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笔点龙记》

第51回 诱敌深入 互传绝艺

作者:卧龙生

五毒夫人道:“大约是呼吸一口气的时间。”

五花婆婆忽然叹一口气,道:“俞少侠,你们准备作何打算?”

俞秀凡道:“准备放手和他一战。”

五花婆婆摇招头,道:“不行!如若和他们动手,只怕咱们获胜的机会不大。”

俞秀凡道:“你的意思呢?”

五花婆婆道:“不理他。早些离开此地。”

俞秀凡道:“造化城耳目遍布,岂会找不到咱们。”

五花婆婆道:“这个老身自会安排,使他们行入歧途。”

五毒夫人淡淡一笑道:“俞少侠早存了和造化城主作一了断之心,我们也一扫过去对他的敬畏。造化城主并不可怕,可怕的是他在我们心中建立的权威,那使我们惊恐,对他唯命是从。”

五花婆婆道:“夫人说的是,片刻之前,老身的感觉之中,对那造化城主任何一句批评的话,都是不逆不道的事。现在却感觉到他是大姦大恶。凶狠绝伦的人。”

俞秀凡道:“这就是‘朝闻道,夕死可矣’的道理,难得婆婆具此慧根。”

五花婆婆道:“老身惭愧。”

五毒夫人突然改了口叫道:“老姊姊,造化城主对背叛他的人,其恨尤过敌人。”

五花婆婆接道:“这个我知道,不劳夫人提醒。”语声一顿,接道:“造化城主派遣了十路人手,追寻你们的下落,而且是亲率高手,主持其事,实已存有必杀诸位之心。自然经过了一番处心积虑的策划,他己感觉到如不早把诸位除去,对他是一个很严重的威胁。”突然,放低了声音,说出一番计谋来。俞秀凡、五毒夫人连连点头。群豪立刻安排布置,离开了客栈。

就在群豪离开客栈不久,四十余匹快马,和一轮特殊四轮篷车,赶到了客栈。

但客栈中只余下了五花婆婆一人。她被点了穴道,独坐在客栈的上房之中。

首先奔入的是四个穿着蓝色劲装的佩剑少女。紧随着行入了一个面目肃冷的半百老者。

五花婆婆认识那老者,是造化城的地狱总管,冷面阎罗莫风。

眼看着师父被人点了穴道,坐在木椅上,四个少女,却不敢擅自行动,望着莫风,脸上是一片乞求之色。

莫凤冷厉的目光,回顾了一眼,才缓步行近五花婆婆,挥掌拍话了穴道,道:“人呢?”

他似是不愿多说一个字,能用一个字说完的话,决不用两个字。

五花婆婆吁一口气,道:“跑了。”

莫风冷肃的脸上,闪掠过一抹杀机,道:“你泄了密?”

五花婆婆道:“我用了计。”

莫凤道:“说!”

五花婆婆摇摇头,道:“我不能告诉你,我要面见城主。”

莫凤道:“好!”转身向外行去。

五花婆婆紧随身后,四个蓝衫少女,直到此时才围上了五花婆婆,低声叫道:“娘!”

五花婆婆挥挥手,示意四女不要讲话。客栈外大街上停着一辆特制的四轮篷车,垂着金黄色的篷帘。

分着红、黄、黑、白四种服色的武士,每色八人,环围在车四周。

这些人,服色不同,但却都佩着长剑。红色衣着的佩着双剑,黄色的仅佩单剑,黑色衣服的一把长剑之外,腰间还佩着一把刀。

白衣武土竟然一个人佩着三支剑。

这些人,年纪不大,都在二十五六岁的样子,但却有一个相同之处,每人都寒着一张脸,冷若冰箱。他们长的都不难看,事实上,还很俊秀,但却给人一种阴森、冷酷感觉,似乎是经过了千年寒冰冻过的人,不带一点活人味儿。

不用那白衣人的喝叫,莫风的指点,五花婆婆看到那篷车,立刻跪了下来。

篷车中传出一个威重的声音,道:“五花婆婆,你知罪么?”

五花婆婆道:“属下知罪,但不知犯了那一条门规尸车中人道:“疏忽大意,为人所乘,纵敌逃走,罪该分尸。”

五花婆婆口中早已含了五毒夫人给他的毒葯,只要轻轻咬破,立刻可毒发而死,心中勇气倍增,道:“五毒夫人的武功,和老身在伯仲之间,且他们人手众多,俞秀凡更为可怕。”

莫风接道:“放肆顶撞城主。”

车中人道:“让她说下去!”

