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笔点龙记》

第33回 惊天剑法 百招大战

作者:卧龙生

俞秀凡道:“除非四位能把我系死此地,在下就无法见到造化城主,如是在下能过四位这一关,大约不会再遇上更厉害的人了。”

金星子淡淡一笑,道:“俞秀凡,别把我们估计的太高,在造化城中,我们并不是武功最强的人。”

俞秀凡心中震动了一下,口中淡然一笑道:“道长的意思,是说在下就算过了四位这一关,仍然见不到那位造化城主了。”

金钓翁道:“如若你算我们四人是一关,见到造化城主时,你最少还要再过三关以上,一关比一关难过。”

俞秀凡接道:“也许诸位说的很真实,不过,在下既然来了,不论结果如何,在下都要全力以赴,四位是一个个出手呢,还是四个人一起出手?”

这一问,顿然使四个人面面相闷,一时问答不上话。原来,四人自投入造化城中之后,一向是联手拒敌,但俞秀凡这么一问,四人反而有着不好意思开口的感觉。

沉吟了半晌,吴刚才冷冷说道:“你们三人一齐出手,我们四个人联合对敌,人数上,你们只少了一个。”

俞秀凡道:“在下对敌,一向是单枪匹马,不容群打群殴。”

吴刚道:“那也是没有法子的事了。我们四人这些年来,一直是联手拒敌。”

俞秀凡冷冷说道:“四位如想一齐出手,实也不用找很多的理由出来。”

吴刚冷冷说道:“就算我们四人一齐出手,你也无法把此事传扬于江湖之上了。”

俞秀凡道:“听阁下的口气,似乎是俞某人一定要死在诸位之手了。”

吴刚道:“不错!你小子死定了。”

俞秀凡仰天大笑,道:“想不到武林道上的前辈风范,竟然是如此的不堪承教,好叫在下失望,”

四个人都听的脸上一热。

金星子长长吁一口气,道:“俞少侠!咱们既然投入了造化城中,个人的声音利害,早已抛置九霄,就算你把此事传扬江湖之上,咱们也不会放在心上了。”

俞秀凡点点头道:“道长这一解说,倒叫俞某惭愧。一个人。

如是完全不理会名誉的价值,就算是万人唾骂。千夫所指,那也算不得一回事了。”

吴刚怒谊:“你小子骂人的技术不错啊!入骨三分,却又不带一个脏字。”

俞秀凡道:“骂几句不痛不痒,又有什么关系,阁下既然能做出来,难道还会怕别人说么?”

吴刚道:“大师!道长!金钓兄!咱们出手,这小子口舌如刀,叫人听了难过。”

忘情大师白眉微耸,叹息一声,道:“小施主!事已如箭在弦,徒逞口舌之利,于事何补,咱们四人合手,让你一招先机。

请出手吧!”俞秀凡望望手中的窄剑,道:“这把剑,是造化城中行刑堂主所用,沾满义士碧血,小可不愿使用。如是四位还有一点公道之心,交还小可的佩剑如何?”

金星子道:“你用的可是一柄宝刃?”

俞秀凡道:“凡铁铸成的普通兵刃,但不知四位,是否有这个风度。”

金钓翁道:“还给他顺手的利剑,要他输的心服口服,不知大师。道长和吴兄的意见如何?”

忘情大师道:“老袖亦有此意。”

金钓翁高声说道:“把他的兵刃送上来。”

只听一个清冷的声音,由屏风后传了出来,道:“金老稍候,在下立刻去取。”

忘情大师等也未再出言相激,四个人分占了四个方位,把俞秀凡围在中间。大厅中沉静下来,静的听不到一点声息。大约过了一盏热茶工夫,一个全身自衣的佩剑少年,手捧一把长剑行了过来。

土龙吴刚抢先伸手接过,一按机簧,抽出长剑,仔细看了一阵,又瞧瞧剑柄、剑身,还剑入鞘,道:“拿去!”五指一松,用掌心的内力,把剑投向俞秀凡。

俞秀凡接过长剑,冷然一声,道:“吴前辈!在下的宝剑如何?”

