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笔点龙记》

第45回 血影剑卫 步步凶险

作者:卧龙生

红衣人道:“夫人如何才肯相信真的是造化城主驾到了呢?”

五毒夫人道:“造化城主现身出来,让我瞧瞧。”

红衣人怒道:“五毒夫人,你好大的胆子。”

五毒夫人道:“本来,造化城中除了城主之外,任何人都不足以使我生出敬畏之心。如非造化城主亲身到此,凭一个血影剑卫,也要我低头认罪么?”

红衣人怒道:“你既知血影剑卫是城主的真正护卫,就该相信城主确已到此?”

五毒夫人道:“既然到此了,现身一见,有何不可?”

红衣人突然一瞪双眼,不停地互搓双手,一面高声说道:“五毒夫人,你出言无状,藐视城主,本护卫要擒你定罪,你是要束手就缚还是要出于反抗?”

五毒夫人道:”我认为你假传城主令谕,不能从命。”

红衣人道:“放肆!”突然飞身而起,扑向了五毒夫人。

就在他飞身而起的同时,一道白芒,疾闪而出,刺向了五毒夫人。

俞秀凡忽然间,拔剑击出,迎向了红衣人。但闻当的一声,兵刃相击,两条人影同时落地。

俞秀凡的长剑紧握在手中。那红衣人手中,也多了一柄软剑。

红衣人冷笑一声,道:”五毒夫人,你为何不敢出手?”

俞秀凡道:“用不着她出手。”

红衣人道:“看来,五毒夫人确已和阁下合在一处了,背叛了本门。”

俞秀凡笑一笑,道:“她说不上背叛,因为,贵城主已把她拨给了在下。”

红衣人道:“俞秀凡,咱们奉有令谕,不和阁了动手。”

俞秀凡道:“为什么?”

红衣人道:“因为要自下你的性命,履行约定。”

俞秀凡道:“要我火拼艾九灵艾大侠。”

红衣人道:“那约定有一个最大的作用,就是让你们两个人火拼,不论何人死于何人之手,都会留给江湖上一个是非难以定断的评论。”

俞秀凡冷笑一声,道:“世上不如人意事十之八九,造化城主设计虽好,只怕很难如他之愿。”

红衣人冷笑了一声,道:“你在那份约书上打下手印,自然是千真万确的事了,阁下如不履行那份约定,我们城主,只要把那份约书,公诸于世,阁下还有何颜立于人世?”

俞秀凡冷冷说道:“但在未遇艾九灵艾大侠之前,却叫在下先遇上了阁下。”

红衣人道:“遇上了我,你又能怎样?”

俞秀凡道:“很不幸的是,在下胸藏着很重的杀机。”

红衣大汉道:“就算是胸藏杀机,只怕未必能杀得了人。”

俞秀凡道:“试试看吧!阁下是首当其冲的人。”长剑挥动,连攻三剑。

红衣大汉手中软剑,有如灵蛇摆尾,竟然把三剑完全封闭开去。

俞秀凡点点头,道:“血影剑卫,果然是有些道行。”

接过俞秀凡三剑,红衣人已觉着遇上生平未遇的高手,这三剑势道之快,力量之强,直叫人招架不易。

行家一伸手,便知有没有。三招交接,红衣人已自知难是对方之敌,突然发出一声清啸。但见人影闪动,那高大的篷车上,一连飞落下三个红衣剑士。三个人手中都握着长剑。

五毒夫人冷冷说道:“到齐了。血影四剑卫。”

四个红衣人穿着的衣服一般,身材也差不多,脸上也被一顶连身的掩颊的帽子遮着,除了最先现身的红衣人执着一把软剑之外,这三人,都执着一样的长剑。

更清楚一点说,这只是四个穿着红衣的人,根本无法把每个人分辨出来。

俞秀凡长剑斜斜指向半空,道:“四位一齐上吧!”

五毒夫人道:“俞少侠!不用太大方,血影四剑卫,合搏之术,威力无穷。咱们既然有人可以对付他,为什么要接受他们的合攻?”

俞秀凡笑一笑道:“夫人,我要磨练自己,考验自己。我必须利用造化城中高手,磨快我的剑,坚强我的心。”

五毒夫人点点头道:“好!我们为俞少侠掠阵,需要我助拳的时候,招呼我们一声。”

俞秀凡点点头。

五毒夫人道:“他们身上衣服,刀剑难伤,毒葯难侵,只有他们的的双目和握剑的双手,是其弱点。”

俞秀凡淡淡一笑,道:“多谢夫人指点。”长剑一振,划出了一圈银虹,接道:“四位可以出手了!”

