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笔点龙记》

第05回 初履江湖 故弄玄虚

作者:卧龙生

俞秀凡道:“就小兄所知,那一股邪恶的神秘力量,决不是什么好人,咱们多走一些妓院、赌场,也许会和他们碰头,而且,还要设法闹点事情,露出锋芒,引起他们的注意,让他们送上门来。不过,出污泥很难不染,这要很大的定力,大哥给了我三个人皮面具,必要时咱们可以易容改扮,但这种事,役有成规可寻,完全要随机应变才行。”

王翔道:“俞兄,这么一提,小弟也有个主意了。你文文秀秀,我俩扮你仆从,在江湖上走动理解问题,侧重于方法论的研究;以伽达默尔(hansgeorg ,既可避人耳目,又可在一起,岂不是两全其美。”

俞秀凡道:“法子倒是不错,只是太委屈两位兄弟了。”

王翔道:“大哥不用客套,咱们这样说定了,我去找个裁缝,做几件衣服,再替大哥买上一匹骏马,要扮装,就扮个彻头彻尾,免得被人怀疑。”

王尚道:“对!哦俩粗里粗气,作一随从,纵然闹出事情,大哥也好酌情处置,或是再显颜色。”

这办法实在不错,俞秀凡一心想着早日完成大哥交付的事情,也就不再反对。

××××××这一天暮色时分,长沙府出现了一个华丽衣着骏马的英俊的少年。

这少年很大的气派,金橙银鞍,蓝衫福履,带着两个健壮的从仆,和一头驮着行李的健骡。

马昂首而行,明明蹄声,踏起了片片尘上。

长沙府正是华灯初上,夜市将开,行人众多的时刻,那蓝衫少年骏马穿街而行,旁若无人。

马行过一座客栈,一个店小二突然疾步奔在街心一抱拳,道:“大少爷,咱们客栈里房间宽敞,酒饭干净,招待亲切,价钱公道。”

牵马的是王氏兄弟的老二王尚,停下脚步,冷冷的打量了那店小二一眼,接道:“花钱多少,咱们公子爷不在乎,但你这客栈是不是长沙府最大的客栈?”

店小二听口气,送上门的财神爷,怎能失去,急急说道:“那不会错,敝号在长沙府算是第一块牌子,你放心,请里面坐吧。”

王尚回顾了马上的俞秀凡微微颔首。遂轻轻咳了一声,道:“伙计,咱们公子爷住下了。我们要独门跨院,至少也要最好的上房。”

店小二叠声应道:“有,有。小的带路。”

俞秀凡下了马,紧随在店小二后面。

王尚却接着说道:“小二,咱们公子爷的马一向吃的是煮熟的黄豆。”

店小二道:“撇号有。长沙府第一大栈店,如是没有喂马的黄豆,那还成话么。”

说道,店小二接过马缰,搬着行李,带三人进了一座跨院。

店小二的话自然是有些夸张,不过这座跨院确实也不错,两明一暗正房,还有西、南两处四间厢房,一座小院落种了不少花木,阵阵的花香扑鼻。

店小二燃起了两只巨烛,正房里一片通明,陪个笑脸,道:“公子爷可要吃点东西?”

王尚道:“住了店,那有不吃东西的道理。”

店小二道:“喝点酒么?”

王尚道:“那是当然。上好的状元红二斤,配八个下酒菜。”

店小二哈腰,道:“小的这就去给公子爷准备。”转身向外行去。

王尚道:“回来。”

店小二一只腿已然跨出门外,听到一声回来,一收腿,又进了门,欠身说道:“你老还有吩咐?”

王尚道:“咱们公子爷有个脾气,素来不喜欢独自进食。”

店小二道:“小的给公子扰两个唱曲的姑娘来陪陪。”

王尚道:“咱们公子眼界高,庸脂俗粉看不上,找来的姑娘不够标致,反惹得咱们公子吃不下饭。”

店小二心里想道:可真难伺侯啊!口中却道:“这个,要你管家指点了,小的是初度伺候公子,摸不到公子爷的脾气。”

王尚笑一笑,道:“嗯,你们前面大厅中,不是卖酒饭的么?”

