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笔点龙记》

第37回 针钗反正 歼四将军

作者:卧龙生

汤兰沉吟了一阵,道:“你背叛了造化城主,难道不顾后果,不怕报复么?”

花花妃子道:“最大的报复,不过是一条命罢了。我早已把生死置之度外。”

汤兰嗯了一声,道:“这么说来,你是至死不悟了。”

俞秀凡冷笑一声,道:“汤兰!不论我们将来身受何等悲惨,不过,眼下先死的是你。”

汤兰笑一笑,道:“俞秀凡!花花妃子鬼计多端,你如是真的相信了她的话,那就有你的苦头好吃了。”

俞秀凡道:“不用挑拨,俞某人不吃这个。至少,她取下我身上的金针。”

汤兰道:“原来如此。我还想你真的不畏金针伤穴之苦呢?”

俞秀凡道:“话已经说完了。你如何决定,似是也该给咱们一个确定答复了。”

汤兰道:“可以,但要再给我三个时辰的时间。”

俞秀几直:“你的花招不少,不,你必需立刻决定。”

汤兰道:“一个时辰呢?”

俞秀凡道:“半个时辰也不会等,汤姑娘如是无法决定,咱们就代你作主了。”

汤兰道:“代我作主,用意何在?”

俞秀凡道:“很简单,可以杀了你,也可以使用很残的手段,迫你就范。”

花花妃子笑一笑,道:”我有办法,咱们只要给她吃下一粒葯物就行了。”

俞秀凡道:“什么葯物?”

花花妃子道:“就是给你食用的那粒葯物。”

俞秀凡道:“那不是专门对付男人的葯物么?”

花花妃子道:“对付女人也是一样有效,至少,它可以使一个人的思想改变。”

俞秀凡道:“好吧!咱们试试看这葯物是否灵验?”

花花妃子道:“汤姑娘,仔细的看看我。”

汤兰道:“不用看了,贱妾对你早已记忆的十分清楚了。”

花花妃子笑一笑,道:“当你思索能力逐渐受到控制时,你会忘去了很多事,只有记忆得很深刻的印象,才会永记不忘。”

汤兰道:“贱妾不明白夫人的意思。”

花花妃子道:“吃下那葯物之后,你会减少思维的力量,除了常常见面的人之外,你会连自己的儿女,也逐渐的忘去。”

汤兰道:“可惜,我没有儿女。”

花花妃子道:“天下至亲,莫过父母、子女,我不过是举个例子给你听听罢了。”一面伸手取出葯物,接道:“俞少侠,想办法把她牙关捏开,我把葯物冲人她的口中。”

汤兰脸色一变,道:“不行!”

花花妃子道:“汤姑娘,你自己心中很明白,你已无法反抗。”

汤兰道:“夫人,咱们可不可以再谈谈?”

俞秀几道:“不可以,我们时间宝贵,何止寸阴寸金。”

汤兰道:“我如是答应你了,你们会相信么?”

俞秀凡道:“自然要有一些表现才行。”

汤兰道:“难处就在此了,要我如何表现呢?”

俞秀凡道:“自然要能让咱们相信,姑娘确已决心脱离造化门。

背弃造化城主。”

汤兰沉吟了一阵,道:“我可以给你们个证明:不过,我要先了解一件事。”

俞秀凡道:“你请说。。”

汤兰道:“你们是要我带你们逃走呢,还是要我帮你们对付造化城主?”

俞秀凡道:“在下千辛万苦而来,岂可轻易离去,但也不用你帮忙对付造化城主。”

汤兰道:“既不用我带你们逃走,又不用我帮忙你们对付造化城主,那要我作什么呢?”

俞秀凡道:“至多是让你给我们打个接应,主要的是要你心向我们。”

汤兰道:“你能够相信我么?”

俞秀凡深吟不语。

花花妃子道:“不相信,除非你能给我们一个证明。”

汤兰道:“证明很难说了,是不是要我杀几个人,要他们知道我背叛了造化门?”

花花妃子道:“正是这个意思。”

汤兰冷笑一声,道:“你们证实了,造化城主也知道了内情。”

花花妃子怔了一怔,道:“这个,这个………”

俞秀凡接道:“汤兰!先回答我一句话,你要不要背叛造化门?”

