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笔点龙记》

第17回 言动芳心 怅惆前程

作者:卧龙生

水燕儿扣上舱门,取下面纱,露出千娇百媚的粉脸儿.道:“俞兄,这是我的卧舱,进入这舱中的人无著见“宗教”中的“无著”。 ,你是第一个男人,”俞秀凡道:“在下有一些受宠若惊。”

水燕儿道:“咱们也用不着客套了,我想请问一件事?”

俞秀凡笑一笑道:“别给我太大的难题,”水燕儿道:“不是难题,只要你诚诚实实回答我一句话。”

俞秀凡心头一震,道:“你说吧?”

水燕儿慢条斯理的,先替俞秀凡斟满了酒杯,然后,斟满了自己的酒杯,笑道:“来,咱们先干一杯酒,再慢慢谈。”

俞秀凡笑道:“这酒中没有毒吧?”

水燕儿道:“如是酒中有毒,我会陪着你死在舱中。”当先举杯,一饮而尽,又把自己酒杯斟满,送到俞秀凡的面前,道:“要不要冒险试试?”

俞秀凡端起酒杯,笑道:“如是姑娘真的想和在下合作,那就应该表现出一点真诚,希望这杯酒中没有毒葯才好。”

水燕儿道:“如是不幸有毒呢?”

俞秀凡道:“在下的快剑,相信能在毒性发作之前,取你燕姑娘的性命。”

水燕儿道:“内舱私室,低斟浅酌,刀刀剑剑的不觉煞风景么?

喝下去吧!就算你想死,也许我还舍不得把你毒死。”

俞秀凡道:“最难消受美人恩,这迷汤比醇酒还要可口一些。”

水燕儿冷冷说道:“快喝下去,君子不重则不威,男子汉,大丈夫,不可太贫嘴。”

俞秀凡突然觉着脸上一热,双颊上升起了两圈红晕,一仰首,喝干了杯中之洒。不知是什么酿成美酒,人口清凉香甜直透肺腑,忍不住赞了一声好酒。

水燕儿嫣然一笑道:“多谢夸奖,酒如不好,怎敢拿出来招待你这样的贵宾。”

俞秀凡轻轻咳了一声,道:“美酒可口,但不能多用,你要问什么,可以说了。”

水燕儿很会表现出一个女人的娇媚,纤手理一理鬓前的秀发,抛过来一个巧笑,道:“你对我说的话,是真是假?”

俞秀凡道:“自然是真的。”

水燕儿忽然间变得十分严肃,道:“俞秀凡,有道是红颜保狐,你要是骗了我,那会叫你终身负咎。”

俞秀凡道:“你自己可觉着你是红颜?”

水燕儿道:“不错。对我这份容貌,我确实有点自负。虽然,我也有很多缺憾,但天下没有十全十美的人,你行走江猢,阅人多矣,想想看,是不是见过比我更美的女人?”

俞秀凡的脑际中迅速的浮现了金玉蓉的音容笑貌,和面前娇媚绝伦的水燕儿,在心中衡量了一下:如论娇媚俏丽,金玉蓉确不如水燕儿,水燕儿却缺少金玉蓉那一股端庄文静的气质。

水燕儿看俞秀凡沉吟不语,若有所思,忍不住说道:“俞兄,如是觉着我水燕儿这份容貌,还不足与配,不妨直言,你喜欢什么样的女人,只要她还活在人间,我们都有办法,使你俞兄称心如意。”

俞秀凡暗暗叹息一声,心忖道:看来你把我看作一个好色之徒了。心中感慨万千,但表面上却又不得不装成一副江湖浪子的形态,淡淡~笑,道:“论姑娘之貌,娇艳俏丽,确是在下所见到最动人的女人。”

水燕儿似是听得很窝心,微微一笑接道:“这么说来,校好甚得俞兄的欢心。”

俞秀凡容色一整,缓缓说道:“在下的话还没有说完。”

水燕儿道:“俞兄请说,校好洗耳恭听。”

俞秀凡道:“姑娘只是一个娇媚横生的佳人,可能会被千万人所爱慕、崇拜,能得一亲芳泽为荣不过…”水燕儿接道:“不过,你是千万人中的例外是么,”冷然一笑,接道:“俞秀凡,不论你对我有些什么评断,我都会接受,但你要公平。没有人知道我很美,我们这个组合中,只有一、二人见过我真正的形貌,一个是我的义父,一个是我的授业恩师,你是第三个见我真正面目的男人。至少,我不是一个喜人奉承的人,我从没有把自己的美向人展示,向人炫耀。”

俞秀凡心中一动,转过话题,道:“姑娘的精美武功不是得自义父吗?”