店小二道:“是啊!但那里人品太杂,猜拳吐喝的,怎么能要公子爷在那里进用酒饭。”

王尚道:“哎!这你就不知道了,咱们公子就是喜欢热闹,越吆喝利害的地方,他才能提起兴致,你把酒菜摆在大厅中,咱们在大厅中喝酒。”

目睹店小二去远之后,俞秀凡忍不住微微一笑,道:“兄弟,你把我形容的很怪啊!你怎么能想得出来?”

王尚道:“咱们既然是要惹事生非,自然是愈怪愈好。”

片刻之后,店小二急步行了过来,道:“公子爷,酒菜都给你预备好了,摆在大厅正中间一桌上。”

王尚伸手摸出一块二两重的银子,道:“伙计,赏给你,事情办的不错。”

店小二黑眼珠看到了白银子,连脸上那一股茫然之色,立刻一扫而空。

堆上一脸馅笑,道:“谢谢公子赏赐。”

王尚是诚心招摇,顺手抓起了俞秀凡放在旁侧的宝剑。

三人一进大厅,果然引得满厅中酒客注目。店小二引着二人,行到正中的桌位上,替俞秀凡拉好椅子,才一哈腰退了下去。桌子上己摆满了酒菜,大厅中也上了九成客人。

俞秀凡缓缓入座,王尚立时替俞秀凡斟满了酒杯。

王尚和王翔在后旁边一张方桌上坐下来,又叫店伙计,又点了几样酒莱。

这样一摆布,俞秀凡就显得有些特别的扎眼。

满厅酒客,挤满了人,独独中间一张大桌子上,只坐着一个人。

一桌佳肴,独斟独饮,确有点目空四海,鹤立鸡群的气派。

这时,正是晚餐时分,酒客纷纷拥来,很多人找不到一个坐位,但那张可坐十个人的大圆桌子,却只坐了个蓝衫方巾的年轻人。

那独居一桌,满席佳肴,身侧放剑,从人佩刀的形势,隐隐间造成了一股霸气,使得很多没有找到座位的人,脑筋都不敢动到那大圆桌上去。

这家兼营酒饭生意的大客栈,生意实在很好,酒客已然没有了位置,仍有不少人行人店中。

俞秀凡独坐中间,望着那些转去行来的食客,心中暗暗忖道:想不到我本知书达礼的俞秀凡,竟然会变成了这样一个嚣张、暴戾的人物,气势飞扬,使人望而生畏。

忖思之间,突有一个豹头环眼的中年大汉,行了过来,大马金刀的在俞秀凡对面坐下。这一来,厅中大部酒客,都放下了筷子,转脸望了过来。

人都有,一种莫名的好妒之心。

俞秀凡的霸道气势,使满楼的酒客,都有愤怒,但却又没有胆量去自找麻烦,总想有一个人看不惯,把那人教训一顿。果然有人行了过去,眼看一场纷争即将开始,大部分人,都放下了筷子,准备看场热闹。

俞秀凡看那坐在对面的人,三十五六的年纪,穿着一件侮青长衫,目中神光隐现,腰中微微隆起,不知道带的什么兵刃。

俞秀凡冷冷的望了那青衫人一眼,一语未发。

王尚却突然站了起来,大跨一步,人已到了那青衫人的身侧,冷冷说道:“站起来!”

青衫人望了王尚一眼,未予理会,却高声喝道:“店小二。”

一个店伙计应声行了过来,哈着腰,道“二爷,你老有什么吩咐?”

青衫人大声道:“给二爷来个下酒的菜,一斤二锅头。”

店小二应了一声,望望俞秀凡退了下去。

王尚心中暗道:“店小二称他二爷,自然是地面上有头有脸的人了,咱们既然是诚心出风头,这等人自然是最好的对象。”

但他竞非是具有恶性之人,虽然有意布署,滋生事端,但要他横蛮的出手打入,出口伤人,却是难能办到。

就在王尚忖思着应该如何应付之际,那店小二已然提着一壶酒,端着一个冷盘,送了过来。店伙计目睹王尚气虎虎的站在一侧,生怕惹火上身,放下了酒莱,回头就走。

青衫人很沉着,提起酒壶,自己斟满了一杯酒。

王尚突然伸出手,按在酒杯上,冷冷说道:“咱们公子包下了这桌位置。”

青衫人冷哼一声,道:“满堂酒客,座无虚席,这地方却空了这多位置,在下不坐这里,又坐哪里呢?”

