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笔点龙记》

第50回 血腥行动 反客为主

作者:卧龙生

五毒夫人冷笑一声,道:“你阁了不但不会死了,而且,片刻之后,你会感觉到极端的痛苦。”

蓝衫人道:“你是什么人?用的什么毒?”

五毒夫人道:“五毒夫人。用的软骨毒,你现在不能跑,不能走,也不能自绝而死。”

蓝衫人道:“五毒夫人,你也是造化城中人,为什么这样对我?”

五毒夫人道:“我也在造化城中迷住过,但我现在清醒了,清醒后的痛苦,使我反叛了造化城。”

蓝衫人长叹一声道:“我不死,也不能跑,但我可以不说话。”

五毒夫人道:“你可以不说话,但会受到悲惨的待遇。”

蓝衫人道:“我可以忍。”

五毒夫人道:“试试看吧!你如若自信能忍受下去,你就忍吧!”

蓝衫人道:“哼!乱刀分尸,挫骨扬灰,也不过一死,有什么不能忍的。”

五毒夫人笑一笑,道:“不要太逞强,片刻之后,就可以见分晓了。”

蓝衫人道,“我就要试试……”突觉一阵剧疼,袭上心头。蓝衫人急急运气抗拒,竟然提不起真气。

五毒夫人冷冷说道:“你要不想吃苦头,现在说话,还来得及。”

这时,蓝衫人已痛得满头大汗,滚滚而下。

五毒夫人突然伸手一指,点中蓝衫人的前胸,道:“你全身的肌肉,立刻开始收缩,那不是一个人可以忍受的痛苦。”

就是这一阵工夫,那蓝衫人已经痛的无法忍受,呻吟出声。

五毒夫人冷笑一声,道:“你终于忍不下去了!为什么不早说呢?”

蓝衫人苦笑一下,道:“我说,但要先解夫我身受的痛苦。”

五毒夫人伸手向蓝衫人的身上,拍出了两掌,那蓝衫人的痛苦,立刻梢止。

蓝衫人吁一口气,道:“答应我一件事,我就说出我知道的事。”

五毒夫人道:“什么事?”

蓝衫人道:“我说完之后,给我一颗奇毒的葯物,让我很安静的死去。”

五毒夫人道:“可以,不过不许你说一句谎言。”

蓝衫人道:“我知道的不太多,要不一句不说;说一句,我就会全部说出来。”

五毒夫人道:“这道理我明白,你说吧!”

蓝衫人道:“桃花童子利用连络的暗讯,挑了一十八处暗舵,己传人了造化城主耳中,我们就是奉命来杀死他的人。”

五毒夫人道:“你们一共来有多少人?”

蓝衫人道:“四个人。”

五毒夫人道:“另外的三个现在何处?”

蓝衫人道:“在应天府,但我无法说出来他们身在何处!”

五毒夫人道:“还有什么?”

蓝衫人道:“造化城主派出了一十八位暗杀高手,和我们同时赶到了应天府。”

五毒夫人道:“他们用心何在?”

蓝衫人道:“准备对付你们。”

五毒夫人道:“他们要用什么方法暗杀我们?”

蓝衫人道:“听说是一种很歹毒的暗器,但我不知道是什么暗器。”

五毒夫人道:“还有什么消息?”

蓝衫人道:“我只知道这些。”

五毒夫人道:“你可以去了。”

蓝衫人道:“我不能走,也不愿走。你答应的葯物……”

五毒夫人叹口气,接道:“你活不下去的,我只好成全你了。”屈指一弹,一位葯物,飞入了蓝衫人的口中。

篮衫人苦笑一下,道:“多谢了!”一语未完,毒性已发,气绝而死。

俞秀凡望了桃花童子的尸体一眼,黯然说道:“咱们太大意了。

如是小心一些,桃花童子可能会保住性命。”

方望道:“在下惭愧得很,竟然未能保护住他的安全。”

五毒夫人道:“不能怪方兄,是我大意了。”

语声一顿,接道:“十八个杀手,已到了应天府,对付咱们,敌暗我明,咱们要小心应付。”

俞秀凡道:“不错,咱们不可能再有伤亡。”

五毒夫人道:“只有两个办法,一是三十六计,走为上策,咱汉尽早离开应天府;一个是咱们改装易容,和他们捉一阵迷藏,机会好,相机把他们除去。”

俞秀凡道:“十八杀手如是齐集金陵,那就是说明了造化城主早已判定我们到此的时间,十八人不能留,想法诱杀他们。”

五毒夫人道:“如何诱杀他们?”

