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笔点龙记》

第41回 重获自由 阴险毒辣

作者:卧龙生

俞秀凡淡淡一笑,道:“法师,要想证明一件事情,必需要付出代价。”

执剑道人冷笑一声,道:“本法师就是想见识一下你的成就。”

俞秀凡经经站起身子,道:”好!咱们要如何证明?”

执剑道人道:“本法师有一种惑人的异术,我想证明你是否有抗拒的能力。”

俞秀凡道:“哦!要我如何抗拒?”

执剑道人道:”简单至极,你只望着我一阵,就要改变意志。”

俞秀凡道:“有这等事,在下倒是有些不相信了。”

执剑道人道:“由现在开始,你望着贫道,如若你能撑过一顿饭工夫之久,那就算贫道输了。”

汤兰突然接口说道:“慢着!”

执剑道人目光转注到汤兰身上,接道:“姑娘是针钒汤兰么?”

汤兰道:“不错,正是小妹。”

执剑道入道:”姑娘阻止此事,用心何在?”

汤兰微微一笑,道:“我也不信世问真有摄心惑人之术,小妹先试试看。”

执剑道人哈哈一笑,道:“就凭你么?”

汤兰道:“怎么样,俞少侠剑木、内功,无不胜我十倍,你如是连我也胜不了,那就可以知难而退了。”

执剑道人摇摇头,笑道:“姑娘,凡是被我摄心大法师制心的人,他就失去了自我,忘去了自己,只要我一天不解除那些制心术。

那就一天听我之命行事。”

汤兰道:“哦!”

执剑道人道:“你这一辈子就可能永远听我之命行事。”

汤兰道:“我不信。”

执剑道人道:“你当真不信,咱们就试一试了。”

汤兰道:“小妹正在等候。”

执剑道人一皱眉头,道:“汤兰,你真要试么?”

汤兰道:“小妹虽是女流之辈,但说出口的话,从不更改。”

执剑道人冷冷说道:“好吧!本法师让际见识一下。”

颜成突然离位而起,移身到厅门口处,和汤兰、俞秀凡等,布成了一个三角形。

桑花娘低声道:“大师法,你那制心术,能同时制服几个人?”

执剑道人道:“一个人。”

桑花娘道:“但人家有三个人。”

执剑道人道:“你可替我掠阵,防人暗算。”

桑花娘道:“我不敢阻止你大法师,但更不敢违背那造化城主的令谕。”

执剑道人怒道:“你这样怕死,那就快给我滚出去!”

桑花娘脸色一变,似要反chún相讥,但却咬牙忍了下去,转身快步而去。

目睹桑花娘离去之后,执剑道人突然一收长剑,低声说道:”俞秀凡你相不相信,世间有奇异、法术。”口气忽然间,变的十分温和。

俞秀凡微微一怔,道:“常听传说,从未目睹。”

执剑道人突然从身上取出一个小小木盒,放在木案之上。

俞秀凡心中暗道:这道人妖里妖气,忽然间敌意大消,不知耍什么花样,不可着了他的道儿,应该小心一些才是。

一面提气戒备,一面说道:“那盒中想是*葯一类之物了?”

执剑道人道:“不是。如是*葯一类,俞少侠历见甚多,也不用我来献丑了。”

俞秀凡道:”那盒中放的什么?”

执剑道人道:“异端奇术,不登大雅之堂。不过,有时用于对敌之中,倒很实惠的很。”

俞秀凡道:“在下倒是要开开眼界,以广见闻了。”

执剑道人伸出手中长剑,挑开木盒,只见盒中盘着一条青色小蛇。

俞秀凡道:“毒蛇。在下倒是见过不少。”

执剑道人道:“此蛇不同于一般毒蛇,俞少侠看仔细了。”

但见道人咬破舌尖,一口血水,喷人木盒之中。

盒中青蛇,突然暴长,眨眼间成了一条长过一丈,粗如碗口的巨蛇,血口盆张,红信伸缩,着上去十分可怖。执剑道人长剑压在蛇头之上,巨蛇又缀经收缩,恢复原状,成了一条小蛇,被长剑挑人木盒。

俞秀凡全神贯注,长剑平胸戒备,直待小蛇重被挑人木盒,才轻轻吁一口气,道:“果然是有些不可思议。”

