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笔点龙记》

第15回 语重心长 反道而行

作者:卧龙生

桃花童子突然兴起了很大感慨,只觉和俞秀凡等相处一起,才有着一种纯真、亲爱的感受,个个抢先赴死蹈危,和江湖上的尔虞我诈具有深刻国际性的学说,是以一种哲学的形式对各门科学已 ,大不相同。

王翔服下了葯物,立时盘膝坐了下去。片刻之间,王翔启开双目,低声道:“真的解葯,而且是对症下葯尼茨哲学术语。认为构成万物的单子是孤立的、封闭的、但 ,我身上的奇毒已解。”

王尚立刻服下,桃花童子本未中毒,但也只好作个样子,暗暗把解葯藏入袖中。

俞秀凡查看玉瓶,还有三粒解葯,但却未据为己有,合上瓶塞,道:“原物奉还。”

方堑接过解葯,回子交给那冷森中年,沉声说道:“俞秀凡。你还有什么要求?”

俞秀凡道:“此地事已结束,如若方兄一定要在下要求什么,那就是希望能遣人送我们离开此地。”

方堑摇头一笑,道:“俞兄,这件事很难。因为,兄弟死在你剑下后,无法遣人相送了。”

俞秀凡微做一怔,道:“怎么,还要打?”

方堑道:“是的,刚才兄弟败在你的剑下,因为兄弟答应过,你胜了之后,我会交出解葯。说出的话,自然应该办到。所以兄弟不惜开罪使者,讨到解葯。但眼下,兄弟准备和俞兄一决生死了。”

俞秀凡道:“方兄,看来,我是无法推辞了。”

方堑道:“不论你是否答应,咱们这一架是打定了。而且还得打一个生死存亡出来!”

俞秀凡道:“既是如此,兄弟只好从命。不过,在咱们未动手前,兄弟想请求一事。”

方堑道:“咱们虽今日会面,但这片刻的聚会,俞兄己是我方某最为心仪的人,只要我能办到,决不使你失望,可悲的是,咱们相逢的时间、地点,竟是无法并存的局面。”

俞秀凡道:“贵组合中,有你方兄这样血性英雄,也有马腾和贵使者那等卑劣人物,一个组合中能够兼容并蓄这两种形同水火的人,足见贵城主的雄才大略。”

方堑道:“夸奖,夸奖,敝城主确是一位非同凡响的人物,希望俞兄,日后能有机缘,和他见上一面。”

俞秀凡道:“我也希望有那么一天。不过,我知道,在那一天到来之前,兄弟必得闯过很多生死的关口。”脸色一整,目光转注那面目森冷的中年人身上,接道:“我想在咱们没有动手之前,先见识一下贵使者的身手。”

方堑道:“这个,这个……”

回顾了使者一眼,接道:“使者的意思呢?”

森冷的中年人摇摇头,道:“我不想和他动手。”

俞秀凡淡淡一笑,道:“可以。反正你是属于能伸的人物,不知人间有羞耻事。只要肯答应我一个条件,我可以在方堑面前许下一句诺言,放你生离此地,”方堑皱起了眉头,不知如何回答。但那森冷的中年人却接口说道:“什么条件?”

俞秀凡道:“你学三声狗叫。我饶你一命。”

森冷的中年人脸色一变,似想发作。但却突然哈哈一笑,道:“昔年兴汉三杰之一,大将军韩信,曾受过胯下之辱,学上三声狗叫,那也未尝不可。”竟然真的双手扶地,汪汪汪的学了三声狗叫。

俞秀凡轻轻叹一口气,道:“阁下至少还可再活一百年!”

森冷的中年人笑一笑,道:“阁下夸奖了。”

方堑冷笑一声,道:“俞兄,只怕是看错了。”

俞秀凡听得一怔、道:“为什么方堑道:“据兄弟看来,我们的这位使者,生就了早夭之相。”

忽然拔剑一挥,一道寒芒,闪电而过。

那森然中年人纵身慾避,但没有闪避开去。惨呼一声,被方堑生生劈作两段。

俞秀凡未料到方堑会突然出手,杀了使者,微微一愕后,缓缓他说道:“方兄,你…是看不惯这样的人?”

