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笔点龙记》

第46回 少林传警 伪冒掌门

作者:卧龙生

俞秀凡摇摇头,道:“不知道,大师有何见教,但请吩咐。”

宏法大师道:“少林本院,数百年来,从无妇人进入过寺院。”

五毒夫人道:“大师这话,未免夸口了。就我所知,贵寺有不少慕名而来的贵夫人,进庙烧香。”

宏法大师道:“不错。本寺也有妇人来过,不过,那是初一。十五庙门大开之时,寺中才准进入,而且,只限于第一重大雄宝殿,如是女施主一定要进入大殿,那就只好等初一、十五再来了。”

五毒夫人道:“大师,咱们不是一般的进香朝山女子,而是有机要大事面见贵寺方丈商谈。”

宏法大师摇摇头,道:“女施主,就算你真有大事要见敝寺方丈,也不能破坏敝寺的规矩。”

五毒夫人道:“要如何才能见到贵寺方丈呢?”

宏法大师道:“女施主,这恐怕很难。”

俞秀凡道:“大师,总有一个办法吧?”

宏法大师道:“这个,这个,贫僧很难启齿。”

五毒夫人沉吟了一阵,道:“大师,如若咱们把贵寺方丈请出寺来,是否可以?”

宏法大师道:“办不到。女施主。”

五毒夫人淡淡一笑,道:“大师,我听说有一种很激烈的办法,可以进入寺中。”

宏法大师道:“不错,确有这么一种办法。”

五毒夫人道:“大师可否说出来呢?”

宏法大师道:“女施主,敝寺确有一种办法,可以进入寺中,只不过自贫道入寺以来,从未听到过发生这样事情。”

五毒夫人道:“想来,那一定是一件不太愉快的事了。”

宏法大师道:“正是如此。那是凭仗武功,冲人敝寺,这要一场很激烈的搏杀,本寺向有不轻易伤人的戒规,只有在这时候,不受伤人的限制。所以贫道希望施主再想想。”

五毒夫人道:“大师,如若没有别的办法使我们见到贵寺方丈,那就只有用此法了。”

宏法大师道:“诸位施主如若一定要选择这样一条路,那也是没有法子的事了。”

五毒夫人回顾了俞秀凡一眼,道:“俞少侠,对此事有何高见?”

俞秀凡笑一笑,道:“这个悉由夫人作主。”

五毒夫人目光转注到宏法大师身上,道:“大师,我们决定了。

请回去通知员方丈一声,一个时辰之后,我们进入寺中。”

宏法大师道:“诸位真的决定了?”

五毒夫人道:“决定了。”语声微微一顿,道:“有一件事,我要先行奉告大师。”

宏法大师道:“贫僧洗耳恭听,”

五毒夫人道:“我是当今之世中有名的用毒高手,进入贵寺之时,可能会施展毒物。”

宏法大师道:“女施主是………”

五毒夫人道:“湘西五毒门的五毒夫人。”

宏法大师怔了一怔,道:“你是五毒夫人?”

五毒夫人道:“不错。”伸手一指俞秀凡,接道:“这一位是俞秀凡俞少侠。”

宏法大师一合掌,道:“都是武林名人,贫僧失敬了。”

俞秀凡道:“大师,如是别有良策,我们仍希望和气的见到贵寺方丈。”

宏法大师道:“你是俞少侠了?”

俞秀凡道:“不错。在下正是俞秀凡。”

宏法大师道:“俞少侠在江湖上已经很有名气,少林寺中也已听到俞少侠的大名了。”

俞秀凡道:“好说,好说。在下初出茅庐,见识不多,有什么缺失之处,还望大师能够不吝指教。”

宏法大师道:“俞少侠出道江湖不久,已经名满武林,贫僧深届高山,也听到了大名了。”

俞秀凡道:“大师夸奖了。”语声一顿,接道:“咱们求见贵寺方丈的决心,十分坚定,事关武林正邪存亡的大事,只有不拘小节了。

请大师指教咱们一条明路。”

宏法大师沉吟一阵,道:“这实是一件艰难的事,”

俞秀凡道:“大师,如是找不出别的办法,咱们只有强入贵寺一途了。”

宏法大师摇摇头,道:“俞少侠,最好不要硬闯少林寺,将会引起很大的冲突,那可能会演成流血的生死之战。”

俞秀凡道:“大师,我们千里迢迢赶来少林寺,用心只是想见见贵寺方丈,此愿如不能达成,决不罢休。”

宏法大师道:“这么吧!俞少侠,贫僧可以把俞少侠的心愿,转告给敝寺方丈,由他决定。”

俞秀凡道:“如是贵寺方丈决定了不见我那将如何?”

