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笔点龙记》

第28回 过关斩将 破飞钹阵

作者:卧龙生

俞秀凡道:“阁下不但有一身好武功,还有一口辩才,看来造化城监察堂中人,都是特经挑选,训练而成的精锐人物了。”

蓝衫人道:“俞少侠夸奖了。”语声一顿,接道:“城主对你俞少侠十分器重,所以,才准你穿宅过街,接受招待独立存在,囊括一切,故得此名。 ,没有派人阻拦。”

俞秀凡接道:“阁下的活,果然是婉转动听,这重重难关,无一不是凶险绝伦的地方。”

蓝衫人淡淡一笑,道:“自然。你想在造化城中行来行去,必需要有一点能耐才成。”

俞秀凡道:“阁下看看在下这点能耐如何?”

蓝衫人点点头,道:“似乎是有点能耐。”

俞秀凡道:“阁下现在准备如何?”

蓝衫人道:“俞少侠只要放开本门中的叛徒,在下决不侵犯。”

俞秀凡微微一笑,道:“如是在下不放呢?”

蓝衫人道:“那就只好得罪了。”

俞秀凡道:“好吧!监察堂中人,想必是造化城中的精锐高手,在下领教一二。”

蓝衫人缓缓举起手中的三棱剑,道:“咱们奉有严命,不得向贵宾侵犯,但如向区区挑战,那就又当别论了。”

俞秀凡道:“好!就算我向你挑战吧!”

蓝衫人冷笑一声,道:“阁下先出手吧!”

俞秀凡道:“强宾不压主,还是阁下先出手。”

蓝衫人道:“恭敬不如从命了。”右手一挥,三棱剑突然出手,刺向了俞秀凡的前胸。

俞秀凡右手一抬,长剑出鞘。当的一声,震开了蓝衫人的三棱剑。

蓝衫人微微一怔,道:“好快的剑势。”

口中说话,右手三棱剑一连攻出七剑。这七剑招招相连,一气攻出。

俞秀凡似是在考验自己,一直未出手抢攻,长剑挥动,只听一阵连绵不绝的金铁交响,蓝衫人七招快攻,尽被封开。

蓝衫人一皱眉头,道:“果然是名不虚传。”

俞秀凡还剑人鞘,道:“阁下可以去了。”

蓝衫人道:“为什么?”

俞秀凡道:“你不是我的敌手,更不配和我谈论什么,是不是应该退走呢?”

蓝衫人连攻了八剑之后,已知遇上了劲敌俞秀凡的快速剑法,是他生平仅见,一时间竟不敢答活。

俞秀凡冷笑一声,道:“一个人只能死一次,如是阁下真的不伯死,在下就要出手了。”

蓝衫人一声不吭,突然转身而去。

望着那蓝衫人远去的背影消失不见,俞秀凡才回头望着萧莲花道:“莲花姑娘,这些监察堂中人,在造化门中的地位如何?”

萧莲花道:“很特殊,他们直属造化城主,凡是造化城中的人,他们都有权干预。”

俞秀凡道:“造化城中似乎还有另一股力量,专门管理背叛造化城主人的?”

萧莲花道:“对于造化城中的事情,我们知晓的有限。”

只听一个冷冷的声音,传人耳中,道:“我知道的比这姑娘多些。”

转头望去,说话的正是黑衣人。俞秀凡微微一笑,道:“你身体好些么?”

萧莲花道:“对症之葯,自然是见效奇速。”

黑衣人道:“多谢姑娘赐葯之情。”

萧莲花道:“不用客气,咱们遭遇一样,我是春风教中的人,在监察堂杀手的眼中,我也是叛徒之一。”

黑衣人冷哼一声,道:“我是五毒门副门主的身份,一个监察堂中的杀手,就可以随便的惩罪于我,而且要置我于死地。”

萧莲花道:“所以,你也决定背叛造化城主了。”

黑衣人道:“不错,老夫再也忍不下这口气了。”

俞秀凡道:“兄台作何打算?”

黑衣人道:“如若愿意带我同行,在下愿为先锋,如若诸位不愿带我同行,在下毒伤已愈,我就与他们拼了。”

俞秀凡微微一笑,道:“兄台如愿和咱们合作,我们欢迎还来不及,焉有拒绝之理。”

黑衣人道:“那很好,我再去宰他们两个回来,出出久积胸中一口恶气。”

俞秀凡一伸手拦住了黑衣人,道:“兄台且慢。”

黑衣人叹口气,道:“俞少侠有何吩咐?”

