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笔点龙记》

第23回 出断魂垒 飞轮四煞

作者:卧龙生

灰衣女子沉吟了一阵,道:“我是否有这样的功力,连我自己也不知道。不过,我没有中毒就是。”

俞秀凡道:“如若我们中了毒,那将如何?”

灰衣女子长吁一口气,道:“别把我看的无所不能,我不是万能主宰,你们会不会中毒,那由你们自己决定了。”

俞秀凡道:“姑娘,咱们尽量忍耐,如是实在忍耐不住时,那就只好试试看了。”

灰衣女子道:“三位请作一件事情如何?”

无名氏道:“但请姑娘吩咐!”

灰衣女子道:“三位急于想离开这断魂垒,那就想法子多找点机会了。”

无名氏道:“自然如此。”

灰衣女子道:“三位请把身上的衣服脱下一件,分穿在三具尸体身上。”

无名氏道:“多承指教。”

灰衣女子道:“我去舍你们安排一个住宿之处,你们运气好,也许很快就会打开堡门。”站起身子,缓步而去。

俞秀凡等脱下衣服,选了三具尸体穿好。”

灰衣女子去而复返,带三人行到了一只火炬后面。推开一扇木门,是一座形如山洞的小室。灰衣女子道:“这是最靠在外面的一座小室,你们在这里,正对堡门,堡门一开,你们就可以看到了。”

俞秀凡道:“由现在开始,我们开始打坐,尽量减少体能的消耗。”

灰衣女子笑一笑,道:“你要跟我来。”

俞秀凡怔了一怔,道:“学天龙惮唱。”

灰衣女子道:“不错。你虽然才慧过人,满腹经纶,但至少也得三天时间。”

俞秀凡道:“如是这三天之内,开了堡门,在下也是无法出去了。”

无名氏一皱眉头,道:“小主人,如是这三天之内,堡门开了,我们又该如何?”

俞秀凡怔了一怔,道:“这个,这个,在下也无法确定了。”目光转注那灰衣女子的身上,道:“姑娘,这件事,应该如何?”

灰衣女子道:“你们三位一体,如是不愿分开,两位只好等他了。”

无名氏道:“石兄有何高见?”

石生山略一沉吟道道:“兄弟觉着,我们应该等候小主人。”

无名氏道:“好!我们等候三天,不过,在下希望姑娘能答应我们一件事。”

灰衣女子道:“你可以说出来,但我希望不是和我谈条件。”

无名氏道:“这个我们怎敢,只是请求姑娘。”

灰衣女子道:“好!你请说吧!”

无名氏道:“可不可以把敝主人留在此室学习夭龙禅唱,一则,我们可以为他护法,二则我们也可以学习一下天龙禅唱的心法。”

灰衣女子道:“你们的才慧,只怕很难学习此门武功。”

无名氏道:“就算我们才慧不足,但至少也可以懂点皮毛,对我们坚志清心,抗拒魔功上,也好有点作用。”

灰衣女子沉吟了一阵,道:“好吧,你们既有此想,那就不妨试试。不过,我希望你们不要有失望的感受才好。”

无名氏道:“咱们此刻尊俞少侠为小主人,已是由内心中生出了敬服。他的武功,不但是高过我们,而且和我们已在一种完全不同的境界里。我们不会失望,而是觉着应该。”

灰衣女子道:“人贵自知,你们有这种想法,已然摒弃了嗅、忌之念,勘破人生两关了。”

石生山突然问道:“姑娘,人生有几关。”

灰衣女子道:“酒、色、财、气、贪、嗅、忌,着相即关,你这样问我,就着了相。”沉吟了一阵,接道:“佛门本无度,慈航在自心,但过等大乘之法,世间能有几人参透。所以,两位还是先学学做人的道理。”

无名氏一袍拳,说道:“多谢姑娘指点。”

灰衣女子微微一笑,道:“三位请在此室中等候片刻,贱妾去安排一下就来。”

俞秀凡道:“姑娘,有一件事,在下想清姑娘指点一二!”

灰衣女子道:“你请说。”

俞秀凡道:“这些狂人受不得一点刺激,一但受到了刺激,立刻就激发狂性,如若他们发了狂性,又开始向我们攻袭,我们又该如何应付呢?”

