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笔点龙记》

第27回 泥淖莲花 弃暗投明

作者:卧龙生

俞秀凡很沉着,脚未停步,头来回顾,但口中却冷冷说道:“姑娘,在下的剑势很快,春风十二钗中,有一人就是死在我的剑下。”

一面说话,一面缓步移动身躯,故意挡起了那红衣女子的身子,隔断春风仙子的视线。

他无法预测那红衣少女有些什么反应,只是出于一种意识上的配合,感觉中,挡住春风仙子的视线之后,她才方便行动。

突然间,觉得一件细小之物,飞人后颈之中。俞秀凡立刻一提气,使那飞人后颈之物,挟在了衣领和肌肤之间。停下了脚步,俞秀凡缓缓用左手举起了长剑,右手却借机会一探颈间,取出了一粒绿豆大小的葯丸。他的举动很自然,以那春风仙子的精明,也未瞧出一点破绽。但俞秀凡手中拿住了这么一颗丹九之后,却有着不知如何处置之感。

这时,他距离春风十钗只不过六七尺远,必需及早把这粒葯物用上,以防止春风散的葯毒。但他无法决定,是把这粒葯九吃下去呢,还是把它含在口中,还是用其他的办法施用这粒葯物。

春风仙子格格一笑,道:“俞少侠,过来呀!你的朋友正在期待着,你能救他出去。”

俞秀凡心中暗暗忖道:“她既没有告诉我,葯物使用之法,定然是服用下去了。

”心中念转,右手又缓缓握上了剑把,冷冷道:“不要激起了我的杀机,你们都是积恶如山的人,死有余辜,一旦我动杀机,只怕请位都不会有好的收场。”

春风仙子笑一笑,道:“俞少侠,多谢你先给我们这个警告。这份光明磊落的态度,好生令贱妾佩服,我这个痴长你几岁的大姊姊,也不能暗施算计了。”

语声微微一顿,接道:“春风散有一股特殊的香味,只要你闻到了部股香味之后,就算中了毒,不论你内功,回何的精深,武功如何高明,都无法抗拒春风散强烈的毒性。中毒后,情形如何,你已经亲目所睹,似乎是用不着我再说了。”

俞秀凡经缓缓把长剑高举,借剑柄掩护,把葯丸投入口内。他已经无法再多想这葯九是否可以吞下去,就咽人腹中。“春风仙子目睹俞秀凡静静的站着不动,心中大感震赅,暗道:这人的沉着,的确莫测高深。双方又僵持了片刻。春风仙子已忍耐不住,突然一挥手,道:“攻上去。”

原来,排列在无名氏两侧的春风十钗,突然一齐向前扑去。十人一动,右手同时打出,一片如雾白粉,笼罩了一丈方圆,强烈的香味,钻人鼻中。

俞秀凡正想着眼下的葯物,是否真能克制春风散,忘记了闭着呼吸,香气直入肺腑。想到无名氏中毒的疯狂,俞秀凡心中十分震惊,一面运气行开葯力,等待反应,右手紧握剑柄,准备出手。

春凤十钗眼看俞秀凡陷入了一片浓密的春风散内,也就停下脚步,静候他毒性发作。

俞秀凡原本的想法中,万一中了春风散的奇毒,就立刻全力施为,准备先杀了对方一些人,然后再自绝而死。但那红衣少女及时赠送了一粒丹丸,使得局势有了很大的变化,俞秀凡服下了葯物之后,就存了侥幸之心,希望那一粒丹丸,真的能解去春风散的奇毒。

他静静的站着,等待毒性的发作。但过了一刻工夫之久,竟然是全无感觉。

俞秀凡自知吸入了不少的春风散,如说毒性强烈,那不知超过无名氏多少倍了。

但无名氏中毒后的疯狂,立刻显露了出来,自己却全然无事。

心中念转,几乎已确定了自己没有中毒,不禁胆气一壮,冷笑一声,道:“春风仙子,贵教中除了春风散之外,还有什么厉害的葯物?”

春风仙子脸色一变,道:“春风散无孔不入,就算你能闭住气,但你这一说话,也应该已中了毒。”

俞秀凡道:“我可以奉告仙子,在下吸入了不少的春风散,那是一股很清幽的香味。”

春风仙子道:“那你为什么不倒下去?”

