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笔点龙记》

第49回 肃清内姦 展开攻势

作者:卧龙生

俞秀凡右手紧握剑柄,双目盯注在神木大师的身上。神木大师看了俞秀凡握剑的姿势一眼,停了下来,未再向前欺进。显然,俞秀凡的握剑姿势手法,使他心中有所警惕。

玄方突然一侧身,道:“杀鸡焉用牛刀,这件事,由弟子出手就是,”

其实,他势在言前,口中说话之时,右掌已然递出。

俞秀凡右手握剑未动,左手拍出一掌,硬接下玄方的掌势。双掌相触,响起了一声蓬然大震。俞秀凡被震的向一侧横跨了两步。

但玄方也未占光,也被震的向后退了一步。

神木大师突然一伸手,身子随着向前伸的手臂,忽然间飞了起来,疾如流星一般冲向俞秀凡。

俞秀凡右手紧握的剑柄,一直准备对付神木大师。但见寒芒一闪,一片剑光,绕身而起。

神木大师但觉俞秀凡全身都为剑光笼罩,竟然无处下手。

他武功之高,已到了收发随心之境,倏忽前进,但在一吸气间,人又退回了原处。

俞秀凡横剑当胸,冷笑一声,道:“两位大师配合的很好啊!”

神木大师只觉脸上一热,道:“施主左掌,右剑,似也到了炉火纯青之境。”

他究竟是有身份的高僧,对俞秀凡这等独拒两人的攻势,心中佩服异常。

俞秀凡道:“大师夸奖了!”

玄庄大师眼看着神木大师用出了少林寺中七十二种绝技之一的“飞龙手”,心中暗道:糟了,俞秀凡非伤在神木大师的手中不可。

心想救援,已是不及。

他定力深厚,虽然心中震骇不已,但却忍下来未叫出声。

出人意外的是,俞秀凡以冈电一般的拔剑速度,封住了神木大师的一招飞龙手。

少林寺在场群僧,个个都心中震动了一下。

玄方一皱眉头,道:“师叔,这人对师叔无礼看来是饶他不得了。”

言中之意,是暗示神木大师,施展杀手,一击取对方之命。

神木大师表情严肃,缓缓由项下取下了一串佛珠。

玄庄脸色一变,道:“师叔,不可施下毒手。”

俞秀凡心中暗道:百弩齐发,我都能避得开,何况这一串佛珠。但见玄庄神色慎重,倒不好出言反驳。

神木大师冷笑一下,道:“少林寺从未受过这等奇耻大辱,如若不把此人毁在寺中,不但师叔的一生英名尽付流水,少林寺亦将难洗此污。”

玄庄大师道:“师叔,就算咱们要对付俞秀凡,也应该用一些光明正大的手段,若用佛珠伤人,岂不是有失咱们少林寺的气度和荣誉。”

神木大师脸上微变,道:“掌门人的意思,是要老衲凭仗真实的武功,胜过俞秀凡了。”

玄庄大师冷冷一笑:道:“如若师叔还愿替少林寺留下些面子,那就不妨用些光明的手段,对付俞秀凡。”

神木大师道:“玄庄,你已被长老会免去了掌门之职,只是你自己不肯承认长老会的决议罢了。”

玄庄大师直气的全身微微颤抖,但他究竟是有道高僧,还能忍下未言。

俞秀凡突然向前行了两步,一拱手,道:“大师,俞某有一事请教。”

神木大师道:“什么事?”

俞秀凡道:“造化城中,隐藏了无数高手,眼前就要发动一场血雨腥风的江湖大劫,贵寺是领导武林同道的盟主,不思挽救这一场浩劫,却还在自相争权夺位。”

神木大师道:“这是我们少林寺中事,和施主何关?实在用不着你来插手。”

俞秀凡道:“在下不是插手,在下来自造化城。”

玄方大师突然接口说道:“俞秀凡,玄庄师兄为你阁下的挑拨,已经失去了掌门之位;少林寺不会相信耸听危言,我们也不会受你们挑拨,先当锐锋,让别人坐收渔利。”

俞秀凡道:“如若人人都有大师这等想法,造化城主可以兵不血刃,就统率江湖了。”

玄方大师道:“俞施主可以率领着用毒高手,不惜以命作注,冲入少林寺,为什么不率领这批人手,和造化城主决一死战呢?”