五花婆婆道:“俞秀凡剑出如电,老身招架无力,被他点了穴道。”

车中人道:“你为什么不死于剑下?”

五花婆婆道:”老身本有自绝求死之心,但想到无人把消息转告门主,故而苟且愉生,但等消息转报于门主之后,自当以死谢罪。”

车中人道:“你不用死了,站起来吧!”

五花婆婆道:“多谢门主恩典。”一拜起身。

车中人道:“他们逃往何处去了?”

五花婆婆道:“城东有一座破落的马王庙,地势隐密,可以设伏。”

车中人沉吟了一阵,突然冷笑一声,到:“五花婆婆,你好大的胆子?”

五花婆婆怔了一怔,道:“属下又错了么?”

车中人道:“俞秀凡等既有逃命之心,怎会把消息泄露给你。”

五花婆婆道:“这个,属下也在怀疑。他们不杀我,显然是有意的留下我的性命,又故意说出他们的去处,不知是否存心诱城主入伏。”

车中人冷笑一声,道:“他们也很明白,决逃不出我手,只有作困兽之斗了。”语声一顿,接道:“他们一行,共有几人?”

五花婆婆道:“属下不能肯定,大约是八人到十人之间。”

车中人嗯了一声,道:“你知道那马王庙的所在之地么?”

五花婆婆道:“五年之前,老身曾经来过此地,在马王庙中停过一宿,此刻尚有一些记忆。”

车中人道:“好!你带路,咱们赶往马王庙去,”

五花婆婆道:“属下遵命。”转过身子,当先向前行去。

马王庙,距离这座城只有十里左右,但却是一片乱坟环绕的浅山,出城二里之外,已然不见人迹。

通往马王庙,倒有一条很宽阔的大道,只是很久人没有走了。

宽阔的大道上,也长满了荒草。

马王庙,不是著名的庙字,一般的马王庙,大都只是比土地庙稍为大一点罢了。但这一座马王庙有些特别,特别的大,前后有两三进院子。想来,这座马王庙,当年初修时,定然是香火十分鼎盛。

不知为什么,忽然间冷落下来,冷落到人迹罕至。庙前,庙后,部长满了青草,高可及膝的杂草。

看上去,这座马王庙建成的时间,并不大久,门窗都完整无缺。

只是年久无人管理,看上去有点阴森的味道,两扇红色的木门.紧紧的关闭着。

莫凤突然向前行了两步,道:“五花婆,带着你四个女儿,先进去。”

五花婆应了一声,带着四个蓝衣少女,直行过去。伸手叩动木门,木门突然而开。

木门虽开,但却不见人踪。五花婆婆带着四个女儿,直行入庙中去。

庙门未闭,但行入庙中的五花婆婆和四位少女,却如投入海中的泥沙,听不到一点声息。

足足等过了一盏热茶工夫之久,仍不闻一点声息传出。

其实,这是五花婆婆和俞秀凡等商量好的办法,师徒五人,进入了庙门之后,立刻被守在门后的刀钗冷萍和针钗汤兰,迎了进去。

五毒夫人低声说道:“大姊姊,造化城主来了没有?”

五花婆婆道:“他坐有一辆恃制马车,车帘低垂,不论何人,都无法瞧到车中人的形貌,是不是,老身也无法确定。”

五毒夫人道:“同来的都是些什么人?”

五花婆婆道:“内府总管莫风、阴阳叟,铁手剑王白涛……”

五毒夫人怔了一怔,接道:“莫风、白涛也来?”

五花婆婆道:“夫人识得他们么?”

五毒夫人道:“见过一面,这两人都是当世武林中极负盛名的高手;想不到,竟然甘愿作造化城主的从卫……”忽然想到自己乃一门之主,也被致于造化城,不禁哑然。

俞秀凡低声问道:“莫风和白涛在武林中的声誉如何,是正是邪?”

五毒夫人笑一笑,低声道:“未入造化城之前,这两人都算是正派人物,至少,他的声名,要比贱妾好一些。”

五花婆婆接道:”如论这两人在江湖中的地位,足可当得仁侠之称。”

俞秀几叹息一声,接道:“他们为什么要进人造化城主中?”

