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笔点龙记》

第04回 脱胎换骨 拜师学剑

作者:卧龙生

黑衣老人点点头,回顾了俞秀凡一眼道:“你坐着,我未回来之前,最好别出这茅舍一步。”

俞秀凡一欠身,道:“晚辈遵命。”

黑衣老人和艾九灵先后离开,俞秀凡望着艾九灵的背影,说不出是一份什么样的感情。突觉眼眶一湿,两行泪珠儿,滚了下来。

天渐渐的黑了下来,还不见那黑衣老人转回茅舍。俞秀凡心中大感奇怪,暗晴忖道:“这不过数十丈的距离,怎么一去如此之久,难道他送艾大哥出了断魂河不成”忽然感觉到腹中有些饥饿,顺手取过瓷杯,一口喝于。但觉情香可口,人腹之后,立刻化成了阵阵热气,由丹田直冒起来。饥饿之感,顿然消失。

自那黑衣老人和艾九灵离开之后,俞秀凡一直坐在竹椅上等,从未离开过一步。

这地方人迹罕至,除了那流水声外,再也听不到第二种声音了。

俞秀凡突然觉着有些内急,室中又一片黑暗,只好举步向室外行去。

他知道这地方除了那黑衣老人外,再无他人,想到屋外草丛之中,方便一下,强过在室中到处摸索,找寻方便之处了。抬头看去,但见繁星满天,茅舍右面,有一片过膝的青草。

俞秀凡记得那老人说的话,不可轻易离开茅舍,也记得艾九灵说的话,这地方的一草一木,都可能含有奇毒。因此俞秀凡下敢行入草丛中去,小心翼翼的在丛草旁边,准备方便一下。

忽然间,耳际响起了一个童子的声音,道:“放了我吧!放了我吧!”

深夜绝境,又明知无人,忽然间听到了一个童子的声音,俞秀凡虽然胆大,也吓出了一身汗来。

凝目望去,只见一丛深草旁侧,竹片编了一个形似箩筐之物,罩住了一个小人。

俞秀凡道:“唉!你怎会到此,又被主人关在竹罩之下,可惜的是,我不是主人,不便作主放你,等主人返回之后,我替你美言几句就是。”

那青袍小人眼看所求难成,忽然哭了起来,声音卿卿,有如初生的婴儿轻啼。

俞秀凡忽生不忍之感,说道:“我放你出来,但你不许离开,俟主人回来之后,再作道理。”

青袍小人似乎是有些通达人言,但又非全通,摇一下头,立刻又点点头。

俞秀凡一念仁慈,伸手取拔开竹箩。正待伸手去抱那青袍小人,突见那小人身子一闪,钻人了草地中不见。

俞秀凡想不到那青袍小人,动作竟如此迅快,一手抓空,不禁一呆。

凝目望去,只见竹箩罩着的地上,生着一株叶加入掌,高约尺半的草。虽是夜晚之间,但因距离很近,所以前秀凡看的很清楚。

只见张开的枝叶,级缓向下垂去,似有立刻萎枯的现象。

俞秀凡怔在了当地,茫然不知所措。他究是读过万卷书的人,惊慌的神智,逐渐回复之后,脑际中突然闪过了一道灵光,暗道:这莫非就是书上记述的成形仙芝么?

心念及此,顿觉着冷汗淋漓,忖道:“成形仙芝,是何等名贵,十里伤心坡上质并无特异之处,而且断魂河水源充足,为什么只生秀草,不长嘉禾,难道这地上的灵气,全为这株仙芝吸收拔去了么?而且,已成形仙芝,是何等珍贵之物,我这样放它遁形而去,此地的主人,如何肯放得过我,以他的冷僻性格,岂不要把我碎尸万段?”

一阵自怨自伤,顿感六神无主,望着那萎枯的灵草出神。

不知道过去多少时间,突然一阵很慈和的声音,传了过来,道:“娃儿,你在想什么?”

要来的终于来了。俞秀凡暗里举手拭一下头上的冷汗,缓缓转过身子,一撩长衫,拜伏于地。

问话的正是伤心庐主人花老丈。

花老丈一皱眉头,道:“快些起来,有活好说,你是艾九灵的兄弟,他却是老夫唯一的朋友,我己答应了他成会你。”

俞秀凡更觉惭愧,惶然说道:“晚辈要领受前辈责罚。”

花老丈嗯了一声,道:“为什么?”口中间话,目光已瞧到那被拔开的竹萝,萎缩的芝草,立时脸色大蛮。

俞秀凡道:“晚辈下该擅离茅舍,见竹箩下罩着一个小人,为他哭声所动,拔起了竹箩。花老丈冷冷接道:“老夫再三交代,不许离凡茅舍一步,你为什么要出来?”