方堑神色严肃,冷冷说道:“本门中人。如此没有骨气,很出兄弟的意料之外。”

俞秀凡淡淡一笑,道:“方兄杀了贵门使者,就算能胜了我俞某人,只怕也未必能逃过贵上的制裁。”

方堑冷冷说道:“我没有准备再活下去,你亮剑吧!”

俞秀凡道:“方兄,除了放手一搏之外,不知咱们之间,还有没有别的解决办法?”

方堑道:“没有,咱们之间,有一个人必须死;不过,兄弟知道俞兄稳操胜券。”

俞秀凡神色也转变的十分冷肃,道:“方兄,兄弟想不出有什么理由,咱们非要拼一个血流五步不可?”

施道:“没有理由。我自出道以来,从没有遇过敌手;但你俞兄胜了我,方某人无颜再活下去。”

俞秀凡道:“方兄执意如此,请出手吧!”

方堑道:“那么,阁下小心了。”

一扬手,长剑直刺俞秀凡前胸。

俞秀凡挥剑一挡,当的一声,震开了方堑的剑势。方堑长剑连挥,片刻间攻出了一十二剑。俞秀凡站在原地未动,长剑择展,封开了方堑一十二剑后,突然还击一剑。这一剑快速至极。

剑刃直逼上方堑的咽喉。

方堑肃立未动,一副视死如归的气势。俞秀凡剑近咽喉时,微微一抬,一缕寒。孩,削落下方堑头上的一络头发,还剑入鞘。

道:“以发代首,方兄已算是死于兄弟的剑下……”

方堑怒声接道:“为什么不真的杀了我?”

俞秀凡冷冷接道:“我如杀了你,江湖上又少了一个敌手,岂不是可惜得很?

”方堑怔了一怔,道:“什么意思?”

俞秀凡道:“你是我出道以来,遇上的最好剑手;十年后,咱们谁胜谁负,还难预料。所以,我留下你的性命,”方堑大声说道:“满口胡言!”

俞秀凡冷冷说道:“信不信是你的事,在下说的是由衷之言。”目光一顾王尚,道:“咱们走!”当先举步向前行去。

王翔。王尚紧追在俞秀凡的身后行去。望了方堑一眼,桃花童子转身紧跟在王氏兄弟身后。

方堑突然厉喝一声:“站住!”仗剑追了上去。

俞秀凡霍然转过身子,道:“方堑,你要干什么?”

方堑叹口气,道:“你知道么,你放了我,我也一样的不能活,为什么不让我死得瞑目一些。”

俞秀凡道:“你如何才能死的瞑目?”

方堑道:“那就是,我死去之前,希望能看到什么样的剑招把我杀死?”

俞秀凡道:“方兄的意思,可是觉着除了兄弟之外,世间再无人能够杀死你了?”

方堑道:“那也未必。单就十大剑主而言,我只是排名第二,至少有一位剑主比我高明。”

俞秀凡道:“不知排名第一的剑主,比起兄弟如何?”

方堑道:“这个,很难说了。不过,你对付我方某人用了七成功力,对付那位第一剑主,至少要用九成功力;如是你对付我用了九成功力,那就很难说谁胜谁败了。”

俞秀凡道:“如是我用了十成功力对付你,那就是非败不可?”

方堑道:“不错。你如是全力对付我,对你就注定了非败不可!”

俞秀凡淡淡一笑,道:“既然能遇上了你方兄,兄弟相信不难遇上那位第一剑主。”

方堑冷冷说道:“除了那位第一剑主之外,还有敝城主,以及四大将军,左右丞相,都具有杀我的能力。”

俞秀凡笑一笑,道:“看来,你方兄是一位很自谦的人。”

方堑道:“兄弟说的是由衷之言。”

俞秀凡突然叹一口气,道:“一个江湖人物的组合之中,既有城主,也有丞相、将军,岂不是形同造反么?”

方堑道:“听你的口气,似乎是想和我们整个的组合作对?”

俞秀凡笑一笑,道:“学剑和读书,虽是两件大不相同的事,但它的目的应该是一样的。”

方堑接道:“什么样的目的?”

俞秀凡道:“救人济世!如若一个人学了一身武功,不能用之正途,那还不如一个贩夫,走卒有益于世。”

方堑怔了一怔,道:“俞兄,你是不是在骂我?”

