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笔点龙记》

第48回 长老大会 叛徒现形

作者:卧龙生

玄庄大师脸上神色数变,突然高声喝道:“站住!”他本是有道高僧,但这声站住,却喝的十分激动。

俞秀凡停下脚步,冷冷说道:“大师还有什么吩咐?”

玄庄大师道:“三位请留步片刻,老衲想和三位仔细地谈谈。”

五毒夫人道:“仔细地谈谈可以,不过,谈的题目要由我们出。”

玄庄大师道:“好!但不知可否先告诉老衲的题目?”

五毒夫人道:“造化城中事。”

玄庄大师道:“好!老衲也希望和你们谈谈造化城中事。”

五毒夫人哦了一声,道:“俞少侠,咱们再多留片刻如何?”

俞秀凡道:“夫人如若觉着咱们应该自下来,咱们就不妨多留一阵。不过,我不愿再和他谈什么了,要谈,你们谈吧!”

五毒夫人点点头,道:“俞少侠太倦了,你惜机会坐息一阵吧!

咱们既然来了,我们就多费一番chún舌吧!”

三个人,重又行了回去。俞秀凡果然盘膝而坐,闭上了双目。

五毒夫人道:“大师,你想告诉我们什么,还是要知什么?”

玄庄大师道:“老衲想知道造化城主是谁?”

五毒夫人道:“这件事么,是他个人的隐密,除了造化城主之外,只怕知道的人不多。”

玄庄大师道:“这么说来,女施主也不知那造化城主的出身份?”

五毒夫人道:“虽然不能肯定,但却听到一些有关他身世的传说。”

玄庄大师道:“女施主可否说出来?”

五毒夫人道:“可以。听说他是金笔大侠艾九灵的师弟,因为艾九灵的成就大高,侠誉不作第二人想,他师弟自知无法在这方面超过师兄,所以别走溪径,组织了造化城,穷搜天下武林,集于一身,希望能压倒艾九灵。”

玄庄大师道:“艾大侠为人公正,江湖道上,无不奉他有如神明。他如真是艾大侠的师弟,同出于一师,怎会有如此大的不同,形如天攘之别。”

五毒夫人道:“此事只是止于传说,是否真实,无法求证。”

玄庄大师道:“至少有三个人知道,一个是艾大侠的师父,一个是艾大侠,还有一个是造化城主,三个人知晓的事,算不得是什么隐密了。”

五毒夫人道:“以少林寺掌门人的身份地位,应该知晓那艾九灵的师父是谁了。大师知晓么?”

玄庄大师苦笑一下,道:“老衲不知。”

五毒夫人道:“大师都不知道,天下又有什么人能够知晓呢?”

玄庄大师道:“这个,这个,老衲不常在江湖上走动,对这些事自然是知晓不多。”

五毒夫人道:“大师不要谦虚了。少林寺的耳目.遍布天下,我相信江湖上的大事,都瞒不过贵寺遍布天下的耳目。”

玄庄大师摇摇头,道:“女施主,你把本寺估计得太高了,少林寺没有这么好的安排。不过,对造化城这等大事,老衲确早有闻了。”

五毒夫人道:“贵寺早知晓,何以不肯过向。此时想过问,只怕也力难从心了。”

玄庄人师叹口气,道:“女施主,本寺中戒规太多,并非掌门人一道令谕,就可大兴干戈。”

五毒夫人道:“现在,我们找上了贵寺,至少你应该把它当一件大事处理,偏偏又设下了无数埋忱逼我们出手拼命,闹出流血丧命的事。”

玄庄大师道:“这就是少林寺的规矩,老衲也受着这些规戒限制。语声一顿,接着道:“如若我们能找出那造化城主的出身,底细,老衲觉得可收事半功倍之效。”

五毒夫人道:“艾九灵很多年消息杳然,生死不明,造化城主不会说出他的出身来历,咱们又不知他师父是谁。其实,就算知道他出身来历,也已经干事无补了。”

玄庄大师道:“女施主,可否解说得清楚一些。”

五毒夫人道:“可以。大师要找出那造化城主的出身,无非是想查出他武功的底细。但这些年来,造化城主,广吸博收,一身武功,至少集十数家之长,除了武功之外,他还学得了暗器,用毒的手法,那都是武功中最精华的手法。”

玄庄大师哦了一声,道:“女施主的意思呢?”

