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笔点龙记》

第44回 初传密令 再现金牌

作者:卧龙生

肩锄人道“以后么,敝城主将以盛大的场面,欢迎俞少侠重回造化城去,界以副城主的高位,共谋江湖大业。”

俞秀凡道:“这么说来,贵城主对我俞某人十分器重了。”

肩锄人道:“不错,视若副手,敬重异常。”

俞秀凡道:“只可惜在下还不知那艾九灵现在何处?”

肩锄人道:“这个,城主也想到了,所以,咱们受命帮助你俞少侠。”

俞秀凡哦了一声,道:“你们得到了什么消息?”

肩锄人道:“有。在下探得了文九灵的消息,恃来禀呈阁下。”

俞秀凡道:“禀呈,那如何敢当?”

肩锄人伸手从怀中摸出一个封口密简,递了过去,道:“这上面说得很清楚,希望你按图追查,就可以找到艾九灵了。”突然转身,大步而去。

俞秀凡高声说道:“站住!”

肩锄人停下脚步,道:“什么事?”

俞秀凡道:“造化城主派了多少支援我的高手?”

肩锄人道:“支援你的人,都在五毒夫人的手下控制,你告诉她一声就成了。”

俞秀凡冷笑一声,道:“那些人一个个如痴如呆,怎能派上用场?”

肩锄人道:“五毒夫人自有能力指挥他们,你交代一声就是。”

俞秀凡道:“那些人,一定听从五毒夫人的令谕么?”

肩锄人道:“不错。五毒夫人有着绝对控制他们的能力。”

俞秀凡道:“除了这一批人手之外,还有支援我们的人么?”

肩锄人道:“造化城主神威难测.如是俞少侠需要的时候,自会有人赶到。”

俞秀凡道:“阁下,你要不要留下来?”

肩锄人冷笑一声,道:“我还有很多要事,不能多留。”

俞秀凡道:“如是我要强把你留下呢?”

肩锄人怔了一怔,道:“你敢么?”

俞秀凡道:“为什么不敢?”

汤兰冷冷接道:“针钗汤兰的飞针,阁下想是早已听人说过了。”

这时,随后而行的蓬车也已赶到,假扮桑花娘的水燕儿,一收绥绳,停下了蓬车。

肩锄人望望汤兰,又望望俞秀凡,道:“桑馆主,五毒夫人何在?”

水燕儿道:“最后一辆蓬车之上。”

肩锄人冷冷说道:“你认识我么?”

水燕儿摇摇头,道:“现在不认识。”

肩锄人道:“那是说,你过去认识了。”

水燕儿闭口不答。

肩锄人大声喝道:“去!叫五毒夫人出来见我。”

俞秀凡一跃下马,手握剑柄,道:“我不想拔剑,但你必须决定,你是否愿留在这里?”

颜成笑一笑,道:“如是我的推想不错,阁下是千里使者。”

肩锄人哈哈一笑,道:“不错,你是什么人?”敢情,他竟然不识颜成。

颜成道:“论我在造化城中的身份,也不算太差,五刑院主颜成。”

肩锄人道:“听说过。”

颜成道:“识时务者为俊杰,阁下可否多想想。”

肩锄人道:“我要见五毒夫人之后,咱们再谈条件。”

但见车帘启动,五毒夫人飞身而出,道:“我在此地,有何见教?”

肩锄人一听口气,就不禁一呆,道:“夫人,还记得区区么?”

五毒夫人道:“千里使者,双腿之能,快逾奔马,能连走千里,不进滴水。就算千里马,也难及得,”

肩锄人道:“夫人,还能控制大局么?”

五毒夫人道:“除非服用解葯,他们无法恢复神智。”

肩锄人吁一口气,道:“那很好,在下是受城主之谕,下书而来。”

五毒夫人道:“书信呢?”

肩锄人道:“已交给了俞秀凡。”

五毒夫人道:“那和我无关了。”转身慾去。

肩锄人人急急叫道:“夫人留步!”

五毒夫人缓缓回过身子,道:“你还有什么见教?”

肩锄人道:“城主要在下关照夫人一声,要全力协助俞秀凡,击杀艾九灵。”

五毒夫人道:“哦!”

肩锄人道:“此刻,在下即刻回去复命。”

五毒夫人道:“请便!”

