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笔点龙记》

第39回 豪气干云 城下之盟

作者:卧龙生

独行叟怒道:“如是你不在老夫身上暗施毒手,老夫怎会背叛于你,只怕此刻俞秀凡早已死于老夫之手。”

蓝衫人淡淡一笑,道:“你表面上生性暴躁,其实,你是一个很怕死的人,你不是俞秀凡的敌手土地多寡悬殊等现象有所认识和揭露。主张以教化为堤防,立 ,当你败在俞秀凡的手中,你会好言求和,苦请饶命。”

独行叟怒道:“你胡说!”

蓝衣人不温不火的微微一笑,道:“所以,我在你身上暗下了禁制,使勾知所警惕,只要你在对付俞秀凡一场博杀中能够回来,我自会替你解去禁制。你如是求敌请命,那就只好让你针刺心脏而死了。”

独行索道:“乌尽弓藏,如今你大业未成,俞少侠过关斩将而至,你已生铲除功臣之心,不觉着太急了一些么?”

蓝衫人淡淡一笑道:“独行叟,造化城中人才济济,像你这等人物,活着不多,死了不少,不要把自己看的大过重要了。”

独行叟厉声喝道:“老夫一生独来独往,不知经过了多少的大风大浪,你小子竟然看不起老夫。”他本江湖粗人,激起了怒火之后,什么话都能说出了口。

蓝衫人一皱眉头,道:“单是你对老夫如此无礼,就该是一个死罪。”

独行叟哈哈一笑,道:“你要把老夫处死?”

蓝衫人道:“不错。”

独行叟打量一下形势,暗道:我如按不下怒火冲了过去,必得先经过那剑女、刀童,只要和他动手一招,就己身陷重围;如能诱他出手,那岂不是对我大为有利的事。心中念转,突然仰天打个哈哈,道:“老夫倒要瞧瞧,什么人能过来处死老夫。”

蓝衫人星目中寒光一闪,道:“独行叟,你要托护于俞秀凡的剑下么?”

独行史道:“笑话!老夫向来不用别人保护我。”

蓝衫人道:“好,只要你能叫俞秀凡不出手拦阻,我要在三招内取你之命。”

独行叟道:“老夫走南闯北,没有见识过如此狂妄之徒。”

蓝衫人道:“不信何不一试?”

独行叟道:“你害怕俞秀凡?”

蓝衫人道:“不用施激将之法,只要俞秀凡肯答允不出剑助你,我就立刻出手。”

独行叟道:“老夫倒是不信,你能够三招伤我。”目光转注到俞秀凡的脸上,道:“老夫和他动手,三招内不许别人助手。”他似是己为蓝衫人的气夺,竟然不敢把话说满,只说出三招内不要人出手相助。他自信确然能拒挡三招。

俞秀凡低声道:“老前辈再仔细的考虑一下,如是我答应了,那就在三招内无法出手助你了。”

独行叟道;“只有三招是么,就算是天兵天将,老夫也可以挡他三招。”

俞秀凡心中暗道:“造化城主虽然武功高强,但这独行叟也非等闲人物,岂能连三招也挡不过。”

但见蓝衫人笑一笑,道:“俞秀凡,你答应了没有?”

俞秀凡道:“在下可以答应,不过,我觉着阁下也该对我们有个许诺。”

蓝衫人哦了一声,道:“什么?”

俞秀凡道:“如是这次我们胜了,你该如何?”

蓝衫人仰天大笑三声,道:“如是他能挡我三招,我也不会夸下如此海口。”

俞秀凡道:“阁下固有信心,但别人如无自信,怎会和你打赌?”

蓝衫人道:“好吧!我如在三招内不能胜他,立时退出江胡,解散造化城,”

俞秀凡道:“看来你真是造化城主了。”

蓝衫人道:“难道你还心存怀疑?”

俞秀凡道:“你的化身太多,传言中的造化城主,是一个须发昏苍的老者。”

蓝衫人道:“算年龄,我也确然如此,但你知道世上有一种返老还童的功力么?”

俞秀凡道:“伐毛洗髓,脱胎换骨。”

蓝衫人道:“不错。但易筋上伐毛篇太过深奥,古往今来,未见一人修得大成,至多到延年益寿罢了。在下别走溪径修的不是易筋经上功夫。”

俞秀凡道:“如若说的确是真话,那就真是造化城主了。”

蓝衫人道:“现在你还不相信?”

