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笔点龙记》

第16回 慾擒放纵 剑主被囚

作者:卧龙生

两个女婢低声商量了半天,自下一个人,站在俞秀凡的身侧,另一个却转向后舱而去。

俞秀凡曾闯过了色情陷阶,对女人已然有了应付之法,所以心中很沉着。片刻之后,那青衣女婢带着一个全身白衣的女子,缓步行了出来。白衣女脸上蒙着一片白色的面纱,无法看清她的面貌,但隐隐感觉到那面纱中透出来两道神光。

暗暗的震动了一下,俞秀凡暗忖道:这女人好精深的内功。

白衣女缓缓在主位上坐了下来,问道:“桃花童子,哪一位是俞少侠?”其实,她两道目光,早已落存了俞秀凡的身上。

未待桃花童子接言,俞秀凡已抢先站了起来,道:“在下便是俞秀凡。”

白衣女哦了一声,欠欠身,道:“失敬,失敬!久闻大名,加雷贯耳,今日有幸得会。”

俞秀凡道:“不敢当。俞某一介武夫,浪迹江湖,怎敢当姑娘的称赞。”

白衣女笑道:“桃花童子再三推介俞少侠,校好还何些存疑,今日一见,尤胜闻名。”

俞秀凡道:“姑娘夸奖。”

白衣女道:“我的身份,桃花童子是否对你说过。”

俞秀凡道:“约略一提,说的不大详尽。”

白衣女道:“哦!我还得替自己介绍一番了。”

俞秀凡道:“在下洗耳恭听。”

白衣女道:“在我们这个组合中,我可以作一部分主,如是你俞少侠要求的不太苛刻,我立刻可以答应你。”

俞秀凡道:“多谢燕姑娘的好意,不过,在下恐怕提出来的条件太苛刻。”

白衣女道:“俞少侠不用多虑,只管提出来,生意不成仁义在,如果校好不能作主,也将把俞少侠的条件,转请敝上裁决。”

俞秀凡心中还未决定该提什么条件,只好想法子先行拖延时间,轻轻咳了一声,道:“姑娘,在下可否请教一下姑娘的身份?”

白衣女脸上蒙着面纱,看不出她的神情,但见她沉吟了良久,才缓缓说道:“桃花童子没有告诉你?”

俞秀凡道:“说了。”

自衣女道:“他早已告诉你了,你为什么还要问我?”

俞秀凡道:“也许他还不太了解姑娘的身份,说的语焉不详。”

白衣女哦了一声,道:“其实,你如留心听我的话,应该已知道我在本组合中的份量。”语声顿了一顿,接道:“我的身份,很难说。

如若是要我勉强举一个例子说明,我们这个组合中,我可以作一小半主。”

俞秀凡在这段时间中,心里像风车一般不停的转动,在想什么为难的条件,以困扰这位姑娘。他读了满腹诗书,再加匕这些江湖历练,这一阵思维,果然想出一些自觉很苛刻的条件。待自衣女说完话,笑一笑,立刻接道:“姑娘这么说,在在就直言了。”

白衣女道:“校好洗耳恭听。”

俞秀凡道:“我要方圆百里一片地,而且还要替我建造一座金碧辉煌的院宅,屋舍千间,不输王宫的气派。”

白衣女点点头,接道:“可以办到。”

俞秀凡接道:“那片地要有山有水,风景秀丽,不能有重山阻隔,但也不能太多人住。”

白衣女沉吟了一阵,道:“我相信有这样一处地方,到时间,我会带你去看,还有什么条件。”

俞秀凡道:“我要仆从百人,女婢百人,护院武师十个。”

白衣女格格一笑道:“这容易,壮男美女,我们会让你满意,”俞秀凡叹口气,道:“可是我没有钱养活这些人。”

白衣女道:“我们月供白银五万两。”

俞秀凡心道:“不行。我不能老向你要钱,”白衣女道:“那也简单,我们把方圆百里内的土地全部买下,由你收租使用,以供开销。”

俞秀凡道:“如是我生活得纯朴一些,自然可以,但如我生活太浪费,收来之租,只怕难付开销。”

白衣女道:“好!再给货船十艘,商店百间如何?”