俞秀凡道:“晚辈内急,天色大暗,晚辈又不便在房中摸索。”

花老丈长长叹息一声,道:“想不到啊,就为这一点小事、误了大局。”

俞秀凡长长吁一口气,道:“晚辈事后警觉,己然造成大错。”

花老丈道:“你可知道那是什么?”

俞秀凡道:“成形仙芝。”

花老丈奇道:“你怎么知晓?”

俞秀凡道:“晚辈读书颇杂,旁及星卜奇数,本草医道。”

花老丈哦了一声道:“你既然知道了,为什么还放了他?”

俞秀凡道:“读万卷书,不如行万里路,书中记述,迹似神异,晚辈怎能事先想到?”

花老丈嗤的冷笑一声,道:“怎么,你可是不相信么?”

俞秀凡道:“晚辈相信时大错已铸。”

花老丈接道:“你起来吧,咱们到房里谈吧!”

俞秀凡心中暗道:“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缓缓站起了身子,行入茅舍。

花老丈幌了火折子,点起了灯人,立刻间全室通明。花老丈指指竹椅,道:“你坐下!”

俞秀凡依言坐了下乞垂首说道:“老丈如何处置晚辈,晚辈一切从命。”

花老丈道:“你可知道那成形仙芝对老夫有多大用处么?”

俞秀凡道:“晚辈不知道。”

花老丈道:“那可以使一个人长生不老,成为金刚不坏之身。”

俞秀凡啊了一声,道:“成神仙?”

花老丈道:“不成神仙,大概也差不多了。”

俞秀凡道:“这么说来,晚辈耽误了老前辈的仙道了。”

花老丈道:“正是如此。”

俞秀凡道:“晚辈罪该万死!”

花老丈道:“万死也不足赎你之罪。”

俞秀凡苦笑一下,道:“事已如此,误了老前辈的仙业,不论你如何处置晚辈,晚辈是死而无憾。”

花老丈怒道:“杀了你于事何补?”

俞秀凡大感惶惊,道:“老前辈,晚辈是一念仁慈,想不到闯下了这样的大祸,老前辈心中积忿难消,但请发泄在晚辈身上就是。”

起身离坐,缓步行到那花老丈的身前,屈膝跪倒于地,一闭双目,大有从容领罚的气慨。

花老丈突然长叹一口气,道:“娃儿,你起来吧!这是天意,老夫一半为了不愿沾染世问的污浊,避世独居;一半为了这枚仙芝,隐居于此。仙道之说,向无凭证,武当派开山祖师张三丰,曾获以身求证仙道之说,不幸以身殉道。临去之际;奋起大力金刚指,在求仙岩下,留下了‘仙道无凭’四个字。”

这时,他已伸手拉起俞秀凡,脸上是一片神驰仙道的奇异神情。

缓缓接道:“老夫别走溪径,希望藉葯物之力,求怔仙道,但数十年苦心求证之后,才发觉不论何等灵丹妙葯,至多只能达到延年益寿的境界,却无法上达仙道之境。但是,正值老夫心灰意懒之际,遇上了这千年成形仙芝。”

俞秀凡忍下住接道:“老前辈,食用了那枚仙芝之后,真的能白刀飞升,成为仙人么?”

花神医笑一笑,道:“这个,老夫也难断言。”语声一顿,接道:“孩子,咱们不谈仙芝的事了,谈谈你的事吧。”

俞秀凡道:“晚辈有什么可谈的呢?”

花神医道:“我答应了艾九灵,要凭我医术、灵丹,使你更上层楼,助你早日习成剑道。”

俞秀凡道:“晚辈惭愧的很,放了你的仙芝……”

花神医道:“我说过,咱们不谈这个了。老夫精研数十年医道,除了为艾九灵医过一次病外,从未对人施展过医术,如是我这一生中不再用它一次,也实在有负这一身所学了。所以,老夫决心在你身上,求证一下我医道上成就,造成人所不能的奇迹,我花无果就算不能成仙怔道至少不让华佗,扁鹊医术专美于前。”

俞秀凡心中暗道:“这老人好大的口气,想那华佗、扁鹊乃是一代名医,这花无果竟然如此托大,不让他们专美于前,他要在我身上求证他医术上的成就,不知要如何摆布我了?”