俞秀凡点点头,道:“你如真是造化城主,还得答允在下一事。”

蓝衫人道:“什么事?”

俞秀凡道:“如是你真在三招内胜了独行受老前辈,还要给我一个机会,”

蓝衫人道:“你说吧!”

俞秀凡道:“咱们来一场单打独斗,这是在下的心愿,还望你阁下答允。”

蓝衫人道:“你可能是我的劲敌,不过,不是现在,那要在若干年后。”

俞秀凡道:“是阁下有胜我信心,何不现在答允,一战分生死,斩草除根呢?”

蓝衫人哈哈一笑,道:“不论你是运气好,还是机缘会合,你能找到了此地,证明了你不是个平凡人物,我原想以盛礼迎接你看完造化城中的神奇之景,但你如执意要和我动手,那也只好由你了。”

俞秀凡道:“盛信心领了,阁下可是已答应了在下的要求。”

蓝衫人笑道:“你再三迫逼,我似乎是无法拒绝了,只好成全你的心愿。”

俞秀凡道:“好!那咱们就一言为定了。”

蓝衫人点点头目光转注独行望的脸上,道:“阁下准备好了没有?”

独行夏道:“好了。你请出手吧!”

蓝衫人冷笑一声,道:“你要小心了。”喝声中,人已飞身击出。

说完一句话,人又退回原位站好。

独行叟突然举起了右臂,张开嘴巴,鲜血由口中涌了出来。

蓝衫人轻轻吁一口气,道:“我还道你真是钢筋铁骨,原来,你也无法承受这破山天星掌力一击。”

独行叟似是想说话,但他已没有说话的机会,双手挥动了一阵,蓬然一声,倒摔在地上。血由七窍中分涌了出来。

俞秀凡呆住了,针钗汤兰更是由心底泛起来一般凉意,直透后背。

她在江湖上走动了多年,从来没有见过一个人具有这样武功,也想不到一个人武功能高强到如此的程度。

蓝衫人望了望独行叟的尸体,缓缓说道:“你还要和本座动了么?”

俞秀凡道:“咱们进人造化城时,就没有打算再活着回去。”

蓝衫人点点头,道:“俞秀凡!能不能再想想?”

俞秀凡道:“想什么?”

蓝衫人道:“想想看,你有几分胜算?”

俞秀几道:“没有。在下根本就没有把握。看到你杀死独行叟的手法之后,老实说,连一分把握也没有了。”

蓝衫人哈哈一笑,道:“俞秀凡,你说的很坦白啊!”

俞秀凡道:“说的坦白是一回事,但咱们比剑拼命又是一回事,约好的搏杀,自然是不能更改。”

蓝衫人双眉耸动,俊目放光,盯注俞秀凡道:“本座有一点想不明白,我要请教一二。”

俞秀凡:“阁下只管请说!”

蓝衫人道:“你明明知道不是本座之敌,一动上手,非死不可,为什么还要坚持动手呢?”

俞秀凡道:”你知道‘志不可屈’这句话么?”

蓝衫人道:“我不愿取你之命,就是因为你有这一份可敬的豪气。不过你如是不幸战死了,那岂不是把你这一腔凌云壮志,全都付于流水。”

俞秀凡道:“阁下用不着对我如此关心,要想咱们停止这一场比试,只有两个办法。”

蓝衫人道:“世间有不少才人,但像你这样明朗率性的人,实是不多。我不想杀你,因为我正缺少一个像你这样人物的助手,说说看,还有别的什么办法?”

俞秀凡道:“一个是你把我杀死,一个是你宣布解散造化城,不再为害江湖,既往不究,也许咱们可以做个朋友。”

蓝衫人道:“我看应该有第三个办法。’”

俞秀凡:“在下倒想不出来。”

蓝衫人道:“你把我杀死,岂不是可使造化城消散于无形之中。”

俞秀凡道:“人贵自知,看到阁下杀死独行叟的手法之后,在下自知不是敌手。”

蓝衫人沉吟了一阵,道:“俞秀凡,我那寝居之处,有七大关口,你要不要试试看,能否冲过七关。”

俞秀凡道:“不用了。我要把全部力量投注在最重要的一注上。”

蓝衫人道:“你既执意如此,那也是没有法子的事了,咱们没有限制招数,我就让你先机。”