俞秀几微微一笑,道:“造化门中有的是人,就算咱们宰了他们十个、八个也于事无补。咱们要动手,也要找那些有点分量的人动手。”

黑衣人哈哈一笑,道:“俞少侠说的是,咱们往前面闯。”

无名氏轻轻咳了一声,道:“兄台,从此之后,咱们要生死与共,兄台可否把姓名见告。”

黑衣人道:“兄弟的名声,不太好,不说也罢。”

无名氏道:“放下屠刀,立地成佛,兄弟和这位石兄,都是从地狱中出来的人。”

黑衣人道:“好吧,兄弟巫灵。”

无名氏道:“昔年江湖上人称毒怪的就是巫兄。”

巫灵笑一笑,道:“正是兄弟。昔年兄弟在江湖上杀人大多,名声不好,不过,从现在起…”

俞秀凡微微一笑接道:“过去的事,不用再提了。巫兄以五毒门副门主的身份,进入造化城,想来必可参与机密了。”

巫灵摇摇头,道:“敝门主五毒门夫人,倒是很受那造化城主的敬重,但他们对兄弟,说起来就叫人上火了。”

俞秀凡笑一笑,道:“他们对巫兄不好,才能使巫兄知过向善,但不知前面还有几关。”

巫灵道:“还有两关。就兄弟所知,前面一关不足挂齿,倒是最后一关,是少林高僧的飞拔大阵,倒是有点麻烦了。”

无名氏道:“闯过最后一关,咱们是不是就可以见到造化城主了?”

巫灵道:“闯过飞钦大阵,咱们就可以穿过此城,但是否会见到造化城主,那就不知道了。”

俞秀凡听他口气,确然所知不多,微微一笑,道:“咱们合力向前闯吧!”

巫灵突然轻轻咳了一声,道:“慢着,诸位请稍候片刻。”转身行人厅中,把木桌上大海碗的五毒,全都收入怀中。那样多不同的毒物,只见他一一放人怀内,也不知他放在何处。”

无名氏道:“亚兄,你身上带有多少毒物?”

巫灵道:“三五十个总是有的。咱们走吧!兄弟带路。”当先举步,向外行去。

俞秀凡紧追在巫灵身后,萧莲花鱼贯相随,无名氏、石生山二人并肩断后。

巫灵轻车熟路,直闯入一座红砖围墙的院落之中。

一个身着青衫,身佩双刀的中年大汉,横身拦住了去路,道:

“那一位是俞少侠?”

巫灵一扬手,两条毒蛇,应手飞出,道:“你不配见俞少侠,要你那鬼里鬼气的师父出来。”

青衫人急急拔刀击出,劈死了一条毒蛇,另一条却蛇尾一卷,缠在了青衫人的右腕之上。

俞秀凡着的一震,暗道:原来,他把身上的毒物,当作暗器施用。

那青衫人目睹毒蛇缠腕,心中大惊,丢了手中单刀,挥手一甩。

但觉右腕一痛,蛇口尖厉的毒牙,已然咬人那青衫人的肌肤之中,这是一种伤害神经的毒蛇,青衫人一疼之下,立刻感觉到半身麻木。

巫灵冷笑一声,道:“回去,叫你那老鬼师父出来,老夫赏你一粒葯物,饶你不死。”

青衫人脸色灰白,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但闻一声阴森的冷笑,传了过来,道:“姓巫的,你倒了戈?”

俞秀凡抬头看去,只见一个脸长如马,身着青袍,留着一把山羊胡子的老者,缓步由厅堂中行了出来。

巫灵冷笑一声,道:“老色鬼,你也是一方豪雄,但在造化门中,不过是一个马前卒的身份,如是你识时务,那就跟巫老怪学,咱们跟着俞少侠,斗斗造化城中监察堂里那些趾高气扬的杀手。”

青袍人道:“你认为背叛了造化城主,还能够生离此地么?”

巫灵道:“就算战死此地,血溅五步,也比受那些窝羹气好些。”

青袍人阴森一笑道:“话是不错,不过,老夫还没有活够,还想多活几年。”

巫灵接道:“咱们不能生出造化城,至少现在还可以活下去,你老色鬼如是敢和姓巫的作对,我要你立刻死在眼前。”

俞秀凡轻轻咳了一声,道:“巫兄,请后退一步,在下会会这位高人。”

巫灵脸色怒客未消,但人却向后退了四步。

俞秀凡越过巫灵,一拱手,道:“在下就是俞秀凡。”

育袍人双目在俞秀凡脸上打量了一阵,道:“我只道你是三头六臂,原来是个毛孩子。”

俞秀凡微微一笑,道:“很叫阁下失望,是么?”

