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笔点龙记》

第36回 虎落平阳 险渡色关

作者:卧龙生

黄衣女子道:“你还有一点人所难及之处,不知你自己是否知道?”

俞秀凡道:“不知道。”

黄衣女子道:“要不要小妹告诉你?”

俞秀凡道:“请说吧!”

黄衣女子道:“你的人,生的很俊,更难得的是一脸书卷气,没有一点江湖人的气息。”

俞秀凡道:“这个么,在下倒未觉得。而且,在下自觉着流气还很重。”

黄衣女子微微一笑,道:“俞秀凡,有很多传说的话,看来是不可以相信了。”

俞秀凡道:“由来传言多误人,姑娘千万不可相信啊。”

黄衣女子道:“那么,俞秀凡,可不可以说说你最喜欢什么?”

俞秀凡笑一笑,道:“我最喜欢三件事。”

黄衣女子道:”能不能告诉我,你喜欢哪三件事?”

俞秀凡道:“名,自三代以下,无有不好名者。”

黄衣女子道:“有道理。人死留名,雁过留声,应该喜欢才是。但不知第二件是什么?”

俞秀凡道:“利!有钱能使鬼推磨,财可通神,神鬼都爱财,在下也无法免俗了。”

黄衣女子笑一笑,道:“是,黑眼珠见不得白银子,人为财死,鸟为食亡,这也是没有法子的事了,但不知俞少侠喜爱的第三件事,又是什么?”

俞秀凡笑一笑,低声道:“女色,美女动人,实叫人难以锁住心猿意马。”

黄衣女子笑一笑,道:“俞秀凡,一个受人崇拜的英雄,不应该犯的毛病你似乎是全犯了。对么?”

俞秀凡道:“英雄怎么样?英雄也是人啊!英雄总不能不吃不穿啊!”

黄衣女子格格一笑,道:“俞少侠,你似乎是想得很开啊!”

俞秀凡道:“不错。在下一向是想得很开的人,英雄肝胆,那不过是作给别人瞧瞧罢了。”

黄衣女子道:“对!英雄气短,儿女情长,俞少侠的想法,和咱们城主颇有相似之处。不过…”

俞秀凡道:“不过什么?”

黄衣女子道:“不过,俞少侠如若真是这么一个人,似乎是不应该和我们的城主作对了。”

俞秀凡道:“为什么?”

黄衣女子道:“因为,你只是在想想罢了,造化城却己在开始行动了,我们正在这样作,而且,作出了很大的成绩。”

俞秀凡道:”姑娘,可否说的清楚一些。”

黄衣女于道:“可以。事情很简单,我们就用你说的方法,建立起这座造化城。”

俞秀凡道:“只此一端,就有这样大的成就么?”

黄衣女子道:“自然,还要有别的配合。简明点说,两句话就可概括,再加上两个字,就构成了造化城这个组合。”

俞秀凡道:“两个字,有此等大的力量,想那两个字,定然是深含玄机了。”

黄衣女子道:“愈是简明的事,愈是精深,造化城能有今天这个局面,除了深解人性外,还加上神秘二字。”

俞秀凡淡淡一笑,道:“对!造化城中,充满着神秘,但还有一个原因,那就是造化城三个字用的太妙。”

黄衣女子点点失笑道:“不但是三个字用的好,而且也确然是具有了功夺造化之能。俞少侠请想一想经过的地方,那一处不是极尽曲折变化之妙。”

俞秀凡道:“姑娘!造化城主究竟有多少替身?”

黄衣女子道:“这几句话,就问的不够洒脱了。”

俞秀凡道:“怎么说?”

噶衣女子道:“造化城主可能有千百个化身,那要看他的需要。”

俞秀凡道:“这么说来,造化城主只是一个人了。”

黄衣女子格格一笑,道:“你可是认为那造化城主,是很多个人,是么?”