灰衣女子道:“当然你们可以保命,要你们存在着舍身喂虎的心,那未免太不公平了。”

俞秀凡道:“但杀害他们太多,我们又心有不忍。”

灰衣女子道:“那也是没有法子的事了。”

俞秀凡道:“姑娘如此指示,在下等就有所遵循了。”

灰衣女子道:“俞兄,别把我看成神,我也是一个人。”

俞秀凡道:“人有很多种,像姑娘这种人,虽然也和我们这凡俗之人一般,但你的精神,已经接近了神的境界了。”

灰衣女子叹口气,道:“你们把我看得太高了。”转身缓步而去。

俞秀凡望着那灰衣女子的背影,轻轻叹息一声,道:“无名兄,对这位姑娘,你们的看法如何?”

无名氏道:“绝世才智,慈悲心肠,确定已接近了神的境界。”

俞秀凡道:“说的也是。”

无名氏道:“不过,小主人,在下心中还有一种想法,但不敢说出来。”

俞秀凡道:“为什么?”

无名氏道:“说出来在下怕亵读了那位姑娘。”

俞秀凡道:“你只管请说。”

无名氏道:“我觉着她像雾里之花,带着一股神秘的味道,”俞秀凡道:“哦!”

石生山道:“不错,在下也有此感。这位姑娘才华博大,实在叫敬佩,但她好像和咱们之间,有着很遥远的距离。”

俞秀凡道:“她的博大仁慈,有如当空皓月,咱们只能见她的光辉,却无法和她接近。但她又能兼顾情理,就事论事。说她是神,也许稍有过奖,至少她是位超人。”

无名氏微微一笑,道:“石兄高见啊!””石生山道:“以她的武功成就,岂是咱们能望项背,但咱们在江湖上走动之间,却是从未听过她的姓名。”

无名氏点点头,道:“石兄,你看咱们小主人多大年岁了?”

石生山道:“兄弟的看法,他应该有四十上下。”

俞秀凡听得一呆,道:“我这样老么?”

石生山道:“一个人的内功修行到了某一种境界,不但可以延年益寿,而且青春长驻。如若单从外形上看,你小主人不过二十左右,但以你武功而论,如无四十年的火候,决难达到这等境界,单以外貌取人,那就失之千里了。”俞秀凡哑然一笑,未置可否。

石生山看俞秀凡没有承认,心中大是不服,道:“无名氏,你的看法如何?”无名氏道:”兄弟和石兄的看法一样。”

石生山哈哈一笑,道:“这就是英雄所见略同了。”

无名氏轻轻咳了一声,道:“小主人,可否把你出身、来历,见告一二,也不枉我们追随你一场。”

俞秀凡微微一笑,道:“人之相交,贵在知心。经过了这一番生死与共,两位都已经证明了乃心怀大愿的义人,从此之后,咱们以兄弟相称就是。”语声微微一顿,接道:“至于在下的来历,就算据实说了,两位也很难相信,不说也罢。”

这时,那灰衣女子已去而复返。

对这位独处于疯人群中的美丽姑娘,三人内心中都有着无比的崇敬,齐齐起身行礼。

灰衣女子一摆手,道:“不用多札.请坐下,我传你们天龙禅唱。”

三人聚精会神,集中心意,听那灰衣女子讲解惮唱心法。三人的才慧,禀赋各不相同,那灰衣女子虽是一样的传授,但三人成就,却是大不相同。俞秀凡对音律之学,素有研究,学起来自然是事半功倍,而且很快有成。但无名氏和石生山,却只能一知半解。

垒中无日月,三人觉着腹中的饥饿,十分难忍,却不知过了多少时间。这时,垒中高燃的火炬,早已熄去,整个的垒中,黑暗如漆。好的是三人都已经适应了这份特别的黑暗,隐隐可见近身景物。

无名氏叹口气,道:“愈公子,不行了,咱们不能这样饿下去,我已经全身无力,这时,只要一头野狼,就不是我能对付了。”

石生山道:“人是铁,饭是钢,一顿不吃心宜慌,与其饿死,还不如中毒死了算啦!”

只听步履声响,那离开许久的灰衣女子,突然行了回来,道:

“三位,是否觉着很饿?”

