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笔点龙记》

第12回 徒劳无功 深情款款

作者:卧龙生

俞秀凡道:“谢谢宫主的好意,但你还没有答应我请求的事情。”

白衣女道:“我答应,善待小桃童。”

桃花童子黯然说道:“公子,宫主,两位的为人,使我想到了一件事情。”

俞秀凡道:“什么事?”

桃花童子道:“邪不胜正。不胜的地方,并非是全在武功上。”

俞秀凡笑一笑,道:“小桃童,希望你是彻底的悟透个中的道理。”

桃花童子口齿启动,慾言又止。

俞秀凡目光却转到那白衣女的身上,道:“宫主,如若不违犯贵官的禁例,见识一下贵宫的机关布置也好。”

白衣女道:“室中黑暗,两位小心些,我为俞少侠带路。”举步行人室中。她并非直线而行,而是左三右四的曲折而进。

机花童子和俞秀凡也照着那白衣女的步法转动。深入一丈多,三人足足走了七八十步。

自衣女突然停了下来,道:“请靠近我一些。”两人依言行了过去,紧傍那白衣女身旁而立。阵阵的幽香,从那白衣女的身上散发出来。

但闻白衣女高声道:“两位不可乱动。”喝声中一挥右手,空中响起了一阵轻微的破空之声。

显然,召那白衣女打出了一种暗器。但闻两声金铁交接鸣响,密室四周都起了一种奇怪的声音。似乎是室中有很多件笨重的物体,都在缓缓移动,是一种新奇的感觉,似乎是整个屋子都在移动。

桃花童子低声道:“宫主,这室太黑了,我们什么也瞧不到。”

语声甫落,忽见四周火星闪动,紧接着亮起了四点火光,由小到大,片刻间照的满室通明。

四周,忽然间亮起了四只火炬,那是一种特制的铁筒,筒中蓄桐油,燃起之后,火焰甚是强烈。

这是一间很广大的书室,四周都是铁制的书架,摆满了很多的书。但中间却是全无陈设,只有靠东面壁间,放了一张书桌,后面放着一张高背的大师椅。

桃花童子道:“宫主,室中无人,那四只火炬,怎么燃起来的?”

白衣女道:“这室中装的有自动机关,只要击中控制灯火的地方,铁帘下落击中火石,那灯上装有燃烧的葯引子,自动起人,点起灯芯。”

桃花桐子道:“刚才姑娘出手,可是打出的暗器么?”

白衣女道:“不错,我打出四颗银弹子。”

桃花童子心中暗暗吃惊,忖道:夜暗之中目难见物,这丫头打出四颗银弹子,竟然击中四处机关,虽然是平常训练有素,但这等只凭记忆击中暗纽的手法,实在难得。

俞秀凡淡淡一笑,道:“果然是很精妙的设计,但不知姑娘还要我们见识些什。捍?”

白人女突然一挥手,一粒银弹子击中身前个远处的仓地上。

忽然间银芒闪动,四周的铁架上,暴射出无数的银针。除了三人停身处三尺方圆的地方之处,厅中每一处角落,都在那银针的笼罩之下。

白衣女道:“这一轮银针,共有七千二百支,针上淬有奇毒,中人之后,立刻全身麻木,难有反抗之能,”俞秀凡道:“精妙是够精妙了,只是太过毒辣一些。

”白衣女道:“这是敝宫中机关最恶毒的地方。”

俞秀凡道:“还有什么布置?”

白衣女道:“你只看到一种,这机关中全无淬毒的暗器,共有一十二种之多,其他淬毒伤人的还有三十六种之多。”

俞秀凡道:“果然步步死亡,处处追魂。”

白衣女道:“俞少侠,发动整个书室的机关,十分麻烦,刚才两位已经瞧到了一种,举一反三,两位应该心中明白了。”

俞秀凡道:“英雄榜就在这书房中么?”

白衣女道:“不是。这地方只放着人名册子,真的英雄榜,还在这书房后一座客室之中。”

桃花童子道:“公子,咱们瞧瞧名册就算了,用不着……”忽然发现了俞秀凡。烘有不愉之色,连忙住口不言。

俞秀凡轻轻咳了一声,道:“姑娘,如是要到另一间密室,还得经过一些机关布置了。”

白衣女道:“应该是如此,不过,对你们可以优待,我帮你们关上这外书室的机关。”

俞秀凡回顾了一眼,道:“那号称密室的地方,又在何处?”

