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笔点龙记》

第30回 怒诛剑士 惨遭凌辱

作者:卧龙生

巫灵道:“区区在下。”

那短衣人冷冷说道:“你在这路上澈下这些毒物,用心何在?”

巫灵道:“咱们用心很简单,此路暂时不能通行,四位请等候一会见。”

银衣人道:“你叫什么名字?”

巫灵哈哈一笑,道:“在下姓巫名灵,来自湘西五毒门。”

银衣人道:“那是我们自己人了。”

巫灵哈哈一笑,道:“不错,咱们算是自己人了。”

银衣人道:“既是自己人,为什么还不肯收回毒物,放我们过去。”

巫灵有心拖延时间,随口应道:“两个到此有什么事?”

这时,那站在最右首的银衣人,怒声喝道:“别和他罗罗唆唆了,这人有意拖延时间,我不信这些毒物真的能挡住咱们。”

巫灵道:“我这些毒物,都是天下至绝至毒之物,只要被咬上一口,决无活命之理,诸位如是不信,那就不妨试试。”

右首银衣人哼的一声,拔出长剑,扫向一片蛛网。

这些巨蛛,吐出的丝线,有烧香粗细,粘性奇大。

银衣人长剑过处,蛛丝断了一片,但蛛丝被剑风带动,飘然而起,又和别的昧丝,接在了一起。

那少年一连三剑,只能把蛛网斩断了两尺左右一片空地。但蛛丝震动,引来了两个蜘蛛,疾扑而来。这些蜘蛛,平常行动十分缓慢,但在蛛网之上,却是运行奇速疾如流垦一般,急扑而至。

银衣少年冷哼一声,二剑劈出,把一只巨蛛劈作两半,但另一个巨蛛,却借毒丝之势,扑到了银衣少年的面前。那银衣少年吃了一惊,飞起一脚踏了下去。

他动作快速,一脚把那蜘蛛踏成了碎浆。但另外三只毒蛛,却如飞而至。

银衣人长剑挥扫,又劈死了一只,遥发一掌,震毙了一只,但第三只却己冲到了银衣人的身上,爬上了银衣人刚刚收回的右腿。

毒蛛爬上了身躯,动作快速无比,一眨眼间,已爬到了银衣人的后背之上。

另一个银衣人叫道:“吴兄小心!”长剑出鞘一挥,斩向毒蛛。

右首银衣人虽然听到了招呼,但身躯仍然移动了一下。出剑认位奇准,一剑劈开蜘蛛,但因那姓吴的银衣人身躯移动,毫厘之差,划开了吴姓剑士的衣服。

那被斩作两半的蜘蛛,趋势而入,几去之前,在吴姓银衣人的背上咬了一口。

这些巨大的蜘蛛,都是异种毒物,腹中的剧毒,强烈无比。那姓吴的银衣人,又被长剑划破了肌肤,毒蜘蛛腹中的毒液,随着鲜血,很快的渗人了内腹,不过片刻工夫,吴姓银衣人脸上,已泛起了一片片蒙蒙黑气,身躯摇动了几下,便摔在地上。

三个银衣人很快的跑着过去,发觉那吴姓银衣人早已气绝而逝。

他由中毒到死亡,一直在咬牙苦忍,没有呼叫一声,也没有说过一个疼字。仔细看去,发觉他牙齿紧咬,深入下chún,显然,他在忍耐着无比的痛苦。

巫灵长吁口长气,高声说道:“在下早已说过,我这些毒物,都是异种奇毒之物,腹中奇毒,强烈的很,诸位却似是不肯相信。”

排在左首的银衣人,似是四人中的领队,望望死去同伴的尸体,冷笑一声,道:“阁下认为这片蛛网、毒蛇,真能够拦阻我们么?”

巫灵道:“四位中已死去了一个,血淋淋的经过,在下希望三位,不要再逞豪强之气,须知一个人,只能死一次。”

银衣人冷冷接道:“龙字号的剑士,一向视死如归。”

突然举手一招,另两个银衣人应手行了过来,三个人低声商量了一阵,又忽然分散开去。

只见那领队银衣人飞起一脚,竟把同伴尸体踢的飞起七八尺高,蓬然一声,摔在网当中,蛛网的震动,四面八方的蜘蛛,一齐向尸体拥了过去。

巫灵一皱眉头,还未来及说话,三个银衣人,己然飞跃而至。

但见三个银衣人,喇的一声,拔出了背上的长剑,剑尖一点实地,第二次,飞身而起。所有毒蜘蛛,都已被吴姓剑士的尸体吸引而去,三人的长剑,虽然触到了蛛网,但却没有毒蛛攻来。

