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笔点龙记》

第20回 无名哑巴 白衣罗刹

作者:卧龙生

俞秀凡道:“两位所以甘愿留此,无非是为了子媳、爱女被留作人质,如若他们获得解救,两位心中就没有顾虑了。”

海夫人回顾了海长城一眼,道:“老头子,我瞧咱们用不着对人家装作什么了。”

海长城一挥手,道:“俞少侠,兹事体大,也不完全为了老朽等与子媳爱女。”

俞秀凡一皱眉头,道:“这中间还有别的原因?”

海长城道:“不错,俞老弟,别说的这样轻松。如若事情真如你俞少侠说的这么简单,别说这座福寿院中,一共有十方别院,单是这座万家别院,就具有了莫可轻侮的力量,能控制这一股力量的人,又岂是等闲之辈。”

俞秀凡道:“老前辈乃是这万家别院的院主身份,难道也不能控制这万家别院么?”

海长城苦笑一下,道:“俞少侠认为怎样?”

俞秀凡道:“在下觉着,老前辈既是一家之主,自然是能够作得主了。”

海长城整容道:“单是万家别院,就够复杂了。至少有三个人,不会听老夫的话。”

俞秀凡道:“什么人?可是造化城主派来的么?”

海长城谊:“不是。只是几个桀骛不群的江湖人物。”

海夫人接道:“其中白衣罗刹最为狂傲。”

俞秀凡道:“白衣罗刹,那是个女的了?”

海夫人道:“是的。一个修为极深的女人,她不但武功精深,且通达媚术,是一个不折不扣的女魔头。”

俞秀凡道:“可是这些人不听两位的指挥么?”

海长城道:“他们我行我素,全然不把我们放在眼中;就是造化城主派出的巡使,他们也一样不放眼中?”

俞秀凡道:“看在武林同道的份上,老前辈夫妇可以忍受,但造化城主怎会忍受这些狂傲行为?”

海长城道:“造化城主如不愿忍受他们的狂傲,势必要大费一番手脚,那可能造成重大的冲突。”

俞秀凡道:“老前辈是否可以说的详尽一些?”

海长城道:“万家别院中,是福寿院中最大、也最复杂的一个别院,这里有一百数十位武林高手,大都是江湖上一方的豪雄人物;当得武林中第一流高手之称的,至少有十个以上,或者更多一些。

因为这里面大庞杂了,其中有很多人,我不但没有见过,而且根本就没有听说过!”

俞秀凡道:“除了你们才说的白衣罗刹等人之外,还有些什么特殊的人物。”

海长城沉吟了一阵,道:“有两个表面上看去,全不引人注目的人,但如经过长期的观察后,就发觉了他的特异,与众不同;到目前为止,对这两个人,我仍是有些莫测高深。”

俞秀凡道:“老前辈可否告诉在下,那是两个怎样的人?”

海长城道:“其中一人,自进入万家别院,五年来从没有说过一句话!”

俞秀凡嗅了一声,道:“他会不会是个哑巴?”

海长城道:“老夫相信,他绝不会是哑巴。”

俞秀凡道:“会不会是被人点了哑穴呢?”

海长城道:“不会!他举动灵活,一点不像被人点了穴道的样子。”

俞秀凡皱了皱眉头,道:“还有一位呢?”

海长城道:“那个人更奇怪了,就一般来说,十二个时辰之内,毒瘾发作一次,吸食后精神饱满,但到毒瘾发作的时候,那萎靡失神的样子,完全不像一个人,但那个人很奇怪…”俞秀凡接道:“他可以不按时间吸食?”

海长城笑一笑,道:“他可以连续的吸毒两个时辰,但也可以连续两三天一口不吸。”

俞秀凡道:“除此之外,还有什么异于常人之处?”

海长城道:“他常常打坐,有时能把自己关入房中,一连数日不吃不喝,而且还能睡觉,睡它个三日三夜不起来,更是平常事。”

俞秀凡道:“他的武功呢?”

海长城道:“从未见露过武功,他也从不和人冲突;有时碰到别人的情绪不好,给予他很大的羞辱,他也能视若无事,忍了下去。”

突然间,俞秀凡对这么一位怪人,发生极大的兴趣,急急说道:

“他有多大年纪?”

