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笔点龙记》

第03回 消弭隐患

作者:卧龙生

王耀东笑一笑,道:“托天之福,我只断了一条臂,但他们死了五个人,这个帐算起来,咱们不亏。”语声一顿,接道:“还有一件好消息,告诉你兄弟,九老已经到了。”

俞秀凡喜道:“真的,艾大哥来了?”

王耀东道:“真的。如不是九老驾到,我的伤,怎会好的这么快呢。”

目光一掠王翔、王尚,接道:“这两个奴才,有眼无珠,不识九老,竟然当面把九老给开罪了。”

俞秀凡道:“不要紧,不知者不罪。艾大哥决不会计较这些事情。但不知艾哥现在何处?”

但闻一个清亮的声音传了过来,道:“俞兄弟,我在这里。”

俞秀凡回头看去,只见一个身着青衫的中年文士,站在门口,果然是艾九灵。

艾九灵脸含微笑,馁步行了进来,轻轻一掌拍在俞秀凡的肩头上,道:“兄弟,苦了你啦!”

俞秀凡笑一笑道:“我还好,苦了这位王大哥。”

艾九灵目光转注到王耀东的身上,微微颔首。

他未说一句感谢的话,但这对王耀东已经够了。

只见他强坐了起来,道:“九老,耀东很惭愧,未能好好的安排俞相公。”

艾九灵挥挥手,道:“你躺下吧,你已经尽了心力了。”

一股柔和的力道,缓缓把王耀东推倒在床上。

王耀东望了王翔、王尚一眼,道:“你们这两个还站在那里干什么,还不快过去给九老赔礼。”

兄弟俩奔过来双双慾拜伏于地。

艾九灵挥挥手,道:“不用了,你们起来。”

一股无形的气,挡住了王氏兄弟的下拜之势。

艾九灵顺手拉过两把木椅,笑道:“俞兄弟,你也坐下。”

双目深注在俞秀凡的脸上,接道:“目下对你的事,小兄最感为难。”

俞秀凡道:“我?”

艾九灵道:“不错,你本是读书人,只为救了我的性命,无端端的卷入了江湖凶杀恩怨之中。江湖多险诈,你本可出任仕途,但你已卷入了这场风波之中,只怕他们不会放过你。”

俞秀凡叹口气,道:“大哥,小弟这几日听见所闻,亲身经历,比我十几年岁月还多,便小弟对人生的看法,有了很大的改变。”

艾九灵道:“兄弟,可否说给我听听呢?”

俞秀凡道:“自然可以。不过,小弟自知说了也是白说。”

艾九灵微笑道:“说说看吧。也许,我能助你一臂之力。”

俞秀凡道:“小弟意慾弃书学剑,但我自知学武艺要幼年才好,我这样大的年纪了,只怕是无望学剑有成了。”

艾九灵双目深注在俞秀凡的身上,道:“兄弟,你今年几岁?”

俞秀凡道:“实岁十六。”

艾九灵道:“还下算太晚,不过,读书苦,学剑更苦但不知兄弟你是否有这一份决心。”

俞秀凡道:“仗剑天涯,为人间除不平,是何等快意的事。”

艾九灵沉吟了片刻,道:“兄弟,剑道一门,首重德操,小兄一生习剑,但一直不能达上乘剑道,就因为德操不够。你的德操很好,正是习剑的第一要件,至于禀赋,也足应付。”

沉吟了一阵,接道:“年龄虽然大一些,但并非不可弥补的大憾,兄弟如若真有习剑之心,小兄愿尽力助你。”

俞秀凡道:“大哥,这话当真么?”

艾九灵点点头,道:“江湖道上,首重恩、义二字,生我者父母,育我者恩师,救我之命者俞兄弟也。小兄愿尽我之能,助你习成剑道,但此事非同小可,非具大决心,难望有成,这一点,兄弟你要三思。”

俞秀凡双目凝注在艾九灵的脸上,缓缓说道:“大哥,我不怕苦,也有决心。但小弟听说,一个人如想在武功上有大成就,必需具习武的骨格,如是小弟没有这份骨格,岂不要浪费大哥的心血么?”

