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笔点龙记》

第21回 鬼卒判官 断魂狂人

作者:卧龙生

海长城道:“纪飞兄,艾大侠已经失踪了近二十年,只怕早已被造化城主谋害了。”

项侗道:“如若艾九灵还在人间,岂容得他们如此的胡作非为。”

纪飞摇摇头,道:“老朽不作此想,艾大侠的绝世功力,怎会被他们谋害”项侗道:“纪兄,明枪易躲,暗箭难防啊!”

俞秀凡心中暗道:原来艾九哥在江湖的声望,是如此之高,不论黑白两道,都对他如此敬重。”

但闻白衣罗刹说道:“这位俞少侠武功的精绝,实已到不见招式的境界,一挥手,一投足,都可克敌制胜。不过,校好发觉,他除了武功之外,还有满腔的学问,和惊人的说眼力,也许,他是有意进入造化城来。”

俞秀凡缓经说道:“谈不上有意进来,不过,现在在下倒希望进人造化城中去看看了。”

白衣罗刹道:“你准备一个人去么?”

俞秀凡道:“在下准备带贵院中两个人去。”

白衣罗刹目光一掠无名氏和黑衣哑子,道:“带这位无名兄和哑兄同去?”

俞秀凡道:“不错。正是带这两位兄弟同去。”

白衣罗刹道:“他们两位同意了么?”

俞秀凡笑道:“我们之间有一个约定,他们两位已经同意了。”

白衣罗刹笑一笑,道:“校好不才,已把福寿膏的毒瘾戒掉,项兄和纪兄,也已开始戒,只要能再熬过三五天,大概也可以戒除了。

只要能摆脱福寿膏的控制,咱们就不必再畏惧造化城主了。”海长城道:“造化城中,武功高强之士很多,不可轻敌。”

白衣罗刹道:“只要一刀一枪的打,不幸战死,也死的瞑目了。”

俞秀凡霍然站起身子,道:“姑娘说的是,如若人人都有姑娘这份豪气,武林中才有再生的机会。”

白衣罗刹叹口气,道:“我没有看到其他的九大别院中是什么人,单是看我们万家大院中的人,黑,白两道中的人,虽然未被他们一网打尽,但已被他们收服了十之六七,这些人大都是各霸一方的豪雄人物,如今部已被送入了地狱之中。

俞秀凡道:“不错,看起来,江湖上能够反击造化城的力量,都在造化城的内部,”这当儿,跨院外传来一个尖厉的声音,道:“我要见俞少侠,你们不能阻拦。”

海长城高声说道:“放她进来!”

一面色惨白的女子,快步冲了进来,道:“贵宾,我已接到令谕,立时得离开此地,”俞秀凡站起身子,道:“好!咱们走!”

抱拳一个长揖,接道:“诸位老前辈,在下就此别过了。”

白衣罗刹道:“小兄弟,你要不要三个从人?”

俞秀凡道:“不用了,有无名兄和这位哑兄相从,兄弟已经很满意了。”

白衣罗刹道:“好,需要我们帮助的时候,想法给我们送个信来。”

无名氏默然不语,信步向外行去。俞秀凡大步出厅,紧随在无名氏的身后。

白衣罗刹娇躯一横,拦住了黑衣哑巴道:“哑兄,我现在还不相信,你真的不会说话。”

黑衣哑巴笑一笑,突然一闪身,越过了白衣罗刹,追上了俞秀凡。

俞秀凡平和他说道:“姑娘,现在要带我们到那里去,说说何妨?”

白衣女子苦笑一下道:“我真的不知道,到地方自会有人接待你们。”突然放快了脚步,向前奔去。

俞秀凡目光一瞥问,发觉她双目中满含着泪水。暗自叹一口气,紧随身后而行。离开了福寿院,又恢复了一片幽暗。

白衣女子带几人行到了一座黑色的房子前面,突然停了下来占俞秀凡抬头看了一眼,道:“这是什么地方?”

白衣女子摇擂头,垂手行到门前,高声说道:“贵宾到!”

但闻木门呀然而开,两个鬼卒形的大汉,并肩行了出来。一个手执着一张大铁牌,一个手执着一条长长的铁链子。蓝色的脸,一套紧贴身上的肉色衣朋,远远看去,他似乎赤身露体一般,像煞阴曹地府中拘魂。索命鬼。

俞秀凡望望两个鬼卒一眼,道:“你们这是干什么?”