四个红衣人互相望了一眼,突然间,四剑并出,分由四个方位攻了过去。

由于取位的准确,四把剑交错如一道严密的网,合罩而下。俞秀凡长剑斜举,忽然问,急搅而出,长剑洒出了一片剑花。这一招“百花怒放”,乃惊天剑法中一记绝学。

但闻一阵金铁交鸣之声,传人耳际。四支交错而下的长剑,俞秀凡一剑震开。

这一记防守绝招,不但使得四个红衣人大感意外.也使得旁侧观战的五毒夫人心中一震。她觉着这四剑交合之力,如是加诸自己的身上,势必非遭活活劈死不可。但俞秀凡却能在一招之下,把四支剑完全封开。单是这一剑,就足见是不凡的功力。

五毒夫人内心中生出无比的敬佩,长长吁一口气,道:“看来,俞少侠用不着咱们帮忙。”

汤兰道:“血影剑卫身上的衣服,刀箭不入,百毒难侵,咱们就算想帮忙,也帮不上忙。”

这时,场中又形成了剑拔弯张的局面。原来,四个红衣人彼一剑封开了攻势之后,立刻又布成合围之势。但是包围囵的距离,却大了很多。四个人又开始慢慢向前合拢。

颜成低声说道:“夫人,俞少侠震迟了四人之后,为什么不争取主动,向四人攻袭。却甘愿让四人再度围攻。”

他哪里知道,俞秀凡那一招“百花怒放”,贯注了全身的功力,虽然一剑把四人展开,但也耗去了他全身的功力,必需运气调息一阵,才能有对敌之力。

但见四个红衣人齐齐大喝,第二度跃飞而前,四剑交合,劈了下来。这一次,和上次完全一样,四支剑由四个不同的方位布成了一个剑网,直罩下来。

俞秀凡大喝一声,挥剑而出,仍是一招“百花怒放”。长剑洒出了一片剑花,当的一声,仍然把四个人给震退开去。

片刻之后,四个人又一次合攻,双方仍用着一样的剑式,一样的结果,四个红衣人仍然被一剑震开,仍然布成了合围之势。别人看来,心中有些不太明白,觉着那些人为什么一招,彼此的剑式完全下变。

事实上,这是血影剑卫合搏之木中最厉害的一招。

俞秀凡用的一剑,也是唯一能拒挡四人合击的一招。

但在双方一招拼力之后,彼此都已用尽了全力,都已无再攻敌人之能。位就是在一招硬拼之后,双方都无法立即再动手的原因。

但观战的人,却是一点也想不到的。

五次合击,未能得手,四个血影剑卫已知道了自己无能胜得强敌,虽布成合围之势,却未再出手。

双方相待了足足育一盏热茶工夫之久。对四个红衣人而言。

这是很大的失策。

这一盏热茶工夫,他们固然得到充分的调息,但也给了俞秀凡反击的机会。

但见寒光闪动,俞秀凡长剑幻起了四道寒芒,分向四个红衣人攻去。明明是一支剑,但这四个红衣人却无法分辨出哪一个是虚招。四个人同时大喝一声,挥起长剑,封挡剑势。但见寒芒闪动。

一片剑芒·却桶向了那手执软剑的血影剑卫的领班身上。但闻一声惨叫,那手执软剑的血影剑卫领班,握剑的右手,四指落地,鲜血喷出。

五毒夫人低声赞道:“好剑法!”

俞秀凡长剑疾起,寒芒刺中那红衣的前胸。

那红色的衣服,果然有避刀剑之能,剑上力道,把他震退了两步,但却没有刺入肌肤。

另外三个红衣人,一招封空,收住剑势时,俞秀凡已倒转攻向三人。这一次,俞秀凡完全占尽先机,长剑展开了惊天剑法,逼的三十红衣人只有招架之功,没有还手之力。

四个红衣人中的一个,断指弃剑,受伤不轻,合拼之木,也受了很大的限制。俞秀凡的剑势,也就更显得矫如游龙,纵横自如。不大工夫,三个红衣人连连中剑。

他们衣服可避刀剑,虽然各中数剑,都没有受伤。不过,俞秀几手中强烈的内劲,也使得中剑处,筋骨酸痛;俞秀凡剑上的力量,愈来愈强,中剑人常常被震退数步。

又斗数十合,三个红衣人,已各自中剑十次,伤处虽未见血,但强烈的剑气,已震的三人消失了抗拒之力。俞秀凡眼见时机已到,正待削去三个红衣人的握剑手指……

突听一声大喝,传了过来,道:“住手!”

