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笔点龙记》

第40回 自作自受 宾馆定策

作者:卧龙生

造化城主道:“先说对你优待的条件如何。”

俞秀凡道:“用不着吞吞吐吐,干脆明明白白的说出来吧!”

造化城主道:“好!我送你三匹好马,都有日行千里的脚程。”

俞秀凡道:“三匹好马?我只有一个人,为什么要三匹好马?”

造化城主道:“携美同行,以增风采。”

俞秀凡道:“区区没有这份闲情逸致,免了算啦!”

造化城主道:“应该如何,随君所慾,但你如不把汤兰和水燕儿带走,只怕你不会放心。”

俞秀凡道:“要我放心,我要带走的还不止她们两个。”

造化城主道:“可能范围之人,在下都不去拒绝。俞少侠先请点名!”

俞秀凡道:“水燕儿和她的女婢。”

造化城主点点头,道:“可以,还有什么人?”

俞秀凡道:“汤兰,金钓翁。”

造化城主道:“可以,只要你叫出名号的人,都可以让你带走,但至多不能超过二十个人。”

俞秀凡道:“很大方啊!”

造化城主道:“造化城主,自然是不会太小器了。”

俞秀凡道:“有两个人,我要先作说明。”

造化城主道:“什么人?”

俞秀凡道:“方崭和刀钗冷萍。”

造化城主微微一怔,道:“你带走冷萍,也还罢了,为什么要带走方崭?”

俞秀凡道:“这个城主不用问了,咱们有言在先,我只要不超过二十个人,你都答应。”

造化城主神情冷肃他说道:“好吧!但只限于你见过的人,如是凭空捏造,那就是故意刁难了。”

俞秀凡道:“我知道。”

造化城主道:“我不能算。”

俞秀凡淡淡一笑,道:“我料想你也不敢离开造化城这个地盘。”

造化城主道:“不要激怒我,我可能会改变主意。”

俞秀凡道:“说说你的条件吧!”

造化城主道:“杀死艾九灵。”

俞秀凡愣住了,半晌说不出话。他千思万想,就是没有想到了这一招。造化城主会出了这么一个难题。沉吟了良久,才轻轻吁一口气,道:“如是打不过他呢?”

造化城主哈哈一笑,道:“那就要他杀死你。”

俞秀凡淡淡一笑,道:“阁下这一招想的很绝。”

造化城主道:“我一向不喜欢赔钱生意。”

俞秀凡冷笑一声,道:“我没有改变的余地了?”

造化城主道:“有。”

俞秀凡道:“先要汤兰承受五刑,然后再折磨我?”

造化城主道:“那是必然的事,败军之将,不足言勇,但在毁约之前,我要你自责三声。”

俞秀几道:“说些什么?”

造化城主道:“你自说自话,责备自己是言而无信的卑下小人。” 俞秀凡心中暗道:我如不允,救不了汤兰、方垒、水燕儿,自己也是难免一死。我如先答允下来,到时间,让艾大哥一击把我杀死,不过是自己一条命。

心中盘算过一笔帐后,缓缓说道:“好吧!在下答应了就算数。

我杀不了艾九灵,就让艾九灵把我杀死。”

造化城主哈哈一笑,道:“取过笔砚,让俞少侠划押。”

一个秀雅俊丽的女婢,缓缓行了过来,摊开纸笔,道:“请俞少侠画押!”

俞秀凡冷笑一声,道:“一张白纸么?”

造化城主哈哈一笑,提笔疾书。他笔力苍劲,银钧铁画,而且速度奇快,一挥而就。

俞秀凡心中暗暗忖道:这人不但武功高强,文才亦非常人能及,但看这一手好字,至少有三十年以上的火候。

造化城主放下手笔,笑一笑,道:“俞少侠斧正一下!”

俞秀凡说道:“写的完美,笔力透纸,用词适当。”提笔在纸上画了押,接道:“够了么?”

造化城主道:“很好。”收起白笺,道:“俞少侠,可以提出来了,你要带走些什么人?”

汤兰突然说道:“俞少侠,赐给我一个名额好么?”

俞秀凡道:“好!我要不了这么多人,你有至亲好友,带两个一起走吧!”

