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笔点龙记》

第43回 妙手解毒 噩梦俱醒

作者:卧龙生

五毒夫人道:“你是否信任我?”

俞秀凡淡淡一笑,道:“信任。”

五毒夫人道:“现在,要我跟着你走呢,还是由我单独先行?”

俞秀凡道:“夫人的意思呢?”

五毒夫人道:“我救治他们的毒伤,此事终难保密,很快会被造化城主知道。”

俞秀凡道:“知道了又能如何?”

五毒夫人道:“造化城主,既无气量,又无风度,他不会忍下这口气,必然会派人追杀于我。如是和你们走在一起,只怕会为你们找来很多的麻烦。”

俞秀凡道:“这一个夫人不用担心咱们这些人,力量够强大,足可和他一拼。”

五毒夫人道:“肩负重任,如是为我和他们提前决裂,只怕害江湖大局。”

俞秀凡笑一笑,道:“不会,我倒希望能和他再决一死战。”

五毒夫人道:“听说你在剑道上胜他一筹。”

俞秀凡道:“这个,在下倒未觉得。”

五毒夫人道:“不论你是否在剑术上胜他一筹,但你决非他的敌手。”

俞秀凡道:“这个,在下也知道。”

五毒夫人道:“所以,你要忍耐,忍耐至呵以和他一决胜负的时候。”

俞秀凡道:“武功造诣,非一朝一夕之功,在下要忍到几时,才能和他一决胜负呢?”

五毒夫人道:“不会太久,也许一年,也许两年,但你是唯一有机会的人。”

俞秀凡道:“造化城主心中最大的敌人,似乎是金笔大侠艾九灵。”

五毒夫人道:“他错了,应该是你。”

俞秀凡接道:“夫人,听说造化城主最害怕的是艾九灵和花无果联手合作。”

五毒夫人道:“花无果还活在世上么?”

俞秀凡道:“不知道。生死两茫茫,没有他确定的消息。”

五毒夫人话题一转,道:“去看看你那些朋友吧!他们都已经神志清明。”

俞秀凡道:“真的么?”

五毒夫人道:“俞少侠也不要对此寄望的太高,他们虽然已神志清醒,但他们的余毒还未除净,也许还会有不测之变,俞少侠不可不防。”

俞秀凡道:“多谢夫人提醒,在下去看看他们。”转身向外行去。

汤兰低声说道:“俞少侠,贱妾是否可随同一行。”

颜成道:“在下觉着,也该去一趟,万一有什么争辩之处,在下也可以助俞少侠一臂之力。”

五毒夫人道:“要他们一起去吧!这对你有益无害。”

俞秀凡道:“好!两位也要准备一下,也许口舌争辩的大过激烈,会造成动手的局面。”言罢,一马当先,行人正厅。

只见水燕儿、金钓翁等,有坐有站,也有不停的来口在室中走动。

无名氏、石生山首先一抱拳,道:“公子,咱们又见面了。”

俞秀凡脸上一片欢愉,抓住了两人的手臂,道:“二兄都清醒了。”

无名氏道:“似乎是做了一场梦一样。”

俞秀凡低声道:“二兄对过去的事,是否有一些记忆呢?”

无名氏沉吟了一阵,道:“隐隐约约,模糊不明。”

金钓翁也站了起来,道:“俞少侠又挽救老朽一劫。”

俞秀凡道:“不敢当。老前辈神智完全清明了么?”

金钓翁道:“清明了,俞少侠如何把老朽带出造化城,这一段老朽却记忆不清。”

俞秀凡道:“说来话长,老前辈和这位颜兄谈谈吧。”

举步行到了水燕儿静坐的木椅之前,一抱拳,道:“姑娘,还记得俞秀凡么?”

水燕儿点点头,道:“想不到,咱们还能再见。”

她仍然带着那一幅人皮面具,掩去了如花娇容。

俞秀凡脸上泛现出无限关切情意,道:“燕儿,我未能及时履约,害你吃了不少苦头吧!”

水燕儿微微一笑,道:“很快乐,十八年我往事如梦;今天才找回自我,这就是俞兄所赐。”

俞秀凡道:“言重了,如不是在下拖累,姑娘仍然是……”

水燕儿目光泛现羞意,低声道:“快些招呼别人去吧.人家都往这边看了。”

俞秀凡一转身,行到了方望身前,抱抱拳,道:“方兄,别来无恙?”

方奎比过去消瘦一些,眉字问也隐隐这着一股优郁,轻轻叹息久一声,道:“在下似是被下人石牢,是俞兄救我出来?”