水燕儿道:“义父传了我不少的武功,但另外有一个极受我敬慕的恩师,我大部分的艺业,都由他所授。但如说到一身所学,那至少有十位以上的武林高人,传了我武功。”语声一顿,道:“这艘巨船,至少有两天以上的水域行程,咱们谈话的时间很长,现在咱们先谈清楚我的事。”

俞秀凡心中忽然生出了一种畏惧之心,轻轻叹息一声道:“姑娘既生有这副绝世容色,不知何以却把它藏在面纱之后。”

水燕儿凄迷一笑,道:“这就是我,一个孤芳自赏的人,夜阑人静时,我也有着对镜感怯,悲叹年华的情怀,不过,偶而有之,因为,我一直没有挂念过谁,没有人在我的心目中占有一席之地,所以,我大半的岁月,都过得很快乐。”

俞秀凡道:“你得天独厚,不但没有受过生活上的困苦,而且练成了一身高深的武功,一开始踏入江湖,你就手握大权,生杀子夺,随心所慾,你不知人间有疾苦,江湖道上到处是到处是难为人道的阴险罪恶,弱肉强食,全无人性的横蛮。”

水燕儿眨动了一下明亮的大眼睛,道:“你知道。”

俞秀凡笑一笑,道:“是的,我知道。因为我出身贫苦,也见过那些不讲理的江湖人物,他们仗凭着一身武功,鱼肉良民,在下也曾身受其害。”

水燕儿微微一笑,道:“你身受其害,所以,心存报复。”

俞秀凡笑道:“我不存心报复,但可悲的是,人性中有很多缺憾,我这个人在江湖上走了一段时间,渐渐的染上了很多毛病,最大的一个毛病,就是自私。”

水燕儿嗯了一声,道:“所以,你要建筑一座金碧辉煌的宅院,要百名美女,好好的享受一下?”

俞秀凡道:“说的是啊,江湖上的诱感大大了,一个人很难抗拒。”

水燕儿笑道:“其实,这也怪不得你,江湖上有很多人,都逃不过这些诱惑。”

俞秀凡道:“想不到啊,我竟然是这么脆弱,连这一点抗拒之力也没有。”

水燕儿笑一笑,道:“你的决定,也不能算错。人嘛,不能不为自己打算一下,有些人,希望成名,有些人希望得利,但你却想名利两得,但你具有了这样的本钱。”

俞秀凡道:“我担心一件事。”

水燕儿道:“什么事?”

俞秀凡道:“贵组合志在江湖,只怕不允许武林中其他不顺从的门派存在吧!”

水燕儿道:“这题目太大了,校好无法答复。”

俞秀凡道:“我想一旦贵组合称霸了江湖之后,只怕也不会允许我俞秀凡在江湖上独树一帜吧!”

水燕儿道:“俞兄,你想的太多了。”

俞秀凡道:“其实,我应该说是对我们不利,你一旦答应了我的条件,他们决心消灭我们时,只怕也不会把你留下。”

水燕儿道:“我不担心这件事。我担心你是不是真的能安分下来,百名美女,加上我一个水燕儿,不知能不能把你拴在宅院中。”

俞秀凡道:“这要你姑娘才明白了。”

水燕儿道:“你看吧?我能不能使你倾心相待,你知道男女之间,一旦有了事,吃亏的总是我们女人。”

俞秀凡微微一笑,道:“我们之间,真能够推诚相待么?”

水燕儿微微一怔,道:“难道真的不能么?”

俞秀凡道:“那要看姑娘的表现了。”

水燕儿道:“难道说,只要我作一个贤淑的妻子,你可以作一个浪子丈夫?”

俞秀凡微微一笑,道:“你自己不是也觉着男女之间,女人总是要吃亏一些么?”

水燕儿叹口气,道:“咱们不谈这个了。你的条件如是我都答应了,不知可否换来你一点诚意。”

俞秀凡道:“说说看,要我如何表现出诚意来。”

水燕儿道:“我只要求你一件事。”

俞秀凡道:“在下洗耳恭听。”

水燕儿道:“答应和我举行一次拜堂大礼。”俞秀凡道:“姑娘本是洒脱之人,怎会拘扭于这等世俗礼法?”

