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笔点龙记》

第29回 禅唱克敌 快剑扬威

作者:卧龙生

巫灵说道:“看上去很壮观,也给人一种莫测高深的感觉。”

俞秀凡道:“一片碧绿草地,确也给人一种莫可预测的神秘。”

语声微微一顿,接道:“但最可怕的是,他们如在这草地中,设下了什么恶毒的埋伏,那就叫人防不胜防了。”

巫灵道:“不错,我听说有一种血蚁,能够在这草中穿行,此物虽然不大,但毒性很重,而且成群结队而来,如再有这些青草掩遮,无法早些发觉他们,那确是一桩很可怕的恶毒埋伏。”

无名氏道:“果真如此,咱们就先放一把火,烧去这片草地。”

巫灵道:“血蚁虽然厉害,但易发难收,他们平日集中饲养:用时才会放出,恶毒到极点,但血蚁无法分辨敌我,可以伤敌人,也可以伤自己人,非到情势危恶之时,不会施用。”

俞秀凡道:“现在,他们会不会用血蚁对付咱们?”

巫灵道:“这个,公子,可以放心,有我巫灵在此,百毒不忌。血蚁虽然厉害,但它们最怕毒蜘蛛,天生一物降一物,在下开路,诸位请随后而行。”大步向前行去。

俞秀凡等鱼贯随在身后。行过这一片广辽的草原,景物又是一变。

但见一座矗立的高峰拦路,都是峭立的石壁,中间却辟了一条车马可通的大道。

大道中撑着了张黄罗伞,伞下锦墩上坐着一个黄衣丽人。锦墩前一矮腿木桌上,放着一张七弦琴,古琴一帆放着一把长剑。

黄衣丽人身后面,一排叶白衣少女,手中分执白玉萧。这不是对敌的阵势,丝竹俱齐,像迎宾的乐队一样。

黄衣丽人扬扬柳眉儿,飞来娇媚的一瞥,道:“几位中那一位是俞少侠?”她口中在问,目光却已扫过俞秀凡。

俞秀凡示意大家停下,越过巫灵,道:“区区就是。”

黄衣丽人挽宫发,修眉开脸,已是妇人的身份。

黄衣丽人笑一笑,道:“很标致,不像江湖人嘛!”

俞秀凡冷冷道:“夫人夸奖了。”

黄衣丽人道:“真是人不可貌相啊!你能剑创飞钹大阵群僧,使他们无法再甩飞钹,剑道造诣,深奥绝伦,如非找亲眼看到了你,决难相信你是这么个文雅人物。”

前秀凡道:“说的是啊!像夫人这等艳丽容色,娇弱之躯,应该是深闺中人,准能想到你是身负绝技的高手?”

黄衣丽人道:“咱们之间,恐怕无法排解,必然要有一番搏杀,是么?”

俞秀凡道:“不错。怎么样?”

黄衣丽人道:“那就请俞公子选出一样比试之法,以免双方挥戈群殴,造成无谓的伤亡。”

俞秀凡道:“在下可以约束从属,不作无渭杀戮。”

黄衣丽入冷笑一声,道;“好大的口气!年轻人,戒之在斗,但阁下却似乎是一个杀性很重的人。”

俞秀凡道:“夫人过奖了。”

黄衣丽人双目中冷芒如电,盯注在俞秀凡的身上,瞧了一阵,道:“既是非打不可,贱妾觉着,咱们也该打的文明一些。”

俞秀凡道:“夫人费了不少言语,似乎是用心在此。如今水到渠成,夫人似也用不着再弹弦外之音。”

黄衣丽人忽然间粉脸一红,笑道:“看来,你果然有非凡的才慧,先听我一曲迎宾的琴声如何?”

俞秀凡道:“佳奏必有妙用,俞某人也希望一聆仙音。”

黄衣丽人道:“俞少侠雅人高士,杀人的至高境界,就是要杀的不带血腥气。”

俞秀凡突然回顾了无名氏、萧莲花等一眼,道:“这位夫人的琴声,必具玄机莫测之妙,如是诸位觉着不解音律之学,最好能俺上双耳。”

黄衣丽人已借着俞秀凡说话的机会,调整好琴弦,几声弦响,隐隐有金戈跃马之声,琴音未入正奏,杀机已起。

俞秀凡本懂音律,只听调弦之声,已知遇上了高人,那里还敢大意。一提丹田真气,全神戒备。

黄衣丽人手抚琴弦,笑一笑,道:“俞少侠,不问问我的来历么?”