那手执铁索的鬼卒道:“你到处惹事生非.已撤去了贵宾身份,咱们奉阎王之命,锁你去见。”

俞秀凡微微一笑,道:“想不到这人间地狱中,还有阎王,你两位就是阎王帐前的鬼卒了。”

手执铁牌的鬼卒哼了声道:“不错,阁下是束手就缚呢,还是要抗拒锁拿?”

俞秀凡一闪身,退开了五尺,道:“把这两个鬼卒给废了。”

无名氏和哑巴同时出手,突向两个鬼卒扑去。

那手执铁牌的鬼卒,铁牌一挥,迎面拍来,随着那拍来的铁牌。

数十枚银针,一齐射了过来。

无名氏吃了一惊,一吸气,仰身倒卧,身体几乎贴在了地上。

数十枚银针,掠面而过,无名氏厂挺而起,右手疾快的拍出一掌。

那执牌鬼卒一牌落空,立时身随牌转,手中铁牌施出一招横扫,斜里划来。这一招十分玄妙,不但避开了无名氏的一掌,而且第二牌连续攻到。

无名氏一闪避开,冷冷说道:“阁下是真人不露相啊!”双掌连环拍出。

那手执铁牌鬼卒,一语不发,铁牌纵横,展开了一轮猛攻。这人不但铁牌招数凌厉,而且铁牌内还藏有暗器,若非无名氏这等武功的高手,势必要伤在那铁牌飞针之下。

黑衣哑巴和那手执铁索的鬼卒,也展开了一场凶厉的搏杀。

只见他手中铁索伸缩,忽长忽短,变化万端,莫可捉摸。

俞秀凡一侧观战,只看得心中震骇不已。暗道:“小小的鬼卒,竟有如此武功,阎王可想而知,何况造化城中人了。”

四人拼搏五六十招,无名氏才找到了一个空隙,欺身而上,一掌拍在执牌鬼卒的后背之上。那执牌鬼卒冷哼一声,倒摔在地上。

原来,无名氏掌内暗蓄真力,一掌震断了那鬼卒心脉。

黑衣哑巴眼看无名氏已然得手,心中大急,顾不得暴露身份,突然一个旋身步,直欺入那鬼卒怀中,左手一招“摘风捉影”,抓住了铁索,右手一掌,劈向了顶门。

那鬼卒一缩头,斜斜避开了半尺,让过一掌。但他未料到黑衣哑巴双手并用的同时,又飞起了一支右脚。

但闻蓬然一声,右脚正踢在那鬼卒的小腹之上,身躯飞起了七八尺高,又重重的摔在地上,连哼也未哼一声,人已气绝而亡。

无名氏微微一笑,遭:“一式三招,心分手足,哑兄原来是一位深藏不露的人。”黑衣哑巴苦笑一下,抱拳一礼。

俞秀凡虽然看的明白,但却不知两人之间打的什么哑谜,虽他文武兼资,聪慧过人,但究竟是江湖上阅历太少,未曾想到黑衣哑巴行礼的用心,是怕那无名氏说出他的来历。

无名氏一回头,道:“小主人,这两个鬼卒,武功不弱,不知是什么出身。可惜,他形貌全变,未留下一点可以追寻的线索。”

俞秀凡道:“如是武林中分有等级,他们应该名列几等?”

无名氏道:“那要看怎么一个分法了。用在下作准呢,还是以你小主人作准?”

俞秀凡道:“你算几等身手?”

无名氏道:“未遇你小主人之前,在下该是第一级中的人物,遇你之后,我似是应该降一级了。”

俞秀凡道:“这两位鬼卒呢?”

无名氏道:“三级身手。不过,他们只是鬼卒身份,如是牛头、马面、判官、阎王之流,咱们就算不落败,只怕也难取胜,那就要看你小主人了。”

俞秀凡笑一笑,道:“这么说来,阁下对我很有信心了。”

无名氏笑道:“加是没有一点信心,我等也不会来了。”

俞秀凡道:“好!咱们合作斗斗阎王爷,闯闯造化城,就算咱们战死此地,也是一桩扬名千古的事,”无名氏笑一笑,道:“能不死咱们最好不要死,俗话说的好,好死不如赖活着。”

俞秀凡心中暗道:我只有十招掌法,三招擒拿,如是碰到了武功高强的对于,我这十招用完,三招拍拿抓不住对方的穴道,那岂不是没有了咒念。忽然间想到了长剑和惊天三剑的剑谱,不但记述了惊天三剑的威力,而且还记了一套剑法,至少,在剑上的变化,比掌法、擒拿的招法多上很多。心中念转,口中却说道:“这些鬼卒用的兵刃,似都非兵器谱上之物。”

无名氏道:如是是不用这些奇奇怪怪的兵刃,又怎会算是地狱门中人物!”