俞秀凡道:“事由兄弟而起,方兄能不见怪,俞秀凡就心安了。”

方奎:“俞兄,大恩不言谢,小弟心领盛情了。”

俞秀凡笑一笑,目光转到桃花童子的身上,道:“小桃童,还认识我么?”

小桃童点点头,道:“难得的是公子还记得我,把我也带出了造化城。”

俞秀凡笑一笑道:“小桃童,你可以自由选择,不论你干什么。

都可以随你心愿。”

小桃童凄凉一笑,道:“我已经流浪怕了,从今之后,只望为公子作一个牵马童子,于愿已足矣!”

俞秀凡道:“牵马的童子,不是太过委屈你了么?”

桃花童子道:”我知道公子还不肯信任于我,在下实已别无去处,为明心迹,小的愿一死为证。”

俞秀凡道:“小逃童,生命价值,岂是如此轻贱,万不可心存此念。”

桃花童子道:“小桃童身出污泥,回首前尘,尽属恨事。我这点本领,除了为公子牵马执槽外,再别无他事可为。”

俞秀凡道:“真是如此,那也只好由你了。”

桃花童子一抱拳,道:“多谢公子。”

俞秀凡轻轻吁一口气,高声说道:“诸位听着,诸位已经离开造化城,天下之大,五湖四海,加是请位只想求一安身立命处,想来并非难事。”

全厅中人,个个闭口无言,脸上是一片端庄之色。

俞秀凡笑一笑,道:“诸位,时间还长,诸位可以慢慢的想一想,如是愿意离去的,自行请便。”

方望淡淡一笑,道:“俞兄,我想全厅中人都听得很清楚了。”

俞秀凡道:”方兄说的是,在下是太过罗咦了一些。”语声微微一顿,接道:“诸位身上的奇毒已解,由此刻开始,诸位可以自由行动了。明天中午时,咱们离开此地,愿意和在下同行的,务必请依时赶回,届时不见回来的,那就是不愿和在下向行了。”说完话,微微一笑,转身而去。

水燕儿突然站起身子,道:“俞兄,慢行一步。”

俞秀凡停下脚步,道:“姑娘有何见教?”

水燕儿道:“什么人医治好了我们身上的奇毒?”

俞秀凡道:“五毒夫人。”

水燕儿道:“人在何处?”

俞秀凡道:“现在另一处房舍之中。”

水燕儿道:“这个人不可靠,我要见见她。”

俞秀凡还未来得及回答,五毒夫人己缓步而入,道:“我在这里。”

水燕儿道:“你是造化城主的心腹,怎会疗好我们的毒伤?”

五毒夫人道:“你姑娘何尝不是,但你也背叛了造化城主。”

水燕儿道:“我和你不同,我是被形势所迫,不背叛,也是死路一条,多亏俞兄,把我救出了造化城。”

五毒夫人道:“你和俞秀凡两情相悦,这件事,早已传人造化城主耳中,留着你不作处置,为了用你作饵,没有料到的是造化城主和俞秀凡订了这样一个约定,使你轻而易举的脱离了囚笼。”

水燕儿接道:“谈我们之间的事,用不着多转弯子。”

五毒夫人道:“姑娘既能背叛造化城主,我为什么不能?”

水燕儿道:“我别无路走,只此一途,你却是眷顾正隆。”

五毒夫人道:“眷顾正隆,那就不能说我不可背叛造化城主。”

水燕几道:“你如何能证明你说的话。”

五毒夫人道:“很简单,我疗治好你们的毒伤,那该是最好的证明。”

水燕儿道:“这中间可能别有阴谋。”

五毒夫人道:“你能指出来阴谋何在么?”

水燕儿道:“造化城主心机深沉,难作预测。”

五毒夫人道:“造化城主不会让我解去你们身中之毒,他派我来此,确然是别有阴谋,但我疗好你们毒伤,使你神智尽复,使他的阴谋付于东流,水姑娘再要逼我,那就是诚心找麻烦了。”

水燕儿回顾了俞秀凡一眼,道:“俞兄,对此看法如何?”

俞秀凡道:“诸位身中之毒,确为五毒夫人所解,在下觉着,五毒夫人是出于一片诚心。”轻轻吁一口气,接道:“燕姑娘,造化城主安排了一着棋,这一着棋就是由五毒夫人控制着这一批人手,只要奉到造化城主的令谕,立刻可以对咱们采取行动。”

水燕儿点点头,道:“俞兄说的是。”

俞秀凡道:“五毒夫人既然解除了诸位身上述控神志的毒性。

那就证明了她破坏了造化城主的计划,所以,我们不应该再对她生出怀疑之心。”

水燕儿道:“哦!”

五毒夫人道:“水燕儿,你是私人和我过不去呢,还是为了私仇?”

