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笔点龙记》

第26回 歼魔音教 春风仙子

作者:卧龙生

白发老岖心头一震,道:“你的意思是……”

俞秀凡接道:“老夫人不作抗拒,在下也下会放过你。”

白发老岖道:“你这算什么侠义人物?”

俞秀凡笑一笑,道:“我既非侠客,也非义士,所以,不用遵守很多对自己全然无益的规矩。”

白发老岖脸上闪掠过一抹惊骇之色,但很快就恢复了镇静,笑道:“古往今来,黑白两道中,一向都有着很大的不同,一直支持着双方在江湖上的作为。”

俞秀凡接道:“我明白你的意思,不过,我不是出身于白道中人。”

自发老岖真的有些害怕,全身微微抖动了一下,道:”你的师父是…”

俞秀凡道:“有人传投我这身艺业,但却从没有人告诉我应该遵守什么?”

白发老岖大声叫道:“我不信?”但见寒光一闪,森冷的剑芒,已然逼在她的咽喉之上。不禁骇然道:“好快的剑招,老身这一生中,从没有见过出剑如此快速之人。”

俞秀凡冷然一笑,道:”我不吃这个!你加觉着我不会杀了你。

咱们就不妨试试。”长剑微一颤动,白发老岖的咽喉处肌肤破裂,鲜血淋漓而下。

越是生性残暴、冷酷的人,对死亡体会也越是深刻,他们杀人时,手段百般狠毒,但自己却是很怕死。白发老枢右肘关节处,剑伤很重,几乎没有再抗拒的力量,何况,俞秀凡的快剑,已使她明白了自己根本没有反抗的机会,一阵死亡的恐惧感,袭上了她的心头,只觉双腿一软,叹了一声,跪了下去。

这一下,倒是大出了俞秀凡的意料之外,但也使俞秀凡生出了一阵厌恶。

缓缓收回了长剑,俞秀凡冷厉他说道:“看来,你很怕死!”

白发老岖道:“是。老身目睹过千百人的死亡,因此对死亡了解的很深刻。”

俞秀凡道:“好!在下也不愿杀一个全无骨气的人。”

白发老枢脸上突然泛现出一抹笑意,接道:”多谢少侠!”

俞秀凡道:“别太高兴,在下的话还没有说完。”

白发老抠微微一怔,道:“少侠请说!”

俞秀凡道:“答复我所有的问话,我满意了那些答复之后,你才可以不死。”

白发老怄道:“那虽然能逃过你的剑下,但仍然无法逃过死亡,而且死的更是悲惨。”

俞秀凡忽然拔剑一挥,顿然飘飞起一片银丝,那是黑衣老奴的满头白发,洒落了一地。

她一生杀人无数,但轮到了自己面对死亡时,却生出了无比的畏惧,望着那飘落一地的白发,身躯微微抖动。

俞秀凡长剑人鞘,冷冷说道:“造化门中,可能有很严厉的门规,但至少你可以晚死一些时间。”

黑衣老抠叹口气,道:“你想知道些什么?”

俞秀凡道:”你不用问我想知道什么,只考虑你能答复我些什么!”

黑衣老岖道:“咱们试试看吧,老身尽我之能答复你。”

俞秀凡道:“你是什么人?”

黑衣老岖道:“老身是魔音教中的大护法,人称鱼姥姥。”

俞秀凡道:“魔音教主,现在何处?”

黑衣老岖道:“也在此地。”

俞秀凡道:“为什么叫魔音教?”

黑衣老岖道:”因为本教是用音律制人,故称魔音教。”

俞秀凡心中一动,暗道:那地狱门中咐狂人,不是受制于魔音么,想不到竟让我撞上了。如能制服了魔音教主,或可解救那一批狂人。心中念转,缓缓说道:“你们魔音教中,一共有多少门人?”

黑衣老抠道:“我们魔音教中人,主精而不在多,除了教主之外,只有两大护法和教主门下四个弟子。”

俞秀凡道:“只有你们七个人么?”

鱼姥姥道:“一共十三个人,我们两大护法门下,还各有三个女弟子。”

俞秀凡道:“刚才死去的一人,是什么人的门下?”

鱼姥姥道:“是老身的门下。”

俞秀凡道:“那位红衣姑娘呢?”