五毒夫人笑道:“造化城主和俞少侠刚刚相反。”

俞秀凡道:“此话怎讲?”

五毒夫人道:“任何人初见造化城主时,都会被他那气度。仪表和动人的口才折服,心生敬慕。但处久了,才会看出他的阴沉。险恶。可怕的是你知晓了内情之后,人已被他控制,可以使你生,也可以使你死。”

俞秀凡道:“难道那些身受控制的人,就甘心为他效命了?”

五毒夫人道:“自然是不甘心,我是其中之一。”

金钓翁道:“老朽虽为他从卫,但也是心有不甘,只不过,必须有人帮助,才能由重重束缚中解脱出来。”

五花婆婆道:“不错。造化城主,能叫一个人感觉到,天下只有他那一处可以使人容身,除他之外别无生路。”

五毒夫人道:“自然,他还有很多别的办法,叫人无法摆脱。人间地狱中,不乏高手,但却被他摆布得不死不活,除了听命于他,别无生路。”

这时,刀钗冷萍已疾奔而至,道:“他们已发觉情势不对,向庙中行来了。”

俞秀凡道:“四路包围呢,还是一路行来?”

冷萍道:“未见他们分人包围。”

五花婆婆道:“他带的人手不大多,也无法包围咱们。”

俞秀凡道:“咱们就集中实力,分头合击,杀他们一个是一个。”

群豪都商量好了埋伏的方法,各自奔向原位。

这些人,伤势虽都好转很多,但大部分的人;伤口还未完全复元,但却没有一个人现出畏惧之色。

五毒夫人最忙,前后奔行,各处布毒。

按照马王庙中的形势,布成了梅花埋伏。以俞秀凡、方望、水燕儿和五毒夫人四人,形成正面拒敌的主力。王翔,王尚,形如双钳,主钓翁、冷萍、汤兰等,随时接应。

虚掩的庙门,篷然大开,坚牢的木门,硬生生的脱了门框,飞到八九尺外。是莫风的掌力,开碑碎石的强猛掌力打破了大门。庙门前是一片广场,生满及膝的荒草。

面对着俞秀凡和五毒夫人等强敌,莫风和白涛,似是也有着相当的畏惧,步履之间,显得是那样的谨慎、小心。莫风和白涛,锗开一步,先后而行。两人行到了广场之中,停下了脚步。

莫凤高声说道:“五花婆,你是死了,还是话着?”

五花婆婆隐身在一座厢房之中,默不出声。

莫凤连呼数声,不闻五花婆婆相应,立刻改口叫道:“俞秀凡,别说你躲在马王庙中,就是你躲在老鼠洞中,我们也一样能把你抄出来。”

又连呼数声,仍然不闻回答之言。回顾了白涛一眼,低声道:

“白兄,他们躲在里面下出来,咱们应该如何?”

白涛道:“冲过去!”

莫风举手一招,八个佩剑挂刀的黑衣武士,快步行了过来。

八个人进入庙中之后,立刻分列两班,四个人站在莫风身后,四个人站在白涛的身后。

白涛突然急行而前,超过了莫风,道:“莫兄,兄弟入内搜查,你在后面把风。”话罢,快步冲到二门前面。

这座荒凉的前院,大约四丈多宽,白涛一口气冲到二门前面,停下了脚步,抬头四顾了一眼,冷冷说道:“五花婆婆,你出来!再要拒不遵命,我打进去,就把你乱剑分尸。”

二门内,传出来五花婆婆的笑声,道:“姓白的,老身既然倒反造化城,连城主也不放在心上了,还会把你姓白的看在眼中么?”

白涛从未听过有人敢对造化城主有如此不敬之言,不禁一呆,道:“五花婆婆,你敢骂城主?”

二门内又传出五花婆婆的声音,道:“我为什么不敢,他是武林中最恶毒的骗子,最阴狠的凶人。”

白涛脸色大变,接道:“你好大的胆子,你这个大胆的叛徒。”

忽然间,寒芒闪动,一篷银芒,疾射而至。白涛霍然拔剑一挥,一片银光,绕体而生。

但闻一阵波波叮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51回 诱敌深入 互传绝艺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金笔点龙记》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