五毒夫人道:“我的意思很明白,大师是少林寺中的掌门人,目下江湖正面临着空前大劫,贵派是武林中的领导人物,应该振奋而起,领导江湖各大门派,共抗强敌,这才是咱们来找大师的原因。”

玄庄大师沉吟了一阵,道:“女施主,但老衲可以答允诸位一事,我立刻召集长老会商量此事,如何决定,在下再通知各位。”

五毒夫人道:“这要多少时间?”

玄庄大师道:“纵我今日就传下绿玉佛令,今晚之前,就该有个决定。”

五毒夫人突然站起身子,躬身一礼,道:“大师,贱妾很高兴,咱们这一趟没有白来。”

玄庄大师苦笑一下,道:“女施主,长老会是否能通过这件事,老衲毫无把握。”

俞秀凡突然睁开了双目,道:“大师,少林掌门人向来受全寺尊重,怎会有人反对大师。”

玄庄大师叹息一声,道:“俞少侠,老钠确有很多的苦衷,而且,又很难启齿。”

俞秀凡道:“大师,此刻情形特殊,必需合力施为,才能改变情势。”

玄庄大师一皱眉头,道:“俞少侠的意思是……”

俞秀凡接道:“在下的意思很明白。大师如要在下明说,在下就直言了。”

玄庄大师道:“好!俞少侠请明说吧!”

俞秀凡道:“贵寺之中可能有一股反对你的力量。”

玄庄大师沉思了良久,点点头,道:“不错。”

俞秀凡道:“那一股反对你的力量,可能和造化城早有勾结。”

玄庄大师怔了一怔,道:“这个,俞少侠,事关重大,不可信口轻言。”

俞秀凡道:“只要不是别有用心的人,谁都看的清楚,目下江湖正面临着空前浩劫。倾巢之下无完卵,这道理,谁都应该明白。但贵寺中竟有人反对此事,那人是不是别有用心呢?”

玄庄大师道:“这个这个,要拿证据出来!”

俞秀凡沉吟了一阵,道:“大师,晚辈有一愚见,但不知大师是否愿意采纳?”

玄庄大师道:“俞少侠请说。”

俞秀凡低声说了数语。

玄庄大师一皱眉头,道:“这个,这个不大方便吧!”

俞秀凡道:“如若咱们听不到大师的信号,决不轻举妄动。”

玄庄大师道:“话虽不错,但如一旦被他们知晓,老衲也要受门规制裁。”

俞秀几道:“事非得已,大师非要冒险不可。”

五毒夫人道:“大师如若决定抗拒造化城,就不该有此一虑。”

俞秀凡道:“事机稍纵即逝,错过了今日之后,只怕再没有机会了。”

五毒夫人道:“你为一派掌门,领袖天下武林,如不能当机立断,那就遗憾终身。”

玄庄大师脸上神情屡变,沉吟了一阵,道:“好吧!老衲拼受门规制裁,冒此一险。”

少林方丈传出了绿玉佛令,召开了少林寺中最权威的长老会议。

少林寺的长老会,一般都在戒恃院或达摩院中召开,但这一次,却大反常态,改在了方丈的养心禅室中召开。

事情很紧急,午未时分,少林长老们已集聚在养心禅室之中。

玄庄大师坐了首位,群僧各以顺序入座。

长老会一共有九位长老,加上了达摩院。戒恃院和藏经阁三位主持,合一十二人,再算上掌门方丈,共有一十三人。

这是少林寺中最权威的集会,除非发生了重大变故,只有三年一次的例会。

自然,二院一阁的主持,是寺中重要人物,九位长老,也都是经过推选的人,都是玄字辈的僧侣,只有一位是上一辈的高僧,神木大师。

玄庄神情严肃,望了群僧一眼,道:“江湖新秀俞秀凡和湘西五毒夫人,带着离开了造化城的十大剑主等,找上了少林寺,闯过飞跋大阵,本座为了兔去无谓伤亡,遣人迎他们进入方丈室中。”