造化城主只是站在一旁微笑。

汤兰吁一口气,道:“城主,你交给俞少侠的人可有什么条件?”

造化城主道;“没有。”

汤兰道:“我们可以杀了他么?”

造化城主哈哈一笑,道:“在下送给了俞少侠,是生是死,悉由俞少侠作主了。”

汤兰回顾了俞秀凡一眼,道:“城主,你可以授我一个选择之权?”

造化城主道:“可以。”

汤兰伸手一指白衣人,道:“我要他一一金室刑主。”

白衣人脸色一变,道:“你……”

造化城主笑一笑,道:“俞少侠的意思呢?”

俞秀凡对这白衣人的巧言令色,实也深痛恶绝,点点头,道:

“如若城主可以赐予,就算他一个。”

造化城主点点头,回顾了白衣人一眼,道:“你过去领死吧!”

白衣人道:“属下对城主一片忠心。”

造化城主道:“我知道,但我已经答应了俞少侠,很不幸的,你被选中了。”

白衣人急道:“属下……”

造化城主接道:“不用多说,快过去吧!”

白衣人无可奈何,缓步行了过去。

汤兰笑一笑,道:“阁下未想到吧!报应来的如此之快。”

白衣人望了汤兰一眼,对着俞秀凡抱拳一揖,道:“颜成见过俞少侠。”

俞秀凡道:“你叫颜成?”

白衣人道:“是!小人颜成。”

汤兰道:“颜刑主!颜大英雄!”

颜成道:“不敢,不敢。”

俞秀凡回顾了汤兰一眼,道:“汤姑娘,交给你了。”

汤兰回顾了造化城主一眼,道:“城主,俞少侠把他交给我了,不知道可不可以。”

造化城主道:“可以,我听到了俞秀凡把他交给你的话了。”

汤兰目光又转注那白衣人的身上,道:“你听到了没有?”

颜成目光一掠造化城主,道:“听到了。姑娘有什么吩咐?”大势所促,他不得不尽力适应目下的形势了。

汤兰轻轻吁一口气,道:“刚才听你解说这金刑室的行刑残酷,好叫我向往的很。”

颜成道:“那容易,在下立刻找一个人来,试行五刑给姑娘见识一下。”

汤兰道:“慢着!我看,你以室主的身份,来承受这五刑美味,可算得一段江湖佳话了。”

颜成道:“这个……”

汤兰道:“不用这个那个了,你自己委屈一下吧!”

目光转注到造化城主的身上,颜成缓缓说道:“城主,这个难道也要属下接受么?”

汤兰道:“你已被城主送给俞少侠,杀剐碎割,城主也一样救不了啦!”

造化城主微微一笑,道:“颜刑主,汤姑娘说的不错。俞秀凡可以由咱们造化城中带走二十个人,你就是那二十个人中的一个。”

倾成道:“他带走的二十个人,是为了救他们的性命;但属下却是因为对城主的忠心遭妒,被他们要去杀害。”

造化城主叹一口气,道:“我知道,你会是造化门的开创功臣。

目下,咱们造化城两大阻力,一是艾九灵,一是俞秀凡。如若有一个机会,让他们两人火拼一场,打个生死出来,那岂不是人间一大乐事。”

颜成道:“是!但城主今日本有先杀一个的机会,却白白。”

造化城主道:“我自有应付之道。不用你多进言了。”语声一顿,接道:“今日你且忍一些痛苦折磨,日后,造化门面主江湖之时,你会是忠烈堂中的开派功臣。”

颜成黯然说道:“要属下白白的送死么?”

造化城主道:“造化城中人,怎能如此的贪生畏死,留人笑柄。”

汤兰冷冷说道:“颜成,你连我一个妇道人家也不如么,刚才你姑奶奶被绑在行刑板上,也没有你这股的窝羹味道。”

颜成脸色苍白.道:“那是你还不大明白这五刑的厉害,那是一个人所能承受的金刃上最大的痛苦,能熬过金刑室寒刃折磨的人,就可以承受零割碎剐之苦了。”

汤兰道:“你设计出这匹九刑室,罪大恶极,自己也该尝试一下这种味道。”

颜成苦笑一下,道:“汤兰,你何不施展飞针,一下子取我性命。”

汤兰道:“我要你死在自己设计的刑具之下,那才是人间报应。”

颜成道:“这刑具虽然恶毒,但不会致命。”

汤兰道:“先让你受受活罪也好。”

颜成道:“姑娘,役有商量的余地了么?”

