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笔点龙记》

第22回 天龙禅唱 地狱奇女

作者:卧龙生

俞秀凡逃避一次大难,但无名氏的铁索却被一个狂人抓住。

无名氏全力一带铁索,未能收回到;抓住铁索的怪人,却借机一转身躯,直做人无名氏的怀中,像一股洪流般;另两个狂人井,又慕陈白沙,更名白沙。湖南长沙人。曾参加孙中山领 ,紧随着,欺入了无名氏的身侧。无名氏不得不弃去了手中的铁索,疾快的拍出了一掌。

俞秀凡两手并出;抓住了两个怪人的衣领,突然一带,施出卸字诀,把两个怪人摔了出去。

无名氏和当先一个怪人,对了一掌。彼然轻震之中,那怪人被无名氏震退了三步,但无名氏本人却也被震得迟了一步。

愈秀凡身子一转,和无名氏并肩而立,道:“无名兄,快些捡起铁索。”口中说话,双掌连连劈出,避开向前涌来的狂人。

碧光映照在断魂垒中确有着一幅见者断魂的悲惨画面。可惜的是,这些惨景,阻不住这些狂人,在搏斗的过程中,他们似乎已经忘了生死,失去了恐惧,足踏着同伴的尸体、血迹,向上攻来。这等狂勇的豪壮之气,确是叫人有些心寒。

无名氏在俞秀凡掌力护卫之下,捡起了地上的铁索,也使他在这等瞬息死亡的空间中,获得了一些余暇,从容的看了四周剪形势一眼。碧绿灯火;悲惨景像,疯狂的怪人,看一眼就叫人头皮发炸。

忽众向.无名氏觉着双手有些发软,似乎握不住手中的铁索。

回头看黑衣哑已手中的铁牌有,如轮转一般的快速,带起了疾劲的风声,浑如一体,逼住了旬围的狂人攻势。

无名氏长长叹一口气,道:“在下闯荡江湖,身经百战,从没有见过今日这等场面,真是触目惊心,终生难忘。”他自说自语,也没有人理会于他。

他猛的一提丹田真气,运动行人双臂,抬起手中的铁素。目光一瞥间,发觉文雅、滞洒的俞秀凡,此刻似乎也变了样子,双目圆睁,脸上是一股无法描述的神情,半是悲忿,半是惊恐。

忽然间,响起了悠扬的声音,清亮、明脆,传人耳中。像歌声那样的好听,但却有符咒一般的力量,狂如涌潮,不畏死亡的疯人,突然间停下了手,脸上一股暴戾之气,也逐渐的消去,缓缓的向后退去。

那是一种平和的歌声,人耳之后,有着春风过体一般的温柔。

俞秀凡、无名氏,都停下了手,但那黑衣哑巴,还在狂舞着手中的铁牌。

无名氏叹口气,手中铁索一抖,直向铁牌迎去。一声金铁大鸣,黑衣人狂舞的铁牌,力道强大,几乎碰飞了无名氏手中的铁索。

但这一挡之势,也封住黑衣哑巴手中的轮转铁牌。

俞秀凡借势欺人,一把扣住了黑衣哑巴的右肮脉穴,夺下了他手中的铁牌。凝目望去,只见黑衣哑巴,脸上肌肉僵硬,双目发直。

似是已陷入了神志迷乱之境。

俞秀凡轻轻一掌,拍在黑表哑巴背心上,内力透人,道:“哑兄,醒一醒!”

在极度紧张后,突然间恢复了过来,黑衣人忘我的冲口说道:

“我不哑了!”

这时,那平和的歌声,己然消失,碧火绿洗的大厅中,却坐着一个长发披面的怪人。

俞秀凡缓步行了过去,三尺脚步一抱拳,道:“多谢援手之情。”

长发人突然一甩头,曰面长发,抛到脑后。露出了一张清丽的面孔。敢情,竟然是一位女的,长长的柳眉,端正的五宫,嘴角还带着微微的笑意。

俞秀儿无名氏、黑衣人脸上都泛出了惊异之色,虽然都没有说话,但三人的神色,可以看出了三人心中的激动之大。那长发女子只是望着三人笑笑,似是极不愿意先开口。

俞秀凡轻轻咳了一声,抱拳一礼,道:“姑娘的歌声,充满着祥和之气,竟能使那些癫狂的人完全听命行事。”