俞秀凡心中暗道:任你姦似鬼,也被我探出口风了。口中却说道:“一个人有此才能,确是非凡了。”

黄衣女子道:“一个人,在扬名立万的时候,虽然不畏死亡,但在成名立业之后,却要善自珍重。仙道无凭,人生不过短短数十年,自应及时行乐,人人都有此想。愈是聪明的人,觉悟愈快,不过,他们想在心中,不敢说出来罢了。”

俞秀凡心中暗道:这造化城主的厉害,不但是他武功高强,有所成就,他对人性邪恶的一面,了解得十分透彻。而且还能叭扩大运用,掌握了人性中的缺陷,才使这样多武林高手为他效命。

不闻俞秀凡回答之言,黄衣女子又开口接道:“俞少侠是聪明人,才能稍经历练,就想到了十分深远的事。”

命秀凡冷然一笑,道:“可惜在下想到的还是晚了一些。”

黄衣女子道:“还不算大晚。”

俞秀凡苦笑,未再答话。黄衣女子接道:“俞少侠,我们不谈这个,咱们谈谈你目下的处境如何?”

俞秀凡道:“身陷绝境,等待死亡而已。”

黄衣女子道:“如是有一个办法,可以使你不死呢?”

俞秀凡道:“什么办法?”

黄衣女子道:“对你而言,可能是一个很痛苦的决定,因为有些事,在各人感觉中,有着绝对的不同。”

俞秀凡道:“此话怎说?”

黄衣女子道:“举一个例子说吧!要你杀死金钓翁、无名氏、石生山,对你而言,是不是一件很痛苦的事呢?”

俞秀凡吃了一惊,忖道:这女人只怕不是举例而言,难道三人已早被他们制服了不成。

心中念转,口中却故作轻松的笑道:“伤害三条人命,对一个江湖人而言,确不算什么重大事,但他们不是救过在下,就是在下的好友。下手取他们的性命,那真是一件难事,不过……”

黄衣女子道:“不过怎样?”

俞秀凡道:“在下要是能够保全性命,这就可以商量了。”

黄衣女子道:“那是说,你如能得某一种条件保障,可以考虑杀他们了。”

俞秀凡道:“如是一个人不能为人时,那只有为己了。”

黄衣女子道:“说的是啊!人不为己,天诛地灭。”

俞秀凡道:“姑娘,在下是否会有这样的机会呢?”

黄衣女子道:“我希望阁下多想想,这是生与死的抉择,阁下如是一步走错了,那就永远没有机会了。”

俞秀凡微微一笑,道:“想不到啊!俞某人身陷绝境之后,竟然还有这样好的机会。”

对他而言,这是一个机会,一个可以见到造化城主的机会。

但也有着死亡的危险,一种可以致人于死的危险。可悲的是,他全身穴道受制,全身无法挣动。

心念转动之间,到了一座石门前面。

黄衣女子停下了脚步,笑一笑,道:“俞秀凡,走的很累吧?”

俞秀凡道:“很疲累,这短短数十步的距离,走的我筋疲力尽。”

黄衣女子笑一笑,道:“咱们进去休息一下吧?”

俞秀凡心头震动一下,道:“休息一下?造化城主,就住在这座石室中么?”

黄衣少女道:“不是。这地方住的是城主的一位妃子。”

俞秀凡道:“造化城主的一位妃子,咱们怎能进去休息?”

黄衣女子笑一笑,道:“你可以见识一下造化城主妃子的美丽。”

俞秀凡道:“哦!”

黄衣女子格格一笑,道:“俞秀凡,你可是很害羞么?”

俞秀凡笑一笑,道:“也许是在下的经验不丰富,所以,还无法放得开。”

黄衣女子道:“胆大一些,造化城主喜欢胆大的人。”

一面说话,一面向内行去。俞秀凡长长吁一口气,缓步向内行去。一股沙烈的香气扑入鼻中。

但闻黄衣女子叫道:“花花夫人,有贵客登门了。”

但闻一阵环佩叮当之声,一个身着粉红衣裙的少女,缓步行了过来。

俞秀凡抬头看去,只见那粉红衣着少女,长的秀美之极,而且,有在股动人的妖媚之气。

只见她眼神一掠黄衣女子,道:“这一位是-----”

黄衣女子接道:“俞少侠,咱们城主最大的敌人,也是城主最赏识的人。”俞秀凡道:“不敢,下敢。在下么,俞秀凡。”

花花妃子笑道:“原来是俞少侠,在下久仰了。”

俞秀凡道:“不敢,不敢。”

花花妃子道:“黄使者,把俞少侠送入我这里,用心何在?”