水燕儿道:“我没有私仇,只是我对造化城中事情,了解得比别的人多了一些,所以,我的怀疑,也比别人多了一些。”

五毒夫人轻轻吁一口气,道:“水燕儿,造化城主对我的信任,决不会超过你,但为什么你要背叛他?”

水燕儿道:“就目下情势而言,我只有这一条路……”

五毒夫人接道:“如是造化城主不逼得你无路可走呢,你是否就不会背叛造化城主?”

水燕儿默默无语。

五毒夫人不算是一个很善言词的人,但她说话,每每能抓中要害。淡淡一笑,接道:“水燕儿,你早已有了叛离的情形,才有这么一个结果。造化城主对你的信任,尤在我之上,为了在你身上下毒,他曾经思索一刻工夫之久,我从来没有见造化城主,为一件事想了这样久过。”

水燕儿哦了一声,道:“最后的决定呢?”

五毒夫人道:“自然是造化城主的决定,我对他很了解,应该他决定的事,你最好不要插口如是你表现的太聪明,那不但对你无益,且将有害。”

水燕儿道:“所以,你一直深藏不露,表面和内心,完全是两个不同的人。”

五毒夫人道:“我就是我。外面的伪装,只是为了要保护我自己,我如是使造化城主对我生出了一点怀疑,很可能早没有了性命。”

俞秀凡道:“夫人用毒之能,天下少有,湘西也有一片基业,造化城主虽然有绝世武功,但也未必能对抗你用毒之能。”

五毒夫人道:“别以为我是个很怕死的人,我这样活着很痛苦,我调制有各种奇毒,有一种奇毒,吃下之后,可以毫无痛苦的死亡。

那种葯物,入口之后,不但没有苦涩之味,而且清香扑鼻,一个人吃下这种葯物,由入口到死亡,不会感受到一点痛苦。我不怕死,也没有我个人留恋的人和事。所以,死亡不会给造成恐惧和痛苦,我所以要活着,是为了……”为了什么,她没有说下去,也没有人追问下去。

水燕儿突然微一躬身,道:“夫人,小妹误会了夫人很多,十分抱歉,这里给你赔礼了。”

五毒夫人轻轻叹息一声,道:“有一件事,我必需要先说明,那就是一旦造化城主知道了我救了你们,内心中对我的恨怒之深,只怕要多你十倍。”

水燕儿道:“这么说来,你夫人从此以后,也无法再回造化城了?”

五毒夫人道:“何止是无法再回造化城,造化城主,必然会派出大批的杀手,追杀我的性命。”

俞秀凡道:“我倒希望他能多派出几批杀手追杀咱们。”

水燕儿道:“为什么?”

俞秀凡道:“因为,咱们歼灭了一批杀手,造化城主就会减少了一些实力。”

五毒夫人道:“诸位能这么相信我,我也可以和诸位同行了。”

俞秀凡道:“有夫人同行,咱们在安全上,反而多了一份保障。”

五毒夫人道:“至少,你们不用担心别人对你们下毒。”语声微微一顿,接道:”俞秀凡,桑花娘已经死去,咱们和造化城主的消息,可能会暂断一些时间。但造化城主的耳目遍布江湖,咱们的行动,很快会落入造化城主的眼中,我觉着,这件事暂时以不泄露出去较好。”

俞秀凡道:“夫人的意思是……”

五毒夫人接道:“我的意思是,咱们找一个人出来,假扮成桑花娘,赶着蓬车而行,至少,可以使造化城主,暂时无法了解咱们的详细内情。”

俞秀凡微微一笑,道:“夫人的意见很好,只是,这桑花娘要何人改扮呢?”

水燕儿道:“我!我是就坐在蓬车中的人,扮作桑花娘最为合适。”

五毒夫人道:“燕姑娘,你应该明白,你也是造化城主最重视的人。一旦被他们发现有异,必然是苦苦追查,咱们虽然在蓬车之中,但吃住之时,难免要上下蓬车,自然也难逃过人家的眼睛。”

俞秀凡点点头,道:“夫人说的不错,燕姑娘不能改扮桑花娘。”

水燕儿道:“桑花娘非我改扮不可,不过可以找一个女婢,改扮成我。”

五毒夫人点点头,道:“这办法不错。桑花娘没有中毒,而且,对造化城主中事了解的很多,由燕姑娘改扮,那是最适当的人选了。”

水燕儿道:“就此一言为定。”

五毒夫人道:“你对银牌武士,了解有多少?”

