璇玑宫主

作者:卧龙生

俞秀凡道:“行动拘限于这一座迎宾小筑之中,除了供应吃喝之外,我们不能离开这里,这和囚禁有什么不同?”

福儿道:“公子的意思呢?”

俞秀凡道:“我们一直遵守贵宫中戒律,交出了兵刃暗器,而且我们也确无和贵宫作对之意,贵宫硬要把我们当作囚犯看待,那是我们的不幸,也是贵宫的麻烦。”

福儿沉吟了一阵,道:“公子,可否再说的明白一些?”

俞秀凡道:“福儿,有一句俗语说,相打无好手,一旦闹成了不欢之局,那就很难说我们能作出些什么事了。”

福儿点点头,道:“小的明白了。”

俞秀凡道:“福儿,你几时能给我回信。”

福儿道:“这个,小的就不敢自作主见了,但我一定把公子的话,禀告郭总管。”

俞秀凡脸上泛起一抹笑容,道:“好!你只要告诉我几时能把话传到。”

福儿道:“郭总管近日很忙,小的今天能否见到他,还难预料,明天,小的定把话传到。”

俞秀凡道:“我们再等三天,如是贵宫在三日之内,还没有消息,咱们就不再等待了。”

福儿一欠身退了出去。

三天时光,匆匆而过。

第三天,太阳下山时分,迎宾小筑,已燃起了灯火,俞秀凡轻轻咳了一声,道:“福儿,咱们的事情,你办了没有?”

福儿笑一笑,道:“公子交代的事,小的怎敢不办。”

俞秀凡道:“你没有回复给我。”

望望外室的天色,福儿笑道:“算足三十六个时辰,应该到子夜为止,现在还早,公子没有问,小的也没有讲。”

俞秀凡道:“郭总管可是子夜才有空么?”

福儿道:“公子是要见宫主呢,还是要见郭总管?”

俞秀凡道:“自然是要见贵宫的宫主。”

福儿道:“这就是了,郭总管有事他去,恐还得几天才能回来。”

桃花重子叹口气道:“福儿兄弟,你好紧的口风啊!”

福儿微微一笑,道:“作下人嘛!什么事既无法作主,那就最好少说。”

桃花童子道:“咱们到贵宫之后,你兄弟说话不能算少吧?”

福儿接道:“那都是没有用的话,多说些也不要紧。”

桃花童子心中一动,却未再多言。

俞秀凡道:“福儿,在下几时可以见到贵宫的宫主?”

福儿道:“今夜子时之前。”

俞秀凡道:“在什么地方?”

福儿道:“本宫会英殿。不过,在和敝宫主见面之前,公子要先过五道关卡。

”俞秀凡道:“贵宫布下的机关埋伏?”

福儿微微一笑,道:“不是,咱们璇玑官虽然以机关消息之学,闻名天下,但从未以此术欺人。诸位既然不通此中机巧,那五道关卡都和消息埋伏无关,完全是凭仗武功。机变应付。”

俞秀凡道:“贵宫能如此的公平对待武林同道,确然不负贵宫在江湖上的盛名。”

福儿笑一笑,道:“公子,名无幸至。本宫能为江湖上朋友们看得起,自然也有着严格、公正的阿规约束。”

俞秀凡一挥手,道:“请上复贵宫主,在下等准时应约。”

桃花童子突然插口说道:“福儿兄弟,在下希望知道一件事。”

福儿道:“什么事?”

桃花童子道:“在下有一点想不明白,为什么贵宫主一定要在晚上才接见客人?”

福儿沉吟了一阵,道:“大概是敝宫主太忙了,所以,无暇在白天接见客人。

”俞秀凡道:“入境随俗,既然贵宫主决定在晚上接见咱们,咱们也只好应命了。”

福儿一欠身,道:“届时,在下再来奉请,小的先行告退。”

目视福儿离去之后,桃花童子皱皱眉头,道:“公子,害人之心不可有,防人之心不可无。咱们也该准备一下。”

俞秀凡道:“你看咱们应该如何准备?”