俞秀几道:“十八杀手的用心,以杀我为主。如若我以本来面目出现金陵,定然可诱使他们暗杀于我。”

五毒夫人道:“这个,不行!”

俞秀凡道:“为什么?”

五毒夫人道:“造化城主设计出来的暗器,必然是绝毒无比之物,俞少侠一旦遇上了,只怕闪避不易。”

俞秀凡道:“这十八杀手,如不除去,他们使用的暗器不能早日揭穿,那岂不是一桩很大的凶险,如是将来一旦和造化城对敌之时,不知多少人的性命要因此损伤。”

五毒夫人道:“如是他们一击射死了俞少侠,对我们而言,岂不是损失更大。”

俞秀凡笑一笑,道:“我如不去,如何能找出那十八杀手,这一点不用争辩了。”

五毒夫人道:“俞少侠如是一定如此作,至少也应该准备一下才是。”

金钩翁点点头,道:“老朽青年曾见人设计了一套防止暗器的衣服,隐隐尚可记忆,不过需要数日的时间,才可以造成那样的一件衣服。”

五毒夫人道:“几天的时间,不算太长,不过,要造,就一下子造它三件防暗器的衣服。”

金钓翁道:“对!作三件,要我两位陪着俞少侠。”

三天后,俞秀凡穿着一件很光鲜的衣服,带着方望和五毒夫人,出现在秦淮河衅的万花楼上。

那是金陵城中最豪华的一座酒楼,新建不久,生意鼎盛,再加上秦淮三英,酒楼卖唱,真是座上常客满,憎中酒不空,歇声满酒楼,每天都到深夜不辍。

这正是上灯不久的时光,夜市初展,酒楼中正在上窖。

俞秀凡和方望及五毒夫人,坐在正中一张木桌上,那是酒楼中最好的位置。

五毒夫人目光转动,四顾了一眼,低声说道:“俞少侠,小心一些,有动静了。”

俞秀凡道:“在哪里?”

五毒夫人道:“在左后面第三张桌位上,四个年轻人。”

俞秀凡哦了一声,缓缓回头望去。果见四个蓝衫的少年,手中执着招扇,围坐一桌。

俞秀凡道:“那四个好像都是读书人。”

五毒夫人笑一笑,道:“俞少侠,越是这样文雅的人,越是可怕,千万不可大意。”

俞秀凡道:“那是一种什么样子的暗器?”

五毒夫人道:“如若我的推断不错,他们用的可能是机安控制的暗器。”

俞秀凡道:“那一定是毒针之类。”

五毒夫人道:“大概不会有错。不过那些暗器,发射时必然是强劲无比。”

俞秀凡道:“夫人,咱们是不是要先下手?”

五毒夫人道:“俞少侠,咱们是不是要先看看他们的暗器?”

俞秀凡道:“是。”

五毒夫人道:“那就不能先动手,不过,由现在开始,咱们要随时留意他们的举动,只要他们一抬手,咱们就立刻照预定的法子闪避。”

俞秀凡道:“好!咱们试试看吧!”

五毒夫人侧过身子,刚好把眼光投在四个蓝衫人的身上。

四个蓝衫人,似是也看到了俞秀凡,双方都很矜持,保持了一种对垒的形势。

突然间,四个蓝衫少年齐齐一扬右手。那是轻微的一抬,值得所有的人——不留心的人,很难瞧得出来。

五毒夫人、俞秀凡、方望,立刻一低头,全身收缩。只听波波三声轻响,俞秀凡、五毒夫人、方望背上各中一击。感觉中,那是很细小的东西,但力道却强劲绝伦。

正在歌台上打板清唱的一位姑娘,却突然身子一歪,倒了下去。连一声惨叫也未喊出。

三条人影,突然飞了起来,直向四个蓝衫人冲了过去。那是凶险绝伦的一击,四个蓝衫人,有三个发出一声惨叫。三个人头,齐齐飞了起来,该滚落到八九尺外。另一个蓝衫人突然向外奔去。