那长发女子笑一笑,道:”夸奖了。”她穿的衣服,到处破损,但脸上却绽开着百合花般的笑容。

这女人除了一副美丽的笑容之外,还具有着一种特殊的气质,那气质给人一种春风化雨的感觉,她好像不论多么暴虐、狂癫的人,一和她目光接触,立刻就平静下来。

俞秀凡突然间有一种惭愧的感觉,回顾了那些尸体一眼,缓缓说道:“在下很惭愧,失手杀了这许多人。”

长发女子轻轻叹息一声,道:“说起来,也不能全怪你们,他们这些人都已失去了理性,成了无法控制自己的狂人,你们就算愿意忍让,他们也无法感受得到。”

无名氏道:”姑娘,在下敢说一句,就算把天下修养最好的人请人此地来,也一样无法忍让,在下半生江湖,身经百战,经历的事情不能算少,但在我的记忆之中,从没有经过这等恐怖的所在。这地方,这些人,就算是真的有地狱,也下会比此地还恐怖。”

长发女子道:“他们虽然疯癫了,但他们也是人啊!”

无名氏道:“人,他们还算是人么?世上加若有鬼,也没有他们可怕。任何正常人,到这里,都无法忍受、相处下去。”

长发女人道:“我呢?”

无名氏呆了一呆,接道:“你!你……”

长发女人道:“我是否也是疯癫的狂人?”

无名氏道:“你不像。”

长发女人道:“我不是不像,而是根本没有疯。但我和他们相处的很好。”

无名氏道:“这倒是一桩很奇怪的事了,好生叫人难解。”

俞秀凡道:“唉!无名氏,这位姑娘是具有大智慧的人,心悟炒谛,行如慈航,普渡众生,歌如梵唱,能叫顽石点头。”

长发女人道:“这大玄妙了。我那能有如此大智慧,不过我了解他们,才能以声音引渡他们回复到自我之境。”

俞秀凡叹道:”姑娘不要客气了,在那等生死一发,全力傅命的时刻中,姑娘几句清音妙歌,使他们忽然间收住了狂性,这一份神奇德能,就算我佛说法,也不过如此了。”

长发女人两道清澈的目光,投注在俞秀凡的脸上,微微含笑。

她笑的是那么纯洁,那么仁慈,如朝阳旭日,像和风拂面。

她缓缓站起身子,道:“阁下读了很多书?”

俞秀凡一欠身,道:“小生出身一寒儒,因一点机缘引渡,弃书学剑。”

长发女子穿了一件黑色的罗裙,但已多处破裂,隐隐间露出浑圆的小腿和雪白的肌肤,赤着一双天足。只见她举手理一下披肩的长发,道:“三位请坐息一会,我去去就来。”

举步向前行去。破裂的长裙,在她举步行动之间,忽张忽合,一双玉腿,更为清晰可见。

她是个很美的女人,行动之间,可见一副好身材。在那个时代中,像这样暴露肌肤的女子,可算是绝无仅有的事。但俞秀凡等三人,不但心元杂念,反有着一种崇敬无比的心情,”只有领悟到佛门上乘大法的人,才能有这样的仁慈,和这些疯人们相处一起而下生厌恶。只有具有着大勇的人,才有这样无畏的勇气,面对着这失去理性的狂人,不生畏惧。

忽然间,俞秀凡内心生出了无比的敬慕,对着那长发少女的背影,恭恭敬敬的行了一礼。无名氏、黑衣人学着俞秀凡,也各自抱拳一个长揖。

俞秀凡道:“咱们的镇静工夫太差,适才咱们和一群狂人动手时,似乎已经到了神智迷乱的境界。只要百打下去,就算咱们不死于那些狂人之手,自己只怕也要变成了疯狂之人了。”

无名氏做徽一笑,道:“不错。和那些狂人动手,如是不变的疯狂,那就会丢了性命,单是他们那股拥上来的气势,就足以震吓人心了。”

黑衣人望了无名氏一眼,慾言又止。

无名氏道:“阁下,现在兄弟不能再叫你哑兄了,对么?”

黑衣人叹口气,道:“想不到哪,我数年之功,废于一旦。”

无名氏道:“咱们也想不到这人间地狱中会有这么一座断魂垒。

黑衣人道:“无名兄,你贵姓啊?”

无名氏怔了一证,道:”无名氏三个字叫起来蛮顺耳的,阁下如是觉着不对,叫我无名兄也行。”

黑衣人笑一笑,道:“兄弟是恭敬不如从命,你以后也还叫我哑兄就是。”

无名氏耸耸肩,道:“你可是觉着咱们还能回到万家别院?”

