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笔点龙记》

第25回 造化之城 声色娱宾

作者:卧龙生

无名氏道:“公子,只有存必死之心,咱们才有勇气进人造化城,是么?”

俞秀凡抬头看去,只见前面一片苍翠,不见房舍行人。一面举步向前行去,一面仰天大笑三声,道:“两位请和在下走在一起事物是否存在,因此应该放弃判断、放弃认识,对一切采取 ,进入造化城后,咱们尽量不要分开。”

无名氏道:“公子,前面数十丈就是造化城了,怎么一点也看不出异样的感觉?”

俞秀凡道:“见怪不怪,其怪自败。造化门中最大惊人处,就是出入意外。”

谈话之间,到了一排翠树前面。

这排翠树,都被高大的苍松掩遮,直到近前两丈处,才看到那排翠树。满山翠松,但这一排翠树到翠的特别,翠的像翡翠一样,而且枝叶很密,密的像一堵墙,看不到里面景物。

俞秀凡停下了脚步,摇插头,笑道:“这排翠树,有些奇怪。”

无名氏伸手捡起了一片石块,缓缓说道:“公子,请向后退退,我试试那片翠树看。”

俞秀凡向后退了四步,笑道:“不妨事啦,你可以出手了!”

无名氏暗中提气,右手一挥,石块破风而出。但闻蓬然一声,击在那形同墙壁的翠树之上。只见那片翠树,忽然间开始转动,卷向后面收去。

一座鲜花扎成的门楼,却随着那卷收翠树,现了出来。

门楼很高大,足足有一丈六七。全是鲜花结成,还带着芬芳的香气。门楼不但结扎的唯妙唯令而且,还有白花铺成的一块横匾,金色花朵扎成了四个字”欢迎光临”,显然,这是特别为三人扎成的一座花楼。

俞秀凡微微一笑,道:“那巨大门楼,全力鲜花扎结而成,花色鲜艳,证明采下不久,花楼所用,不下数万朵,不但配色适当,而且结扎精密,决非三五人能在极短的时间中完成。如是数十人合作完成,岂不是表现他们分工的精密,合作的效率。”

无名氏哈哈一笑道:“公子不但武功精博,叫人佩服,这份观察入微,不遗细小的精明,也叫咱们望尘莫及。”

俞秀凡道:“处处留心皆学问,这实也不算什么。咱们不能有负人家的雅意,进城去吧!”举步向前行去。

无名氏突然快行两步,抢在俞秀凡的身前,道:“属下开道。”手握刀柄,当先而行。

进了那鲜花门楼,景物忽然一变。只见一片平整的草地,足足有数十顷大小,地上下见高树,也没有长草,一片广大的平川地上,全生着一般高低如茵短草。

俞秀凡纵目四顾,思索了良久,竟然想个出这片广大草地的用意究竟何在。

冈力能及处,不见一个人影,也不见一座房舍,看不见一只鸟儿飞过,也听不见一声大吠、蝉鸣。不见一棵树,也听不到一点风摇枝叶轻啸之声。

青草如毡,一地翠色,蓝天上飘浮着几朵肉云,这该是诗情画意的境地,但它大静了。静的像一他死水,静的大背常情,静的是那样诡异,静的使人心生恐怖。

无名氏突然长长吁一口气,道:“好静啊,好静!静的不像是人住的地方。”

俞秀凡道:“静的是步步凶险,飓尺杀机,两位小心了。”

不喜说话的石生山,似是也蹩不任心头那股大过沉静的忧闷之气,说道:“难道这数十顷的辽阔草地,那是没有埋伏的险地。”

俞秀几道:“妙的是不着痕迹。极目眺望,一片短草,没有一处不同,没有一处会引人注意,就是天下第一等擅制机关的人到此,也无法瞧出何处设有埋伏,”无名氏点点头,道:“不错。单是这一股寂静的威胁,定力不够的人,就承受不了。”

俞秀凡道:“不过,咱们也不用太担心,他们不会让咱们死亡在这片草地上。”

无名氏道:“为什么?”