俞秀凡表面上虽然还保持镇静,但心中却暗暗震惊,这样苛刻的条件,她竟然一口答应了。看来,我俞某人在她的心目中,分量不轻、心中念转,口中却说道:“百里内是我俞秀凡的私产,贵组合中任何人不得进入。”

白衣女嗯了一声,道:“这条件确实很苛刻,不过,我还是准备答应你。”

俞秀凡道:“第二件,我要在一个内,成名江湖。”

白衣女道:“这个我们也可以替你安排,还有么?”

俞秀凡道:“唉,这第三件事很难启口。”

臼衣女道:“你已经说出了第一、第二,多说一件,有何不可?”

俞秀凡道:“那座深宫,必定十分寂寞,因此我想找个人陪我住在那里。”

白衣女道:“百名美女,任你选用,你又怎会寂寞?”

俞秀凡笑道:“那些人,我虽然还没有见过,但我相信她们未必能使我一见动心。”

白衣女道:“俞少侠的意思是。”

俞秀凡道:“姑娘可否留在那里?”

白衣女不怒反笑道:“你知道我长的什么样子?”

俞秀凡道:“不知道。”

白衣女道:“因为我太丑,所以戴上了一片面纱。”

俞秀凡道:“在下只好碰碰运气了。”

白衣女道:“俞少侠,一定要我也留在那里陪你么?”

俞秀凡眼看两个很苛刻的条件,人家都一口答应下来,心中大是焦急,而提出了近乎羞辱对方的一个条件,在他的想象之中,那白衣女就算不立刻翻脸,也必然难以忍受这些羞辱,拂袖而去,但他没有想到白衣女竟然坐着未动。

这一下俞秀凡真的慌了,料不准那白衣女心中打的什么主意。

沉吟了一阵,俞秀凡才冷冷说道:“姑娘可是觉着在下不配么?”

白衣女声音中有些怒意,冷冷的回话道:“也许是我配不上你俞少侠!”

俞秀凡心中暗喜,忖道:“只要你肯生气,那就好办了。”

需知俞秀凡乃熟读诗书的人,具有君子风度,生恐自己说出的难题,对方件件都答应了,那就很难再行反悔。心中念转,口中却冷然一笑,道:“姑娘,可否取下你的面纱?”

白衣女道:“俞秀凡,你不觉请求太过分一些么?我还没有答应你。”

俞秀凡道:“那是你的事了。姑娘可以不答应,但在下提出的是条件。”

白衣女道:“要我取下面纱,难道也是条件之一?”

俞秀凡突然感觉到坐椅在微微颤动,回目一顾,原来是桃花童子不停地颤抖脸色苍白,有如大病初愈一般。显然桃花童子对俞秀凡提出极不合理的条件,有着无比的震骇。

淡淡一笑,俞秀凡缓缓说道:“小桃童,你可是很害怕?”

桃花童子微微一笑,道:“我是有些害怕,只因你公子提出的条件太苛刻了,迹近强横。”

俞秀凡接道:“小桃童,这不关你的事,我已事先声明,我提的条件可能很苛刻,是么”桃花童子道:“话是不错,但不能苛刻的离了谱啊!”

白衣女一挥手,道:“桃花童子,你出去,这里没有你的事。”

桃花童子一欠身,道:“属下遵命。”起身行了出去。

白衣女道:“俞秀凡,有一件事,你得先想清楚。”

俞秀凡道:“什么事,在下洗耳恭听。”

自衣女道:“我取下了面纱,那就成了定局,不论怎么…个丑法,你都得把我留下,你是一方之主,我自然是女主人了。”

俞秀凡微微一呆,半晌说不出话。

白衣女深沉一笑,接道:“对我而言,并无不可。因为你是我所见的男人中最使我动心的一个。”

俞秀凡硬起头皮,道:“这么说来,在下艳福不浅了。”

白衣女道:“俞秀凡,别高兴的太早了,等我取下面纱,你看过之后再说。”

事情逼上了虎背,俞秀凡不得不装出一副轻松神情,哈哈一笑,道:“燕姑娘,在下拭目以待。”

白衣女道:“好!要你两个从人,退出舱去,要看我,只能你一个人看。”

俞秀凡道:“燕姑娘,在下还想说明一件事。”

白衣女道:“校好洗耳恭听。”

俞秀凡道:“一旦姑娘作了俞某人的妻子,那就不能再戴面纱。”

白衣女道:“那是自然,如果我嫁了人,用不着再戴面纱。”

俞秀凡听她说的十分认真,心头大大一震,道:“姑娘,那座广厦之中,住有百名美女,在下希望你能够贤慧一些。”

白衣女道:“我知道,像你这样喜欢享受的人,自然是不会以一个女人为满足,我如真的答应你,那就不会干涉你,随便你怎么去玩。”

俞秀凡道:“看来,你是准备答应了?”

