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笔点龙记》

第52回 血拼城主 金笔大侠

作者:卧龙生

方望道:“我先解开你的穴道。”

金钩翁显然能够懂得方望的话,连连摇头不止。那是阻止方望入内之意。但方望已平剑护身,一闪而入。他这一行动,使得五毒夫人和水燕儿,都随着冲入厅中。能点了金钓翁穴道的人无必要,不应增加实在东西的数目”,此说史称“奥卡姆剃 ,自非小可,五毒夫人和水燕儿担心方望有失。

三人落足之处,控制的很好,都在金钓翁的身恻。

方望道:“我解了你的哑穴,金老再告诉我们是怎么回事。”剑交左手,右手一掌拍向金钧翁的哑穴。

忽见穴道被点的金钓翁,右手疾如电火,一翻而起,扣上了方望的腕穴。

变出意外,方望全然无备,被人一把扣个正着,五指力量奇重,顿然间,使方望失去了抗拒之力。其实那人的动作很快,就算方望有备,也未必能避开一击。

水燕儿动作迅速;寒光一闪,长剑已斩向金钓翁的右臂。

金钓翁一吸气,连人带椅子,陡然问向后退开三尺。这一来,方望正在水燕儿的剑锋之下。急急收剑势,剑锋已然划破了方望的衣服。

五毒夫人没有出剑,但却无声无息的放出二把使人闻后晕迷的奇毒。金钓翁人向后退,左手己取过方望手中长剑。但闻一阵金铁交鸣之声,封开了水燕儿攻出的三剑。

五毒夫人沉声道:“造化城主!”

金钓翁右手一带,把方望横在身上,冷笑。一声,道:“不错,正是本城主。”

水燕儿收回长剑,平护胸前,道:“哼!如若是造化城也算一个门户,就算是少林、武当,也难及其庞大。但你作事,却是全然没有一点一派掌门人的气度。”

造化城主冷冷说道:“本座行事,只问成效,不问手段。”语声突然冷厉的接道:“燕儿,放下你手中兵刃!”

水燕儿摇摇头,道:“过去,我会相信你每一句话,我觉着你武功奇博,智谋绝世,不论什么话,我都会听你吩咐。”

造化城主哈哈一笑,道:“现在呢?”

水燕儿道:“我懂事了,也觉着你的虚伪和残忍。你杀人如麻。

却偏偏要伪装一付和善的面孔,你为一种目的,不借拆散、屠杀了多少个美满、欢乐的家庭,故意造成了很多的孤儿,然后,你再把他们收容下来,传以武功,教以忠义,你要他们视你如父,尽忠尽瘁;你被他们视若神明,但你却是杀害他们父母、拆散他们家庭的凶手。”

造化城主冷厉的喝道:“住口!”

水燕儿笑一笑,道:“你不说也罢!事实上,在场之人,对你了解之深,哪一个都比我还多些。我数不出你十分之一二的罪状,我说这些话,不过是消一消我胸中之恨罢了!”

造化城主突然淡淡一笑,道:“水燕儿,放下你手中的兵刃呢,还是要老夫动手?”

水燕儿道:“我为什么要放下手中兵刃,我也不会像过去一样的怕你。”

造化城主突然接道:“莫风何在?”

莫风应声而出,由厅后闪了出来。

造化城主笑一笑,道:“你动手擒下水燕儿呢,还是要他们动手。”

莫凤道:“城主吩咐!”

造化城主笑一笑,道:“你自己决定吧!但不论什么人只要最先擒到她的,就把她许给那人为妻,而且立刻完婚。”

莫凤抬头望了水燕儿一眼,道:“姑娘姿容绝世,为何戴了面具?”

水燕儿伸手一抹,取下了人皮面具,道:“这也是造化城主的作法,他鬼鬼祟祟,一向不肯堂堂正正出现于江湖之上,咱们也只好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了。”

莫凤双目盯住在水燕儿的脸上,瞧了一阵,道:“姑娘容色绝世,戴上面具,实在有些大煞风景。”

造化城主冷冷说道:“莫风,水燕儿人间绝伦,不但是造化城中第一美人,就是放眼天下,也是罕得一见,你如是能把她制服,她就为你所有了。”

莫风低声道:“城主!她是公主的身份。属下……”

造化城主接道:“她如未叛离造化城,自然是公主身份,如今她是造化城主的敌人,那还有什么公主身份?”