黄衣女子道:“这是城主的意思。”

花花妃于道:“城主的意思?”

黄衣女子道:“是!城主要夫人善为招待俞少侠。”

花花妃子嫣然一笑,道:“要我怎么招待呢?”

黄衣女子道:“全部招待。能使俞少侠投入我们造化城中最好。”花花妃子道:“这我就明白了,请去吧!”

黄衣女子目注俞秀凡,脸上泛起了一片奇怪的笑意,道:

“俞少侠!花花夫人,也许不算是天下第一美女,但却有很多别人难及的地方。”俞秀凡虽然是聪慧绝伦,但对这等男女间事,却是了解的不多,一时间听不懂她言中之意,呆了一呆,缓缓说道:“你说地和别人不同,在下倒是瞧不出来。”

黄衣女格格大笑了一阵,道:“俞少侠,这不是任何一个人都可以明白的事,必需要试验之后,才能了解。”

俞秀凡只觉脸上一热,垂首不言。原来他忽然想通了个中原因。

花花妃子微微一笑,道:“好吧!城主吩咐下来,我自会全力以赴,你请便吧!”

黄衣女子淡淡一笑,道:“那好,我就把俞少侠交代给夫人了,不过此人武功高强,意志若钢,夫人要特别的小心一些。”

花花妃子笑道:“他虽是意志如钢,但我是情火如炉,你只管去吧!”

黄衣女子一欠身,低声道:“夫人,要特别小心啊!这个人不好对付。”

花花妃子点点头,道:“我知道,你请出去吧!”

送走了黄衣女子,花花妃子顺手掩上了房门,搬一把木椅,放到俞秀凡的身侧,低声说道:“公子请坐。”

俞秀凡却有着站立不住的感觉,钢铁一般的汉子,身上多了那六根金针,竟然变成站立不稳的人。晴暗叹息一声,缓缓坐了下去。

花花妃子伸出玉手,及时的扶住了俞秀凡,一股幽香之气,借势传了过去。

嫣然一笑,花花妃子胆大的把娇躯偎入了俞秀凡的怀中,缓缓说道:“俞秀凡,你好像还未经过人道?”

这句话,俞秀凡听懂了。抬头望了花花妃子一眼,微微颔首。

他明白,此刻发作不得,六根金针,把他变的柔弱无比,只要一个健壮些的普通人,举手一拳,就可以取他之命。这牺牲大无价值,但如想保全性命,又必需忍下气忿。花花妃子格格一笑,道:“俞公子,你对我的评论如何?”

俞秀凡心中暗道:只有和她虚于委蛇,才有除去金针的机会。只要想法子能借她之身拉下一条手臂上的金针,立刻可以恢复武功。但在对方的严密防范之下,这机会很难实现。

花花妃子突然伸出了嫩葱似的玉手,指在俞秀凡的脸上,笑道:“小兄弟,不要一直盘算歹主意,妹妹我是见过大风大浪的人,只要你眼珠儿动一动,我就会知道你想的什么,不知你相信不相信?”

俞秀凡道:“在下相信。”

花花妃子道:“虽然是城主有命,但我是愿者上钩,你先看看我这份人才,值不值得你奉献出处男之身。”

俞秀凡呆了一呆,道:”你怎么知道我是还未涉人道的处男之身?”

花花妃子笑道:“姊姊我阅人多矣!像你这样初出茅庐的人,姊姊我么,一眼就可以看出来了。”

俞秀凡道:“哦!原来这中间还有如此的奥妙。”

花花妃子笑道:“奥妙的事情很多,我虽然已非处子之身,但床第间的风流情趣,确非一般的女孩子能望项背。我可以使你尝试到从未有过的滋味,但也给你选择的机会。”

俞秀凡笑一笑,道:“那位黄衣姑娘说的不错,你不算太美的女人,但却有一股使人着迷的凤韵,”

花花妃子笑道:“那你是答应了?”

俞秀凡道:“现在还未想奉献,我想先知道一点内情。”

花花妃子道:“好吧!你想知道什么内情?”

俞秀凡道:“我答应了你之后,咱们是不是永远能相守一起?”

花花妃子心头震动了一下,道:“这不是你我能决定的事,你就不用问了。”

俞秀凡道:“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36回 虎落平阳 险渡色关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金笔点龙记》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