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笔点龙记》

第42回 乘势待机 发伏除姦

作者:卧龙生

五毒夫人微微一怔,道:“你要出手?”

俞秀凡道:“这要看夫人的意思了。如若是夫人意犹未尽,在下只有奉陪一二了。”

五毒夫人道:“我不想和你动手,但世上的事,很难说,也许有一天,咱们会被环境逼的非要拼上一场不可。不过不是现在。”

俞秀凡淡淡一笑,道:“如真有那么一天,夫人以用毒之技对付在下,那是必操胜算了。”

目光一掠四个葛衣剑手,道:“夫人,把他们救醒来吧!”

五毒夫人摇摇头,道:“他们永远不会醒了,我能区息间制人于死,但却不能使他们死而复生。”

俞秀凡大感意外他说:“以你用毒之技,似乎是用不着非置他们于死地不可。”

五毒夫人上:“这四个人的剑招太凌厉,逼得我分不开手用毒。”

俞秀凡道:“这么说来,他们是死子你的刀下了。”

五毒夫人道:“单以武功而言,我一人胜不过他们四个。”

俞秀凡道:“但在下瞧不出夫人何时用毒“五毒夫人道:“毒在刀上。所以,我无法控制。”

俞秀凡道:“就算你刀上渗有奇毒,但你并没有刺中他们。”

五毒夫人道:“如若要刺中他们之后,才叫人毒发而死,那是下等用毒手法,我也不配被人称作五毒夫人了。”

俞秀凡道:“你可知道他们的来历么?”

五毒夫人道:“知道,他们是造化城主暗中训练的一批剑手。”

俞秀凡道:“你杀了他们,如何向造化城主交待?”

五毒夫人道:“造化城主下会在乎这四个剑手的死亡,他只是要你明白,他对受命之人,有绝对的权威。”

俞秀凡道:“多谢夫人指教了。”

五毒夫人转目四顾了一眼,不见有人行来,低声说道:“俞秀凡,这是不是你的主意?”

俞秀凡道:“什么主意?”

五毒夫人道:“要这四个剑手出手对付我?”

俞秀凡沉吟了一阵,道:“夫人觉着,在下不会如此么?”

五毒夫人点点头,道:“有些事,并非因为有深厚的学问;只是一个人受到他品格的影响,有些办法,他是永远想不出来的。”

俞秀凡微微一笑道:“这么说来,夫人不但是文武兼资的人,而且对人性的观察体会,也下过一番工夫了。”

五毒夫人道:“略有一二愚见,算不得什么!”

俞秀凡突然长叹一声,道:“夫人,这就叫在下不明白了?”

五毒夫人道:“可是因为我身陷造化城的原因么?”

俞秀凡道:“以夫人之能,实也不必屈于造化城主之下。”

五毒夫人格格一笑,道:“俞秀凡,你这是挑拨离间呢,还是诚心请教?”

俞秀凡道:“自然是诚心请教。”

五毒夫人道:“我可以回答你四个字。”

俞秀凡道:“哦!这等大事,难道一语就可道破?”

五毒夫人道:“乘势待机。”

俞秀凡微微一怔,道:“听夫人的口气,似乎是还不满足目下之位?”

五毒夫人微微一笑,道:“俞秀凡,我说很满足,你相信么?”

俞秀凡摇扔头,道:“不相信。”

五毒夫人道:“这就是了。你又何必多此一问呢?屈己从人,君所不攸,以此测度,我无论如何回答,都不能使君满意。”

俞秀凡沉吟了良久,道:“夫人说的有理。”语声一顿,接道:“与夫人这番交谈,使俞某增长了不少见识,但俞某还有一事相求,不知夫人是否能够答允?”

五毒夫人道:“可是有关他们身中奇毒一事?”

俞秀凡道:“不错。只要夫人解去他们身中之毒,使他们心忘恢复,何去何从,悉由他们作主,俞某人决不强留。”

五毒夫人沉吟道:“我一生作事,都是顺势,如若我答应了你的请求,那是逆势而行了。”

俞秀凡道:“那些人中,有我俞某人患难之交,也有俞某人心仪好友,夫人如肯解去他们身中之毒,俞某人一样的感同身受。”

五毒夫人突然微微一笑,道:“水燕儿算是你什么朋友?”

