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笔点龙记》

第47回 力破重关 相峙不下

作者:卧龙生

这八个僧侣,本已有一套合搏之木,但俞秀凡的剑势太快,一下子伤了一僧,使他们发动的阵势顿然受阻。

俞秀凡长剑闪转,展开了快速绝伦的攻势。

但见寒芒连闪,芽行于杖影之中,片刻之间,八个僧侣,每人都中了一剑,有的伤臂,有的伤手,也有的被刺中前胸。八僧全部中剑,只不过片刻工夫。俞秀凡的快剑,不但伤了八个僧侣,而且也使五毒夫人等大为惊异,没有人想到俞秀凡的剑法,如此凌厉,如此快速。八个僧人受的伤都不轻不重,不足以致命,但也无再战之能。俞秀凡还剑入鞘,道:“诸位大师,可以请便了。”

少林寺憎侣究竟是出于正大门户,和江湖一般绿林人物不同。

听得俞秀凡一番话后,相互望了一眼,突然转身而去。俞秀凡回顾了五毒夫人一眼,低声道:“现在,咱们应该如何?”

五毒夫人道:“再向前行去,这只是第一阵,往后会有愈来愈强的阻力。”

俞秀凡道:“夫人,怎的没有用毒?”

五毒夫人忽然微微一笑,道:“想不到你的剑法如此凌厉,用不着我下毒了。她是属于那一种冷漠型的中年女人,很少笑过,很少笑的女人,一旦笑起来,倒是别有风情。

俞秀凡道:“夫人,往后应该如何,还是在下出手么?”

五毒夫人道:“看情形,不妨让燕姑娘和方剑主也出手试试。”

俞秀凡点点头,道:“好吧!咱们都轮流出手,让少林寺中僧侣见识一下,也让他们不要再固步自封,自觉少林寺是武林中的泰山北斗了。”

方垄突然向前行了两步,道:“俞少侠,在下带路如何?”

俞秀凡点点头,未再多言。

方奎当先而行,不过两丈左右,一片松林之后,突然转出来一个二个僧侣。

这一十二个僧侣年龄不同,有老有少,相差有二十岁的样子。

六个人子执禅杖,六个人手执戒刀。

为首僧侣年约六旬,手中执着一把戒刀,冷冷说道:“恭喜诸位施主,闯过了第一道阻拦。”

方丝道:“不用客气,咱们要如何,才能过这第二道埋伏。“为首僧侣冷笑一声,道:“施主如何过了第一道埋伏?”

方垄道:“哦!那是说咱们非打不可了。”

为首僧侣遭:“不错。施主既敢夜闯少林寺,自然也不会把少林寺中人放在心上了。”

方垄道:“大师,咱们没有轻视大师之意,但也没有畏惧之心。

在下来自造化城,对造化城中之事了解极深,因此,特地求见贵寺方丈。”

为首僧侣道:“少林寺有少林寺的规矩,你们既然敢不守规矩,咱们似乎也没有什么可谈的了。”

方焚冷笑一声,道:“大师如此固执,咱们确然是很难自处了。”

俞秀凡和五毒夫人,都未开口多言,诚心要方奎多一份历练,也培养他独挡一面的气度。

为首僧侣怒道:“贫僧最讨厌的是假仁假义的人,施主也不用惺惺作态了,少林寺的规矩已传了数百年,武林同道何人不知,施主视少林寺传下的规矩如同无物,似是也用不着解说什么了?”

方垒微微一笑,道:“既是如此,咱们也不用再说什么了。”

他忽然间有一种谨慎的态度,不敢像俞秀凡那样,单人单剑冲了上去;缓级抽出长剑,低声道:“燕姑娘,咱们联手先上。”

水燕儿笑一笑,缓步行了过来,唰的一声,抽出长剑。

这时,那十二个僧侣,已然开始游动,六个手执戒刀,和六个手持禅杖的僧人,开始交叉游走。

水燕儿突然停下了,道:“慢一点!”

方望怔了一怔,道:“什么事?”

水燕儿道:“久闻少林寺中的罗汉阵,是不是咱们遇上了?”