宏法大师道:“这个,贫僧会尽力说服掌门方丈。”

俞秀凡道:“好!咱们几时能得到大师回音。”

宏法大师道:“两个时辰如何?”

俞秀几道:“好!就依大师。就在庙门外面等候如何?”

宏法大师道:“俞少侠,这样不行。少林寺是一处很庄严的佛教胜地,怎么能够让诸位这样一大批人守在大门口处。”

俞秀凡道:“大师的意思呢?”

宏法大师道:“西行里许处,松林前面,有一片房舍,那是少林寺接待宾客的地方,诸位,请在那里稍候,贫憎尽快把消息转达请位。”

俞秀凡回顾了五毒夫人一眼,接道:“夫人的意下如何?”

五毒夫人道:“此处情景,咱们也只有此法子了。”

宏法大师回顾身侧一位僧侣一眼,道:“宏成师弟,送诸位施主到迎宾上舍去。”

一列僧侣中,行出一人,道:“贫僧宏成,替诸位带路。”举步向前行去。

俞秀凡对宏法一抱拳,道:“大师,咱们等候两个时辰,如若是大师还无回音,我们就冒险入寺了。”

宏法大师道:“不论如何,贫道会给俞少侠一个回音。”

俞秀凡道:“就此一言为定,在下恭候佳音。”随宏成大师身后,直奔迎宾上舍。

那是一幢青松环绕的房舍,青石砌墙,绿瓦复顶。两个小沙弥把几人迎人大厅,奉上香茗。

宏成大师俟几人坐妥之后,才一合掌,道:“诸位在此待茶,贫僧要回本院复命了。”

俞秀凡道:“大师请便。”目睹宏成大师离去之后,俞秀凡忽然叹一口气,道:“诸位,在下一直担心少林寺掌门方丈拒绝了咱们之、后,是否真的要冲入少林寺中?”

五毒夫人道:“俞少侠,咱们没有遇上造化城主的拦击,全部赶到了少林寺,如若少林方丈不肯接见咱们.那是一件很意外的事。”

俞秀凡道:“夫人的意思是……”

五毒夫人道:“设身处地为少林高僧代筹,他没有不见咱们的理由。如若他真的一口回绝,个中就大有内情了。”

俞秀凡道:“难道造化城主的势力,已经伸人了少林寺中?”

五毒夫人道:“很可能。造化城主早已派人渗人了少林寺,目下的问题是,他在少林寺中,有多大的势力;又能掌握到多大的权力;是否己能左右掌门方丈,或是把这件享压下来不让掌门方丈知道。”

俞秀凡道:“对!在下还未能想得如此透澈,咱们非见少林寺的掌门方丈不可!”

五毒夫人道:“贱妾也是这个意思。目下,我们和造化城主已成了势难两立之局,咱们后元退路,只有前进一途,少林寺如已被造化城主的势力渗透,咱们应该先帮助少林寺清除内好。”

水燕儿道:“夫人,如若少林寺掌门方丈,也为造化城主掌握了呢?”

五毒夫人沉吟了一阵,道:“照常清而论,这个可能不大。历来的少林寺享门人选,都是极具意根,又要忠于规戒的人。武功上的成就,反而变成了次要条件。问题是,少林寺太庞大,人数众多,难免良著不齐,少林掌门方丈,地位又太过崇高,受人蒙敝的机会很大。”

水燕儿道:“咱们哪一个认识少林寺掌门方丈?”

五毒夫人道:“水姑娘的意思是……”

水燕儿道:“如若咱们都不认识少林方丈,他随便找个和尚出来,咱们也无法认识啊!”

五毒夫人怔了一怔,道:“这是一桩很简单的事,但却很重大。”

水燕儿道:“如是咱们中无人认得少林方丈,倒是希望他们拒绝咱们入寺了。”

五毒夫人点点头,道:“说的也是,咱们放开手,大闹它一场,必可惊动少林方丈。”

但见金钓翁接口说道:“老朽认得少林掌门方丈。”

五毒夫人道:“大师好多年前见过他?”