但闻花无果接道:“你留在此的时间不多,老夫的进度也不得不十分严紧了。由明天开始,你开始食用我配制的葯物,每日三次同时,由老夫每日对你施针一次。”

俞秀凡奇道:“施针一次,但不知作用何在?”

花无果道:“老夫每日用金针刺你穴道,使葯力行开。”

俞秀凡道:“晚辈每天吃葯、挨针就行了?”

花元果道:“哪有如此简单的事。”

俞秀凡想到一个人完好无病,每天要吃葯、挨针,心中大是不安,听说还有别的事情,心中更是震骇,暗道:不知还要如何整治我了?

花元果抚髯沉吟了一阵,道:“老夫每天要你摆一种姿态,你要全神贯注,不能妄自改变。”

俞秀几忖道:是了,这是故意整我了。我放走仙芝儿心中气我不过,但又因艾大哥的面子,不好意思杀我,只有这样惩罚我了。

他心中负咎万分,也不多问,欠身说道:“晚辈一切遵命,老前辈怎么吩咐,晚辈就尽力而为。”

花元果带着俞秀凡行人右侧一间房中,室中床褥俱全,还有一张木桌,两只竹椅。这是一段很艰苦的日子,俞秀凡每日按时服葯,有汤、有丸。

有些葯物入口清香,但有些葯物却苦涩无比,难以入口,但俞秀凡总是强自灌了下去。

金针刺穴,有时全无痛苦,有时一针下去,全身筋脉收缩,身受之苦,有如裂肌割肤一般,这些痛苦俞秀凡都咬牙切齿的忍受了下去。

最难忍受的是,那花无果摆布姿势,有时要一撑几个时辰之久,常常使俞秀凡有筋酸骨痛,难再支撑的感觉。

就这样,过了三个月,大部分的日子,是在苦涩、疼痛中过去。

每日迎接这等艰苦的日子,使俞秀凡忘了自我,也忘了时间。

每日咬牙苦撑,每日充满着辛酸,这刻板的紧张、折磨,使得俞秀凡连想想别事的时间也是没有。渡过了一个疲劳的夜晚,准备去迎接一个痛苦的明天。

这时,午时过后,俞秀凡施针刚过,人从床上坐起,准备接受花无果再一次痛苦的摆布,却突然听到艾九灵的声音,传了进来,道:“我进去瞧瞧,立刻就出来如何?”

花无果冷漠的道:“不行!你早来了一天,此刻不能和他见面。”

俞秀凡很想冲出去,诉说一下这三个月的苦痛日子。但他强自忍下了内心中强烈的冲动。

只听艾九灵道:“花兄医道通神,我那俞兄弟在这三个月中,定然获益匪浅了。”

花元果道,这是以后的事,你明天再来接他离开此地,此刻请立即退出我这伤心庐去。“艾九灵道:“花兄,你这地方只有一处茅舍,兄弟退出,岂不是连处避风雨的地方也没有么?”

花无果道:“你那一身本领,风雨岂奈你何,你随便找个地方坐一夜吧!”

俞秀凡心中暗道:“这老人真是冷酷、固执,几十年的老朋友了,只因为早来了一天,就不准他进入茅舍,要在那荒野中坐上一夜。”

付思之间,花无果满脸严肃的行了进来。

俞秀凡一欠身道:“老前辈。”

花元果道:“箭程百里半九十,这最后一日,也足为重要,你要多多忍耐才是。”

俞秀凡道:“老前辈说的是,晚辈全力以赴。”

花无果冷冷的道:“躺下。”

俞秀凡心中暗道:“今日已挨过针了,难道还要再挨一次不成?心中奇怪,却是不敢多问,依言躺了下去。花无果双手各执四枚金针,沉声道:“孩子,大声叫。”

俞秀凡摇摇头,道:“不要紧,老前辈只管下针,晚辈还忍得住。”

花无果道:“我要你大声吼叫!”俞秀凡怔一怔,只好大吼一声。

就在他吼声出口之际,突然全身大穴处一麻,人就晕了过去。

俞秀凡醒来时,已是又一个夜尽天明,满窗阳光的新日子。木榻前站的不是花无果,而是满脸惊异的艾九灵。

俞秀凡挺身坐了起来,道:“大哥!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04回 脱胎换骨 拜师学剑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金笔点龙记》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