俞秀凡道:“是的,我们都很饿。”

灰衣女子道:“我带了一些饭菜来,你们是否吃一点?”

俞秀凡道:”在下试试看吧!”灰衣女子拿过饭菜,俞秀凡开始进用。无名氏、石生山,轻轻咳了一声,道:“公子,饭菜多么?”

俞秀凡道:“三人分食,虽不全饱,但也差不多了。”

三个人大约是饿坏了,一阵狼吞虎咽,吃个点滴不剩。”

友衣女子微微一笑,道:“三位吃饱了么?”

俞秀凡道:“八成多了。”

灰衣女子道:“好!三位养养精神,可能他们有人要来。”

俞秀凡道:“什么人?”

灰衣女子道:“我不知道来的什么人,但他们一定会来。”

俞秀凡道:“我们应该如何?”

灰衣女子道:“我想,你们应该出去了。”

俞秀凡道:“姑娘呢?是不是要跟我们一起离去?”

灰衣女子道:“多谢好意,你们三位走吧!不用管我。”

俞秀凡道:”姑娘还要留在这里?”

灰衣女子道:“是的。我的心愿还未完,我要留在这里照顾他们。”

俞秀凡道:“唉!姑娘这份博大的精神,实在可钦可敬!”

灰衣女子道:“三位,咱们就此别过了,日后有缘,也许咱们还能再见。”

俞秀凡道:“在下也希望日后有机缘能够重见姑娘一面;仰能多得一些教益。””灰衣女子未谦辞也未再多言,转身快步而去。

俞秀凡长长吁一口气,道:“无名兄、石兄,两位是否好一些?”

无名氏道:“饱餐一顿,精神恢复了不少。”

石生山道:“大概可以和人动手了。”

俞秀凡道:“那位姑娘,似乎已到了通灵境界,对她的话咱们不能不信。”

无名氏道:“不错。咱们应该好好的坐息一下,一旦有何变局;咱们也可以应付。”

俞秀凡道:“这几日,咱们集中全神学习天龙禅唱,又饿的筋疲力尽,初次饱餐一顿,最好能活动一下身体四肢。”

三人活动了一下手脚,感觉到气力已复,然后才盘坐调息。三天都对那灰衣女子有着极深的崇敬之心,也对她有着无比的相信。

等约一顿饭工夫左右,突然有一阵灯光透入。不知何时,垒门已经大开,一个手执绿灯的人,当先行了进来。身后面一排跟着八个手执三股叉,赤着上身,生有一寸多长黑毛的大汉。

灯光耀照下,看的甚是清楚。这八人全是本来面目,一点也未改变。无名氏一皱眉头,道:“想不到,这八人也在这人间地狱之中。”

愈秀凡道:“怎么,你认识他们?”

无名氏道:“是的,这八人号称甫荒八怪,本是生长甫荒的蛮人,已进入中原十余年了,一度在江甫道上,称雄为霸。后来败在海院主长城的手中,销声匿迹,想不到在此碰上了。“俞秀凡道:“这八人在江湖的名声如何?”

无名氏道:“杀人如麻,声名狼藉。”

俞秀凡道:“在下想通了一件事,杀一个坏人,可以救千个好人。”

无名氏道:“不错。所以,咱们不用手下留情了。”

俞秀凡缓缓站起身子,道:“咱们以最快的速度,冲近垒门,退出垒外。”

这时,八个手执三股又的大汉,已然行到了大厅中间。俞秀凡一挥手,三个人同时飞步抢出,直向垒门冲去。三个人举步快速,八个执叉人发觉时,人已冲到了八人身后。

只听一声大喝,八双手,齐齐一扬右腕,八个飞叉,带着一股疾风,分向三人袭去。

八个人除了手中的三股叉外,每人腰中系着一根宽皮带,上面插着十二把小型飞叉。

三人掌势齐出,拍落近身暗器,直向垒门外面冲去,也许那一声大喝,惊动了狂人,十几个狂人,呼喝着奔了出来,直对八个人冲了过去。俞秀凡等三人以急速无比的奔行,冲出了垒门。

南荒八怪,大约也知道这些狂人的利害,并不还战,返身向外奔去。俞秀凡三人冲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23回 出断魂垒 飞轮四煞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金笔点龙记》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