一条人影,由那高大的蓬车上飞跃而下。一回乌云般的黑影,直罩下来。

俞秀凡不知何物下罩,不敢用剑反击,一提气倒退八尺。凝目望去,只见一个全身黑衣的白髯老人,耕执着一个鱼网。那鱼网笼罩之处,约有五尺方圆。

五毒夫人冷笑一声,道:“哼!想不到你这飞网翁,还括在世上。”

黑衣人淡淡一笑,道:“老夫是活的久了一些,今年整整一百零七岁,不过阎主不要,小鬼不来拿,老夫就是想死,也死不了。”

五毒夫人道:“我可以给你一种葯吃,让你立刻死亡,四个时辰之内,身体化成一滩清水。”

飞网翁急急一收鱼网,向后退了两步,道:“老夫这网上,满是倒钩毒刺,中人之后,大约也不大好受。夫人要在下能够中毒的距离之内,我相信你也逃不过老夫这飞网。”

俞秀凡已看清楚了那黑网形体,和打鱼的网儿一样,只不过稍为密了一点。

缓缓向前行了两步,俞秀凡缓缓说道:“这个网真的能够网人么?”

飞网翁道:“网在老夫的手中,哪个不相信,何不过来试试?”

俞秀凡点点头,道:“不错,在下正准备要试试。”

五毒夫人道:“俞少侠小心,这老儿飞网之技,已到了出神入化之境。”

俞秀凡道:“就算是吧,在下也要见识一番。”

五毒夫人见识了俞秀凡的剑术,听他如此说,想是已有把握,也就未再多言。”

飞网翁日光一转,只见四红衣血影剑卫,已然飞人篷车之中。

当下冷笑一声,道:“很好,很好!阁下可要试了?”

俞秀凡道:“正要如此。”

飞网翁道:“来吧!阁下先出手。”

俞秀凡长剑平胸,缓缓向前行去。飞网翁也很沉得住气,双目盯注在俞秀凡的剑上,也不肯轻易出手。

从来没有见过一个人用于中的鱼网对敌,俞秀凡内心之中也有些紧张,向前行进的速度很慢。

飞网翁却是已将那整个鱼网收入右手中。

那鱼网也不知是何物作成,展开时可笼罩五尺方圆一片地方,但收入了手中,只可握上一把。

忽然间,俞秀凡长剑探出,刺向那飞网翁的右腕。他出剑的手法太快,快的飞网翁无法撒开手中之网。

那知飞网翁左手一扬,一片黑影,罩了下来。

原来,他左手之中,还握着一只鱼网。这一下,大出了俞秀凡的意料之外。

如若俞秀凡的右手长剑不收,可能会一剑斩下飞网翁的右手。

但那飞网翁左手飞出的鱼网,也可能一下子套中了俞秀凡的人。

权衡轻重,俞秀凡不得不收了长剑,疾退六尺。

这左手鱼网小了一些,张开只可笼罩三尺大小地方。这一回合,两个人朱分出胜负。

飞网翁吁一口气,道:“好快的出剑手法!老夫活了一百零七岁,还没有见过这的快剑。幸好老夫有两只手,两张网,如是只有一只手,只能用一只网,只怕早已被你一剑斩了下来。”

俞秀凡冷冷说道:“在下也有两只手。”

飞网翁道:“但你只能用一把剑。”

俞秀凡道:“用剑的人很多,我可以借用一把。”

飞网前道:“就算能用两把剑,但你左手剑法,决无法赶上右手一般的快速,老夫这两张网,却能用一样的速反网人。”

五毒夫人道:“飞网翁,别忘了,这地方,除了俞秀凡外,我们还有很多人。”

飞网翁道:“很多人,难道你们还能以多为胜不成?”

五毒夫人道:“为什么不能。刚才四个血影剑卫,合攻俞少侠一个人时,你们为什么不讲单打独斗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45回 血影剑卫 步步凶险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金笔点龙记》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