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笔点龙记》

第13回 误中暗算 折服刀钗

作者:卧龙生

俞秀凡道:“你不只一宗好处,但如一件大恶,百善难偿。你说吧!什么苦衷。”

桃花童子道:“我母亲和姊姊,都被留作人质,如若我泄漏了什么隐秘,家母和我姊姊,都将身受残刑而死。”

俞秀凡哦了一声,道:“果然是很大的难处。”

王尚道:“小桃童,咱们去救令堂和你姊姊出来。”

桃花童子摇怒头,道:“谈何容易。”

俞秀凡道:“我想令堂和令姊姊被囚之处,定然防守的十分严密,但如咱们有很精细的计划,也并非全无可能。”

桃花童子道:“这个,这个,咱们的机会不大,几乎可以说没有机会。”

俞秀凡道:“小桃童,能不能说出令堂和令姊姊的囚禁之处?”

桃花童子道:“我……”

俞秀凡接道:“四野空旷,不见人踪,你只要相信我们不会泄漏,何妨说来听听。再说,这也不算泄漏隐密啊!”

桃花童子叹口气,道:“公子,如此见爱,小的只好奉告了。”

略一沉吟,接道:“那是一处很隐密的山谷,谷中绿草长青,四季花开,有着很多的布设,食的是山珍海味,穿的是绞罗绸缎,病痛有良医照顾,而且一年中有很多次花会,应该是人间乐土,世外桃源,我母亲和我姊姊就住在那座山谷中。”

王尚道:“听起来果然是好去处。”

俞秀凡道:“那里面住有多少人?”

桃花童子道:“百户人家。”

俞秀凡道:“都是那组合中最重要的人质了?”

桃花童子道:“不错,百户人家,过的是帝王生活,但也是随时可能被各种酷刑处死的囚犯,他们的夫婿子女,要泄漏了隐密,或是犯了规戒,那户人家,立时将遭各种酷刑而死。”

俞秀凡接道:“小桃童,那些人质,不是老弱幼小,就是妇道人家了?”

桃花童子道:“是的,公子明察。”

俞秀凡道:“他们会不会武功?”

杉吨重子道:“也有会武功的人,但入谷之前,必先废去武功。”

俞秀凡道:“要是他们的子婿为你们那神秘组合战死,那一家人质,又如何处置?”

桃花重子道:“赠送黄金百两,白银三千两,移出秘谷。”

俞秀凡道:“送往何处?”

桃花童子道:“很难说,江南江北,因人而异,大都离开原籍,越远越好。”

俞秀凡道:“他们不会说出去么?”

桃花童子道,“不会,他们看到过那用刑的残酷,知道泄漏了隐密之后的悲惨遭遇。”

俞秀凡道:“黄金和白银,都是当众发给了,是么?”

桃花童子道:“是的,全谷中人,都可看到。”

俞秀凡道:“是否有人见到过那些出谷的人呢?”

桃花童子一怔,道:“没有人见过,但谷中早有说明,任何人收到谷中的金银,就算和这个组合完全脱离了关系,从此之后,只要你不提这个组合中的事情,任何人都不会再找你的麻烦。”

俞秀凡道:“小桃童,那座世外桃源的秘谷,有不少人要迁移出去了吧?”

桃花童子道:“近三年来,大约有二十几家吧。”

俞秀凡道:“不算太多,但应该明白,那都是贵组合中最重要的人,三年来,死了二十几个,那已是很惊人的数字了。”

语声微顿,接道:“那些人,自然不会像你这样年轻,但我想他们都是壮年,他们都有一身很好的武功,牺牲如此重大,必然在做着极端危险的事。”

桃花童子叹口气,但却没有接言。

俞秀凡缓缓接道:“再说那些迁出那神秘谷的人吧!我相信你们那个组合,不会在乎那百两黄金和三千两白银,们妇道人家和老弱童子,通常又是最不会保守隐。很的人,他们初离山谷,也许会记忆那些残酷的刑罚,不敢泄漏,但如经过了三五年后,他们就不会再记着这些。但武林中却一直没有听到你们这神秘组合的传说,这证明了你们保守机密的方法十分成功,最成功的保密方法,就是让他们永远没有说话的机会。”

桃花童子心头一震,道:“公子是说他们都死了。”

俞秀凡道:“如是他们都好好的活着,江湖上早有贵组合这个传说了。”

桃花童子呆了一呆,道:“这个,这个……”

王尚冷冷接道:“小桃童,我觉得公子说的话十分有理,你如不信,那就不妨去试试。”

桃花童子道:“如何一个试法。”

王尚道:“你装死,看看他们如何处置你母亲、姊姊?”