俞秀凡道:“我们愿为前驱,但要少林寺出面召集各大门派,共御强敌。”

玄方道:“阁下已把信息传入少林寺中,此刻已经没有你的事了,杀死本寺中僧侣的事,我们也可以不予追究,你们可以去了。”

俞秀凡淡淡一笑,道:“大师,我们既然来了,就得把事情办好。”

玄方道:“俞少侠可是想威胁本寺么?”

俞秀凡道:“谈不上威胁。在下等千辛万苦才找上少林寺,如若不把事情办个明白,那岂不是完全白费精力。”

玄方大师道:“你要我答允什么,干脆把条件说出来吧!”

俞秀凡道:“第一,我们要贵寺答允对抗造化城主。”

玄方道:“既有第一,想来必有第二了。”

俞秀凡道:“第二么,你们不能兔去玄庄大师的掌门之位。”

玄方怒道:“两个条件,我们一个也不能答应。”

俞秀凡点点头,道:“我明白了,少林寺所以会受蒙蔽,就是寺中有一些所谓高僧,如阁下这等长老阶级的人物,心怀叵测,早已和造化城主勾结,谋图个人名位,把少林声誉、江湖正义,抛诸九霄云外。”

玄方道:“施主,血口喷人,羞骂贫僧,不知是何用心?”

俞秀几道:“除你之外,还有那位神木大师,以及和你们站在一边的少林长老。”

玄方哈哈一笑,道:“施主,一篙打倒一船人,少林寺中最权威的长老会,被你骂的一文不值了。”

俞秀凡冷冷说道:“用不着挑拨,玄庄大师庄严、公正,不但身受少林寺中的弟子拥戴,而且也受着武林同道的敬重。凡是参与逼退玄庄大师辞去掌门之位的人,都是少林寺中的叛徒,武林中的败类。”

这几句话说得很重,神木大师和身后群僧,个个都听得脸色大变。

但除了神木大师和玄方大师之外,都缓缓的垂下了头。

俞秀凡冷笑一声,道:“你们都觉得惭愧,是么,既然还知道惭愧,为什么还要听从玄方和神木的指使?”

垂首群僧,似都是有苦难言,面面相觑,却无一人开口。

俞秀凡轻轻叹息一声,道:“亡羊补宰,时犹未晚,如若你们都还有惭愧之心,现在,还来得及改变。”

神木身后群僧中,突然有一个大步行了过来,直到玄庄大师的身前,突然跪了下去,道:“小弟玄慈,向掌门人领罪。”

玄庄大师合掌当胸,低喧佛号,道:“过而能改,仍属完人,师弟请起吧!”

玄慈大师一拜起身,道:“多谢掌门人的恩典。”

玄庄一挥手,玄慈迟到了掌门人的身侧。

俞秀凡道:“是非在人心,诸位大师都是有道高僧,想来心中早已把是非分得清清楚楚了。”

不容俞秀凡把话说完,玄方大师已抢先说道:“玄慈,你忘记了你的誓言么?”

玄慈道:“没有忘记。”

玄方道:“既然还记得立之誓言,你还敢不守誓约?”

玄慈庄肃他说道:“如若我真的会违背誓言而死,贫僧宁愿立刻死去。”

玄方大师道:“你会的!”

提高了声音喝道:“你立下什么誓言,记得么?”

玄慈道:“有违誓言,立刻暴毙。”

玄方大师哈哈一笑,道:“玄慈,悬崖勒马,还来得及。”

玄慈道:“脱去臭皮囊,魂登西天上,贫僧不会再受死亡威胁了。”

玄方大师突然右手一挥,铬的一声,一声脆响,传入耳际。

说起来真有些不可思议,那一声脆响入耳,玄慈突然捧腹蹲了下去。

第二声脆响,接连传出。玄慈大叫一声,仰卧于地,七窍流血,气绝而逝。

这变化,来的大突然,俞秀凡和玄庄大师,眼看着玄慈死去,却无法解救。

玄庄大师呆了一呆,道:“玄方,你用的什么手段,伤了玄慈?”