俞秀凡道:“兄弟不是骂你,而是奉劝几句金玉良言,方兄的生性、为人,都有了一个剑士的条件,只不过缺乏一个剑士的剑格。”

方堑脸色一变,道:“俞秀凡,你说我没有人格。”

俞秀凡道:“方兄不要误会。以人格而言,方兄生性正直。不畏强暴,厌恶邪伪之徒;但如以一个剑士而言,方兄确少那一种仁心侠胆的高洁志节。”

方堑呆了一呆,道:“我?”

俞秀凡道:“你已有了一个剑士的身手和性格。如能再有着那种‘先天下之忧而忧,后天下之乐而乐’的剑格,那就是一个完美的剑士,活得清清白白,死得也心安理得。”

方堑的脸上突然泛起了一片圣洁的光辉,沉吟不语。

俞秀凡悄然转过身子,大步向前行去。

方堑突然接口说道:“俞兄请留步!”

俞秀凡停下脚步,回头一笑,道:“方兄有何见教?”

方堑大行两步,恭恭敬敬地抱拳一礼,道:“多谢俞兄的指点!”

俞秀凡轻轻叹息一声,道:“方兄,正邪难并存,水火不相容,一个组合之中,能有像贵使者那样的人物,这一个组合,也不会行侠仗义,替天行道。”

方堑道:“俞兄,敝组合太过庞大了,究竟有些什么人物,兄弟并不清楚。不过,敝城主确是一位当世奇人。”

俞秀凡接道:“方兄因身受过他栽培之恩,所以念念不忘。如若他真是盖世奇人,那又怎会组成这样一个庞大的组合,统率了这么良秀不齐的江湖人物,其用心何在呢?”

方堑呆了一呆,道:“这个,这个……”

俞秀凡接道:“方兄,你长住此谷,和江湖上完全隔绝,对江湖上的事情,知道的太少,那就很难分辨是非了。”

方堑道:“俞兄的意思是……”

俞秀凡道:“如是你方兄愿意,兄弟希望咱们能够结伴在江湖上走动。”

方堑道:“你要我背叛城主。”

俞秀凡道:“方兄,大义可灭亲。何况,你的所作所为,严格的说起来,只是贵城主的刽子手。”

方堑黯然说道:“这个我也知道,有很多人确都是方正的豪侠,每当他们死于我的剑下时,我内心也充满着伤感,但我又不能不杀他们。直到遇上了你俞兄之后,我才觉着一个剑手,最高的境界,不是杀人,而是救人。”

俞秀凡道:“行了,你只要能体会到这句话,那就登人仁侠的境界了。”

方堑苦涩一笑,道:“俞兄,有一件事,使兄弟很为难。”

俞秀凡道:“什么事?”

方堑道:“城主对我们花费很多的苦心了,才把我们培养成一个剑士,名虽师徒,情同父子,兄弟实无法背叛他。”

俞秀凡笑一笑,道:“这么说来,你这一生,都要作他的杀人工具了。”

方堑道:“我……”

俞秀凡接道:“他要你杀人,而且杀的都是姦人;你不杀人,是不是背叛了他?你已经觉悟到杀人是错误,良心是否能安宁下来?”

方堑长长叹一口气,垂下头去。

俞秀凡接道:“有一天,你会无法再为他杀人,那又算不算背叛他呢?”

方堑道:“俞兄说的虽然有理,但十数年的教养情意,岂能置之不理?”

俞秀凡道:“方兄别误会,我不是要你叛经离道,背弃对你有恩的人,只是要你能够辨别大是大非吧了。”

方堑道:“我明白俞兄的用心。”

俞秀凡接道:“方兄,这件事应该如何,你自己多想想吧!不过,兄弟提醒你一件事。”

方堑道:“在下洗耳恭听。”

俞秀凡道:“贵组合中,似乎是有着很严厉有规戒,你杀了使者,只怕难逃门规制裁。”

方堑道:“这个,如若兄弟把他的举动告诉敝上,兄弟相信。他们不会对兄弟有所惩罚。”

俞秀凡笑一笑,道:“方兄心中如是有把握应付,那是最好不过了,兄弟告别了。”

方堑叹口气,道:“也许有一天,我会走俞兄指教的路,诸位好走,恕我不送了。”

王尚突然接道:“方剑主,咱们是否可以平安离去了?”

方堑点点头,道:“诸位只管放心,那通路本有机关控制,区区不下令,决无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15回 语重心长 反道而行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金笔点龙记》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