执剑道人道:”贫道只是向俞少侠证明一件事。”

俞秀凡道:“你已经证明了。”

执剑道人道:“造化城中,有很多不可思议的人物,人世之间,有很多苦读成功的大儒,也有很多苦练武功成就卓越,但却很少有人知晓的人物。”

俞秀凡微微点头。

执剑道人道:“但也有很多,苦苦追求人间奇术,练成了一种心灵威胁的人物。自然,这要天分。勇气和机缘,件件凑巧,千百个追求此道的人,也许只有那么一个人有所成就。”

俞秀凡突然一抱拳,道:“多谢大法师的指教,敢问大师法号。”

执剑道人哈哈一笑,道:“贫道道号称半痴上人,至少我还有一半不痴。”

俞秀凡道:“弟子等愚昧,几乎是全痴人物了。”

半痴上人突然低声说道:“你能见到花无果么?”

俞秀凡怔了一怔道:“晚辈见过他老人家。”

半痴上人道:“看来,贫道是没有猜锗了。”

俞秀凡道:“道长的意思是……”

半痴上人道:“除了花无果,没有一个人能把你造成这样一位人物。你年纪太轻,就算有良师栽培,但也不应有这么成就,但花无果有这个能力。”

俞秀凡忽然间发觉,这半痴上人知晓的大多,一时间,竟不敢再随便接口了。

半痴上人笑一笑,道:“你离此之后,能够见到花无果么?”

俞秀凡道:“不知道。”

半痴上人道:“最好能见见他,世人都知道艾九灵是一代大侠,却不知花无果才是这一代最有成就的人。”

俞秀凡忍不住道:“哪一方面?”

半痴上人道:“革以武功造诣而言,也许花无果不如艾九灵,但除了武功之外,艾九灵都难及花无果。”

俞秀凡内心之中,对那艾九灵崇敬无比,听他批评到艾九灵,只好沉吟不语。

半痴上人道:“俞少侠,你可能不满我的话,团你这样一身武功,大部是艾九灵的传授,但艾九灵也未能及你出手的快剑。俞施主,贫道可以断言的是,你这一身武功,绝不是艾九灵独力所能造就,至少,也得了花无果助你一百之力。”

俞秀凡心中暗暗吃了一惊,讨道:艾大哥带我夜人少林寺,后又求见花无果,这些享都是极端的隐密,这人怎会知道。莫非他真的已成了穷通吉凶,能知过去未来的江湖异人么?但此事重大,万万不能轻易承认,只好微笑不答。

半痴上人缓缓接道:“告诉艾九灵,他是江湖上最有成就的大侠,受着千万人的敬仰,但他这等过人的成就,引起了很多人的妒忌,也激起了很多人争胜之心。有人希望比他有更大的成就。”

俞秀凡接道:“那不可能。”

半痴上人接道:“很难有人在武林中博得比艾九灵更大的英名,也很难有一个人在武功上比他有更高的造诣,于是自负能和他一争长短的人,别走溪径,最杰出的两个人,第一是造化城主,第二是贫道。”

俞秀凡长长吁一口气,道:“道长习的是……”

半痴上人道:“我如习练武功,这一辈子也超不过艾九灵,所以,我只走旁门邪道,希望能和他一争胜负。”

俞秀凡道:“大法师的成就很高了?”

半痴上人道:“年轻时,是意气之争。如今年纪大了,觉着是非二字,才是该争之事。”

俞秀凡道:“上人的意思……”

半痴上人道:“单就技艺造化而言,造化城主已不输艾九灵,如论智略,造化城主似是更胜一筹。”

俞秀凡道:“在下和他动过手。”

半痴上人道:“胜负如何?”

汤兰接道:“俞少侠在剑术上胜他一筹,但他在内功上,却胜了俞少侠。”

半痴上人点点头,道:“造化城主技艺、功力,都很高强,但更可怕的,是他罗致在这造化城中的实力,见着艾九灵时,就说太湖故友,向他致候。”伸手从怀中摸出一个小的玉瓶,接道:”见面总算有缘,这一件小小礼物,也是贫道三十年苦修奇术的成就之一,希望你带在身恻,或有用到之处。”

俞秀凡伸手接到,缓绥说道:”老前辈,这王瓶中装的什么?”