方望嗯了一声,道:“这个么,要请教俞少侠了。”

俞秀凡摇摇头,道:“在下没有见过罗汉阵,无法分辨。”回顾了五毒夫人一眼,道:“夫人,这是……”

五毒夫人道:“我也没有见过罗汉阵,这要问问金钓翁了。”

金钓翁苦笑一下,道:“夫人,老朽也只是听人说过罗汉阵这个名字。”

五毒夫人道:“这个,我看不像是罗汉阵。”

为首僧侣在阵中转动,闻言接道:“对付诸位,还不要动用罗汉阵。”

方望道:“这么说来,大师根本不把我们在心上了。”

为首僧侣道:“少林寺中的人,不怕事,也不找事。”

方望微微一笑,道:“好!我们恭敬不如从命了,”突上一步,发出一剑。

水燕儿随在方望身后,也发动了攻势,长剑摇动,也攻了上去。

群僧开始迅速的旋转。戒刀、禅杖,也同时展开了反击。刀光、杖影,攻势锐利无匹。

方望,水燕儿两把剑,也展开了快速攻势,这是一场势均力敌的恶斗,方望和水燕儿的剑势、极尽变化之能,但十二位僧侣的禅杖、戒刀,却也配合的天衣无缝,佳妙异常。

双方这一阵激烈的拼杀,各极变化之妙,不大工夫,已然互相拼搏了百招以上。双方仍格保持了一个不胜不败之局。俞秀凡、五毒夫人冷冷的站在一侧,望着双方的搏杀。

百招之后,俞秀凡一皱眉头,道:“夫人,他们这样打下去,要打到几时才能分出胜负?”

五毒夫人道:“俞少侠,他们两个人剑道有此成就,已然大出了我的意料之外。”

俞秀凡道:“夫人的意思是……”

五毒夫人道:“我去助他们一臂之力。”

俞秀凡道:“用毒?”

五毒夫人点点头,道:“不错,我除了用毒之外,加入动手,也没有办法胜过他们。”

俞秀凡点点头,道:“好吧!不过,最好不要用致命的毒。”

五毒夫人淡淡一笑缓步向前行了过去,道:“诸位大师小心了。

湘西五毒门的五毒夫人,要加入博杀了。”也不待群憎答话,五毒夫人已然冲人了群僧之中。

但见她双手扬动,片刻之间,十二个和尚,突然倒了下去。这是一种强烈的毒葯,很快的使人晕迷过去。十二个憎侣一起中毒,几乎在同一时间倒了下去。

方垄、水燕儿收了长剑,轻轻吁一口气,道:“少林寺中的和尚,果然是名不虚传,实有过人之能。”

五毒夫人道:“两位的剑法高强,大约也出了他们的意料之外。”

方垄道:“夫人夸奖,以少林群僧的武功而言,他们决不在造化城十大剑主之下。”

五毒夫人突然伏下身去,把摔倒在地上的少林僧侣移于路侧,举步向前行去。

行不及两丈,出现了第三道拦路的僧侣。这批和尚,人数更多,共有二十五人。

除了当先一个身披红农袈裟的老僧之外,其余之人,都不过三十岁左右。但每个人的脸上,都是凝重端庄之色。一望即知,这是少林寺中年僧侣组成的高手。

五毒夫人停下了脚步,一躬身,道:“我是湘西五毒门中的五毒夫人。”

那红衣老僧,道:“难怪,他们都无缘无故的倒下下去,原来是你下的毒。”

五毒夫人道:“不错,他们都中了毒,十二位高僧,都在不知不觉中身中了奇毒。”

红衣老僧冷冷说道:“可一不可再,如是夫人准备故技重施,对付我等,只怕是夫人打错了主意。”

五毒夫人微微一笑,道:“这么说来,大师是不畏奇毒了。”

红衣老僧道:“至少咱们会小心一些,不让阁下再施出毒手了。”

五毒夫人道:“如是天下真有人能逃过我五毒夫人的施毒手法,只怕也不会称我为五毒夫人了。”

红衣老僧冷笑一声,道:“女施主如若是不信贫憎之言,何不出手一试?”

五毒夫人道:“我看用不着试了。”

红衣老僧吃了一惊,道:“你说什么,不用试了?”

五毒夫人道:“大概是不用试了。”

红衣老僧道:“为什么?”

五毒夫人道:“因为大师已经身中奇毒了。”

红衣老僧道:“有这等事么?贫僧怎么一点也感觉不出来?”