玄方冷冷说道:“他立下了毒誓,自己又不肯遵守,所以应了誓言。”

俞秀凡道:“哼!故弄玄虚。”

玄方大师道:“好好的玄慈,突然死去,俞少侠又如何解释呢。”

俞秀凡目瞪口呆,半晌说不出话来。

但闻一个女子声音,接道:“这不是什么难事。”

说话的是五毒夫人,缓步行了出来。

玄方一皱眉头,道:“女施主是……”。

五毒夫人接道:“湘西五毒门的五毒夫人,阁下听说过吧?”

玄方道:“女施主声名狼籍,想不到竟然也和敝掌门人,勾结在一起。”

五毒夫人冷笑一声,道:“当今武林之中,人人都知道我会用毒,所以,我的声名不好。但大师用毒之能,不在我之下,可怕的是,却没有人知道。”

玄方道:“少林寺正大门派,贫僧怎么会用毒?”

五毒夫人指着玄慈的尸体,道:“这一位大师,就死在奇毒之下。

玄方大师道:“女施主信口胡言。”

五毒夫人接道:“这是造化城主的把戏,想不到竟然传到了少林寺中来了。”

玄方脸色一变;道:“你含血喷人。”

五毒夫人笑一笑,接道:“玄方,有一种毒,人服了后,听不得金玉相击之声,如若我没有说错,你袖中藏有金、玉之器,金玉互撞。

其声铬铬,中毒人会立刻毒发而死。”

举手理一下鬓边的散发,缓缓接道:“玄方,别忘了,造化城主的用毒手法,大半出于我手,你这套把戏,是班门弄斧,孔夫子门前卖诗文了。”

玄庄点点头,道:“女施主,这么说来,玄方确然早已和造化城有勾结了。”

五毒夫人道:“若他们未拿出这套把戏之前,贱妾还不敢妄言,如今事实俱在,那是铁证如山了。”

玄庄神情冷肃道:“玄方,你还有什么话说,少林寺待你不薄,贵为长老会中一员……”

玄方冷笑一声,接道:“玄庄,你已经被免去了掌门之位,还有什么身份,来干涉到本座的事?”

玄庄大师微微一笑,道:“玄方,你是什么身份,敢这般自称?”

玄方大师道:“如若说,我已经长老会的商决,接掌了少林门户,你可服气?”

玄庄大师摇摇头,道:“玄方,你勾结造化城,谋害了玄慈师弟,罪无可逃,事到如今,你还有什么可以解说的?”

玄方大师道:“我用不着向谁解说。”

玄庄厉声接道:“孽障!事实具在,你还敢如此张狂么?”他口中虽然声色俱厉,但却一直未下令出手。

原来,玄方一方,人手众多,还有神木大师为助,所以,玄庄不敢轻易下令出手。

玄方快步行到神木大师的身侧,低声道:“师叔,玄庄似是早已有备,咱们应该如何处置?”

神木大师低声道:“先下令封锁方丈室,不许其他的僧众接近。”

玄方点点头,道:“俞秀凡这班人……”

神木大师道:“调入十二金刚对付他们。”

玄方道:“玄庄呢?”

神木道:”由老衲对付,你和几位长老,对付玄庄的随身护法。”

玄方得到了指示,胆气一壮,道:“法雷何在?”

一个中年的僧侣,突然由外面行了进来,遥遥一合掌,道:“弟子在此。”

玄方大师道:“要十二金刚进来,你率领其他的人封锁方丈室。

不许有人接近。”

法雷应了一声,转身而出。

玄庄笑一笑,道:“玄方,你们早有准备了。”

玄方道:“谈不上什么准备,不过,对俞秀凡等一班人很不放心,不得不稍作安排。”

玄庄大师道:“玄方,事到如此,你竟还不肯认账,你这人不只是阴森好险,而且还有些虚诈,无救了。”

玄方大师虽然脸厚,也不禁脸上一热,道:“其实,就算我承认了早有预谋,你又能如何?”

玄庄大师点点头,道:“好!这还算有一点英雄气概。”语声一顿,接道:“记得五年之前,有人告诉过本座,说你训练了十二金刚,想不到这竟是十分真实的事。”

玄方大师道:“你很快就可以看到他们,小弟相信,师兄看到之后,定然十分的惊奇。”

玄庄道:“有这等事么?”

谈话之间,十二个僧侣,鱼贯行了进来。这十二个僧侣的年纪不大,都在三十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49回 肃清内姦 展开攻势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金笔点龙记》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