汤兰道:“这个么,小妹就很难说了,我在造化城之中,也不是尽如人意。”

俞秀凡冷冷说道:“这是说,你也可以背离造化门了?”

汤兰道:“我要看背离了造化门,有好多生存的机会。”

俞秀凡叹息一声,道:“汤姑娘,在下不是和你谈论机会,我想知道的是你心中是否有是非之分。”

汤兰道:“是非之分么,自然是有,不过,我觉着有些事,对我个人来说,比是非还要重要一些。”

俞秀凡苦笑一下,道:“姑娘,一个人不能活千秋万年,你苟安偷活下去,难道真的会活的愉快么?”

汤兰道:“好死不如赖活着,如是我没有选择的余地,那只有苟安偷生下去了。”

俞秀凡道:“汤姑娘,我们处于劣势危境,实在是担负不起任何一点轻微的挫折,但我们心灵上距离的太远,只好委屈你了。”

汤兰道:“杀了我,是么?”

俞秀凡道:“我如因此杀了你,那和造化城主的为人,又有什么不同。”

汤兰道:“不杀,总不能放了我吧!”

俞秀凡道:“不能,若放了你,我可能就见不到造化城主了。”

汤兰道:“那你的意思是……”

俞秀凡接道:“点了你的穴道,使你无法传出消息。”

汤兰沉吟了一阵,道:“不怕我运气冲开了被点的穴道么?”

俞秀凡道:“我的手法很特殊,我相信三个时辰之内,你不会冲开穴道。”

汤兰叹息一声,道:“你太低估造化城主了,还会给你三个时辰的机会么?”

俞秀凡抬头望了花花妃子一眼,道:“她是不是虚言恐吓?”

汤兰道:“她虽是妃子的身份,但这一区段的负责人是我,传讯内情,只怕她也不知道。”

俞秀凡道:“汤兰!你是自己说呢,还是要在下问?”

汤兰道:“你准备如何一个问法?”

俞秀凡道:“这要你自己决定了。”

汤兰淡谈一笑,道:“每隔上一个时辰,每一个区段,都要有一次暗记传出。这暗记有不得任何一点错误。而且,十分机密,除了每一区段的首脑之外,别的人都不知道。”话声顿了顿,接道:“现在,已是传暗讯的时间了。”

俞秀凡道:“这不是威胁吧?”

汤兰道:“那要看你怎么想了。”

俞秀凡沉吟了一阵,道:“你去吧!”松开了汤兰腕穴上的五指。

汤兰笑一笑,未说一个谢字,转身大步而去。

花花妃子道:“你怎么放了她?”

俞秀凡道:“不论她是否已通知造化城主,我来此的用心,只在能求得面对面和他来一傅的机会。如是我无法对付他,讯息是否传出,都是一样。”

花花妃子道:“如是汤兰传出讯息,你根本就没有看见造化城主的机会。”

俞秀凡道:“杀了她,也一样没有法子见到造化城主,”

花花妃子愣了一愣,道:“为什么不迫她和咱们合作?”

俞秀凡道:“造化城主是那样一个谨慎的人,汤兰如非诚心和咱们合作,她很快会传出这些变化的讯息,杀了她也于事无补。”

花花妃子道:“那总比放了她好些。”

但见紧闭的木门,突然大开,针钗汤兰,缓步行了进来,她神情严肃,手中捧着一把长剑。

花花妃子拔出一把匕首,道:“你要干什么?”

针钗汤兰望也未望花花妃子一眼,目光却凝注俞秀凡的身上,道:“你一定要见那造化城主么?”

俞秀凡道:“是!”

汤兰道:“至少你应该有一把剑,对么?”

俞秀凡点点头,道:“我对剑法上,下过了一番苦工。”

汤兰道:“天下最好的剑,对一个用剑之人而言,就是他自己常用的佩剑。”

俞秀凡道:“不错。自己的剑,会顺手一些。”

针钡汤兰道:“看看,这是不是你用的剑?”缓缓把长剑递了过来。

俞秀凡接过长剑,有些说不出的感慨,轻轻叹息一声,道:“多谢姑娘!”