海长城道:“很难说,三十左右,四十上下,都说得过去。”

俞秀凡道:“海前辈没有找他谈过么?”

海长城道:“谈过!他为人和蔼,十分健谈,但却从来不谈正经事,问起他的来历,更是顾左右而言他,叫人难测高深。”

俞秀凡道:“他的姓名呢?”

海长城道:“他自称无名氏,不肯见告。”

俞秀凡道:“天下有这等人,在下应该去见识一下。”

海长城道:“俞少侠,是要他来此会面呢?还是咱们去找他?”

俞秀凡略一沉吟,道:“咱们应去拜访他。”

海长城点点头,道:“俞少侠这点年纪,身怀绝技,又全无狂傲之性,确是难得的很。”

俞秀凡道:“老前辈夸奖了。”一抱拳,道:“那就烦请老前辈带我一行了。”

海夫人突然开口说道:“慢着,俞少侠,老身有一事请教,不知当是不当?”

俞秀凡道:“什么事?”

海夫人道:“俞少侠,你刚才摆出的剑式,是什么剑法?”

俞秀凡道:“惊天三剑。”

海长城、海夫人同时脸色一变,道:“那就难怪了。”长长吁一口气,海长城道:“惊天三剑,已经失传于江湖,老弟在那里学得此技。”

俞秀凡道:“晚辈是无意得到了一本剑谱,上面记述的惊天三剑。”

海夫人道:“看情形,俞少侠己把这惊天三剑参悟透澈了。”

俞秀凡道:“晚辈照着剑谱练习,但己参悟了多少,晚辈也不大清楚。”

海夫人道:“俞少侠,那剑谱还在你老弟身上么?”

俞秀凡沉吟了一阵,道:“老前辈的意思……”

海夫人道:“俞少侠不要误会那惊天三剑的剑谱,如若还在你的身上,那就设法把它毁去。此一剑谱,一旦落在别人的手中,那就大大的麻烦了。”

俞秀凡道:“老前辈不用担心,在下身陷危境前,已把惊天剑谱毁去。”

海长城道:“那就是说今日天下唯一会惊天三剑的人,就是你老弟一人了!”俞秀凡道:“老前辈,那惊天三剑,在武林中,可是很有名么?”

海长城道:“那是震动江湖的一套剑法,江湖上只传出惊天三剑,也有很多武林高手,死于惊天三剑之下,但却没有人见到过惊天三剑。”

俞秀凡道:“为什么?”

海长城道:“因为,见过惊天三剑的人,没有一个话的。所以,江湖上只是盛传,但却没有人见过。”

俞秀凡道:“原来如此。”语声一顿,接道:“老前辈,咱们去见见那位无名氏吧!”

海长城目注夫人道:“此间事请夫人照顾一下。”

海夫人道:“你请去吧!家中事,有我负责。”

海长城带着俞秀凡出室而去。白衣女子当门而立,拦住了去路;道:“贵宾还要停留很久么?”

俞秀凡道:“是的,在下还要见几个人。”

白衣女子道:“还要多少时间?”

俞秀凡道:“这就很难说,反正姑娘正在奉命陪我,你留这里等候就是。”

海夫人微微一笑,道:“姑娘,请进来,咱们谈谈。”伸手一把抓住了白衣女子,拖入室中。

紧随在海长城的身后,俞秀凡行人了一座小室之中。不知道是为了省油,或是地狱中人适应了黑暗,每一座小室中,都没有点灯。两人行人了室门,室中才亮起了一盏灯火。一个面日清瘦的人,卧在一张木榻之上,手中还拿着一把火招子,点燃案头灯火。

海长城一拱手,道:“无名氏,在下带一位朋友来看你了。”

无名氏一跃下榻,肃容一抱拳,道:“原来是院主大驾,在下怎么敢当。”

海长城微微一笑,道:“无名氏,这一位是俞秀凡俞少侠,城主的贵宾。”

无名氏回头望了俞秀凡一眼,微微一笑,道:“失敬!失敬!”

俞秀凡道:“不敢!不敢。无名氏今天还未过毒瘾吧?”

无名氏笑道:“今日不用了。兄弟昨天一连吸食十余筒,连今天一起食用过了。”

俞秀凡道:“无名兄,台端是如何被请入这地狱门中的?”