话至此处一顿,见群僧无人接口,又缓缓说道:“和他半日倾谈,知道了造化城主的为人,也了解目下江湖形势,覆巢之下无完卵,如若少林派不肯挺身而出,整个江湖,都可能沦人了造化城主的统制之下。本座了解了内情之后,亦觉着事态严重,所以不得不召请诸位,议论一番,共商大局。”

听完了玄庄一番话,所有的目光,都投注在神木大师的身上。

这位木字辈的高僧,虽然是上一代唯一的遗老,但在遗老之中,却是最具声望的人。没有法子能正确说出神木的年岁,他须眉已白,脸上也堆满了皱纹,看上去,有些老态龙钟。

但他双目中却含蕴着一种强烈的神光,炯炯逼人。

在众僧目光逼注之下,神木缓缓启齿说道:“掌门人可是要听听老衲的意见么?”

玄庄大师道:“不错,正要听听师叔的高见。”

神木大师点点头,道:“老衲已三十年未出少林寺的大门一步,对江湖中事,知晓的有限。老衲也只能根据掌门人的意见,提供出老衲的看法。”语声微微一顿,启光四顾,看了周围的僧侣一眼,缓缓说道:“如若掌门人说的不错,江湖上确是已经面临着从未有过的洁劫,问题是咱们是否能够对抗造化城,是否要出尽全寺之力,和造化城中的高手周旋?”

玄庄大师道:“师叔对此事的看法呢?”

神木大师沉吟了一阵道:“这件事老衲也无法作主。不过,不过,事情已到了此等情势,除非全力以赴;就不能卷人这场纷争之中。”

他说了一番道理,但却没有说出对付造化城主的办法。

这时,一个灰袍僧侣,忽然站起来,道:“禀掌门人,贫僧有点意见,不知可否说出来”

说话的是玄庄大师的师弟,玄方大师。

玄庄大师一挥手,道:“你说吧!”

玄方道:“为了少林寺,为了千百位僧众,贫僧之意,此事不由咱们少林寺一个门派出面。”

玄庄大师呆了一呆,道:”师弟的意思是……”

玄方接道:“贫僧的意思是,我们要联合其他门派一起出面。”

玄庄大师道:“你已经听我说明内情,只怕时间上来不及了。”

玄方大师道:“掌门人,此事要慎重,不可轻率。因为,事关整个江湖,少林一门,为什么要先挡锐锋?”

玄庄大师道:“玄方师弟,江湖上面临着如此大难,我们怎能坐视不问?何况,少林派一向被人推崇为武林中的泰山北斗。”

玄方大师道:“掌门人,咱们如只凭少林实力,难道真正能管得了么?”

玄庄大师道:”师弟,咱们如若不管,造化城总有一天会找上少林寺来。”

玄方大师哼了一声,道:“不错。造化城可能会找上咱们,不过,那是以后的事,咱们还有很多的时间准备。如是现在咱们找上造化城,那是要立刻火拼的事。老实说,咱们少林寺精锐尽出,如无外援,只怕也难是造化城的敌手了。”

玄庄大师沉吟了良久,突然说道:“你怎么知道咱们不是造化城的敌手?”

原来,玄庄大师在沉吟之时,听到了俞秀凡的传音指导。

玄方似是未料到玄庄大师会有这样一次反问,不禁一呆。但他乃是很有心机的人,略一犹豫,立刻说道:“贫僧很少离开过少林寺,对江湖中事知晓不多,造化城中的实力,完全是听从掌门人适才口述。”

玄庄大师道:“原来如此。”语声一顿,接道:“本座已经权衡过轻重利害,觉着,只有趁造化城还未完全准备成熟之时,先联合江湖上义侠志上,和他们合力联手,对强敌一击。”

玄方大师摇摇头,道:“对掌门人的高见,贫僧不敢苟同。”

玄庄大师道:“师弟一力反对此事,不知是何用心?”

玄方大师道:“贫僧是为了少林寺,我们不能独挡锐锋。”

玄庄大师道:“如是有很多江湖侠士和咱们结合在一起呢?”

玄方大师道:“什么人?咱们先要知道他们的实力如何。”

玄庄大师一皱眉头,道:“玄方师弟,你不觉着太过分一些么?”

玄方笑一笑,道:”掌门人,这是长老会,在这里,任何人都可以说出他心里的话。”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48回 长老大会 叛徒现形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金笔点龙记》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