鱼姥姥道:“也是老身的弟子。”

俞秀凡道:“贵教中有没有男子。”

鱼姥姥道:“没有,我们全教一十三人,全部都是女的。”

俞秀凡道:”贵教中人,在造化城中是一个什么样的地位?”

鱼姥姥道:“好听点说,是客卿地位。如若说的真实一些,咱们是受了压迫,不得不听命行事。”

俞秀凡道:“这造化城中,容纳的人物不少吧?”

鱼姥姥道:“包罗万象,应有尽有,江湖上有名的门派,大约都有人在此。”

俞秀凡道:“这真是一件很可悲的事!”语声一顿,道:“叫他们住手吧!”

原来,无名氏、石生山仍在和那红衣少女打的难解难分。

鱼姥姥高声叫道:“秋儿,住手!”

那红衣少女应声后退,脱身而出。无名氏、石生山,也未乘势追击。

红衣少女回头望去,看师父狼狈之状,不禁心头一震,道:“师父!”急步奔了过来。

鱼姥姥冷冷说道:“站住!”

红衣少女停下了脚步,望着鱼姥姥出神。

俞秀凡冷笑一声,道:“秋姑娘,请过来!”

红衣少女道:“什么事?”

俞秀凡道,“如是姑娘不肯听在下的话,那就只好请令师叫你了。”

鱼姥姥冷哼一声,道:”秋儿,俞少侠既然请你过来,为什么不过来呢?”

红衣少女皱皱眉头,道:“弟子这不是过来了么?”缓步行到俞秀凡的身前。”

俞秀凡淡淡一笑,道:“秋姑娘,令师告诉了在下不少的事,在下也希望姑娘能和我们合作。”

只听一阵银铃似的笑声,传人耳际,道:“你想知道什么,用不着问她们了。我知道的比她们多。”

俞秀凡回头望去,只见一个身着玄色宫装,头戴金花的妇人,站在大厅门口处。那妇人年龄很奇怪,看上去似乎有三十多岁,也像二十多岁,总土,这女人给人第一眼就有一种很神秘的感觉。

在那宫装妇人的两恻:各站着两个年轻的少女,身佩长剑。宫装妇人的右后方,站着一个白发老岖。白发老枢的身后,并排站着三位少女。

俞秀凡暗中数了一下,连那宫装妇人在内,计有九人,连同鱼姥姥的师徒三人在内,合计有一十二人,整个魔音教,总共有十三人,还有一个未到。

心中有了一个底子,俞秀凡轻轻举手一招,道:“你们过来。”

无名氏、石生山,经过这数日相处,内心中对俞秀凡已生出了无比的崇敬,感觉之中,确也只有为人仆从的份儿,立刻应声奔了过去,分立在俞秀凡的两侧。

这时,站在一侧的鱼姥姥,突然飞身而起,左掌一挥,拍向俞秀凡的背心大穴。

这等近距离的突起发难,极为难防,无名氏、石生山,都不禁失声而叫。

忽然间,剑芒一闪而逝。无名氏、石生山叫声未绝,鱼姥姥已然彼腰斩两截,溅血而死。

俞秀凡长剑已然归入鞘中,肃立原地,好像根本没有动过。这一手快剑表演,使得全场中人,无不看的一呆。

俞秀凡缓缓伸出右手,指着那红衣少女,道:“秋姑娘,你是要回去呢,还是过来?”

红衣少女一时间不知如何回答,呆在原地,茫然无措。她已被俞秀凡快剑镇住,但又显然不敢背叛魔音教。宫装妇人原本带着满脸笑容,此刻,却似是被冻了起来,变成了一副哭不得的样子。”

俞秀凡右手缓缓放到剑柄上面,冷冷说道:“秋姑娘,你是否已决定了?”

红衣少女忽然微微一笑,道:“决定了。”

俞秀凡道:“是过来,还是回去?”

红衣少女道:“回去”。转身到那宫装妇人的身侧。

宫装妇人缓缓吁一口气,谊:“你是我所见用剑中最快的剑手。”

俞秀凡冷冷说道:“夸奖了。你大概是魔音教中的掌教了。”

宫装妇人道:“正是贱妾。”语声微微一顿,接道:”我们大概是江湖中最小的组合,我们只有十几个人。”

俞秀凡道:“十三个!不知何故,只有十二位到此。”

宫装妇人道:“看来,鱼姥姥确已告诉你很多事。”

俞秀凡道:“死亡对她有着很大的威胁,但她见你之后,竟然敢起而反击,足证贵教人数虽然不多,但却有着很严酷的控制。”

官装妇人道:“一个门下,效忠教主,本属天经地义的事,有何不可呢?”