桃花童子道:“公子,我有些相信你的话了。”

俞秀凡道:“小桃童,你是否相信我的武功,能够闯过那秘谷外面的埋伏和对付那些守卫的人?”

桃花童子点点头,道:“相信。”

俞秀凡道:“和我们合作,先查证一下,那些迁移出谷的妇孺老幼,是否还活在世上。如若他们还话着,我们决不劝你脱离。加若他们死了,咱们就想法子救令堂和你的姊姊出来。因为,你有一天会为他们而死。你活着是为了保护你母亲姊姊,但你死了,他们却要陪你而死。”

桃花童子沉吟了良久,才点点头道:“在没有证明这件事前,希望三位都别再逼问我什么。”

俞秀凡道:“一句话。小桃童,英雄和姦雄,君子和小人,你很快就会分辨明白。”

桃花童叹口气。怯懦的说道:“公子,小的可否请教几件事?”

俞秀凡道:“可以。你问吧!”

桃花童子道:“公子究竟出身什么门派,练成了那一身诡异莫测的武功?”

俞秀凡道:“我没有门派,所以也不受任何门规的束缚。”

桃花童子道:“公子在江湖上走动,总不会全无目的吧?”

俞秀凡道:“说了你也许不信,我没有一定的目的,但我在找事情做。”语声微微顿了一顿,道:“前次去湘西五毒门,此次来璇玑宫,你应该瞧出来,我有些什么用心,一时的好奇而已。不过,我确在找事情,像你小桃童的事,就是我自己找的。”

想一想,桃花童子觉得俞秀凡说的很对,缓缓应道:“也许你说的都是真的。

”俞秀凡微微一笑,道:“本来就不假,希望你相信我的话。”

桃花童子道:“我如不自作聪明,跟你同来,也许不会有这样的事了。”

王尚道:“什么事?小桃童,请别误会咱们公子,他完全是一片好心。”

桃花童子道:“我知道,但我必须维护家母和姊姊的安全,能让他们多话一天,我就全力以赴。”

俞秀凡道:“小桃童,这不是办法,你知‘饮鸩止渴’这句话吧?”

桃花童子道:“我明白,但我不能冒险。”

王尚突然叹口气,道:“看来,咱们是很难说服你了,但至少你也不能再骗我。呵了。”

桃花童子道:“我不会,严格的说,现在我已经犯了可处死刑的罪过。”

王尚笑一笑道:“这么严酷的规戒,自然不会是什么好的组合了,再说,你根本没有违犯什么规戒,你只是回去探视一下你的母亲。”

俞秀凡道:“王尚,咱们谈谈别的吧!”

桃花童子道:“有人来了。”

俞秀凡招头看去,果见一人迎面行来,不大工夫,己到了几人身前,正是璇玑宫的外务总管郭华堂。

王尚一横身,拦住去路,道:“郭总管,想不到啊!咱们会在璇玑宫外面碰上。”

郭华堂道:“有什么想不到的,我郭某人经常宫外走动办事。”

俞秀凡喝退王尚,拱手笑道:“郭总管,没有想到咱们这么快就离开了贵宫吧?”

郭华堂神色间流露出一丝不安,但很快的恢复了镇静,道:“诸位能够脱出璇玑宫,在下确有些意外。”

俞秀凡笑一笑,道:“璇玑宫机关重重,咱们怎能闯得出来?”

郭华堂接道:“那么诸位怎么出来的呢?”

桃花童子接道:“咱们公子闯过了五关,接受了贵宫的招待,由贵宫主派内务总管荆凤姑娘,送我们离开了贵宫。”

郭华堂哦了一声,道:“贵公子闯过了五关?”

王尚冷冷说道:“你好像有些不信?”

郭华堂道:“这些年来,从没有一个人能够闯过五关,贵公子能够闯得过去,那是唯一闯过去的人了。”

俞秀凡道:“郭总管此番独自离宫,又匆匆而返,想必有什么重大之事了?”