莫风一欠身,道:“属下遵命广缨步行到了水燕儿的身前,道:

“燕姑娘,在下莫风……”

水燕儿冷笑一声,接道:“我知道,你给我闪开。”

莫凤道:“在下已奉命出手。”

水燕儿道:“你未必是我的敌手,不过,我要先把事情说个清楚。”

莫风道:“在下洗耳恭听。”

水燕儿道:“你们任何人都别想碰我一下,就算我真非敌手时。

我也会了断自己。”语声一顿,容色庄肃的的说道:“如是我水燕儿真的能叫人喜欢,你们也只有一个办法,能使我甘心献身,答允婚约。”

五毒夫人道:“燕儿.你疯了。对阵交手,兵刃相见,你许的什么心愿、诺言。”

水燕儿苦笑一下,道:“大姐姐,我们要学俞少侠,献身于江湖正义,此身应已非己所有。”

水燕儿高声说道:“你们听着,谁要杀死了造化城主,我水燕儿就甘心情愿的嫁给他。”

造化城主一皱眉头,道:“水燕儿,老夫待你不薄,你为什么要背叛老夫?”

水燕儿道:“何至是我,任何人。”

造化城主冷笑一声,道:“老夫不该放过你的。”

水燕儿道:“不论你如何待我,我一样会背离你,你的作为,你的冷酷,完全没有一点人性。”

造化城主冷冷说道:“莫风,杀了她!”

莫风应声出剑,攻了一招。

水燕儿闪身避开,还了一剑。莫风举剑封架,双剑相触。金铁文鸣声中,水燕儿向后退了一步。

造化城主似是很注意两人动手的情形,双目凝神,盯住在而人身上瞧着。莫凤神情冷厉,剑招快如星火,一招紧过一招。水燕儿的剑势,却是不紧不慢,守的十分严密。

着上去,水燕儿似是落在下风,莫风攻出三剑,水燕儿平均十招才还上一招。五毒夫人皱皱眉头,似是想出手,但却又忍下未动。莫风的剑招,愈攻愈快,但水燕儿仍然保持着勉可应付的形态。

五毒夫人冷眼观察,水燕儿剑招中一直没有用俞秀凡讲述的剑法,知晓她有意的保存实力,心中一转,目光转注到造化城主的身上,她用毒之能,已到了炉火纯青之境,但因造化城主身怀釜毒珠,万毒难伤,虽有施毒的本领,却不能出手。

忽然间,造化城主一挥手,把控制在手的方望,摔到了大厅一角,道:“给我拿下!”

大厅后,应声奔出了两个白衣剑士,每人身佩三剑。

五毒夫人早已提气戒备,就在等这一刻工夫,一语不发,忽然一个闪身,疾如鹰隼一样,直冲了过去,人未到,一片蒙蒙白雾的毒粉,己飞了过去。

造化城主本来准备对付水燕儿出于,但见五毒夫人发动,立刻改变了心意,身子一转,攻向了五毒夫人。他身法快速,虽比五毒夫人发动的晚了一步,但却和五毒夫人同时赶到。

五毒夫人右手长剑未动,左手一抬,却从怀中取出一把匕首,攻向了造化城主。那是全身泛现出蓝色光芒的匕首。

造化城主武功虽高,也不禁骇然退后三步,道:“十毒匕首。”

五毒夫人道:“不错。天下最毒的兵刃,只要碰到你一点肌肤。

不用见血,不用破皮,你就为毒所伤,任你练成了护身正气,也要身化毒血。”

她口中说话,人却未停,双足移动,踢活了方望身上的穴道。

右手却暗把手中一粒葯九,投入了方望的口中。她早已有了打算,所以,这几个动作,巧妙至极,举动之间,也配合的恰到好处,再加上还未完全散去的白色毒粉掩遮,竟然瞒过了造化城主的双目。

只听造化域主冷笑一声,道:“大胆奴婢,竟敢欺骗于我。这十毒匕首,不是早已失去了么,怎会在你的身上出现?”

五毒夫人道:“它一直在我的身上,只是我不愿拿出来罢了。

你自负聪明,怎不想想看,这是五毒门的门户重宝,怎会轻易失落。”

造化城主道:“这么说来,你早有背叛我的用心了。”

五毒夫人冷哼一声,道:“造化城中人,哪一个不存下背叛你的用心,你又能真正的信任哪一个人?”