青袍人道:“至少,老夫看不出你有什么特别的地方,能把造化城闹的人仰马翻。”

俞秀凡道:“那是造化城主的事,和在下何关?”

青袍人哈哈一笑,道:“老夫如若能够把你小子生擒活捉了,老夫岂不是大大露脸的事?”

俞秀凡道:“世人有谁不想露脸出头,不过,必得先自量力。”

青袍人打量了俞秀凡一阵,道:“你小子的意思是,老夫不是你的敌手?”

俞秀凡道:“这个么,很难说了。不过阁下可以试试。”

青袍人脸色一寒,道:“老夫正要试试。”

俞秀凡道:“那就请出手吧!”

青袍人双目盯注在俞秀凡的身上,瞧了一阵,道:“巫兄,你说这姓俞的很高明。”

巫灵冷冷说道:“不错。你老色鬼自寻死路,那也是没有法子的事了。”

青袍人道:“当真是叫人难信啊!”忽然一转,疾如一抹流星般,扑向俞秀凡。

俞秀凡右手一抬,寒芒闪电击出。扑向俞秀凡的青袍人,突然向后倒跃而退。

两方面的动作都够快,快的叫人目不暇接。青袍人向后退开了五尺,才听到蓬然一声轻响,抬头看去,只见一个小臂连带一只右手,跌落在实地之上。

俞秀凡道:“阁下还要再试试么?”

青袍人望着鲜血泉涌的右臂,突然说道:”老夫一生中,从没有见到过这样快的剑。”突然伸子捡起了断臂,转身而退。

巫灵冷冷说道:“老色鬼,给我站住!”

青袍人停下脚步,回头苦笑一下,道:“你还要老夫如何y巫灵道:“你伤了一条手臂,还有再战之能。”

青袍人道:“老夫不是俞少侠的敌手,甘愿认输。”

巫灵道:“认输可以,留下你余下的一只左手再走。”

俞秀凡低声道:“巫兄,算了。他己成残废之身,放他去吧!”

巫灵苦笑一下,道:“你不知道这老色鬼的能耐,留下他一条手臂,会是他很大的祸患。”

俞秀凡啊了一声,道:“为什么?”

巫灵道:“等一会,在下详细奉告。趁他新创未愈,先处置了他再说。”

一扬手,一团黑物,直飞过去。

青袍人扬起左手一挡,那黑物突然向后一滑,落在了青袍人的身上。那是一个拳头大小的蜘蛛,立刻绕身行走,在青袍人的双腿上转了起来。青袍人左手高高举起,望着那巨大蜘蛛,却是不敢拍巫灵冷笑一声,道:“看来,你老色鬼还是一个很识货的人了。”

青袍人道:“这是西域的化血毒蜘蛛,它体内的毒血,中人溃烂,无葯可救,老夫岂有不知厉害之理。”

巫灵道:“毒血中人溃烂,倒是不错,但如说无葯可救,那是小看兄弟了。”语声微微一顿,接道:“你既然知道毒蛛之血,可以中人溃烂,但也应该知道这毒蛛之丝,有着同样的毒性,你双腿己被毒蛛吐丝缠住,只有受死一途了。”

青袍人道:“听口气,你是非要置我于死地不可了。”

巫灵道:“那是没有法子的事了。俞少侠不知道你的利害,在下确是清楚的很,你老色鬼那一招压箱底的本领,如是不肯交出来,兄弟别无选择,只好要了你这条老命了。”

青袍人冷笑一声,道:“姓巫的,杀人不过头点地,姓马的已经认输了,你难道真要逼我拼命?”

巫灵道:“可惜的是,你连拼命的机会也没有了。”

青袍人长长吁一口气,道:“老夫倒是不信。”

亚灵右手一抖,一条红色的小蛇飞出,缠在青袍人的脖子上。

蛇口张动,正对着青袍人的鼻子。

青袍人道:“姓巫的,老夫要仗凭那点压箱底的本领保命,你逼我也没有用,你该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28回 过关斩将 破飞钹阵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金笔点龙记》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