吴刚冷笑一声,道:“只是一把凡铁长剑,如若一定要老夫评论一下,这把剑唯一的可取之处,就是它有些年代了。”

俞秀凡弃去手中窄剑,弹剑长啸,道:“一把剑的名贵与否,锋利固很可贵,担它只是剑的本身。但名剑侠士,红粉佳人,好的剑,必需施用的有。”

吴刚怒声喝道:“住刚老夫是何等身份,岂能听你这个后生晚辈说教。”

俞秀凡长长吁一口气,突然摆出一个剑式,道:“诸位既然不愿听晚辈的相劝之言,那就请出手吧!”

吴刚抢前一步,正想发动攻势,但却突然向后退了一步。金钓翁摆动手中的金竿,但也没有出手。金星子移动了两步,又回原位。只有忘情大师没有动,但却皱眉头,一脸冷肃神色,肃立不动。四个人,八只眼睛,都睁的大大的,望着俞秀凡。

俞秀凡脸上是一片诚正冷肃之色,右手中的长剑,斜斜指向左面。这是个很奇怪的剑式,但全身上下,却全都保护在剑身之下。以忘情大师等四人的武功,竟然也找不出下手攻击的地方。

俞秀凡也有很沉重的感觉,这四大高手分站的方位,有如一道环围的铜墙铁壁一般,没有一点可以子人突袭的空隙。但更难:

承受的,是那四人冷厉的气势,不用出手,那一股强大的气势,“已然直逼过来。就像是四团火,不用烧到你,但那散发出的热力,就有着一股炙人的力道。

土龙吴刚有些暴躁的说道:“金星!你是用剑高手,看看他:

这是什么剑法?”

金星子道:“贫道如是能瞧出来,不用你吴兄吩咐,我早就出手了。”金钓翁道:“这不是艾九灵传他的剑法,咱们和艾九灵动过手,从来没有见过他练这招剑式。”

俞秀凡不断的运集真气,把真气逼注剑身之上,一把凡铁兵刃,透出了俞秀凡运集的内力,逼出了阵阵剑气。

金星子道:“贫道浸沉剑道数十年,从没有见过这样的剑式。”

吴刚道:“难道这是他目己创出来的不成,老夫就不信这个邪。”一侧身,准备出手。

忘情大师道:“老衲知道,这是惊天三剑中的第二式——

‘石破天惊’。”

吴刚移动的脚步,又收了回来,道:“惊天三剑,不是已经失传很久了么?”

金钓翁道:“大和尚!你既识出惊天剑中的剑式,就该想一个破解之法才是。”

忘情大师道:“没有破解之法,才被称为剑中之绝。”

吴刚道:“总不成,咱们就这样干耗下去吧?”

金星子道:“多耗一刻,咱们就多一些机会。”

吴刚道:“怎么说?”

金星子道:“等他先发动,咱们才能找出剑中的破绽,”

吴刚道:“你知道他攻向谁么?”

金星子道:“不知道,他这守中寓攻的剑式,防守四面八方。

咱们四个人,任何人,都可能受到他的攻击。”

吴刚冷笑一声,正待开口,发觉了俞秀凡剑气更盛,西道目光,也逼视了过来,心中忽生畏惧之感,不敢再多开口。

金钓翁突然又摇动手中的金钓竿,道:“老夫发动,三位给我接应。”

金星子道:“好!”长剑斜斜指出,剑诀领动,摆出了迎接金钓翁的气势。

吴刚微微一抬龙头杖,也准备出手相助。忘情大师右手握住了戒刀的刀柄,左手大指,食指,捏住了一面铜拨。局势已形成了剑拔弩张的局面,双方面立刻就是一场火拼。

俞秀凡手中的长剑,忽的开始微微摆动,剑尖忽而指向金钓翁,忽而指向吴刚,忽而转向忘情大师。忽然转向金星子。

金钓翁等准备发动的攻势,又突然的停了下来。原来,四人发觉那俞秀凡整个的人,已和长剑凝结在一起,剑势转动时,整个气势,也都随着摇摆的剑势在转动。这就便四个人,都为之犹豫起来,肃立不动。

四个人停下来之后,俞秀凡摇动的剑势,也缓缓停了下来。

忘情大师吁一口气,道:“诸位!咱们向后面退开一些,再商议一阵。”