王尚冷笑一声,道:“朋友,咱们花了钱包下了这张桌子,阁下还是让让的好。”

青衫人哈哈一笑,道:“兄弟在长沙府住了几十年,还没有人敢叫我让个座位。”

王尚冷冷说道:“上得山多遇到虎,阁下今天遇上了。”缓暖收起了右手。

只见那个装满了酒的瓷杯,大半部陷于木桌之中。大厅中人大部都瞧的十分清楚,个个心头骇然。心中暗道:“这个瓷杯,竟然陷入了木桌之中,当真是一桩不可思议的事。”

那青衫人脸色一变,半晌说不出话。

王尚冷冷说道:“阁下如是能喝下这杯酒,在下愿向我们公子求个情,让你朋友坐在这位子上。”

青衫人在众目睽睽之下,颇有不知所措之感。他自己心中明白,凭自己这份功力,决无法取出这只瓷杯。但又不甘心站起来一走了之。那不但当场难看,也丢了他在长沙的名头。一时间楞在当地。

王尚冷笑一声,道:“你朋友如是喝不下这杯酒,似乎是不用再待下去了。”

青衫人面红过耳,冷哼一声,右手抓住了半个瓷杯,左手用力在木桌下面拍了一掌。

但闻蓬然一声,木桌上十几个放菜的瓷盘子,突然一齐飞了起来。王尚双手齐出,接住了大部分瓷盘,还有几个,却被王翔急奔而至,伸手接住。俞秀凡不是不想出手,只因他不知是否能接得住,不敢轻易出手,心中无把握,只好藏拙。

青衫人震飞起满桌佳肴,但他仍然没有完整取出那嵌入桌子上的酒杯,瓷杯由中间折断。

王尚缓缓放下手中的菜盘,冷冷的望了那青衫人一眼,道:“阁下可以走了。”

人,就是那么奇怪,目睹王翔、王尚的身手之外,大家都忽然觉着那年轻人确有独霸一桌的能耐,只看那两个跟班的厉害,自为主人的自然是非同小可了。

青衫人面色惨白,回头向外行去,走到了店门口处,才回过头来,说道:“三位不知要在此停留几日?”

王尚道:“咱们准备明天就走。但为了等你的朋友,咱们多留一天也成。”

青衫人未再多言,大步出店而去。

王尚举手招过来一个店伙计,道:“刚才那位是什么人?”

店小二不敢说,但又不能不说,只好应道:“那位是朱二爷。”说完话,立刻转身而去。

像朱二爷那种脚色,并不是俞秀凡和王尚兄弟要找的人,他们要钓大鱼,那只是一只小虾。

王尚提高了声音,叫道:“店伙计。”

一个店伙计应声行了过来,一欠身,道:“管家,有什么吩咐?”

王尚笑一笑,道:“咱们公子已吃过了饭,不知道长沙府有什么好玩的地方?”

店小二道:“什么样的地方?”

王尚道:“好玩的地方一一赌场、妓院;不过,赌场要赌的大,妓院要天香国色的名妓。”

店小二为难的摇摇头,道:“这个么,小的就不太清楚了。”

突然间,一个人大步行了过来,直行到王尚的身前,道:“管家,贵公子可是想在长沙玩玩么?”

王尚转目望去,说话的只是一个孩子,一个年约十三、四岁的孩子,穿着一身上布衣服,就像在大街上到处打溜的小孩子一样。

他们不是叫化子,但能随遇而安。蓬乱的头发,脸上还带有一点污泥。

王尚仔细打量过那童子之后,缓缓说道:“你是什么人?”

蓬发童子笑一笑,道:“我能带你们去很好的地方玩,那里有长沙最大的豪赌,最美的女人。”

俞秀凡心中大感奇怪,暗道:“这孩子如此年轻,怎会知晓这多事情?”于是动了很大的好奇之心,当下淡淡一笑,道:“如是真有这么一个地方,咱们应该去见识一番才是。”

王尚望着那蓬发童子道:“什么时候动身?”

蓬发童子道:“现在。”

王尚道:“好,你带路吧!”

蓬发童子却摇摇头,道:“别慌,咱们先要谈好价钱。”

王尚道:“什么价钱?”

蓬发童子道:“我带你们前去,自然要一点带路费了。”

王尚道:“你要好多少钱?”

蓬发童子伸出五个指头,道:“这个数,你瞧怎么样?”

这三人都是全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05回 初履江湖 故弄玄虚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金笔点龙记》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