肩锄人道:“可是,俞秀凡不让我走。”

五毒夫人道:“那是你的事了。”

肩锄人冷笑一声,道:“要夫人助在下一臂之力。”

五毒夫人道:“我又管不了俞秀凡,如何能助你一臂之力?”

肩锄人道:“派两个人,拦他一拦,在下只要能到五丈开外,我相信他就无法追得上我了。”

五毒夫人道:”俞秀凡剑如闪电,我如派人助你,可能会使他们在俞秀凡的剑下丧生,这笔账划不来,恕难从命。”

肩锄人怒道:“五毒夫人,在下见着城主之后,要据实奉告。”

五毒夫人接道:“问题是你如何才能见得到他,你没有机会了。”

肩锄人怒道:“五毒夫人,你是不肯管了?”

五毒夫人道:“要我管也行,你吃下这粒葯物,我保你平安无事。”

右手微抬,一粒丹九,直飞了过去。

肩锄人左手一伸,接住了丹丸,道:“这是什么葯物?”

五毒夫人道:“无忧丹,你吃了之后,就变的和他们一样,无忧无惧。”

肩锄人道:“迷乱神志的葯物?”

五毒夫人道:“不错。”

肩锄人道:“这种葯物,我如何能吃。”

五毒夫人道:“为什么不能吃,人家也是造化城中人,你和他们有何不同?”

肩锄人道:“夫人,你好像变了?”

五毒夫人道:“吃下去,至少你眼前可以保住性命。”

肩锄人道:“如是我不吃呢?”

五毒夫人道:“你如自信能逃过俞秀凡的快剑,那就不用吃了。”

肩锄人冷冷说道:“情势迫人,在下只好放手一拼了。”

突然一招“横扫千军”,手中长锄,疾向俞秀凡扫去。

俞秀凡拔剑一挥,但见寒芒闪动,肩锄人手中木质锄柄,连断三截,跌落实地。肩锄人有生以来,从没有见过这样快速的剑法,不禁一呆。

俞秀凡还剑入鞘,冷笑一声,道:“阁下,如若自信能逃得了,那就请走吧!”

肩锄人叹息一声,道:“夫人,你是否已经背叛了城主?”

五毒夫人道:“我想,你猜对了。”

肩锄人突然大喝一声:“罢了!罢了!”反手一掌,自向天灵穴上拍去。

俞秀凡突然疾出右手,扣住了肩锄人的右腕,道:“阁下,死也不是一件很容易的事。”

五毒夫人左手一抬,端住了肩锄人的下额,右手一弹,一粒丹九,投入了那肩锄人的口中。

那丹丸人口即化,流入咽喉。

五毒夫人冷笑一声,道:“你现在可以走了。”

俞秀凡也放开那肩锄人的右腕。

肩锄人突然大喝一声,转身而去。只见他越跑越快,转眼之间,跑的踪影不见。

俞秀凡轻轻吁一口气,道:“这人跑的好快。”

五毒夫人道:“他号称千里使者,真有日行千里脚程。”

俞秀凡道:“把轻功练到了这等境界,实也不容易的事。”

五毒夫人道:“他跑不远。一顿饭工夫之内,葯性就要发作。”

俞秀凡道:“那葯性发作之后,是一个什么样子。”

五毒夫人道:“发作之后,失去记忆,只听一种声音指挥。”

俞秀凡道:“唉!看来,这用毒也是一种很大的学问。”

五毒夫人微微一笑,道:“咱们走吧!”

俞秀凡道:“不理会那千里使者了么?”

五毒夫人道:“不用了。他们不会从他口中间出什么,而且,越问越糊涂。”

俞秀凡哦了一声,道:“咱们是不是要照着这书信上的吩咐去看看那艾九灵?”

五毒夫人道:“不一定要见艾九灵。但咱们得照着这书信上的吩咐行事。”

俞秀凡道:“夫人,这纣书信之上,不会有诈么?”