黑衣人道:“为什么不能?”

无名氏道:“咱们如不死在这断魂垒中,造化城主如何还会放过咱们。”

黑衣人道:“如若这断魂垒中这些疯狂杀手,无法杀死咱们,这人间地狱之中,只怕再没有什么能对付咱们的力量了。”

无名氏道:“咱们逃过了这次劫难,一是那位女菩萨的无敌禅唱,消去了那些狂人的悍戾之气;二是小主人强劲的掌力,拒挡住他们的攻势,你如认为是你那画铁牌之能,那就谬误千里了。”

黑衣人道:“在下适才全力拒敌,已经记不起搏杀的经过了。”

无名氏道:“多亏小主人的强猛掌力,才算把咱们从死亡中解救出来。”

语声微微一顿,接道:“你阁下装哑巴跑到人间地狱中来,大概不是自己的原意吧?”

黑衣人道:“你阁下呢?”

无名氏笑一笑,道:“在下是受人之托而来。”

黑衣人道:“兄弟命苦,我是奉命而来。”

无名氏微微一笑,道:“阁下有没有受毒瘾控制?”

黑衣人道:“兄弟是有备而来,自然不会受福寿膏的控制了。”

语声微微一顿,接道:“阁下呢?”

无名氏:“在下既是受人之托,自然要忠人之事,所以,兄弟也不敢中毒。”

黑衣人目光转注到俞秀凡的脸上,只见他微闭双已盘膝而坐,神色肃穆。心中一动,笑道:“无名兄,咱们可是真要跟着这位俞少侠,作三个月和半年的从仆么?”口中说话,右手一探,突然按在了俞秀凡的背心之上。

无名氏呆了一呆,道:“阁下,你要干什么?”

黑衣人道:“在下不想跟人作为从仆,所以,希望和这位俞少侠再谈谈了。”

无名氏冷冷说道:“假哑巴,你如杀了俞少侠,咱们两个人,立刻都将被这些狂人撕成片片碎肉。”

黑衣人笑道:“那些狂人,不是为那位女菩萨的禅唱之声,完全控制住了吗?”

无名氏道:“所以,你就想杀了俞少侠。”

黑衣人道:“如若咱们真的跟着他作了三个月或是半年的从仆,那可是终身大憾大恨的事。”

无名氏道:“就算是一大恨事,但咱们也不能冒着生命之险,赌这一记。”

黑衣人道:“人死留名,雁过留声,在下觉着,就算咱们要死在此地,也不能留作别人的话柄啊!”

无名氏双眉耸动,冷冷说道:“阁下多想想,你如真的伤害了俞少侠,第一个咱们就没有朋友作了。”

黑衣人道:“这么严重么?”

无名氏冷冷说道:“何止如此,在下在江湖上走动的时间不短,见识也不能旧下多,但在下从没有见过像他那样武功的人,举手投足之间,就能制服住像你阁下这样的高手。”

黑衣人道:“不错。他武功诚然很高,但在下觉着,他这点年龄,如何配作咱们的主人呢?”

无名氏暗自提一口气,道:“阁下,你未必能杀害得了俞少侠。

只要你一击不能置他于死地,俞少侠的反击,可能一掌取你之命,何况,还有在下。”

黑衣人道:“你要帮他?”

就在黑衣人心神一分之际,俞秀凡突然斜里滑开了五尺,脱出了黑衣人的掌势控制。

无名氏微微一笑,道:“朋友,你够险但却不够稳。”

俞秀凡已缀缀站起了身子,多道:“阁下,可是还想和兄弟动手一搏么?”

黑衣人突然转身一跃,隐人了暗影之中。原来,这座大厅上的害绿火炬,光焰都对着里面和门口照射。但那火炬后面,却是一片阴影。黑衣人就窜入那阴影之后不见。

无名氏低声说道:“小主人,可要把他搜出来。”

俞秀凡插摇头,道:”这断魂垒中,充满着杀机,他这一闯,必将引起一阵騒动,如若咱们再跟着乱闯一上,只怕立刻要章法大乱无名氏道:“他如闯入了囚禁狂人之处,必将引起那些狂人的攻击,以那些人的武功,他闯出的机会不大。”

话未说完,突闻一声大喝,人影闪动,那隐人人炬后面的黑衣人,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22回 天龙禅唱 地狱奇女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金笔点龙记》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