艾九灵笑一笑,道:“这些事,不用兄弟发愁,小兄自会考虑,但有两件事,小兄要先行说明。学剑之道,第一要有决心毅力,第二要有一段很长的时间不能回家。”

俞秀凡道:“小弟出身贫寒之家,父为人耕,母代纺织。”

艾九灵接道:“兄弟,这不困难,你写封书信,我会派人送去。两位老人家的生活,有小兄安排,不用你兄弟费心。”

俞秀凡道:“如何能这样麻烦大哥。”

艾九灵道:“兄弟,大哥这条命是你救的,又为我吃了不少苦头。唉!你如是武林中人,晓知我是何许人物,那还有可说,但你只是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书生,更不知大哥是什么人,但你救了我一命,忍了很大的痛苦,这是何等高深的德操,也是习剑人所必备的条件。”

俞秀凡道:“大哥如是觉着小弟确具有习剑的条件,小弟愿尽全力以试。”

艾九灵道:“好!咱们就这样一言为定。”

目光一掠王耀东道:“耀东,你断了一臂,不是十天半月能够完全恢复,开着这间王家老栈,很难免去麻烦,那般人有如怨魂缠腿,没有个完。”

王耀东道:“九老的意思是——”艾九灵道:“你们祖传的基业,也不能就在你手中停下抛弃,我的意思是,暂时停它个一年半载,再重新开张。”

玉耀东道:“九老说的是,我早已存了关店的心,但总觉着有背祖先开店的意愿,所以拖延了数年之久。如今,我为这座客栈付出了一条手臂,关了它,也可以安心啦!”

艾九灵道:“听我说下去。”目光转到王翔、王尚的身上,道:“这两个孩子都有一身练武好骨格,但他们不是习剑的材料。”

王耀东道:“是的,九老,他们没有那个气质。”

艾九灵微微一笑,道:“剑道未必是武功中最高之学,其他的功夫也非低浅,这要因人施教,才能有大成。两个孩子看起来都很纯厚,我想日后,要他们跟我俞兄弟在江湖上闯荡一番。”

王耀东道:“这是好事。孩子们也早有了这个心愿。不过,他们那点艺业,如何能在江湖上走动。”

艾九灵道:“这个你放心,我会想法子把他们教成一等高手。”

王耀东道:“九老,你肯成全这两个孩子,真是他们的福气。”

艾九灵沉吟一阵,道:“我想把两位令郎,介引于两位高人门下,不知你的意下如何?”

王耀东道:“九老觉着应该如何,尽请吩咐,耀东无不遵从。”

艾九灵笑一笑道:“你也不宜留在这座客栈中了,最好能找一个隐秘安全的地方,住些时间。他们没有证明我确是俞兄弟所救,你再躲一躲,他们找不出头绪,这件事不了了之。”

俞秀凡奇道:“大哥,那些人是不是很怕你。”

艾九灵笑一笑道:‘可以这么说,如若他们确知我毒伤已愈,必会惊慌而逃。“俞秀凡道:“大哥,小弟觉着那些人都是凶恶之徒,大哥何不挺身而出,为天下除害呢?”

艾九灵道:“他们只不过是小卒哆兵,真正的幕后人物,一直隐藏不出。大哥只要有一日不死,他们就心存顾忌,不敢妄动,但这一股潜隐于江湖中的暗流,波澜汹涌,势力庞大,小兄已化了不少心血,但却一直无法找出那真正幕后人物。可是他们对我的陷害,却是迫不及待,狙杀、用毒、诡计百出。”

王耀东接道:“九老,为什么不生擒他们一两个人来问问呢?”

艾九灵道:“这方法我也曾试过,但却无法问出内情,这方法只好作罢。这一次,我不幸中毒,而且是一种很剧烈的无形之毒,但他们不知道我早已有备,配制了很多解毒之葯,但这次所中的毒太厉害了,发作的十分快速,当我觉出不对时,他们已然追踪而至,若非小兄弟及时相救,只怕我早已死在剧毒之下了。”一顿,道:“这些时日中,我一直设法净化内腑中的奇毒,也藉这些时日中想了不少事。觉着我只有暂时隐失,他们才会疏于防范,才能找出他们真正的幕后人物。现在,更好了,我也借这段时间,为俞兄弟一尽心力。”

王耀东老于世故,立时了然艾九灵的言中之意,急急说道:“九老,你看,我们要几时离开这里?”