原来这间广大的书房,除了四周的书架,就是墙壁,俞秀凡穷尽了目力,瞧不出还有什么通往别处的门户。

白衣女道:“那是一道秘门,单是要找出门户所在,就要费一番工夫。”

俞秀凡呆住了,不管白衣女的用心,是否有激讽之意,但口气中已暗示不再帮他找出门户。不要说那密室中的机关如何的厉害,单是找出那座秘门似乎就是很不容易的事。

三个人静静的站着,很久,很久,都未再说话。

对俞秀凡来讲,这完全是一件陌生的事,确有着无所措施的感觉。但不能永远这样沉默下去,俞秀凡只好试探着说道:“大约姑娘不会再帮我找出那座秘门了。

白衣女点点头,道:“是的,俞少侠,我不想帮你找出来。因为。我已经看出来,你对机关消息方面的知识十分贫弱,这里面不可能有太多的幸运。”

俞秀凡有些羞愧的笑一笑,道:“谢谢宫主。不过,在下还想试试看。”

白衣女道:“哦!你准备如何一个试法?”

俞秀凡道:“给我一些时间,让我自己试试看,能不能找出那座秘门?”

白衣女道:“俞少侠,能不能有一个限期。”

俞秀凡道:“宫主的意思是……”

白衣女道:“我是说,你准备花多少时间去找那座秘门。”

俞秀凡道:“宫主能给我多少时间?”

白衣女道:“最长十二个时辰。”

俞秀凡道:“好!咱们就以十二个时辰为约期。”

白衣女道:“十二个时辰之后,我会派人来,公子如若无法找出秘门,希望你能打消进入密室的念头。”

俞秀凡点点头,道:“然后……”

白衣女道:“本宫不愿和诸位结仇,因为本宫设下求见宫主五道关卡之后,你是唯一通过的人,但隔行如隔山,武功剑术和机关消息筑建方面的知识,完全不同。只要你俞少侠不再坚持进入密室,本宫会以上宾之礼。相待三天。除了那密室和另外两处禁地之外,你可以畅游全宫,三日后送你离去。”

想一想,这实是破格的优待,俞秀凡急急抱拳一礼,道:“宫主的优待,俞某人十分感激。”

白衣女微微一欠身,道:“少侠乃方正之士,先父在世之日,最敬重少侠这等人,校好先行告退了。”转身举步,袅袅行去。

她出了室门,顺手提起了放在门外的纱灯,移放室中道:“完全关闭了室中的机关之后,书室四周火炬,因为无法继续供油,会慢慢熄去:也许这盏灯,对两位有点用处。”

俞秀凡遥遥抱拳一礼道:“宫主在下刚刚想到了一件事,请教宫主。”

白衣女道:“哦!俞公子请说。”

俞秀凡道:“如是这室中的机关完全关闭,在下找到了那座秘门,也是一样的无法开启了。”

约略的沉吟了一下,白衣女才缓缓说这娜栅:机关,和外面全不关连,也不受本宫中总枢纽的控制,完完全全是另一套独立的机关。先父只告诉、他创造那密室中另一套机关埋伏,是他生平最精密,最得意的一次设计,先父是一位素不轻言的人,自然可信。“俞秀凡道:“多谢宫主指点。”低声接道:“小桃童,快些决定,留这里或是出去,已是面临着最后的决定了。”

桃花重子毫不犹豫的说道:“我留这里陪你。”

但闻白衣女清脆的声音,传人耳际,道:“俞少侠,校好祝福,希望你好幸运。”余音中微微带着凄枪的感觉。

铁门迅速的关闭了起来,使得俞秀凡来不及回谢一声。桃花童子望着一丈左右处的纱灯,很想去把它取过来,但又担心白衣女言而无信,没有关上这书室中的机关,一时间迟疑难决。回目望去,只见俞秀凡已然闭着双目,禅息入定。这时,四角处的火炬,仍然光亮的很,室中景物,清晰异常。

俞秀凡确然正在调息,对一个具有深厚内功基础的武林高手而言,这是最脆弱的时候,最易受到伤害的时间。如是桃花童子仍带着身上利刃,会毫不犹豫的拔刀刺去,但他那锋利的短刀,却被留在解剑台上。