俞秀凡道:“因为,这不是造化城的极致,他既然让咱们进来了,总希望咱们能见见他们最巧妙的东西。所以,他不会叫咱们死不瞑目.生不敬服。”

无名氏哈哈一笑,道:“公子见解实非等闲,看来,在下这个跟班的职司,得先行续约了。”

俞秀凡叹道:“话虽如此,但咱们已感觉到造化门的厉害,怯由心生,单是这一份感受,咱们已输了一筹。”

无名氏笑一笑,道:“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咱们放开步子走吧!”

三人鱼贯而行,举步落足之间,无不小心异常,脚踏在如茵草地上,给人一种轻软的舒适之感。但三人的心情,却是如临深渊,如届薄冰。每一个落步之间,都可能有着凶险变化,因此三人都走的极感吃力,本该是一段轻快、舒服的行程,但却走的三个人一脸汗水。好不容易,行过了那一段广阔的草地,足足耗去了大半个时辰工夫。

草地尽处,景物又变,一流清溪横赵而过,溪前是一座玉栏红瓦的小亭,亭中白玉砖上,摆着一把细瓷茶壶和三个自玉茶杯。一个全身绿衣的少女,合笑站在亭前。

这一阵全神戒备行来,三人都有着口渴的感觉。

绿衣少女欠欠身,道:”请三位亭中稍息,饮杯香茗,前面有三座小桥,分通三个大不相同地方,三位还要化上一番心思,选择去路。”

俞秀凡道:“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咱们进去瞧瞧吧!”举步行入了小亭之中。

绿衣少女很多礼,先对三人福了一福,才轻移莲步,伸出皓腕,端起瓷壶,斟满了三人面前的茶杯,道:“三位,茶中无毒,三位可以放心的喝。”当先拿起茶壶,倒入口中,喝下了两口,放下茶壶,退出小厅。

俞秀凡端起茶杯,喝了-口,闭上双目,运气调息,确定了茶中无毒,才缓缓睁开双目,道:“两位请喝。”

无名氏笑一笑,道:“原来,公子在替咱们试毒。”

石生山道:“这些事,应该由我们承担。”

俞秀凡笑一笑,道:“下一次吧!”

三人借喝杯茶的时间,好好调息一阵,等体能完全恢复,才离开小亭。

那绿衣少女,仍然端端正正地站在小亭外面,对三人欠身微笑。

无名氏轻轻咳嗽了一声,道:“姑娘!请问芳名。”

绿衣少女道:“贱妾小亭。”

无名氏道:“姑娘在造化门中是……”

绿衣少女接道:“是守护这小亭的女卫。”

无名氏微微一笑,道:“这名字倒不错,以物命名,当真是既简单,又好记。而且姑娘也不会忘记自己的工作。”

小亭微微一笑,道:“造化门中的事,都以简明为主,一句话能说完的事,决不说第二句话。”

无名氏道:“多谢姑娘指点。”

小亭道:“不客气。”

无名氏放开脚步,追上了俞秀凡。行不过十丈,果然到了一条清溪前面。这条溪流不深,清可见底,但却很宽很宽,足足有十五六丈,三道石柱木板搭成的木桥,并排而立,但桥到溪中,却突然分开,分对着三个谷口通去。

溪流对面,是一道不太高的悬崖,但却像刀切的一样光猾异常,不见一株矮松,一丛杂草。

远远的估计,三个谷口,相距大约有三十余丈。

无名氏长长吁一口气,道:“公子,咱们走那条桥?”

俞秀凡道:“不论走那一条桥,都是一样的凶险。”

无名氏道:“造化门太小气,至少应该给咱们一些提示,让咱们有一个选择机会,这等完全叫人碰运气的事,没有一点大门大派的气度。

俞秀凡道:“咱们居中而行吧!”

无名氏道:“对!三条大路走中间。”当先行上木桥。

三人行到溪中,三桥分叉之处,只见桥中光亮的木板上,写着两行小字,道:“停步想一想,人生转眼空,繁华岂是梦,成败论英雄。”

俞秀凡摇摇头,道:“这是一条充满着功利的桥。”

无名氏道:“公子,咱们要不要到另外两条桥上瞧瞧?”

俞秀凡道:”只要咱们能活着,三处地方都该去见识一番。”

无名氏哈哈一笑,道:”不错。咱们先去见识一下,造化门中的繁华生活。”加快了速度,向前行去。

谷口不大,严格点说,应该是一个山洞,天然的形势,加上了人工,开凿出一座形同门楼的谷口。由谷口向里面瞧去,只见那各口深达十余丈,看上去,像一个石筒。

俞秀几停下脚步,望着谷口,缓缓说道:“这是什么谷口,简直像一个陷饼,如是咱们行入一半,两面被堵了起来,那就被困在山壁中了。”

无名氏道:“公子,虽然形势险恶,但咱们也不能不进去啊!”