汤兰笑一笑,道:“我送还你的长剑,只有一个心愿。”

俞秀凡道:“什么心愿?”

汤兰道:“我想看一看你和造化城主动手的情形。”

俞秀凡道:“那只有一个办法,请姑娘和我们同行一趟了。”

汤兰道:“可悲的是,我没有选择的余地,而且,你也很需要......”

俞秀几道:“在下需要什么?”

汤兰道:“需要一个人,一个为你拿着长剑的人。花花夫人,不能拿着剑去见城主,那会立刻引起他的怀疑。”

俞秀凡道:“姑娘的意思是……”

汤兰道:“我似乎是最好的人选。”

俞秀凡道:“那岂不是太过委屈了你姑娘。”

汤兰道:“不要紧。我自己选择决定的,从来不会后悔。”

俞秀凡道:“这个,这个……”

汤兰道:“现在,我们可以去了。”

俞秀凡道:“在下身上的金针……”

汤兰道:“位置相差不远,证明了你是个很细心的人。”

俞秀凡道:“姑娘夸奖了。”

汤兰道:“就这样办了。咱们走吧!我替你带路。”

俞秀凡道:“在下应该把剑还结姑娘。”

汤兰伸手接过,举步向外行去。

花花妃子道:“我也去。”

汤兰摇摇头道:“你最好别去,那是一件很危险的事。”

花花妃子道:“我不去,也没有活的机会,是么?”

汤兰笑一笑,道:“不过,至少你可以死的安适一些。”

俞秀凡道:“两位对在下似乎是完全没有一点信心。”

汤兰道:“没有。你不是造化城主的敌手。甚至,根本用不着造化城主出手。”

俞秀凡道:“那姑娘和在下同行,岂不是死定了。”

汤兰道:“是!我如是还想活下去,自然不会跟你去了。”

花花妃子快行两步,追上汤兰,道:“汤姑娘,让我同去吧!我向造化城主证明一件事。”

汤兰道:“证明什么?”

花花妃子道:“我要让他瞧瞧,他一向认为最懦弱的人,也敢面对死亡。”

汤兰道:“想不到,你竟有这样的勇气。”举步向外行去。

汤兰提剑当先,俞秀凡身上插着六枚金针,走在中间,花花妃子走在最后。

转过了两个弯,只见雨道中并肩站着两个手提宽刀的红衣大汉,拦住了去路。

汤兰淡淡一笑,道:“两位认识我么?”

左首红衣大汉,道:“汤段主。”敢情已离了汤兰的辖区。

汤兰道:“那就让过路吧!”

两个红衣大汉对望了一眼,闪身让开。汤兰举步而过,穿过两个红衣人。

两个红衣大汉四道目光盯注在举步艰难的俞秀凡身上,道:

“这一位,就是俞秀凡么?”

汤兰道:“不错。两位有何评价?”

左首红衣大汉道:“这小子细皮嫩肉的,怎么能伤了我造化门下那么多高手?”

汤兰道:“很可惜,他身受金针制穴,要不然两位可以试试了。”

左首大汉冷笑一声,突然伸出右手揪住了俞秀凡的耳朵,冷冷说道:“就凭你小子这副德行,怎会胜了我们的人?”

汤兰道:“他的人虽然十分文秀,但他剑招,却是凌厉得很。”

左首大汉用手拉了一拉,道:“俞秀凡!你这小子,当真是胆大包天。不过,走夜路多了,总会遇到鬼,你小子这一次,吃不完要兜着走了。”

汤兰道:“够了,别再折腾他了,应该如何,由城主发落就是。”

左首红衣大汉放开了俞秀凡的耳朵,道:“汤段主,咱们割下他两个耳朵如何?”

汤兰道:“为什么?”

红衣大汉道:“让他整个脸的去见城主,岂不是太过便宜他了?”

汤兰道:“不行,我把他整头整脸的生擒来,自然要整头整脸的带他去见城主了。”

红衣大汉身份虽然不高,但他不是汤兰的直接属下,笑一笑,道:“汤段主,这么办吧,我在这小子的脸上划两刀如何?”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37回 针钗反正 歼四将军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金笔点龙记》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