水燕儿道:“别的事,我都看得开,唯独这件事,我无法看开。

黄花闺女上花轿,一生只有这一回,就算你以后收上十房八妾,我也可以不管你,但我要个名分,你总该答应我吧?”

俞秀凡道:“姑娘不觉太夸奖我?”

水燕儿愣了一下,道:“夸奖你什么?”

俞秀凡道:“讨上十房八妾,俞某人想倒是想,只怕没有人肯嫁我。”

水燕儿道:“只要你真的想,不用你发愁,我自会代你安排。”

俞秀凡道:“果然是一位淑女贤妇。”

水燕儿道:“不用灌迷汤,我不吃这个。说吧!你还没有答应我的话。”

俞秀凡道:“就算我答应了,你也作不得主,你还上有义父。”

水燕儿道:“那是我的事了,不用你管,你只要答应了,这件事咱们就算决定了,不再更改。”

俞秀凡心头大大的震动了一下,缓缓说道:“要不要问过你义父再作决定?”

水燕儿道:“不用问了,我只是在等你一句话,你如答应,咱们就可以击掌为誓,决定大计。”

俞秀凡心中一凛,忖道:“看她说的这样认真,似乎不是做作了。”这一来,俞秀凡不敢再谈论正题,话题一转,道:“姑娘,在下想先说明一件事。”

水燕儿道:“怎么?又有新的条件了。”

俞秀凡道:“那倒不是,在下只想问姑娘一声,一旦在下和你那义父冲突起来,姑娘要帮助那一个?”

水燕儿道:“俞兄,你为什么一定要和我义父冲突?”

俞秀凡叹口气,道:“燕儿,不论我们之间是真情还是假意,但我们谈了这多话,总算是有些缘分。我俞秀凡子然一身,琴剑飘零,别认为我不敢答应你的婚事,正如你姑娘所说,一旦男女交往,吃亏的自然是姑娘了。但事情很明显,有一天,你义父霸业有成,决不会让你在江沏上独树一帜,我可能是他们最后对付的人,也可能是他先下手的对象。这一点,你大概也心中明白。”

水燕儿摇摇头,道:“俞兄,不会的。为了我,他们也该替我留一席安身之地。”话出口心中实感后悔,这岂不是不打自招。被他套出了内情。

俞秀凡神情很严肃,道:“燕儿,我在江湖上的阅历,谈不上什么丰富,但我对事理的分析,却是自有见解。我相信,贵组合中,可能已下达了对付我的令谕,也可能强调我在某些武功上有很特异的成就,这就使贵组合中的人,遇上我时,先动了三分戒心,反而给了我很多的方便。贵组合的首脑人物,下达这道令谕之前,也许是为了珍重我,但他们没想到,却收到了这样相反的效果。”

水燕儿戳然不语,俏丽的粉颊上,泛起了重重愁云。

俞秀凡道:“就拿你燕姑娘来说吧!你可能也受了这道令谕的影响,对我太过慎重,一错再错,最后,不惜把身体也赌上来。”

水燕儿道:“别把我看的太孩子气,我不会轻易的把自己也赌上去。赌上去是因为俞兄值得我这一赌。”

俞秀凡笑道:“是不是你已经胸有成竹认为赢定了。”

水燕儿正容说道:“别说的这样难听,我不是那种轻浮的人,也别把我看的全无主张,但也不能把我想的太过阴险。”

俞秀凡道:“不轻浮,有主张,又不阴险,姑娘算是那一种人呢?”

水燕儿道:“应该怎么作,我自有分寸,我对你已经尽到了最大的容忍,适可而止,对你我都有好处。如果你一味的逼迫,得寸进尺,也会激怒我。”

俞秀凡道:“看你处置方堑的事,我已知道你是位有决断、魄力的人。”

水燕儿道:“你太夸奖了。”

俞秀凡道:“不过,你这人变的太快,一会柔情若水,充满女性的温柔;片刻间,又冷若冰霜,大有反脸成仇之势。”

水燕儿嫣然一笑,接道:“丈八灯台照远不照近,只看到我水燕儿的毛病,没有看到你俞秀凡的缺点。”

俞秀凡道:“我有什么缺点?”

水燕儿道:“你口不应心、有时满口仁侠,有时又自私得很,两重性格自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17回 言动芳心 怅惆前程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金笔点龙记》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