水燕儿道:“这个,小妹知晓不多。”

五毒夫人道:“我可以提供你一点资料。”

水燕儿道:“多谢指教。”

五毒夫人和水燕儿低声谈了几句,水燕儿不住地点头。计议停妥之后,埋葬了桑花娘。一切都在极度的隐密下进行。

第二天,中午时分,四辆马车,离开了农庄。俞秀凡、颜成。汤兰,仍是骑马走在前面。水燕儿改扮成桑花娘,领着蓬车,当先而行。

五辆蓬车,一辆装满了黄金、珠宝,四辆中分坐着人。所有的蓬车行列,尽量的保持着离开造化城时的样子。

驾车剑士已死,就把后面四辆蓬车的套绳一一拴在前面的车上,好在,造化城主送的蓬车十分坚牢,拉车的健马,也是最好的马,都能自行控制,稍加牵引.行驰如常。

最后一辆车中,坐的是五毒夫人。

俞秀凡原想把这批人带往花无果处,求他大施妙手,解去这些人身中之毒,但五毒夫人背叛了造化城主,竟然下手解了这些人身中之毒,这就使得俞秀凡失去了目的,只觉天涯茫茫,不知道该去何处。对江湖形势,他知道的太少,认识人也大少,竟然想不出一个落足之地。

他很想碰见艾九灵,把这副千斤重担,交付给他,他觉着有些疲累不堪。他可以忍受肉体上很多的刀伤,痛苦,但这种责任感形成的精神压力,使他有着承受不起的感觉。他又很怕见到艾九灵,对造化城主签下的那份约书,是一种无法摆脱的枷锁:

但俞秀凡究竟是读书万卷的人,尽管内心中仿惶无主,但他表面上还保持适当的镇静。

颜成的确是一个很聪明的人,尽管俞秀凡保持着适当的镇静,但他却瞧出了一些征象,一提马缰,追上了俞秀凡,道:“俞少侠,咱们要行向何处?”

俞秀凡心中一片空茫,但颜成这一问,却逼出了俞秀凡一些机智,道:“找造化城中的人。”

颜成道:“造化城中的人?”

俞秀凡道:”目下只有这个办法,造化城主的耳目遍布,我想他必然会找上咱们,只要能见一个咱们就收拾一个。最好能说服他,使他们倒反造化城主,造化城多一个背叛的人,咱们就多一份力量,我长彼消。最坏的是咱们把他除去,也可以减去一份敌对之力。”

颜成笑一笑,道:“高啊!俞少侠,咱们这一股实力,确够强大,再加上五毒夫人的用毒之能,造化城主真想动咱们,至少也得出动它一半实力,但那是不太可能的事。”语声一顿,接道:“要不然,就是造化城主亲自赶来。”

俞秀凡道:“他一生设下陷阱害人,咱们也该用点手段对付他了。”

颜成道:“这是一条狠计,不过,也要看人而行,换一批人,用这样的同一个办法,那就不算高明了。”

汤兰道:“为什么?”

颜成道:“汤姑娘,咱们这一批人,不敢自诩是一批无敌剑士,但要找一批人来对付咱们,还真是不大容易。”

汤兰略一沉吟,道:“颜兄说的也是,找一个高过俞少侠的剑手,不太可能;找一个强过五毒夫人的用毒能手,更是难上加难;造化城主以残酷的手段,严密的统治了造化门中黑、白两道高手,但他却忽略了,那只是统治了一个人的身体,却无法统治他们的心。

一旦有机会,就会背叛于他。”

颜成道:“他训练了造化城中一批无敌死士,他也训练出一批反抗他的人才。”

几人边行边谈,健马到了一处三岔路口。

俞秀凡一勒经绳,健马停下。正想问问颜成,应该行往何处。

忽见人影一闪,一个高卷着袖管,赤着双足,肩着一把铁锄的大汉。

拦在了马前。

看上去这是十足的农人,而且他刚刚还在田中插秧。但看他飞跃的身法,却是第一流的轻功高手。

汤兰右手握着一把金针,冷冷说道:“干什么?”

那肩锄农夫一身傲气,竟然未理会汤兰,望望俞秀凡,道:“你是俞秀凡?”

俞秀凡道:“不错,朋友是……”

肩锄人道:“在下来自造化城,俞秀凡和敝城主订下的约书,不知是否还记得?”

俞秀凡道:“记得。”

肩锄人道:“那很好,咱们城主,很重视这件事情,所以,遣派在下等来此协助阁下一二。”

俞秀凡道:“朋友,准备如何协助在下呢?”

肩锄人道:“敝城主算无遗策,早已替俞少侠安排了一批效命的死士,你只要告诉五毒夫人一声,他们就会替你充当先锋,如是艾九灵杀死了这批人后,必然成强弯之未,俞少侠只要一出手,就可以取他性命。”

俞秀凡冷笑一声,道:“以后呢?”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金笔点龙记》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