俞秀凡道:“因为,我不怕春风散的毒性。”

春风仙子道:“不可能。”

俞秀凡道:“为什么不可能,在下毫发无伤,不是仍然好好的站在这里么?”

右手缀缓握在了剑把之上,冷冷接道:“各位大部分都已见过了在下的剑招,如是各位自信能够逃过在下的快剑,那就不妨试试,自知无法逃过在下快剑的人,那就站着别动。”

春风十钗没有人接口说话,但也站着未动。

他了然春花教的内情之后,本已动了杀机,准备把春花十二钗和春风仙子,一鼓作气,全数歼灭,但那红衣女暗中赠葯,顿使他感觉人性本善,动了恻隐之心。

原准备要大开杀戒,此刻只准备搏杀春风仙子。

眼看俞秀凡安然无恙,春风仙子也觉着情形不对,但她想来想去,就是想不出俞秀凡何以会不怕春风散。她阅历丰富,看透人情世故,眼看俞秀凡目中杀机闪动,心中忽生警觉,立刻向后退去。

俞秀凡大喝一声:“站住!”寒芒一闪,长剑疾如雷奔,冷锋已逼上了春风仙子的咽喉。

春风仙子走南闯北,见过无数的高人英雄,但却从未遇上过这样的快剑一那是完全没有闪避机会的快剑。呆了一呆,春风仙子说道:“俞少侠,你……”

俞秀凡冷冷接道:“我剑势只要向前送上面寸,立刻就要你溅血剑下。”

春风仙子道:“你杀了我,你朋友也无法逃得生命。”

俞秀凡目光转动,只见春花十钗,肃立原地,所有的目光,都投注在两人的身上。

春风仙子叹口气,缓缓说道:“俞少侠,大错未铸,双方都还有退步余地。”

俞秀凡道:“在下觉着,姑娘似是已经没有和在下谈条件的身份了,你是败兵之将,不足言勇了。是不是?”

春风仙子道:“我从没有想到世界上会有你这么的快剑手,以你的剑法而言,确有杀死我和春花十钗的能力。不过,你的朋友,也要赔进去一条命,他现在全身无力,只要一个普通的人,都可以轻取他的性命。”“俞秀凡沉吟了一阵,突然微微一笑,道:“春风仙子,你是不是很怕死?”

春风仙子道:“缕蚁尚且贪生,何况在下是人?”

俞秀凡道:“姑娘,我如放了你,姑娘准备如何酬谢在下?”

春风仙子道:“只要我有的,但凭你俞公子吩咐一声。”

俞秀凡知她有所误会,摇摇头,道:“姑娘,我和你谈的是大是大非,江湖正义,武林公道。”

春风仙子道:“哦!”

俞秀凡道:“一个人难免要死,但要死得心安理得。”

春风仙子道:“你说的太深奥,希望你说的明白一些。”

俞秀凡突然放低一声音,道:“很抱歉的是,在下杀了你一个门下,春花十二钗,变成了十一个人。”

春风仙子道:“也不能怪俞少侠,对阵相搏,互较智、力,难免有伤亡了。”

俞秀凡道:“十一金钗靠得住么?”

春风仙子道:“他们都追随我多年,自然是靠得住了。”

俞秀凡道:“你敢不敢弃邪归正,倒戈造化门?”

春风仙子呆了一呆,道:“不是敢不敢,而是没有用。在造化城内,我们春花教,只是一点微不足道的力量。”

俞秀凡道:“聚沙成塔,把很多小的力量合于一处,就是一股强大无比的力量,汇涓滴而成江流、大河。”

春风仙子道:“要我怎么办?”

俞秀凡道:“那要你姑娘去策划了,要选择适当的时机,不能作无谓的牺牲。”

春风仙子道:“俞少侠如若肯相信我,我只能答应试试看。”

俞秀凡还剑入鞘,道:“尽快救醒我的朋友。”

春风仙子有些意外,吁一口气,道:“快给他一粒还元丹。”

一个白衣少女行了过去,喂一粒丹丸到无名氏的口中。目光转到俞秀凡的脸上,接道:“这一粒还元丹,可使你的属下很快康复。”

俞秀凡道:“多谢姑娘。”

春风仙子探手从怀中取出一个瓷瓶,道:“这瓶中有一十二粒丹九,可以救十二个人,俞少侠内力精湛,已到了出神入化之境,不畏春风散,但除了俞少侠本人之外,只怕还有很多人,难以抗拒这多风散的奇毒,服下这颗丹九之后,十二个时辰之内,春风散奇毒不侵,也许日后,咱们还有碰头的时候。”