俞秀凡冷冷说道:“说的不错,那本是贵教的事。不过,贵教中人,想加害区区和两位朋友,似乎和在下有关了。”

宫装妇人道:“你已经杀了本教两个人,自己却毫发无伤,也该去了。”

俞秀凡道:“你要我到哪里去?”

宫装妇人道:“北大街上,有很多欢迎阁下的准备。魔音教,只不过是其中之一。”

俞秀凡点点头,道:“教主,似是有意放我们一马了。”

宫装妇人道:”也许阁下的快剑,有了威慑的作用。”

俞秀凡道:“教主不怕受到造化门主的惩处么?”

宫装妇人道:“那是本教的事,不劳费心。”

俞秀凡笑一笑,道:“我看咱们之间,应该有很彻底的解决办法才好;免得日后,再度为敌。”

宫装妇人冷冷说道:”这么说来,阁下今天,非要把本教击溃、歼灭不可了。”

俞秀凡似是突然间变的十分冷厉,缓缓说道:“贵教还可以选择。”

宫装妇人道:“请教?”

俞秀凡道:“只要教主告诉在下一句话,从此退出造化城。”

宫装妇人道:“办不到!”

俞秀凡突然一迈步,欺到了宫装妇人身前,道:“教主,造化门中高手太多,在下不得不施用些霹雳手段了。”

宫装妇人神情凝重,双目钉注俞秀凡的脸上,缓缓说道:“你准备动手?”缓缓举起右手,理一理鬓边散发。

俞秀凡道:“在下不喜欢伤人,但目下的形势逼迫,在了不能不借剑为助了。”

宫装妇人叹口气,道:“你不觉着欺人过甚?”

俞秀凡道:“为了千百位武林同道,在下只好得罪。”

那宫装妇人右手移到头插的金花之上,道:“好吧!本教……”

突然银线一闪,俞秀凡握着剑柄的右手突然一时。那是剧烈奇毒淬炼的毒针,藏于金花之中,由机簧控制。

俞秀凡虽是聪慧过人,但却未想到那头插金花之中,竟然会藏有暗器,在完全意外之下,不足数尺的距离之中,俞秀凡右臂被毒针射中。一种极为强烈的奇毒,立刻使俞秀凡右臂麻木,握剑的右臂,已完全失夫了作用。

虽然那宫装妇人明知毒针的厉害,但她仍然不敢稍存大意之心,疾快的向后退了三尺。

这不过是一转眼间的时光,无名氏和石生山已双双抢到了俞秀凡的身前,各亮兵刃,护住了俞秀凡。俞秀凡的右手,已然无法再握住剑柄,五指缓缓松开。

目睹俞秀凡的反应,宫装妇人才格格一笑,道:“小兄弟,也许是魔音教三个字害了你,你想不到,魔音教中人,竟然还会用暗器。”

俞秀凡神情冷肃,脸上全无惊惧之色。

无名氏低声道:“公子中了毒?”

俞秀凡道:“一枚毒针,射中了我的右臂。”

无名氏道:“属下瞧得出来,那该是很厉害的奇毒,快些运气,闭住穴道。”

俞秀凡低声道:“我不会自己闭穴,你快点了我右肩穴,把毒性闭于右臂。”

无名氏心中虽然觉着奇怪,但却仍然依言点了俞秀凡的穴道。

俞秀凡左手握着剑柄,轻按机簧,长剑出鞘,冷冷说道:“夫人,咱们再试试!”缓步向官装妇人行了过去。

宫装妇人心中有些半信半疑,缓缓说道:“俞少侠,天下不是没有用左手刀法的人,只不过左手,需要一段很长的时间练习,像你一样,突然左手用剑,只怕未必能施出你的快剑手法。”

俞秀凡冷冷说道:“那是我的事,不劳夫人担心。如是在下一定要死于夫人的毒针之下,在下也要死的瞑目。”

宫装妇人道:“怎么样你才能死的瞑目?”

俞秀凡道:“在下死去之前,先取了你夫人的性命。”

宫装妇人突然一挥手,两个佩剑少女,分由两侧欺了上来。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26回 歼魔音教 春风仙子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金笔点龙记》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