俞秀凡淡然一笑,道:“夫人,不用、既非论交,又何用相识太深呢!”

黄衣丽人沉吟了片刻,道:“贱妾虽有惜才之心,但冰炭却又难同炉。”

俞秀凡心中一动,暗道:“这女人灵智未昧,如能引她动了弃暗投明之心,对日后武林大局,必有大助。”他这里心念转动之际,琴音已陡然扳起。

那琴声之中,似万箭飞蝗,挟泰山压顶之声而来。俞秀凡心中大骇,急诵天龙禅唱。

佛门中降魔心法,自具神妙之力,惮唱一缕,混入琴音之中,那排山倒海而来的杀伐之势,立时受到了禅唱中和,有如洪水入谷,被渲导排泄而去。

琴声忽住,黄衣丽人原本艳红的粉脸之上,此刻却微现苍白之色,缓缓说道:“想不到公子对音律之道,竟有如此高深造诣。”

俞秀凡回目一顾,只见无名氏,萧莲花等,一个个面色惨然,如有骤然间受到重击一般,心中大是惊恐。暗道:这女人琴音一扳,竟有如此的威势,的确是非同小可。

身躯移动,挥掌在四人后背上各击一掌,肃然说道:“四位还不打坐调息,堵上双耳。”

四人神情似是还未完全清醒,但已听懂了俞秀凡的招呼,依言盘膝而坐,撕下一块衣袖,堵上了双耳。

俞秀凡暗暗吁一口气,目光凝注到黄衣丽人的身上,道“夫人!

琴音忽起,有如万箭骤发,这算不算是暗箭伤人呢?”

黄衣丽人道:“七弦联弹,合力并攻,我只想一举击倒诸位。”

俞秀凡冷冷说道:“可惜,夫人这一击并未成功。”

黄衣丽人点点头,道:“我知道,所以,我要和你谈谈。”

俞秀凡道:“夫人,可是想再找一个暗中算计我们的机会。”

黄衣丽入脸色一变,但很快又恢复了镇静,淡淡一笑,道:“不论什么事,可一不可再,就算是我刚才暗施算计,大概也不会有第二次了。”

俞秀凡道:“在下觉着,夫人应该让让路了。”

黄衣丽人道:“按理说,你应该已经通过我这一关了。不过,我心中还有一些不服。”

俞秀凡道:“那是说,夫人还有绝技没有施展?”

黄衣丽人道:“不错。我还有琴,萧合奏,那是我所学中最厉害的一着。”

俞秀凡道:“夫人不把这些施用出来,可是有所不忍么?”

黄衣丽人道:“是!我不希望闹到那等血淋淋的境界。因为,不论什么人胜了,败的一方,必然会遭遇很惨。”

俞秀凡道:“战阵凶危,这是难免的事。”

黄衣丽人道:“这么说来,俞少侠是一位很嗜杀的人了。”

俞秀凡道:“嗜杀二字,很多的解说,大夫动刀,旨在医病,霹雳手段,菩萨心肠,虽然手段毒辣一些,但他的用心却很善良。”

黄衣丽人道:“俞少侠可是自比操刀医病的大夫?”

俞秀凡道:“当仁不让。区区么,确有这份心胸。”

黄衣丽人道:“很可嘉!只是太狂了一些。”

俞秀凡道:“面对着江湖上凶恶之徒,在下不嗜杀并不成了。”

黄衣而人道:“俞少侠!似是咱们没有商量的余地了。”

俞秀凡道:”看来咱们是没有法子商量,除非夫人能够让开去路。”

黄衣丽人叹口气,道:“很多的不幸事,都发生在任性二字上。

俞少侠,不论你武功多强,就算能击败我的琴萧合奏,那对你,也没有什么好处。”

俞秀凡道:“在下听不懂夫人的意思。”

黄衣丽人道:“造化城中的高手太多,如若你击败我,那将会换来一个更强的敌手。所以,对你未必有好处。”

俞秀凡道:“这条路很长,也很崎岖,但在下也只有硬着头皮走下去。”

黄衣而人道:“你凭什么?”

俞秀凡道:“大是大非的抉择,给了我无比的勇气。”

黄衣丽人道:“告诉你,你不能胜过造化城中的众多高手。”

俞秀凡道:“我可以死在他们的手下。”

黄衣丽人接道:“人死不再复生,对你有什么好处?”

俞秀凡道:“留下一片碧血、丹心,虽死何憾!”

黄衣丽人暗然一笑,道:“一个人如不罕命了,那真是叫人没有法子。”

俞秀凡道:“世上人,包括区区在下,大概没有真的不怕死的,但有些事比死亡更为重要,大节大义之下,生死事何足道哉!”