自和俞秀凡结识以来,从没有过比这更好的杀他机会,双目闪过一道奇光,眉宇间涌出了浓重的杀机,暗中运聚了功力,缓缓举起了右手,对准了俞秀凡的前胸,乘势击去,俞秀凡就算不死,也必然身受重伤。

但扬起了拳势的桃花童子,却在拳势发出之前,突然又停了下来。他想到,满室毒针激射而出的厉害,如若这室中机关未闭,杀了俞秀凡,自己也无法逃走,岂不是活生生的陪葬。俞秀凡出入五毒宫也许己有些名气,但还不够响亮,杀了他,也未必就算一件不世奇功,杀死俞秀凡的目的,是希望能得到一份值赫的荣耀,俞秀凡确已有了这样的条件,是一条潜伏在汪洋大海的神龙,挟无与伦比的奇技,出现于江湖。但他是刚刚起飞,还未震动江湖,还未威胁到武林,如若此刻杀了他,自己固可自豪地成了一位屠龙人物,但那只能使自己满足,无法使世人共认。因为,这只是一条潜力强大,刚刚出水的龙,没有知晓他将飞上九重天,掀起狂风浪。

桃花童子的心中,像风车一般转动着,想了各种事端,然后,又缓缓放下了举起的右拳。对他而言,这是一次绝佳的机会,绝大的冒险,但他只是杀死一个俞秀凡,一个还未为江湖重视的潜龙。换不吴“应该得到的荣耀,得不到应该得到的声音。自然也无法得到的奖赏。冒险和收获是那么不成比例。桃花童子是聪明人,自懂事那日起,就受着各种各样的严格训练,不但有很多高手,传授他的武功,而且很多饱经世故的高人传授给他江湖的经验,有很多胸罗广博的高人,告诉了他武林中各大门派的杰出人物,黑白两道上的枭雄、俊杰,和他们的武功特长。这些严格训练中,不但精密,而且辅以图形。所以,桃花重子能够一眼看出那人的身份,能够知晓他们的武功,也能够知道他们的来历。但这些,几近完美、严厉的训练,把一颗年轻人应具的赤子之心,练成了深沉、多变,处处想利害,样样要计算的人物。他年轻,但却没有了年轻的热情,偶而流现出些天性应具有纯稚之情,但立时被潜在心中由训练而得的丰富计谋压制下去。桃花桐子就是这样一个人,十六七岁的年纪,兼得各家之长的武功,四十岁以上人物才具有的心机,五十岁以上人才具有的广博见闻。他善于伪装,精于计算,会制造机会,又能选择机会。他具有了很多人无法及得的权威,又能几乎是随心所慾的到处玩乐,好多好多的人,在某一种形势下,都得遵从他任何的吩咐。令谕。无数次的心念运转,桃花童子作了最后的决定,现在不能杀死俞秀凡,杀他之后,自己可能要付出生命的代价。但最重要的自己杀一个举世无匹,第一流中的超等人物,但得到的,可能是第三流中的奖赏,还可能更低一些。他想:“只要我常随在他的身侧,以后,还有杀他的机会。”

虽然,俞秀凡等早已对他有了怀疑,但在桃花童子的眼中,应付俞秀凡、王翔、王尚等三人,并非难事,俞秀凡也许具有着超绝的智慧,但他太正直,也太纯良,缺乏江湖上的历练,更缺少可屈可伸的弹性。

不知道过去了多少时间,俞秀凡缓缓睁开了双目,微微一笑,道:“小桃重,你没有坐息一会么?”

这时,四角的火炬,因机关的关闭,油尽而熄,桃花童子在火炬熄去后,证实白衣女未说谎言,才把纱灯提放到俞秀凡的身侧。

放下了手中的纱灯,长长吁一口气,对俞秀凡缓缓说道:“我不敢离开,也不敢坐息,我们不能太相信他们。”他没有证明,但却无疑告诉了俞秀凡,在替他护法。

俞秀凡笑一笑,道:“谢谢你了。小桃童,你坐在原地别动,我要找找进入那。贺室的门户。”

桃花童子伸手提起了纱灯,道:“四周的火炬,油尽而熄,看样子,她下会骗咱们了。我走在公子身后,你看的清楚一些。”

俞秀凡很仔细的搜查了整个的书室,桃花童子极尽小心的举灯随在身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12回 徒劳无功 深情款款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金笔点龙记》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