造化城主冷笑一声,道:“你认为手中多了一把十毒匕首,就可以和我动手一战了么?”

五毒夫人从容说道:“也许我还不是你的敌手,但这一把十毒匕首,会使你心存畏惧,它锋利异常,虽不能切金断玉,但可以划铁裂石,我不信你的内功,会比铁石还要坚牢。”

造化城主突然一抖腰间活扣,一把寒光闪烁的软剑,应手而出,抖的笔直,道:“五毒夫人,本来我还没有杀你之心,现在,你是死定了。”

五毒夫人微微一笑,道:“造化城主,不论我是死是恬,有这把匕首在手,我就有可能杀死你的机会。”

造化城主冷冷说道:“好!咱们试试看吧!”忽然一抖软剑,一道寒芒,直射过来。

他出手太快,快的叫人瞧不出招式变化。寒光一闪,剑式已到了前胸。

五毒夫人右手一挥,长剑斜里推出。她动作够快,仍是漫了那么一点,剑芒掠过前胸,划裂衣衫,雪白肌肤上,划了一道伤口,鲜血涌出。

造化城主冷冷说道:“也许,你觉着俞秀凡在武功上的成就,已经可以和我作一搏杀,我要证明你错了,就算他倾翼传授出他的武功,你们也无法挡受我的一击,造化城中一个不变的铁则,谁敢背叛我,谁就非死不可,我要在第二剑中,斩下你握着十全毒匕的左臂。”软剑忽然一转,斩向五毒夫人的左臂。

这一把锋利的软剑,握在造化城主的手中,就如同具有灵性之物,只见剑身一转,灵蛇一般,缠向了五毒夫人的左臂。这是很怪的一招,非刺非劈,完全脱离了剑招的范畴。

五毒夫人竟忘却右手长剑,左手毒匕,不知如何才能封开这一剑。

软剑寒芒眼看就要缠上了五毒夫人的左臂,忽然剑光打闪,一道寒芒,疾飞而起,当的一声,封开了软剑。是方望,挺身而起,长剑斜里攻出,封开了一剑。

他勇悍绝伦,封开了造化城主一剑之后,立刻一个转身,欺进了造化城主的软剑距离之内,剑芒闪闪,攻向了造化城主,五毒夫人一咬牙,不顾前胸伤势,也疾扑而上。

方望学剑十年,列名造化城中的十大剑主之一,剑上武功,大部造化城主亲自传授,所以,他对造化城主的剑路,知道不少。但造化城主为人心机深重,虽是要他为自己效命,但也不肯把杀手绝招,传给属下,所以,他很有把握,在三五招内杀死方望。但方望的剑法,经过俞秀凡的一番指点之后,完全脱胎换骨,招招蕴变,把造化城主传授的剑法,发挥十成威力。因为俞秀凡不藏私,尽传所知。

俞秀凡的剑招得自千败老人和艾九灵的真传,再加惊天三式剑式上的招术变化,使他融会了三家之长。他也把自己的心得精要,传给了方望。这就使得方望的剑法,完全有了很大的改变。

也因此,使得方望剑招上的变化完全出了造化城主的意外。

他一连疾攻了五剑,竟然把造化城主逼退了三步。再加上,五毒夫人长剑助威,毒匕的威胁,使得造化城主心中又惊又怒。

方望想不到自己竟能和造化城主动手一搏,而且,还稍占了上风,不觉豪气大振,剑招愈见威猛。

五毒夫人一面挥剑疾攻,一面说道:“方兄,只要咱们再支持上一刻工夫,俞少侠就可以到了。”

方望道:“在下现在充满着自信,夫人只管请返下去,先把伤势包扎起来,然后,再来助在下一臂之力。”

狂傲的造化城主,此刻.反而一句话也说不出来,只是全力运剑。他功力深厚,剑招纯熟,这一沉着运剑,立时发挥了无比的威力,只不过四、五招,已然把局面稳定了下来。

五毒夫人半身衣服,都已被鲜血湿透,逐渐的感觉着手上无力。但她仍然咬牙苦撑着下去。方望也感觉到造化城主反击的压力,本来锐利的攻势,硬被造化城主的剑招给逼的收缩了回来。

五毒夫人轻轻吁一口气,道:“方望,我快撑不住了。”

方望硬着头皮道:“你下去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52回 血拼城主 金笔大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金笔点龙记》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