五毒夫人道:“大师不妨运气试试,毒在左肋,一运气,立刻就可以感觉到了。”

红衣老僧闭目运气一试,果然感觉到左肋之上,隐隐作疼,不禁脸色二变,道:“你真的下毒?”

五毒夫人道:“五毒夫人几时说过谎言了,大师如是不信,不妨招呼他们出来看看,只要他们扬起了手中兵刃,我就叫他们中毒倒下。”

红衣老僧因为自身中了奇毒,不敢再存有大意之心,一皱眉头,道:“你们都运气试试,青看是否中了毒?”

身后群僧,各自运气相试,只听局中两僧齐声应道:“回师叔的法谕,弟子们没有中毒。”

红衣老僧道:“好!你们小心一些,这位女施主的用毒手法很高。”

五毒夫人淡淡一笑,道:“大师,你说的晚了一步。”

红衣老僧微微一怔,道:“为什么?”

五毒夫人道:“因为,他们已经中了毒。”

红衣老憎道:“有这等事。刚刚还没有中毒,难道说这几句话的时光中,他们就中了毒么?”

五毒夫人道:“大师,我们已经证明了一件事,我想你应该相信我的话;不过,你还可以再求证一次。”

红衣老憎道:“哦!你确有这种能力,不过,贫憎还是有些不大相信你的话。””

五毒夫人道:“那就试试吧!你要他们出于吧!”

红衣老僧自己中了毒,对五毒夫人的话,实有些难恻高深,心中也是半信半疑。回顾了身后群憎一眼,道:“你们哪几个出手试试?”

四个僧侣步行了出来,道:“师叔,我们向五毒夫人领教几招。”

红衣老僧点点头,道:“五毒夫人是湘西五毒门的掌门人,你们四位一齐出手吧!”

四个僧侣应了一声,直对五毒夫人行了过去。

这些僧侣虽然年纪很轻,但他们对江湖上礼数倒很周到,一合掌,道:“恭请夫人赐教!”

五毒夫人道:“四位请出手吧!”

四僧应了一声,举起了手中兵刃。

五毒夫人举手理一下鬓边的散发,笑道:“四位请出手呀!”

四僧突然放下手中的兵刃。

红衣老僧一皱眉头,道:“你们怎么不出手了?”

四僧摇摇头,道:“我们中了毒。”

红衣老僧道:“什么样的毒?”

四僧同时说道:“全身的力道消失,举不起手中的兵刃。”

红衣老僧哦了一声,道:“你们退下来吧!”

四憎应了一声,向后退去。

红衣老僧道:“你们是怎么样中的毒?”

四僧应了一声,道:“不知道,我们也不知道几时中的毒。”

红衣老僧叹一口气,道:“女施主,我们是不是全中了毒?”

五毒夫人道:“是!全部中了毒。”

红衣老僧一闪身,道:“诸位请过吧!”

五毒夫人道:“大师,不准备拦阻我们?”

红衣老僧道:“我们都中了毒,已无再战之能,老衲不能眼看他们送死,女施主请过此关。”

五毒夫人一面向前走,一面说道:“听说少林寺中现戒森严,大师这样决定,不怕受到门规处治么?”

红衣老僧道:“不错,定要受到处分,不过,老僧愿意把此事担当起来。”

五毒夫人道:“大师的决定,明智得很,果然不愧是有道高僧。”

语声一顿,接道:“大师可否见告,下一阵是什么埋伏。”

红衣老僧道:“女施主,老衲也要请教你一句话。”

五毒夫人道:“大师请说。”

红衣老憎道:“我们中的毒,是不是有解毒之葯?”

五毒夫人道:“有。”

红衣老僧道:“是不是夫人才有的独门解葯。”

五毒夫人道:“不是,不过,我的解葯最灵。”

红衣老憎道:“前面是飞拨大阵,”

五毒夫人道:“贵寺的罗汉阵,排在第几道埋伏中?”

红衣老僧道:“第五道。”

五毒夫人未再多问,举步向前行去。群豪鱼贯相随身后。

少林僧侣,列队两侧,眼看着群豪行过,却无一人多言,多问。

红衣老僧目睹群豪行过,然后下令道:“你们盘坐调息,运气抗毒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47回 力破重关 相峙不下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金笔点龙记》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