桃花童子苦笑一下道:“此情此景,唯一的办法,就是保持着适当的距离。戒心,万一对方有什么阴谋。鬼汁,也好尽量的减少咱们的伤亡,且留点反击之力。

”俞秀凡道七“也似乎只有这个办法了。”

二更时分,福儿果然如约而来,而且,手里还拿着一盏纱灯。俞秀凡早已在厅中等候,福儿一叩门,立刻鱼贯而出。

福儿一举辩纱灯,道:“夜暗灯明,小的给诸位带路,不过本宫中的机关布置,不但极为灵敏,而且还有很多由人操纵,再高明的轻功,也不能避免伤害。”

桃花童子接道:“福儿兄弟,这是警告呢,还是威胁?”

福儿道:“是劝告。”

俞秀凡道,“咱们对贵宫的机关布置的利害,早有警惕,否则,也不会在这迎宾小筑中,一住数日了。”

福儿道:“公子说的是。小的不过是再提醒诸位一声罢了。”

在灯光照明之下,俞秀凡等一行人,很小心的随在福儿的身后,昏暗的夜色,重重花影,伎人的目力无法看清一丈之外的景物。俞秀凡忽然想到,旋风宫主,为什么要在深夜之中接见他们。这样的夜色,笼罩花丛村影,不论什么人,也无法记下这一路的景象。

璇玑宫在江湖超然屹立数十年,未受武林中纷争困拢,不但全是因为有着精巧的机关埋伏,主事人谨慎精密,也是破现宫居然于江湖纷争的原因之一。

小径曲折,交锗于花树丛中,转了有顿工夫之久,才绕出花丛树景。抬头看去,景物一变,只见一座高大的楼舍,正立在眼前。

四支巨大的松抽火烛,在夜风中,放射出强烈火亮,,照出楼舍前“会英殿‘三个主字匾额,也照亮了楼舍前一片十丈见方的青石地板。十二级白玉石阶,通到会英殿的大门前面。福儿停下了脚步,道:“公子由现在起,诸位可随便走动了,会英殿前的青石地下,没有机关。不过,诸位登上石阶,进入会英殿,有五道拦阻,通过了,本宫宫主自会接见。如是通不过,也不要紧,只要四位不太逞强,及时认输,小的会来送凡位回迎宾小筑。明天,送各位离开法巩宫。”

俞秀凡微微一笑,道:“很宽厚的待人之道。”

福儿一欠身道:“小的告退了。”

就这谈两句话的工夫,会英殿前十二级白石阶前,突然出来了四位全身黑衣的人。十二石阶上,会英殿大门前面,也站着四个穿着黑衣的人。

俞秀凡低声道:“看到的有两个关卡。”

杉疵童子道:“希望玻巩宫的人,和他外表一样公平,我们四个人,这两个关卡上,也是四人,他们似乎是安排了几场很公平的比斗。”

俞秀凡微微一笑,道:“希望咱们不要四个同时出手。”

桃花重子道:“公子,我打头阵。”

俞秀凡略一沉吟,道:“不许伤人1!”

桃花童子脸上闪掠一抹奇异的神色,但只一瞬间,又恢复了正常。

俞秀凡淡淡一笑,道:“小桃童,你如若没有信心能在不让对方伤亡下,制服四人,那就不用出手了。”

桃花童子道:“小的试试。我如不行,三位再替我下来。”

一长身,冲向四人,道:“这是第一关么?”

四个黑夜人也不答话,突然一齐出手,四掌并出,分四个方位,合击向桃花童子。这是十分凌厉。严密的一击。封锁受击人四面的退路。

桃花重子,双掌拍出,分击两人,人却滑的像泥鳅一样,身子一闪,由另两人掌势的封锁中滑了过去。

王尚霍然警觉,低声说道:“公子,那日在辰州和人动手,他被人一招逼了回来,好像是故意装作的一般。”

俞秀凡笑道:“他一直深藏不露。这一次,大概要露一点真本领了?”

就这说上两句话的工夫,那桃花童子掌拒人闪,已然冲过了四个人,登上了第三层石级。四个黑衣人已然环围着兜了上去。

桃花童子急急挥手,道:“慢着,慢着!在下有几句话说。”

四个人停了下来,但却没有一个人开口说话。

桃花童子轻轻咳了一声,道:“四位,咱们公子有令,不许在下伤人。在下觉着,冲过四位的防守,就算我们过了一关。”

四位中一个年龄较长的,终于接口说道:“必须胜过我们才行。”

桃花童子道:“怎么才算胜了呢?”