艾九灵道:“越快越好。今晚就要行动。你现在设法通知内宅,要他们整理细软,二更后离开此地。”

王耀东叫过王翔,道:“去告诉你娘,要她快准备,所有的仆从丫环,多送些银钱,要他们各自回家,留的人越少越好,咱们三更动身。”

王翔应了一声,转身而去。

艾九灵对王耀东处事的快速,似是很满意,点头一笑,道:“耀东!这一次,让你放弃了王家老栈的基业,实在是敌势大强大,我又不能现身出来。”

王耀东接道:“九老,我明白。你是为王家好,你肯成全两个孩子,我已经感激万分。唉!这爿王家老栈,王家守了两代,总不能老守下去啊!”

艾九灵从怀中取出一个玉瓶,交给王耀东,道:“这玉瓶中的丹九,益神补血,增长功力,有这瓶丹九,可以保你伤势早愈。”

王耀东道:“九老,谢谢你了。”

××××××两头毛驴,缓行在直奔嵩山的大道上,驴上两个人,一个是白髯苍苍上布裤褂的村夫,一个是三十上下,满脸黑光的农人。

这两人像是爷儿俩,似乎就是近村的人;看那个不紧不慢的样子,走的很悠闲。

突然间,四匹快马,荡起了一天尘上,从两个村夫后面疾奔而来。

马上人个个疾服劲装,佩带着兵刃,疾掠两个村夫而过。

那白髯老者望望四匹奔过的健马,双目中神芒一闪,但立刻敛失不见。

两头小毛驴,仍然缓缓的走着,是那么安详。

天色逐渐的暗了下来,两头小毛驴也行进了山区。

这是通往少林寺的大路,两侧林木夹道,但路面却很宽阔,足可容三匹马并肩而进。

那白髯老人突然一提经,两头小毛驴极快的向前奔去。得得蹄声,划破了山野的静寂。

两头小毛驴已跑的满身大汗,颇有难再向前奔行之势,白髯老人才勒名停下,把两头小驴放人松林,白髯老人突然伸手抓住那黑脸人,道:“兄弟,我带你走。”

走字出口,突然飞跃而起。

那黑脸人只觉着被一股强大绝伦的力量拖着,身不由己的向前飞奔。

不知道奔行了多少时间,到了一座巍然矗立的大寺院前。黑脸人低声说道:“艾大哥,这就是名闻天下的少林寺么?”

敢情那白髯老者,竟是名震江湖黑白两道的奇侠艾九灵。

天下唯一能称艾九灵为大哥的,自然是俞秀凡了。

艾九灵低声说道:“兄弟,记着,尽量少开口。一切都由为兄对付。”

俞秀凡点点头,紧随在艾九灵的身后。

少林寺大门前面,高挑着两盏风灯,夜色中不停的摆动。

两扇大门,还未关闭,一个四旬左右,身着灰袍的僧人,突然间出现在两人面前,合掌说道:“两位施主,可是迷了路途?”

艾九灵道:“这里是少林寺吗?”

灰衣僧人道:“不错,正是少林宝刹。”

艾九灵道:“那就有烦大师通禀一声,在下要见贵寺方丈。”

灰衣僧人呆了一呆,道:“现在么?”

艾九灵道:“正是现在。”

灰衣僧人笑一笑,道:“这位老施主,你可是有病么?”

艾九灵道:“老夫健壮得很。”

灰衣僧人道:“嗅!贫僧奉告两位施主,敝寺方丈,难得见客。两位施主就算是白昼到此,只怕也难见到,何况时届深夜呢。”

艾九灵道:“少林寺的规矩,果然是严格得很。”

探手从怀中取出一个一寸高低的金佛,道:“大师,识得此物么?”

灰衣僧人接在手中,仔细一看,立时脸色大变,道:“金罗汉!”

艾九灵道:“有这尊金罗汉,是否可以见到贵寺方丈?”

灰衣僧人一叠声应道:“可以,可以。贫僧这就代施主通禀。”

双手捧着金佛,转身疾奔而去。

俞秀凡看的心中甚感奇怪,但他却强自忍下,没有多问。

那灰衣和尚几乎飞奔而入,但仍然等了近顿饭的工夫,才见他急急行出,一合掌,道:“老施主,金罗汉已呈敝寺方丈。”

艾九灵一皱眉头,道:“收了金罗汉,还是不见老朽么?”

灰衣僧人道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03回 消弭隐患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金笔点龙记》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