汤兰道:“没有。”语声一顿,接道:“给我拿下!推上行刑合。”

站在一侧的赤膊行刑大汉,恍如未闻。

汤兰淡淡一笑,道:“城主,他好像不听俞少侠的令谕。”

造化城主道:“这个,也要我管么?”

汤兰道:“城主的意思是……”

造化城主冷笑一声,道:“颜成,自己上刑台上吧!别要人家俞少侠笑咱们造化城中役有规矩。”

颜成道:“这个,城主,在下………”

造化城主突然回手一指,点了颜成的穴道,道:“给我抬上行刑台。”

这一下,大概是点了那颜成的哑穴,竟未听到他喊叫之言。

两个行刑的赤膊大汉,应声行了过来,抬起颜成,放上行刑台。

汤兰道:“扣上铁环。”

这一次,行刑大汉,倒是听命行事,在颜成的双臂双腿上,扣了铁环。

造化城主淡淡一笑,道:“俞少侠,应该使他清醒过来,对么?”

遥发一掌,拍活了颜成的穴道。

颜成大声叫道:“城主,属下如若就此死去,岂不要造化门下的同道寒心?”

造化城主冷冷说道:“颜成,你敢对本座说出这等话,那证明你对本门就不够忠诚了。”

颜成道:“属下策划建立九刑室,费尽了苦心,城主难道要眼看到属下死于金刑之下么?”

造化城主道:“我记得你说过,这金室五刑不足要人之命,是么?”

颜成道:“但那是比死亡更难忍受的痛苦。”

造化城主道:“那就请忍耐一二吧!”

颜成心知再求亦是无用,暗中咬牙,不再多言。

造化城主道:“俞少侠,请吩咐他们行刑吧!”

俞秀凡低声道:“汤兰,你吩咐他们吧!”

汤兰应了一声,道:“开刑!”

两个掌刑大汉,应了一声,推动刑台。刑台连结在一座滚轮上,立刻有一道高大的刑机,移动过来。眼看十余锋利的尖刃,滚移过来,颜成忍不住发出凄厉的惨叫。

他设计这些刑具之时,唯恐它给人的痛苦不大,但却未想到自己竞也是这轮刀之下的受刑人。

造化城主哈哈一下,道:“俞少侠,人性之中,确有很多弱点,畏死是其中之一。”

但见轮机带动着十几道利刃滚过,颜成立刻变成了一个血人。

正如颜成的解说一样,轮刃在颜成的身上,划了十余道三分深浅的血口,全身伤口都涌出了鲜血。

对一个会武功的人而言,这些伤不足致命,但它却痛疼无比。

确实只是肌肤之伤,但血流如注。因为全身都是伤民想运气止血,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心狠手辣、伤人无数的汤兰,也看的惊心动魄,呆在当地。

俞秀凡皱皱眉头,道:“汤兰,放他下来吧!这些创伤,够一个人忍受了。”

汤兰也叹息一声,道:“这刃划全身的刑罚,当真是恶毒的很。”

语声一顿,接道:“解下铁环,放他下来。”

掌刑人应了一声,推开轮刃,放下了颜成。颜成脸上也被划了四个伤痕,只划入肌肤较浅一些罢了。

轻轻吁一口气,俞秀凡缓缓说道:“颜成,这座刑室是你设计的,这些伤,是否已使你变成残废?”

颜成满脸鲜血,看不出他的神情如何。但他双目未伤,鼻日仍全,显然,这些轮刃,也是经过了特殊的设计。

颜成苦笑一下,缓缓说道:“也许我设计这轮刃,求功之心大切。所以,轮刃长了一些,一个人只怕很难在承受五刑之后还能活在世上了。”

造化城主冷笑一声,道:“你是说这金刑能致人于死。”

颜成道:“看来,确实如此了。”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40回 自作自受 宾馆定策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金笔点龙记》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