俞秀凡道:“应该如何,由仙子自作决定。人生在世,难免一死,但死有抱憾而没,也有死的重如泰山,留给后人无比的怀念。”

春风仙子笑一笑,道:“多承指教。”

这时,端坐在木椅上的无名氏,突然挺身而起,道:“我惭愧。”

春风仙子放开了无名氏的右腕,道:“春花教有一本记事录,记载着中了春风散奇毒后,失身之人,比你壮士名气大的人物,不下数十个。老实说在本教春风散下,能够不中奇毒的俞少侠是第一人。”

俞秀凡道:“无名兄,咱们走吧!”举步向外行去。

无名氏吁一口气,跟着俞秀凡身后而行。

只听一个细微的声音,传人了俞秀凡的耳中,道:“俞少侠,带我走!他们会查出来,那将会使我求生不能,求死不得。”

俞秀凡人已行出厅外,突然停下了脚步,回日望着那站在大厅门口的红衣少女。

只见她脸上是一片祈求神色,双目中满蕴着泪水。

暗暗吁一口气,俞秀凡举手对春风仙子一拱手,道:“教主,在下想请求一事。

春风仙子淡淡一笑,道:“你说吧!”

俞秀凡道:“这位站在厅门口的姑娘,叫什么名字?”

春风仙子道:“春花十二钗,以花命名,她叫莲花,本姓萧。”

俞秀凡道:“仙子,在下想把这位萧莲花姑娘带走,不知仙子意下如何?”

春风仙子点点头,道:“你可以带走。不过,我要先说明两件事,由莲花回答我之后,你再带他离开。”

俞秀凡回顾萧莲花一眼,道:“萧姑娘意下如何?”

萧莲花点点头,道:“贱妾从命。”

春风仙子道:“过来,我问你几句话。”

萧莲花回顾了俞秀凡一眼,举步向前行去。俞秀凡紧随在萧莲花的身后,行了过去。

春风仙子道:“莲花,你决定了要跟俞少侠去么?”

萧莲花道:“不错,弟子决定了。”

春风仙子道:“你离开之后,就算脱离了春花教,此后,你要小心谨慎,别要再遇上我们。”

萧莲花道:“弟于明白。”

春风仙子道:“那很好,你去吧!希望你好自为之。”

萧莲花扑身跪了下去,春风仙子也不谦辞,生受了萧莲花大拜三拜。

萧莲花拜罢站起身子,道:“师父请保重,弟子去了。”转身向外行去。

俞秀凡拱拱手,道:“仙子,在下感激。”

春风仙子道:“用不着感激我,我是为势所迫。”

俞秀凡淡淡一笑,紧随在萧蓬花的身后行去。

春风仙子目睹两人离开大厅,才轻轻叹息一声,道:“掩上厅门。”

两个女婢应了一声,行过去掩上厅门。

萧莲花欠欠身,道:“俞少侠,莲花感激万分,不知该如何报答?”

俞秀凡道:“言重了,姑娘。感激的应该是我,如非姑娘暗赠解葯,在下也要伤在那春风散下了。”轻轻吁了一口气,接道:“进入了造化门之后,我才发觉造化门果然不是个简单的组合,我们的前途命运,无法预卜,也无法保证你的安全。不过,我们是危难与共,姑娘和我们走在一起,希望能自己小心一些。”

萧莲花苦笑一下,道:“弱女子慾海沉沦,今天得庆重生,生死事早已置之度外,公子不用为我担心。”

俞秀凡叹息一声,道:“如非你暗中相助,在下确无法逃过那春风散的暗算,单是这一份情意,就叫人感激莫名。”

萧莲花突然流下泪来,而且呜呜咽咽,哭的十分伤心。

俞秀凡呆了一呆,道:“姑娘你哭什么?”

萧莲花道:“好久好久了,我都没有听到人对我说过这样的话。”

俞秀凡道:“哦!”

萧莲花道:“我看的都是弱肉强食,听到的都是冷酷的责骂。”

俞秀凡叹口气,接道:“萧姑娘,单是贵教如此呢?还是整个造化门都是如此。

萧莲花沉吟了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27回 泥淖莲花 弃暗投明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金笔点龙记》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