俞秀凡道:“我们相识于敌对之中,淡彼此间互相保持了敬重。”

五毒夫人道:“俞秀凡,我们做一番交谈,使我说了不少的话。

言多必失,定被你找出了我不少的缺点。”

俞秀凡接道:“夫人言重了。”

五毒夫人道:“少给我来这一套,我不吃这个。我一生自负是一位善于乘势的人,如今要逆势而行,自己也觉着有些奇怪。但我好像是有些被你说动,非得答应不可。”

俞秀凡道:“这些人中,并非都是俞某人的好友。”

五毒夫人接道:“俞秀凡,咱们不用再说道理了。”

俞秀凡怔了怔,道:“夫人的意思是……”

五毒夫人道:“谈条件!”

俞秀凡道:“夫人请说出来吧!只要俞某人力能所及,怎不答应。”

五毒夫人道:“你可曾想到他们毒性解去之后,事情立刻会传到造化城主的耳中?”

俞秀凡道:“这个,在下倒未想到。”

五毒夫人道:“那时,造化城主至少发现了两件事情。”

俞秀凡道:“夫人指教!”

五毒夫人道:“一件是发觉了你比他想象中更为高明,一件是发现了我并不可靠。”

俞秀凡道:“我和他订下约书,老实说,对我而言,这一招很毒辣,我想不出他还有什么更可怕的手段对付我。”

五毒夫人淡淡一笑,道:“人都是那样自私,你想到了自己,为什么不替我想想呢?”

俞秀凡道:“夫人想如何,但请吩咐,两害相权取其轻,夫人提出什么条件,在下自会衡量一二。”

五毒夫人双目盯注在俞秀凡的脸上,瞧了一阵,笑道:“俞秀凡,太突然了。容我想上两天,再给你答复如何?”言罢,转身而去。

这五毒夫人的举动,吊足了俞秀凡的胃口,真是老姜辣心,俞秀凡呆呆地站在那里,顿时有着无所措施的感觉。五毒夫人头也未回的一直行近蓬车。

汤兰、颜成快步奔了过来,道:“俞少侠,五毒夫人和你谈些什么?”

俞秀凡道:“她是个深藏不露的人,咱们错估了她。”

颜成目光转动,四顾了一眼,道:“这些人是否中了毒?”

俞秀凡点点头,道:“不错,中了毒,不过,他们中的毒十分强烈,早已气绝而逝。”

颜成道:“死了。”

俞秀凡道:“是的,死了。”

颜成道:“五毒夫人真的杀了他们?”

俞秀凡道:“不错,一种强烈的毒葯,中人必死,无葯可救。”

颜成道:”很奇怪,五毒夫人竟会施出无法救治的毒葯?”

俞秀凡淡淡一笑,道:“怎么,有些大出阁下的意料之外吧?”

颜成道:“不错,完全出了我意料之外。”

俞秀凡道:”很多地方,都出了我们的意料之外,五毒夫人确然控制着那些将疯之人。”

颜成道:“她告诉了你?”

俞秀凡道:“不错,她告诉我,她是唯一可能解救他们的人。”

颜成接道:“那是说,除她之外,当今之世,再无人能够救他们了。”

俞秀凡道:“那倒不是,在下觉着,当今之世,除了五毒夫人之外,造化城主与花无果,能够疗治好他们的伤势。”

汤兰道:“花无果真的还活着么?”

俞秀凡道:“活着,我见过他老人家。”

汤兰遭:“俞少侠,此事千万不可泄露出去。”

俞秀凡道:“为什么?”

汤兰道:“花无果的医道,举世元双,确有活死人肉白骨的能耐。”

俞秀凡接道:“这和说出花无果有什么关系?”

汤兰道:“很大的关系,当今之世,虽是常有人提起花无果,但花无果确然已在江湖上失踪了数十年,他究竟是否还活在世上,没有人能够很正确的说出来,造化城主一生中只顾忌两个人,一个是金笔大侠艾九灵,一个是神医花无果。艾九灵听说是已和他照过了面,但花无果一直是消息全无。他一日不知花无果的下落,那就是一日心存顾忌。”

俞秀凡点点头,道:“原来如此。”

名成道:“如是他知道了花无果的下落了,那会如何?”