这四人都是武林中顶尖的高手,经过大风大浪的人物,自有很高明的辨别能力,他们发觉了俞秀凡是一位很难对付的人物,那静如山岳的气势,使人感觉到极难对付。

金星子首先响应,一吸气,脚未移步,腿未屈膝,人却突然间向后退出两尺。金钓翁也向后退了三步。

土龙吴刚一提气,也准备向后退开时,俞秀凡手中的长剑,突然寒芒暴长,疾向吴刚攻去。

这一剑势道如长虹电射,快速之极。吴刚疾举手中龙头杖封向俞秀凡的长剑。

金钧翁一抖金竿,一条银线,疾飞而出,带着一个金钧,击向长剑。

同一时间,金星子的长剑,也伸了过来来,封挡俞秀凡的剑势。

吴刚的龙头杖,虽然很快,但仍然慢了一步,俞秀凡的长剑,己然先行攻到,龙头杖举起时,长剑已然划过了吴刚的左肩。但闻当的一声轻响,金钓翁飞出的金钧,击中了剑身。金星子的长剑,也化做了一道银虹,护住了吴刚半个身子。三人一齐施为,才算把俞秀凡的剑势变化封住。

俞秀凡一击中敌之后,伸出的长剑,又突然收了起来。

吴刚脸色铁青,左肩上裂了一个半尺长的口子,鲜血淋漓而下。金钓翁一挫腕,飞出的银线金钧,又缩回了金竿之中。金星子也收回了长剑。

土龙吴刚冷哼一声,道:“老和尚!你为什么不出手,他攻向老夫时,目下了一个空隙,你可以趋势出手的。”

熊大师道:“他出剑太快,时机一闪即逝,换了被人也一样无法出手。”吴刚怒道:“老道士和金兄,都能攻出兵刃,至少你可以打出飞钹,为什么站着不动?”

忘情大师道:“没有把握的事,老衲怎能轻易出手。”数十年来,我这一对飞钹,一出手从未落空,至少,也要见到对方流出鲜血才行。”

金星子道:“两位不用争执了,大敌当前,此刻不是吵架的时刻。”

金钓翁道:“俞秀凡的剑势太快,对咱们的威协也太大,不杀了他,咱们是席难安枕,食难知味了。”

忘情大师道:“老钠可以奉告三位一言,俞秀凡刚刚攻出的一剑,并不是惊天三剑中招式,他只是刺出一剑,快如电光石火的一剑。”

金钓翁道:“不是惊天三剑中的招术,那是什么剑法?”

忘情大师道:“他就是简简单单的刺出一剑。”

金钓翁道:“刺出一剑,就有这样的厉害么?”

忘情大师道:“不错。就是平平凡凡刺出的一剑,只是他得了一个要诀。”

金钓翁道:“什么要诀?”

忘情大师道:“快、准二字。老衲在武林行道,从来没有见过这样快、准的剑法。”

金钓翁道:“这个,咱们应该如何?”

忘情大师道:“咱们四人合手以来,从未遇过对手,而且,出手一试之下,立刻就可以判断出胜负之数,不但老初心中有数,就是三位心中,也都有着致肚的把握。当年咱们合手对付艾九灵,虽然觉着他武功精绝,但咱们都还有着不会败给他的感觉,果然在苦拼了百招之后,他负伤而逃。现在,咱们虽然面对着一个后生晚辈,但三位是否有胜他的把握?”

三人面面相觑,沉吟了良久,金星子才缓缓说道:“贫道心中,实无把握。”

忘情大师道:“金钓兄呢?”

金钓翁播摇头,没有说话。

忘情大师道:“吴兄呢?”

吴刚道:“一对一,咱们谁也无法封住他的快剑,但如说四人联手,也无法胜他,那就未免有些夸张了。”

忘情大师道:“四人一齐出手,各出全力,也许可以制他死地,但咱们至少也要死亡两人。”

吴刚道:“大师的意思,可是说咱们四人之中,哪两个应该死亡是么?”

忘情大师道:“是绝对的死亡,另两个人,也只有一半的生存机会。”

吴刚道:“咱们总不能知难而退吧!”

忘情大师道:“不能退缩,但也不能糊糊涂涂的死去。”吴刚叹息一声,道:“大师!咱们总不能就这样对下去吧?”

忘情大师道:“这是最高明的办法。目下的形势,不但要比武功,而且还要比修养,何况时间愈久,对咱们愈是有利。”

吴刚道:“干耗着,等他出手?”

忘情大师道:“对!不过,俞秀凡不会轻易出手,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33回 惊天剑法 百招大战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金笔点龙记》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