五毒夫人道:“目前还不会。不过,很快会被造化城主发现。”

俞秀凡未再多问,翻身上马。蓬车又向前行去。果然是照着那书信上指示而行。

出人意外的平静,两天的行程上,竟然未遇到任何的事故。

俞秀凡暗自计算行程,如若再走上一天,很可能就会赶到艾九灵的宿住之处,不觉心中紧张起来。

但他仍然忍下了心中的焦虑,没有多问。

直到第三天中午时分,俞秀凡实在忍耐不住,才招来了五毒夫人,问道:“夫人,咱们快到那书信上指定之处了。”

五毒夫人道:“是,如是那千里使者没有骗咱们,太阳下山时分,咱们就可能赶到了那封信上指定的地方。”

俞秀凡道:“夫人,咱们真的要去找艾大侠么?”

五毒夫人摇摇头,道:“不去,如若一个时辰之后,还没有什么变化,咱们就应该改道了。”

俞秀几道:“改道,到那里去?”

五毒夫人道:“造化城主是心机极深又充满着自信的人,他喜欢弄险,常常把事情安排在最后的时刻。所以,咱们要撑下去。”

俞秀凡忽然发觉,五毒夫人不但是一位很有心机的人,而且也是一位极善应付变双的人物。淡淡一笑,接道:“咱们撑下去,是一个什么样的结果。”

五毒夫人道:“最坏的结果自然是见到艾九灵。不过,那不是绝对不可避免的事,你见到艾九灵,但艾九灵却未必能见到你。”

俞秀凡道:“这话在下就不明白了。”

五毒夫人道“很简单,你只要把‘俞秀凡’隐藏起来,艾九灵自然就见不到你了。”

俞秀凡道:“多谢指教。”

五毒夫人道:“咱们也可能遇上造化城主摆下的陷饼,那可能要有一场恶斗苦拼,咱们也可能会有一些伤亡。”

俞秀凡道:“动手搏杀,自是难免有伤亡之事,但在下相信有你夫人主持其事,就算咱们有伤亡,那也是伤亡很轻微了。”

五毒夫人微微一笑,道:“俞少侠夸奖。”

俞秀凡又发觉了五毒夫人一项特长,那就是临危不乱,沉着无比。

忽然举起右手,理一理鬓边的长发,五毒夫人微笑说道:“咱们走吧!”转身登上蓬车。

颜成笑一笑,道:“俞少侠,你改扮过自己没有?”

俞秀凡摇摇头,道:“在下一直以真面目在江湖上走动,没有改扮过。”

颜成道:“在下身上有一副人皮面具,但不知俞少侠是否要用?”

俞秀凡道:“拿过来瞧瞧吧!”

颜成取出人皮面具,递了过去。

那是一张四十多岁的面孔,而且制造的十分精巧,俞秀凡瞧看了一阵之后,道:“唉!人皮面具,可以遮住一个人的脸,但却无法遮住一个人的心,戴上它,又有何用?”

颜成笑一笑,道:“俞少侠,你如躲入了蓬车之中,遮去双目.真的瞧不到艾九灵,就可以心安理得了。”

俞秀凡道:“试试看吧!我尽力而为,如是实在忍耐不住,那就只好出而履约了。”

汤兰低声说道:“俞少侠,你看,五毒夫人这做法,是不是一个圈套?”

俞秀凡缓缓说道:“不知道,江湖上太过险诈,在下实也无法分辨了。”

汤兰道:“照目下的情形看,不无可疑,所以,咱们要戒备一下。”

颜成道:“问题是蓬车中人,他们会不会听从五毒夫人的话。”

汤兰微微一笑道:“这个,颜兄可以放心,至少有一半人不会听她的话。”

颜成道:“姑娘,别忘了那五毒夫人是一位用毒的高手,她能使同车中人,不知不觉的身中奇毒,如若他们中了毒,那就非听五毒夫人不可了。”

汤兰道:“她只坐在一辆蓬车之中,纵然下毒,也只那一辆车了。”

俞秀凡道:“照我的看法,五毒夫人不会又生悔意,咱们不用太过多心了。”

汤兰吸一口气,道:“多一份小心,总是好些。”

这时,假扮桑花娘的水燕儿,突然一收纪绳,整个蓬车突然停了下来。

耳际问,传来了水燕儿的声音,道:“汤姑娘,停下来!”

汤兰一收马缰,道:“什么事?”

俞秀凡也收住了坐骑,回头望着水燕儿。

水燕儿道:“前面十丈处,有一片林木,内有埋伏。”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44回 初传密令 再现金牌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金笔点龙记》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