汤兰道:“会尽起造化城中的精锐,杀了花先果。”

俞秀凡道:“汤姑娘顾忌的是。造化城中的高手,多如天上之星,如若实行群攻之法,就算是天下无敌的高手,也是难以抗拒。”

汤兰低声道:“俞少侠,你可是准备把这些中毒之人,带往花无果处,要他疗治他们身中之毒么?”

俞秀凡道:“在下确有此想!”

汤兰摇摇头,道:“俞少侠,使不得!”

俞秀凡道:“听姑娘这么解说,在下自然不会明知故犯了!”

一直在低头沉思的颜成,突然接口说道:“俞少侠,五毒夫人杀死了这四个葛衣剑手的用心,俞少侠可曾想过?”

俞秀凡道:“四人攻势猛恶,她无暇抽出手来施放毒手·只有用刀中毒,置他们于死地了!”

颜成摇摇头,道:“只怕事不只此!”

俞秀凡奇道:“颜兄,又有了什么高见?”

颜成道:“如若这四人是造化城主的心腹,他们死去之后·还有什么人会把咱们的行踪,告诉那造化城主呢?”

俞秀凡道:“如是造化城主的耳目,五毒夫人又怎敢把他们杀死?”

颜成沉吟了良久,道:“俞少侠,目前咱们这一伙人,不但是随时可能爆发出一场搏杀,而且彼此之间还要互相斗智。五毒夫人这作法,照在下的看法,不外两个原因。”语声微顿,看两人都听得十分人神,才接道:“一个是好,一个是坏。好的一面是她可能早已对造化城主不满,这一次借故杀了那四个剑手,这些剑手,都是造化城主苦心培养的弟子,他们绝对忠实,决不会背叛造化城主,杀了这四个人,咱们就安全多了,不会再有人给那造化城主通风报信了。”

俞秀凡道:“坏的一面呢?”

颜成道:“五毒夫人故意杀了四个剑手,造成一种纷扰,使咱们逐渐的接受他们的控制。”

俞秀凡道:“除非五毒夫人暗中对我下毒,否则别想让我屈服在她的手下。”

颜成道:“目前,她可能对我们下毒,但决不会对你俞少侠下毒。”

俞秀几道:”为什么?”

颜成道:“因为你还未见到艾九灵。自然,五毒夫人的下毒之、能,举世无匹,这一点,我们也不能不防。”

汤兰道:“防得住么?加是五毒夫人要下毒,就算咱们眼巴巴看着她,也是无法防止。”

颜成道:“这一点在下很自信,她决不会对俞少侠下毒,要防的是咱们。”

汤兰道:“既然防不住,咱们不用防了。造化城主和五毒夫人也不会把咱们看作对象。”

颜成笑一笑,道:“一登龙门:身价百倍,目前咱们的情形不同,因为咱们是俞少侠的幕宾、智囊。”

汤兰道:“颜兄,用不着粑人优天了。咱们没有能力防止的事,用不着多想了。”

俞秀凡道:”目下咱们应该如何尸汤兰道:“先把这四具尸体埋起来,以示和人不同。”

俞秀凡道:“好吧!”三个人一齐动手,挖了一个大坑,把四具尸体给埋了起来。

俞秀凡拍拍手上的泥土,道:“咱们走吧!”

回到蓬车前面,除了那桑花娘在蓬车外站着之外,所有的人,包括五毒夫人在内,全都坐在了蓬车之中。

俞秀凡道:“走吧!”跨上鞍镣,纵马而去。

蓬车行驰在官道上,晓行夜宿,不觉已走了三日。俞秀凡原想把这些人带往花无果那里,只求神医花无果把这些人身上的毒性除去。但听得颜成等分析了利害得失之后,不敢再把这班人带往那里。

第四天一早上道,颜成追上了俞秀凡,道:“俞少侠,咱们要到哪里去?”

俞秀凡苦笑一下,道:“我没有目的,也没计划,走到哪里算哪里了。”

颜成道:“这个不行,无论如何,咱们得有个计划,有个目的。”

俞秀凡道:“计划什么呢?”

颜成道:“在下觉着,俞少侠应该好好的和五毒夫人谈判一次。”

俞秀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42回 乘势待机 发伏除姦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金笔点龙记》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