俞秀凡道:“谢了。”刷的一声,抽出长剑,点向蓝衫人。

蓝衫人一闪身避开了剑势,随手拍出一掌,击向俞秀凡的右腕。

俞秀凡以快剑驰名,但这蓝衫人的闪避身法,似乎是更快一些,拍出的掌势,也是疾如电闪。就是那回手一掌,但因位置、掌力,恰当适时,封住了俞秀凡长剑的出路,迫的俞秀几无法变招反击,只好急退开。

俞秀凡施展快剑,连攻三次。但那蓝衫人飘忽的身法,似有若元,竟然把俞秀凡的三剑完全避开。每次都是一样,避开之后,拍出一掌。那一掌的位置,恰是封住俞秀凡剑势变化的关键,每次都逼的他退后数尺。

蓝衫人第四次逼退了俞秀凡之后,突然冷笑一声,道:“住手!”

俞秀凡停下了攻势,道:“有何见教?”

蓝衫人道:“事不过三,我已经四次手下自情了,阁下也应该明白了。”

俞秀凡道:“你可以不用手下留情。”

蓝衫人道:“俞秀凡!你已经施展过快剑攻势,那也不过如此。”

俞秀凡道:“我已经说的很清楚了,咱们的结果,只有一个,那就是阁下把我杀死。”

蓝衫入脸色一变,道:“好!我要开始反击了。”

俞秀凡捧剑当胸,缓缓说道:“不用客气,只管出手。”

蓝衫人一侧身,直欺到俞秀凡的身前。

俞秀凡右手剑光如电,回扫过去。他出剑快速,这一剑力道之强,更是全力施为。但闻当的一声,长剑似是击在了一件坚硬的铁器之上,竟被挡了回去。

凝目望去,只见那蓝衫人左臂平举,就是用一条手臂。挡住了俞秀凡的快剑。剑刃斩破了那蓝衫人的衣袖,可以清楚看到那蓝衫人手臂上一道四指宽的银色护臂。

俞秀凡点点头,道:“好强的臂力。”

蓝衫人左手一招,忽然袖中射出了一道寒芒,抵在了俞秀凡的咽喉之上,笑一笑,道:“俞秀凡,你认输了吧!”

俞秀凡暗暗叹息一声,忖道:这人的武功似是比我高出很多,就算再打下去,也难是人家的敌手了。正想弃剑认输,忽觉脑际间灵光一闪,一个新的念头展现脑际。

心中想道:他带有护臂,成竹在胸,心中早有了打算,我却是完全在不知不觉之中。他举手挡住了我的剑势,已取得最有利的地位,趁我分神之际,震惊未消,他由袖中突出长剑,抵在了我的咽喉之上,实也并非难事。

心中盘算了一阵,勇气陡生,淡淡一笑,道:“一着失算,满盘皆输,在下实未想到,堂堂的造化城主,竟然带着护臂。”

蓝衫人嗯了一声,道:“你败的不服么?”

俞秀凡道:“是!在下确实有些败的不服。”

蓝衫人哈哈一笑,道:“俞秀凡,我是一个很重实际的人,你虽然败的不服,那也只有认了,我不会再给你出手一试的机会。”

俞秀凡先是一怔,继而淡淡一笑,道:“好吧!阁下只要稍为轻轻一加力,送长剑,就可以要我俞某人的性命了。”

蓝衫人道:“如若你活着能为我所用,我可以给你世间最大的快乐,包括我那养女水燕儿在内;如是你不能为我所用,自然你死了我可以少一个劲敌,至少,也可以减少我一份心事。”

俞秀凡道:“看来,我俞某人很受重视了。”

蓝衫人道:“是!但那对你并不是一件好事。我们心中一齐开始默数数字,由一到十,到了十字你还不开队我就一剑斩断你的咽喉。不论如何奇奥的内功,也无法使人断咽喉之后,还能活着;不论多高明的大夫,也无法把一个断去咽喉的人,由死亡救活过来。”

俞秀凡道:“阁下说的很明白了。”

蓝衫人道:“我们现在开始!”

俞秀凡淡淡一笑,闭上双目。他脸上是一片圣洁的光辉,似乎是早已把生死事置之度外。

蓝衫人叹口气,道:“俞秀凡,看来,你似是不怕死了。”

俞秀凡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39回 豪气干云 城下之盟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金笔点龙记》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