金钓翁道:“二十年前,也就是老朽进人造化城的前一年。”

五毒夫人道:“金老兄,你还能记得他的法号么?”

金钓翁道:“如是老夫没有记错,他应该叫玄庄大师。”

五毒夫人道:“不错。正是玄庄。我虽未见过他,却知他法名。”

水燕儿道:“老前辈,你还记得他的模样么?”

金钓翁道:“很清楚,只要是他,我能一眼瞧出来。”

水燕儿道:“有一个能够认识他那就行了。”

金钓翁道:“老朽的想法是,咱们这一群人中,决不会只有老朽一人认得玄庄大师。”

无名氏接道:“我也认识。”他说此言,似乎是用了很大的气力,说的面红耳赤。

五毒夫人一皱眉头,道:“无名氏,你哪里不舒服了?”

无名氏摇摇头,道:“我很好。”

五毒夫人道:“那为何说起话来十分吃力?”

无名氏道:“我在想那玄庄大师的模样,是否还能记得清楚。”

俞秀凡微微一笑,道:“无名兄,现在想清楚了没有?”

无名氏道:“想出来了。”

俞秀几道:“那很好。”不再多问。回头望着金钓翁,接道:“在下的想法,以少林方丈之尊,决不会跑到此地来见咱们了。”

无名氏道:“很难说,”他说话似是意犹未尽,但却突然间中途住口。

五毒夫人又皱皱眉头,道:“无名兄,你有什么高见么?”

无名氏道:“没有。在下没有判事之能。”

过了约一个时辰,宏法大师突然侠步行了过来,一抱拳,道:

“俞少侠,敝寺方丈亦闻大名,破例来此,一晤俞少侠。”

俞秀凡道:“这个叫俞某人如何敢当?”

宏法大师合掌一笑,道:“少林寺中,敬的是英雄义士,像俞少侠的侠义行径,敝寺方丈……”

活未说完,已有两个小沙弥,当先带路而来,身后跟着一个中年和尚。

俞秀凡抬头望去,只见那和尚年约半百,宝相庄严的缓步而来,两个小沙弥一个捧着戒刀,一个捧着绿玉佛杖。中年和尚身披黄色袈裟,庄严中带着一脸微笑。

俞秀凡抢先一步,抱拳一札,道:“晚辈俞秀凡,拜见大师。”

黄衣和尚一伸手,拦住了俞秀凡道:“不敢当俞少侠的大礼。”

俞秀凡笑一笑,道:“俞某恭敬不如从命。”

黄衣和尚道:“贫僧玄庄,现为少林掌门人,弟子禀传,俞少侠指名要见贫僧。”

俞秀凡道:“不错。”

玄庄大师道:“不知俞少侠有何见教?”

俞秀凡道:“目下江湖,乱象已萌,大师可否知晓?”

玄庄大师陷然一叹,道:“天意!无意!只怕人力很难挽回。”

俞秀凡道:“就在下所知,祸由人起,人去祸息,纵然有些困难,也非绝对不可挽回。”

五毒夫人低声道:“金钓翁,你看这人是不是少林方丈?”

金钓翁道:“长的很像。”

五毒夫人道:“我看,咱们还得去问他几旬,看看他应变之法。”

金钓翁心中暗道:“少林掌门德高望重,掌门人竟然真的现身赶来了。”

五毒夫人说道:“大师,目下造化城主已准备完成,即将出山。

就算咱们愿意弃剑,人家也未必会收留咱们。”

玄庄大师沉吟了一阵,道:“五十年前,一次武林论剑大会,折损了不少少林寺的精英。从那次之后,少林就不太过问江湖中事了。”

五毒夫人说道:“大师,目下的情形,已不是贵寺是否过问的事,而是整个武林,正面临覆亡之危,贵寺为天下第一大门派,如若贵寺不挺身而出,不但整个江湖要沉沦下去,而且,覆巢之下无完卵,贵寺也无法独力逃过这次大劫。”

玄庄大师道:“阁下是五毒夫人吧?”

五毒夫人道:“不错,我正是五毒夫人。”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46回 少林传警 伪冒掌门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金笔点龙记》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