巫灵忽然发出一声怪异的啸声,他布在蛛网后面的毒蛇,忽然向后退下,拉长了这片蛇区的距离。

无名氏、石生山也跟着向后退了一丈。

这一来,三个银衣人原准备一举间飞越过蛇区的,也突然间停下来。三个银衣人的第二次飞跃,竟然也有两丈以上的距离。

巫灵及时拉长毒蛇布守区域,三个银衣人虽然算好距离,但却未料到巫灵及时后撤了毒蛇。

三人身子落地,仍然在蛇群之中。但见群蛇发出咕咕之声,昂首吐信,纷纷向三人攻去。三个银衣人长剑挥动,闪起了一片银光剑花。涌上的蛇群,不是被斩断蛇头,就是彼拦腰斩作了两段。

无名氏看三个银衣人挥剑一击,斩死十余条毒蛇,心中暗暗忖道:巫灵这蛇阵只不过十余条毒蛇,三个银衣人,只要再挥剑一击,就要去了大半,那时,再无毒物阻止三人了。心中念转,低声说道:

“巫兄,这些毒蛇,都是千辛万苦选来之物,如若被人杀死,岂不是可惜的很。目下,咱们是三对三的局面,倒不如放手和他们一决生死。”

巫灵道:”尽力而为,多阻挡他们7列是一刻。”他的话说的虽然很婉转,但言下之意,无疑是暗示三人的剑法凌厉,凭三人之力,拦人家不是易事。

无名氏还未来得及接口,巫灵已双袖挥动,打出三道红光。

三个银衣人疾快的挥动了长剑,银光闪动中,响起了三声低微的咕咕之声。

原来,那巫灵打出的暗器,竟然是三条红色的小蛇。三个银衣人长剑挥动,斩断了三条红蛇。那红色小蛇前冲力很强,身子虽被腰斩,但头部仍然向前冲去,蛇口大张,白牙森森。

三个银衣人由于同伴的死亡,心中都提高了警觉,眼看蛇口张启,立时向旁侧闪去,三个人虽然逃避开那半截红蛇,但地下的毒蛇,却又借机向上拥了上来。同时,巫灵一扬腕,又打出三条红色的毒蛇。

三个银衣人确有过人的功力,同时发出一声长啸飞跃而起。

不但避开地面上蛇群的攻击,而且也避开了三个红色暗器般的毒蛇。

这一次,三个银衣人拔起三丈多高,有如三头巨鸟一般,分向巫灵、无名氏、石生山扑了过去。

无名氏、石生山各自挥动兵刃,大喝一声,迎了上去。一声金铁大震,双方兵刃相接,硬拼了一招。

巫灵却不肯和那银衣人硬拼,疾快的向后面退了两步。银衣人冷笑一声,身于还未站稳,长剑已然向前递去。巫灵被逼的又向后退了两步。银衣人长剑展开,有如狂风暴雨,落英缤纷,着着逼进。

巫灵因一步退让,失去了先机,被迫得手忙脚乱,穷于应付,一时间竟然无法还手。

但无名氏和石生山却是锐不可挡,竟然和两个银衣人,打的激烈异常,而且是攻多守少。

三人就这样恶斗了四十余个回合。巫灵已被逼的一头大汗,淋漓而下。

直到了四十个回合之后,巫灵才找出了一个空隙,挥手打出了一团黑影。银衣人挥剑击出,立刻闪起了一片镶芒,迎了上去。剑花闪动,那巫灵击出一团黑物,被斩作数段。

突然间,银衣人感觉到脸上一凉,紧接着一股腥臭之气,直扑入鼻,不禁心中一震。

就这一分心神,巫灵己扳回了先机,右手二探腰间;抖出一物,咧的一声,扫了过去。银衣人匆忙问挥剑一挡,巫灵手中的兵刃,忽然一软,弯了过来,扫中那银衣人的左颊之上。银衣人疾快的向后退了两步,但被击中的地方,己然变成了一条黑色的伤痕。

原来,巫灵的手中,拿的竟然是一条三尺多长的黑色括蛇。用一条活蛇当作兵刃,在气势上,已结人一种恐怖的感受。

巫灵冷冷说道:“我手中这条铁甲蛇,不畏刀剑,而且含有剧毒,凡是被击中之人,不过一会工夫,毒发而死,你阁下死定了。”