白衣女道:“我们不想和你作对,只好迁就你些,但最重要的是我从来没有失败过,我不想失败。”

俞秀凡道:“今天,姑娘似乎是有些失望了。”

自衣女摇摇头,道:“我不会失望,我会和你赌下去!”

俞秀凡道:“赌下去,对你有什么好?”

白衣女沉吟了一阵,道:“俞少侠,你似乎是有些后悔了?”

俞秀凡道:“是的。燕姑娘,我是个很善变的人,你最好早些作决定。”

白衣女道:“好!要他们退出去。”

王翔、王尚,望了俞秀凡一眼,也未待俞秀几说话,转身向外行去,俞秀凡口齿启动,慾育又止。

目睹王翔、王尚离去之后,白衣女缓缓解开了面上的白纱。

俞秀凡伸手取了木案上的茶杯,惜机会低下头去、喝了一口茶,就没有再抬起来。

白衣女冷笑一声,道:“俞秀凡,你为什么不敢抬起头来?”

俞秀凡放下茶杯,眼前现出了一张十分吓人的面孔。那脸的轮廓,并不太丑,只是在颊上长了半脸黑毛。

白衣女冷冷的笑一笑,道:“俞秀凡你看清楚了么?”

俞秀凡镇静了一下心神,道:“看的很清楚。”

白衣女道:“你输了,是么?”

俞秀凡道:“为什么?”

白衣女道:“因为,你不敢要我了。”

俞秀凡淡淡一笑,道:“我说过的话,自然算数。”

自衣女接道:“这么说来,你是要定我了?”

俞秀凡道:“是的。”突然站起身子,直对那白衣女行了过去。

他究竟是满腹诗书的人,进入江湖,智慧也高人一等,瞧瞧那白衣女的皮肤和她脸上的肤色,心中忽有所悟。

眼看俞秀凡直对自己行了过来,白衣女的双目中,忽然间泛起了惊惧之色。

俞秀凡心中更有了把握,举步直逼白衣女的身前,冷冷说道:

“姑娘,是否决定嫁给我了?”

白衣女有些畏怯的点点头。俞秀凡伸出手夫,抓起了白衣女的右腕。白衣女很想闪避,但扬扬手,没有闪开。

俞秀几微微一笑道:“姑娘,把人皮面具取下来!”

臼衣女怔了一怔,道“你说什么?”

俞秀凡笑道:“取下你的面具吧,难道还要我动手么?”

白衣女道:“我!我就是这个样子。”

俞秀凡道:“如是姑娘不肯合作,在下就自己动手了。”他希望逼的白衣女情急翻脸,推翻前约,也不致落个失言之名。

但他这一着算错了,白衣女为难的说道:“一定要拿下来么?”

俞秀凡笑道:“不错,非得拿下来不可。”

白衣女缓缓伸手,取下了人皮面具。

俞秀凡转眼望去不禁一呆。那是一张绝世无伦的美丽面孔,清雅、秀丽,双眉之间,有一颗朱砂红痔。这也是一种缺陷,但一点缺陷,却衬托出她别的部位更加妩媚,整个人也被这一点红痔烘托得更加俏丽。

在蒙面白纱和人皮面具的隐藏下,燕姑娘是那么落落大方,甚至有些近乎冷厉,一旦以真正的面目和人相见,她反而变得有些羞涩。

双颊上,隐隐泛起了两抹淡淡红晕,声音也变得那么低沉,垂着头,缓缓的说道:“很难看是吧!”

俞秀凡叹道:“很美,俏而不妖,你该是美女中的美女,佳人中的佳人。”

白衣女脸上的红晕更浓,但却掩不住声音中的欢愉,道:“是真的赞美呢,还是随口一句恭维话?”

俞秀凡霍然警沉,再无向前逼迸的勇气,缓缓退回到原位上,故作轻松的说道:“姑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16回 慾擒放纵 剑主被囚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金笔点龙记》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