俞秀凡苦笑一下,默然不语。

无名氏道:“你是咱们三人中的主脑,现在,咱们应该如何?”

俞秀凡道:“你往地狱之中时日很久了,对这地方,是否熟悉?”

无名氏道:“这地方一片混饨,再住二十年,也是瞧不出一点名堂未。”

俞秀凡道:“那只有乱闯它一阵了。”

无名氏道:“怎么一个闯法呢?”

俞秀凡道:“那白面女子进入这室中,咱们也进去看看。”

俞秀凡突然举步而入,抢先行入室内。

室中一片黑暗,目难见物,无名氏冷笑一声,道:“小主人,哑兄,两位请闪开,兄弟先砸烂这空中之物,然后,再放把火,把它烧了。”

俞秀凡心中忖道:这地方到处不见天日,除了见房子就烧,闹它一个天翻地覆,等他们找来之外,确也没有别的办法。因这地方不但没有光亮,而且,所有的建筑,也都是一片黑色。心中念转,口中说道:“多多小心。”快步返了出去。黑衣哑巴也跟着退到室外。

无名氏大声喝道:“屋里如若有人,那就请回答在下一句话,如是朋友不肯回答,那就别怪在下打它个一塌糊涂,烧你个片瓦不存。”但闻四下回声盈耳,并无回答之人。

无名氏右手挥转,铁索飞出。只听一阵乒乓之声,似是有不少木器碎飞之声。

这室中,大约只有一张木桌,铁索挥动之下,木桌很快都被击成碎屑,铁索击在了墙壁之上,火星飞溅,响起了金石相憧的声音6显然,这座黑室,是黑色的岩石作成。

无名氏打了一阵,突然收回铁索,伸手从怀中摸出了一个人招子,一晃而燃。火光映照之下,只见那室中一张木桌,已被打碎,除了木桌和一对憧破的木门之外,室中都是黑色的岩石堆成。

无名氏苦笑一下,缓步行了出来,道:“房子盖得很绝,简直是无物可烧。”

俞秀凡道:“咱们该如何?”

无名氏道:“这要看你主人的了。”

俞秀凡道:“那白面女子进入这石室之中,此刻既然不在石室,那证明了这石室之中,定然有着秘道。”

无名氏道:“不错,他们一直在地道中往来,所以,才能神出鬼没的叫人防不胜防,”俞秀凡脑际中灵光连闪,道“是了,那造化城主通筑建之学,所谓地狱,必然是另有天地。这地方,只不过是用来囚禁十方别院的高人。”再仔细想一想,进入地狱的经过,心中突然悟出了很多的道理,轻轻咳了一声,道:“无名兄,把你手中的火招子给我。”

无名氏递过火招子,俞秀凡大步行人室中。

俞秀凡迅快又仔细的查看过四面的墙壁,又缓缓退了回来。

这时,火招于已经燃尽,火光一闪而熄。

无名氏道:“小主人,瞧出了什么?”

俞秀凡道:“明明知道那石室中有个地道,可惜咱们找不到地道入口,唉!如是她在此地,这些机关布置决然瞒不过她。”

无名氏道:“什么人?”

俞秀凡沉吟了一阵,道:“璇玑宫中人。”

无名氏微微一怔,道:“你认识璇玑宫中人?”

俞秀凡道:“不错,在下到过璇玑宫,”无名氏道:“你认识什么人?”

俞秀凡笑一笑,道:“璇玑宫主。”

无名氏道:“小主人认识璇玑宫主?”

俞秀凡笑一笑,道:“其实,在下认识的人不多,不过,在下确然认识璇玑宫主。”

无名氏道:“咱们并非怀疑小主人说的是谎言,只是希望小主人能告诉咱们的真实来历。”

俞秀凡道:“在下没有来历,所以,也无法奉告什么?”

无名氏突然觉着这位年轻人十分精明,立刻生出了一种敬畏之心。缓缓说道:“如若有璇玑宫中之人在此,定然能很快找出这室中机关所在。”

俞秀凡道:“没有璇玑宫中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21回 鬼卒判官 断魂狂人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金笔点龙记》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