银衣人呆了一呆,还未来及说话,人已倒地死去,那铁甲蛇果然是含有剧毒。

两个和无名氏、石生山动手的银衣人,目睹同伴又死一个,不禁大怒,厉喝一声,双剑灿闪,全力反击。无名氏、石生山立刻被逼落了下风。

巫灵大喝一声,挥动手中的铁甲蛇,猛攻过去。

三人联手,逼的两个银衣人也联手合战。两个人合手之后,攻势猛锐异常,而且数番相试之后,两个银衣人已然下再急进求功。

剑上的威力,逐渐的发挥出来。

突然间,两个银衣人联手剑势中,闪起了一片剑花,银芒飞洒,响起了两声闷哼,无名氏、石生山,各自被刺中了一剑。

一个被刺中左臂,一个被刺中右腿,鲜血淋漓,涌了出来。两人的伤势很重,中剑之后,手中兵刃,立刻慢了下来。巫灵手中铁甲蛇一紧,立刻把两人的剑势给接了下来。

他一人独挡两个银衣人的剑势,立刻被逼的连连倒退。勉强挡过三招,左肋被刺中了一剑。

他练有金钟罩的功力,刀剑不入,这一剑刺的衣服破裂,但人却没有受伤。只听一阵啪啪之声,巫灵连中了三剑。这三剑,力道奇大,内力从剑上传了过去,这三剑虽然未能刺破巫灵的肌肤,但强大的内力,却震的巫灵内腑翻动,真气流散。

第四剑刺到巫灵的前胸之上。巫灵真气散失,无法再避刀剑,这一剑直刺而入,深及心脏。

银衣人拔出长剑,一股鲜血激射而出。巫灵身子摇了两摇,倒摔在了地上。

无名氏、石生山正在自包伤势,眼看巫灵倒了下去,心中大为震动,顾不得再包扎伤势,抓起兵刃冲了上去。两个银衣人长剑一挥,洒出一片银芒,无名氏、石生山又都被剑上银芒削中,身上多了一道半尺长的伤口。

这当儿,突闻大喝道:“退下来!”石生山、无名氏闻声而退,奋起全力,倒退五尺。

转头望去,只见俞秀凡手握剑柄,肃然而立,脸上满面怒容。

两个银衣人冷笑一声,道:“你是什么人?”

俞秀凡道:“俞秀凡。”目光一掠巫灵的尸体,道:“是谁杀死了他?”

站在左首的银衣人道:“我。”

俞秀凡道:“你知道,杀人偿命么?”

银衣人道:“咱们兄弟死了两个,杀了他,咱们还未收回本钱。”

俞秀凡道:“你们该死!”突然拔剑一挥,击了过去。

那右首银衣人还未来得及出剑,寒芒已掠颈而过,一个人头,飞起了七八尺高,跌落在实地上。一股鲜血喷出,尸体倒摔在地上。

俞秀凡目光转注到左侧银衣人的身上,道:“你上吧!”

银衣人呆呆的站着不动,也未说话。显然,俞秀凡的快剑,已使他震惊不已。

俞秀凡冷笑一声,突然挥剑攻出一招。只一剑,斩下了银衣人握剑的右臂。

俞秀凡疾上一步,扬手点了银衣人右“肩井穴”,止住了那银衣人的流血,道:“回去!告诉他们,就说俞秀凡的剑势,不但很快,而且很恶毒。”

银衣人一语未发,伏身捡起了断臂、长剑,疾奔而去。

巫灵死去之后,那些散布于道上的毒蛇。蜘蛛,纷纷星散而去。

俞秀凡缓步行到了巫灵身前,满脸严肃之情,缓缓说道:“兄弟晚来了一步,致巫兄死于非命,虽然凶手已伏诛,但俞某人将永存一着一份愧咎。处境凶险,情势非常,恕咱们无法盛殓巫兄了。”言罢,扑身下拜,恭恭敬敬行了一个大礼。

无名氏、石生山顾不得本身伤势,也对着巫灵拜了三拜。

如非两人受伤,巫灵不会遭两个银衣人的合攻,自然不会死于银衣人的剑下。追究起来,巫灵是为救两人而死。

萧莲花缓步行了过来,道:“两位,死者已矣,他能受俞公子大礼,也足可慰他九泉阴灵了。前途险恶,咱们还有很长的一段路程要走,两位还是保重身体要紧。”

无名氏回顾了俞秀几一眼,道:“公子!咱们很惭愧,不但无能帮助公子,反成了公子的累赘。”

俞秀凡望望无名氏和石生山的伤势,道,“萧姑娘!替他们包扎一下伤势。”

萧莲花应了一声,动手替两人包扎起伤势来……。

俞秀凡突然抱起巫灵的尸体,道:“巫兄,不能让他们再触你的尸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30回 怒诛剑士 惨遭凌辱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金笔点龙记》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