黑衣人道:“制服了我们,或者使我们没有追击之能。”

桃花童子道:“朋友,动手相搏,那里能拿捏到那么巧妙的境界,万一在下失手伤了诸位,那将如何呢?”他明的是对四个黑衣人说,其实,无疑是在问俞秀凡。

黑衣人冷冷说道:“你只管施下毒手,咱们死伤无怨。”

桃花童子目光转注俞秀凡的身上说道:“俞公子,咱们该当如何?”

俞秀凡道:“不许伤及性命!”

桃花童子双手一摊,道:“诸位,请出手吧!”

四个黑衣人被他一举冲了过去,心中大有警惕,再次出手,攻势更加凌厉。

桃花童子似是诚心要露上一手,不再游斗,双手挥动,连连硬接四人的掌势。

他年纪轻,个子小。但却和四位比他高出一个头的人,硬拼掌势,看上去,气势万丈,豪情凌云,但闻掌声砰然,不绝于耳,片刻间,桃花童子己和四人各对八掌,硬拼四八三十二掌了。

但闻桃花童子大喝一声:“得罪了。”掌法忽然不变,掌影中套着点点指影。

忽然间,一个黑衣大汉中指倒地。四人的合击之势,也更见破绽百出,片刻后三人连续中指而倒。

桃花童子拍拍双手,道:“四位朋友,对不起啦,题目是你们出的,在下么,也只好照做文章了。”

俞秀凡道:“小桃童,你伤人命没有?”

桃花童子微微一笑,道:“没有,我只是点了他们的穴道。”

俞秀凡举步踏上石级,气度悠闭的说道:“那很好,他们知道咱们身无寸铁,但他们也未带兵刃,至少,他们的用心很光明正大。”

桃花童子古怪一笑,道:“是的,公子。但小的看法,这只是一个开始,还有四道关口,愈往后,关口愈难闯过。”

俞秀凡轻轻叹口气,道:“想当然耳,但咱们没有遭逢到性命的威胁时,最好能格守不伤人命的信念。”

桃花童子未再答话,但也未再抢先带路。四人很快地登上了第十层石级。四个守在门外的黑衣大汉,一排横烈的挡住了俞秀凡的去路。

淡淡一笑,俞秀凡缓缓说道:“四位,在下俞秀凡等,借光让让去路。”

四个黑衣人,同时弹琴般,跳出来三个字,道:“闯过去!”

王翔、王尚低声道:“公子,让我们出手。”

俞秀凡接摇头,道:“我来。”突然提高了声音,遁:“恭敬不如从命。”

双手并出,抓住了中间两个黑衣人的腕穴。轻轻一带,两个黑衣人身不由己的向前冲出了一尺,正好挡停住了另两个黑衣人的攻势。腕脉要穴受制,两个黑衣人,完全失去了抗拒的能力。

俞秀凡内力微加,向前一带,自己却由两人之间,呼的一声冲了过去。

分守在两侧的黑衣人,第一次攻势,受同伴身躯阻拦,硬把掌势收回。眼看俞秀凡人已冲向殿门,心中大急,呼的旋过身躯,左右合击,双掌并至。

俞秀凡微微一笑,抬腕舒掌,放开握在手中的两人脉穴,轻轻易易的扣住了两人攻来的右掌腕脉。是那么奇妙、恰当,诫像是两个黑衣人觑准了俞秀凡的五指方位,硬把右腕准确的送人俞秀凡的手中一般。内力微送,五指忽放,两个人身不自主的退下了三层石阶。

俞秀凡一拱手,道:“朋友,如若不用拼命,我们已过了这一关。”

四个黑衣人脸上是一片迷悯,望着俞秀凡,张口结舌,说不出一句话来。

俞秀凡抖抖蓝衫,潇洒转过身子,举步向殿中行去,一面高声说道:“不才俞秀凡,拜见玻矾宫主。”

原来一片黑暗的大殿,突然间亮起了一只儿臂粗细的巨烛。

这会英殿十分宽敞,一只火炬,在整个大殿的面积中,只照亮一个角落。

是一个全身黑衣的大汉,高举着火烛,烛光下站着一个身着灰色长衫的老者。

稀疏的头发,留着花白的山羊胡子,淡肩小眼,矮个儿,但却生着两双特长的手曾,直垂到膝下四五寸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11回 勇过五关 璇玑宫主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金笔点龙记》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