郭华堂沉吟了一阵,道:“俞少侠,这是本宫的私事,恕在下不便奉告。”

俞秀凡一闪身,道:“郭总管如有什么疑难之处,在下也就不便多问。”

郭华堂轻轻叹息一声,道:“诸位好走,山道多险,最好能小心一些。”说完话,突然放开了脚步,大步而去。

望着郭华堂的背影消失,俞秀凡突然回顾着桃花童子,道:“小桃童,那郭华堂最后一句活,用心何在?”

桃花童子道:“他告诉咱们山道多险,那是暗示我们前途有警。”

俞秀凡沉吟了一阵,道:“会不会是你认识的人?”

桃花童子似是未料到俞秀凡会有此一向,不禁一呆,道:“这个,这个,小的不敢骤作断言。”

俞秀凡道:“小桃童,你应该怎么作,还照你的方法施为。不过,我希望你想办法暗中通知我们一下。”

桃花童子点点头,道:“在下如此,那就是不认识之人,如是认识,我就没有什么动作了。”

一面说,一面伸手作了一个记号。

俞秀凡笑一笑,道:“小桃童,你不认识,也可能是你们的人啊!”

杉腕童子道:“是的,公子,我们的人很多,所以,我不一定都认识。”

俞秀凡道:“如是我杀了他们,你是否要出手援救?”

桃花童子道:“我不会过问。不过,只能说是我们的人的机会很大,但并非一定是我们的人,这一点,公子要小心处置,免得杀错了人。”

俞秀凡道:“我如杀一个,那人必有非死不可的罪恶;再不然,就是杀了他,可以救更多的人。”目光转到王翔、王尚的脸上,接道:“你们记着,再遇上敌人时,不可轻易出手,要听我的令谕行事。”

两个一欠身,齐齐应道:“咱们听从大哥的吩咐。”

对桃花童子多一份了解,俞秀凡的内心就多了一份沉重,对这位胸罗庞杂的年轻人,俞秀凡确有几分爱护之心,希望能以潜移默化的力量,把他渡化过来,使他胸存仁义。

桃花童子似是有着很沉重的心事,一向都由他走在前面带路,这一次,却走在后面。看他愁苦容色,王尚也不好再催他带路。

行了数十里,到一处十字路口,这地方正是出山进山的歇脚之处。这地方有两座茶棚,就山势搭盖在两恻大树下面。草棚很简陋,里面除了几张木桌,竹椅之外。别无陈设。

出入山口,此为必经之地,而且,来往之人,都翻超过几重山峰,到这里,就算不觉饿,亦必口渴难忍,走这条路口的人,十之八九都在此停下用点茶水。山泉煮成的茶水,蓄于大缸中,不冷不热,虽非可口香茗,但在长行疲倦之下,进一大碗,却有解渴舒畅之感。

俞秀凡行人甫侧一座茶棚中,笑道:“记得咱们进山时,在对面歇脚,不能厚此薄彼。”

桃花童子神情一直很沉重,悄然在一侧坐下,除非是逼着他答话之外,一直不多开口。

一个三十四,五的茶伙讣,笑着由棚内行出来,道:“四位怎么样,吃馒头,还是先喝口茶。”

俞秀凡道:“先喝碗茶吧!”

茶伙计行入棚内,片刻间,端着一个大木盘行了出来,四个粗瓷大海碗,满满的四碗茶。这等地方,对客人也没有什么亲切招呼,茶伙计放下四碗茶,立刻去做自己的事。

这一阵行走,王翔、王尚都有些口渴,端起茶碗,大口喝了下去。茶叶虽非名品,但泉水却是上佳之质,自有一股清香。

俞秀凡端起茶碗,正想喝下,瞥见桃花童子静坐未动,望着面前的茶碗出神,不禁心中一动:“小桃童,你不喝茶?”

桃花童子道:“喝,喝。”打出了约好的暗记。

俞秀凡回头看时,王翔、王尚,早已把两大碗茶喝一个点滴不剩。想阻止已来不及。眼看大错已铸,俞秀凡反而冷静下来。

读过万卷书,再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13回 误中暗算 折服刀钗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金笔点龙记》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