双方面发动的都很快,快的像电光石火一般,满楼听歌的人。

直到此刻,才算是惊觉过来。

忽然间,响起了一阵乱叫.所有的人,都向外奔了出去。

那蓝衫人第一个奔出了歌场,一步跨出大门.忽然间飞过来一道细索,绕在了那蓝衫人的双腿之上。蓝衫人双腿被绊,一交跌在地上。

一条人影,疾如流垦面至,掠过蓝衫人,一脚踢在那蓝衣人的身上。

那人脚踢在蓝衣人的身上,借一脚之力,突然飞身而起。

另一条人影,疾如流星而至,一把抱住那蓝衣人,飞身而起。

两个人,配合的十分佳妙,一瞬间,把那蓝衫人生擒括捉而去。

万花楼的歌台上,倒下去一位歌女,也突然被人抱了去。

是五毒夫人,抱着那位气绝而逝的歌女,离开了万花楼。

矗立在南大街一条的小巷中高大宅院的客厅中,此刻正烧着一支融融红烛。

明亮的烛光,照亮一整个大厅。大厅中,站满了人。

那被点了穴道的蓝衫人,被放在大厅的一角处。万花楼歌台上死去的歌女,却被放在大厅正中。

是俞秀凡一行人。他们觅下了一座空宅院,暂作栖身之地,也保住了他们行踪的隐密。

五毒夫人翻转了一下歌女的身躯,低声说道:“伤势在前胸之上。”

水燕儿道:“要不要我解开她的衣服看看。”

俞秀凡道:“不大方便吧!”

五毒夫人道:“俞少侠,现在是什么时间,还顾虑这些作什么?”

一伸手,撕夫了那歌女身上的衣服。

只见她前胸上,肿起了一片红紫的颜色。显然那暗器上葯物的毒烈。

五毒夫人轻轻吁一口气,道:“好毒的葯性,不知是什么样的暗器。”

伸手由头上拔出一根银答,拨开伤口看去,竟然不见暗器。

俞秀凡道:“这伤口有绿豆大小,想来,那暗器不会太小。”

五毒夫人摇摇头,忽然翻转过那具尸体。凝目望去,只见那尸体背后,也有一个小小的孔洞。敢情那暗器竟然由这歌女的前胸,洞穿到背后,不知暗器射向了何处?”

方望道:“好强劲的暗器,可怕的是无法见到那暗器的形状。”

五毒夫人笑道:“咱们还抓到一个伙计,至少也该问问他了。”

金钓翁右手一探,取去那蓝衫人插在衣领上的招扇,道:“你听着,最好是实活实说,免得身上受苦。”

蓝衫人完全没有表达意见的办法,穴道被点数处,身不能动。

口不能言。

金钓翁提起那蓝衫人,摔到了俞秀凡和五毒夫人的身前,道:

“老朽的经验是,最好能使他一下忌觉到黔驴技穷,有什么活,就会直说出了。”

五毒夫人道:“那容易,最多是再浪费我一位葯九。”

伸手由怀中取出一个王瓶,倒出一粒丹丸,投入那蓝衫人的口中。

方望伸手拍话了蓝衫人的穴道。蓝衫人一挺而起,往前行了两步,忽觉双腿一软,又跌倒在地上。

方堑冷笑一声,道:“朋友,你死不了,也跑不了。目下你只有两条路走,一条是说出你知道的事,我们给你一个痛快;一条是我们万般折磨之后,你再一句一句的说出来。”

蓝衫人忽然张口猛合,连咬了几次牙齿。

五毒夫人冷笑一声,道:“你咬不破口中簿的毒葯,就算是吞下了口中藏葯,也不会死。”

方望接道:“你先尝一下碎指的滋味如何?”一脚踏下。

应声响起了一声修叫。那蓝衫人的左手小指和无名指,被方望一脚踏得血肉模们,骨肉尽碎。

方望道:“这只是开始,我们出身造化城,知道造化城中人都不怕死,你朋友怎么决定,可以说了。”

蓝衫人抬头望了方望一眼,闭口不言。

方望冷冷说道:“好!硬骨头!我不信你真是铁打铜浇的人。”

针钦汤兰忽然接道:“方兄,让小妹来!”

缓步行近蓝衫人,道:“我叫汤兰,我会一种金针穿穴的手法,你阁下试试吧!”

探手从怀中取出七枚金针,接道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50回 血腥行动 反客为主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金笔点龙记》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