黄衣丽人沉吟一阵,道:“咱们识见论事,南辕北辙,无法再谈下去了。”

俞秀凡道:“夫人似是还未被在下说服。”

黄衣丽人道:“所以,我不愿再和你谈下去了,至少,我已被说的起了怀疑。”挥右手玉指,拨动了三声弦响,道:“公子!小心了。”

三声琴音未绝:身后八个白衣少女已然举萧就chún。一缕萧音,冉冉升起。八双白玉萧,混合成了一缕萧声,由极低微的声音起,逐渐拔高。这萧声未带铁戈杀机,曲折回转,哀艳凄伤。

似新寡怨妇,在坟前哭祭她死去不久的丈夫,其声悲凉,有如绞人夜哭,拨动了听萧人的心弦。

俞秀凡突然间感觉着一缕哀伤之气,冲了上来,不能自己的鼻孔酸酸,热泪盈眶。

只听一阵呜呜咽咽的哭声,混入了萧声之中。俞秀凡心头一震,由哀伤中清醒过来。

侧日望去,只见萧莲花已无法控制住自己的悲伤情绪,放声大哭了起来。无名氏、石生山等,虽然未哭出声,但也都张大了嘴巴,泪落如雨。

他本是极端聪慧的人,目睹到无名氏等悲伤的形态,心中突然一震,立刻清醒了过来。他人虽清醒,情绪却仍然无法控制,心头酸酸,泪落如雨。但这一点清醒,已使他灵台清明,立刻高诵禅唱。

禅唱声起,立刻使得心神镇静下来。

只听挣挣挣三声弦响,一阵琴声,混人了那袅袅的萧声之中。

萧声凄凉,琴声却有如重病卧床,痛苦呻吟,使人惨不忍闻。

这两种声音,混在一起,给人精神很大的危害,把人的情绪引入极端忧伤、凄凉的境界之中。

幸好的是俞秀凡及时禅唱高拔,一片祥和之气,渗入了那琴声和萧音之中。

双方相持了片刻工夫,萧声一变,忽转急快,有如千军万马,奔腾而来。琴声配合,泛起了无边的杀伐之声。禅唱有如高山流水,在急萧繁琴之中,独树一帜。

琴、萧数度转变,忽急忽慢,变幻出七情六慾的各种怪声。但天龙禅唱,却有如明月朗垦,一柱擎天,不论琴音、萧声,如何变化,但禅唱之声,有如泰山北斗,屹立不摇。

大约有半个时辰光景,八个吹萧的白衣少女,已然香汗淋漓,渐呈不支。忽然,萧声中断,八个白衣少女,一齐倒摔下去。汗透重衣,有如得了一场大病,倒摔在地上之后,竟然无法再站起来。

只有琴弦盈耳,仍然是十分强劲。

不过,这时的琴声,已变成一片急攻、猛打的杀机,有如白刃相搏,攻势猛烈至极。但天龙禅唱,却有如铜墙铁壁一般,坚守不渝,不论琴声如何的猛烈,但却一直无法攻人。

又相持顿饭工夫之久,俞秀凡头上淌下了汗水,那黄衣丽人,己然发乱仅横,神情间呈现出无比的痛苦。

无名氏、石生山也不停的口诵天龙禅唱,但神情间,也有着极大的痛苦。萧莲花和巫灵,完全依靠俞秀凡的天龙掸唱保护,人似已晕了过去,蟋伏在地。

忽然间,琴弦崩断,黄衣丽人张嘴吐出一口鲜血,伏卧在琴身上。

俞秀凡收住了禅唱之声,缓步行近了黄衣丽人身侧,只见七弦尽断,琴身上有数道显明的指痕。显然,那黄衣丽人在这番决斗之中,用尽了全身的真力,劲透指尖,把指痕印在了琴身之上。

俞秀凡拭拭头上汗水道:“夫人!在下得罪了。”

转过身子,行到了无名氏等身侧,在每人后背上拍了一掌。四个人立刻清醒了过来。

巫灵伸展一下双臂,道:“厉害,厉害!我还认为只有刀剑才能杀人,想不到琴音、萧声,一样也能伤人。”

无名氏道:“巫兄感觉如何?”

巫灵道:“难过极了。有如无数的虫蚁,在身上爬行,直似要钻人心腑之中;有如乱箭飞蝗,齐集而来,使人躲无可躲,避无可避。”

俞秀凡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29回 禅唱克敌 快剑扬威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金笔点龙记》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