无名氏道:“也没有什么特殊之处,和他们差不多,造化城主看着在下顺眼,就把我给请进来了。”

俞秀凡道:“真的是要言不多,简明的很啊!”

无名氏道:“事实上确也如此。”语声一顿,道:“一般被造化城主看上的人都校送入地狱,阁下怎会作了造化城的贵宾?”

俞秀凡心中一动,暗道:此人脸上不见灰气,分明未受烟毒侵害,但他大智若局,不说正事,我何不用话点他一点。心中念转,冷冷说道:“无名兄,有一句俗话说,虎行千里吃肉。”

无名氏笑一笑,道:“狗走千里吃屎。”

俞秀凡道:“这就是在下被造化城主视为贵宾的原因。”

无名氏道:“对!所以,阁下是贵宾,咱们入地狱门了。”

他的修养好极,俞秀凡虽然出语尖锐,辱及到他,这无名氏竟也能轻描淡写的应付过去,全然不见一点火气。

俞秀凡微微一笑,道:“阁下好耐心。”

无名氏道:“夸奖,夸奖。”

俞秀凡道:“无名兄,在下想带阁下同入造化城去,不知你意下如何?”

无名氏微微一笑,道:“我这样一个人,也能进入造化城么?”

俞秀凡道:“为什么不能呢?阁下深藏不露,留在地狱中岂不可惜的很。”

无名氏笑一笑,道:“在下已经习惯了地狱的生活,骤然被带往造化城去,在下只怕不能适应。”

俞秀凡淡淡一笑,道:“阁下似乎是对这份生活十分留恋。”

无名氏道:“谈不上什么留恋。不过,这里卧龙藏虎,而且管吃管住,又没有什么工作,很对在下这份好吃懒做的性格。”

俞秀凡回顾了海长城一民,道:“海院主,这位仁兄深藏不露,留在贵院中,有害无益。”

海长城一时间也未想通俞秀凡的用心何在,呆了一呆,道:“俞老弟的意思是……”

俞秀凡道:“在下之意,希望带这位无名兄同往造化城一行,不知院主的意下如何?”

海长城道:“这个,老朽倒没有什么意见,要看这位无名兄的意思了。”

无名氏长长叹息一声,道:“兄弟走过很多的地方,但却一直没有地方像这里舒服。”

海长城道:“在此终年不见天日,有什么地方舒服呢?”

无名氏道:“这是见仁见智的看法了。像你海城主,在江湖上地位显赫,手下的仆从如云,过的是豪富生活。至于区区在下,只是一个流浪江湖的人,从来没有过像这么不愁吃,不愁穿的舒服日子。”

俞秀凡心中暗道:不论你装的如何像,我也要揭穿你的伪装。

心中念转,口中冷冷说道:“无名兄,造化城中的生活,大概要比这地方舒适一些。”

无名氏道:“工作是不是很忙呢?”

俞秀凡道:“阁下如是不喜欢做事,咱们可以替阁下找一个只吃饭不做事的工作。”

无名氏笑一笑,道:“院主,在下这些时日中,无功可也无过,在下不愿离去,还望院主作主了。”

海长城道:“这个,这个……”

俞秀凡冷笑一声,接道:“无名兄,你知道,海院主也听命于造化城。”

无名氏突然哈哈一笑,道:“如是海院主答应了,在下也只好跟阁下同往造化城中一行了。”

俞秀凡淡淡一笑,道:“好,识时务者为俊杰,由现在起,你就跟着在下。”

无名氏回目望着海长城道:“海院主的意思呢?”

海长城道:“无名兄如是听老朽的意思,那就最好听从贵宾的吩咐。”

无名氏道:“院主如此吩咐,在下也只好从命了。”

俞秀凡一挥手,道:“有劳海院主,咱们去见见那位三年不讲话的人。”

海长城应了一声,转身向前行去。俞秀凡、无名氏鱼贯相随。

这是一座边问房舍,双门紧闭。

海长城轻轻叩动门环道:“老朽海长城,有人在么?”

未闻回答声,木门却呀然而开。无名氏晃燃手中的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20回 无名哑巴 白衣罗刹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金笔点龙记》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