俞秀凡:“进去是总要进去,不过:咱们得想个法子。”

无名氏道:“在下有个意见,咱们一个一个的过,直到一个人通过了全程之后,另一人再行通过。”

俞秀凡道:“虽非万全之策,但目下只有这个办法了。”

无名氏道:“在下先过。”举步向前行去。

他本是一个见多识广、处事慎重的人,此刻却突然变得十分豪勇,大有初生之犊不畏虎的气概。

俞秀凡、石生山,四道目光,盯注在无名氏的身上。无名氏走得很慢,小心翼翼地打量着四周的景物。直到谷口尽处,足踏实地,才回头来举手相召。

俞秀凡道:“石兄先走。”

石生山一欠身,放开了脚步向前奔去,十余丈的距离,转眼己到尽头处。俞秀凡也以极快的速度,奔了过去。三个人通过石洞似的谷口,未引起任何动静。

俞秀凡吁一口气,道:“造化门这些布设,似乎处处都是险绝之地,但他们这份深沉,更给人一种莫测高深的感觉。”

无名氏微微一笑,道:“公子,看看这片木牌。”

俞秀凡转头望去,只见道旁插了一块木牌子,上面用朱砂写了四个红字,道:”欢迎光临。”

石生山道:“看来他们早已算就咱们走这一条路了。”

俞秀凡道:“这不足为奇。不论咱们走那一条路,都可以看到这样一块木牌。”

无名氏道:“在下也正在想这件事,公子却一语道破。”

语声甫落,突闻一个清亮的声音,接道:”那一位是本城贵宾俞少侠?”

俞秀凡转目望去,只见一个身着青衣,赤手空拳,年约三旬的中年人,停身在八尺以外一株粗大的古松之下,面带微笑。

流目四顾,感觉停身处,是一片两亩大小的盆地,被一座浅山环围,盆地中除了几株粗大的矮松之外,都是短不及膝的育草,没有一座瓦舍草棚。

打量过四面的形势,俞秀凡才缓缓说道:“区区就是俞秀凡。”

青衣人微微一笑,道:“在下奉命迎客,请贵宾进城。”

俞秀凡一拱手,道:”有劳阁下。”

无名氏冷冷接道:“咱们记得那桥上留字,有一句繁华岂是梦,但看此地的荒凉景象,有何繁华可言?”

青衣人笑道:”无名兄,请稍安勿躁,造化城主自具有造化之能,兄弟就是要带贵宾观赏一番造化城中的繁华。”

俞秀凡道:”如若在下能早些见见你们造化城主,可省去不少繁文褥节。”

青衣人道:“不忙,不忙。贵宾是第一个以外客身份,进入我造化城中的人。如不见识一下造化城中的绔丽繁华,岂不是有虚此行了。”语声顿一顿,接道:“敝城主自然会接见贵宾,不过,什么时间那就很难说了。”

无名氏道:“咱们公子的脾气不好,你朋友说话最好能小心一些。路走错,可以回头,话说错,可能会丢了性命。重要的是一个人只能死一次。”

青衫人不悦的冷笑一声,道:“阁下,你威胁够了么?”不容无名氏再接口,目光转注到俞秀凡的身上,接道:“贵宾,咱们可以进入繁华城中了么?”

俞秀凡道:“有劳阁下带路了。”

青衫人笑一笑,回身在那粗大的吉松之上举手一挥,那枝叶密茂的粗大古松上,突然裂开了一座门户。那木门高约五尺,宽约两尺多些,可以容一人通过。

俞秀凡心中暗道:“无怪他来的无声无息,徒然在身后出现,敢情这株高大的古松,竟然是一处暗门。”

青衫人对俞秀凡一直保持适当的敬重,回身一札,道:“贵宾,在下走在前面带路了。”

俞秀凡一侧身,紧追在那青衫人的身后,行人了古松的木门之中。无名氏、石生山,鱼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25回 造化之城 声色娱宾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金笔点龙记》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