半痴上人笑道:“俞少侠,如是遇上劫难身陷危境,击碎玉瓶,自有妙用,此时不能奉告。”

俞秀凡接过玉瓶,凝目看去,只见瓶上书满了各种符咒,想到适才那人能使小蛇变成巨蟒,又不能不信,收入怀中,一抱拳,道:

“多谢老前辈!”

半痴上人道:“桑馆主如问起咱们交手情形,你就说咱们比试结果,半斤八两,未分胜负。”

俞秀凡道:“老前辈稍胜一筹。”

半痴上人淡淡一笑,道:“贫道告辞,三位保重了。”转身大步而颜成一闪身让开去路。

俞秀凡俟人去远,轻轻叹息一声,道:“汤姑娘、颜兄,两位见识广,可知那条小蛇变成了庞然大物,是怎么回事?”

颜成道:“世有法木之说,那撒豆成兵的传说,自莲教中,有此异术。但那半痴上人的法木,却有些不大相同,”

俞秀凡道:“有何不同?”

颜成道:“那是一条活蛇,不是符咒变化的纸人草马,会不会是一种障眼之法,使咱们为一种形象所惑。”

俞秀凡道:“不像是障眼之术,咱们都看的十分清楚。”

汤兰道:“世上有很多传闻异事,不可不信。那半痴上人对咱们既无恶意,当不会故意蛊惑咱们,信他法术无边。”

俞秀凡苦笑一下,道:“汤姑娘、颜兄,咱们也不用在此久留了。

该带走些什么人,咱们得早些走了。”

颜成道:“俞少侠想带些什么人走,请先通知他们一声,不足名额,在下再和汤姑娘把它补充起来。”

俞秀凡回顾了汤兰一眼,道:“金钓翁、无名氏、石生山等是否还活着?”

汤兰道:“如若造化城主没有杀害他们,应该是都还活着。”

俞秀凡道:“好!金钓翁、无名氏、石生山、水燕儿、方垄、桃花童子,再加上水燕儿两个贴身的女婢。”

汤兰接道:”两个女婢也算人么?”

俞秀凡点点头,道:“应该算进去。水燕儿身侧女婢,对她都很忠诚,限她带两个人,已经是太少了。”

汤兰哦了一声,未再多言。

俞秀凡道:“刀钗冷萍,姑娘认识?”

汤兰道:“她也在造化城中。”

俞秀凡道:”除了这座造化城之外,在江湖之上,造化城主还有很大的势力,而且是迄布天下。”

函成道:“俞少侠,咱们先决定这二十个人,再加刀钗冷萍,和汤姑娘及区区在下,已经有十一个,还可以带九个人走。”

俞秀凡点点头,道:“说的是,还可选九人”

颜成道:“大智若愚,俞少侠一番教训之后,在下也觉着不宜太露锋芒。余下九人,如若算上桑花娘,只余下八个人了。”

俞秀凡道:“桑花娘未必肯去,至少,咱们不应勉强她。”

颜成微微一笑,道:“这么办吧!咱们选过之后的余额,干脆让造化城主送足咱们如何?”

汤兰道:“那怎么行。他选送之后,都是他的心腹死党,岂下成了咱们的累赘。”

颜成道:“愈是造化城主的心腹愈好,让他们见识一下俞少快和造化城主的不同之处。”

汤兰道:“好吧!再加上一个花花妃子,余下的人,要造化城主替咱们选足就是。”

颜成道:“这些人都是和俞少侠接触过的人,带他们走,也可以减少造化城主心中之疑。”微微一笑,接道:“也让他知道,汤姑娘和在下,虽然离他而去,但对他仍有着很大的敬畏,不敢和他为敌。”

俞秀凡道:“就以颜兄之见,但不知咱们要如何通知他带走的人?”

颜成道:“桑花娘桑馆主会代咱们安排,不用咱们费心。招她来,告诉她,咱们要带走的人就是。”

俞秀凡道:“那就有劳汤姑娘了。”

汤兰应了一声,转身而去。片刻之后,带着桑花娘行了进来。

桑花娘不知是震骇俞秀凡的武功呢,还是期望能把她带出造化城,忽然问,变的对俞秀凡十分敬重,先躬身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41回 重获自由 阴险毒辣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金笔点龙记》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