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笔点龙记》

第53回 惊天动地 返璞归真

作者:卧龙生

王翔道:“在下自不量力,但艾大侠是我们两代恩人……”

俞秀凡道:“我知道,你们凝神运力,等待着机会吧!”举步向搏杀中行去。

水燕儿低声说道:“相公,不敢阻止你,但望珍重,记着。你如是不幸死了,贱妾不会独自活下去。”

这时间,这情景,刀光剑气,杀机弥空,水燕儿竟会表达出了情爱心意,只那么低微的两句,却说明了生死相随之心。俞秀凡心头震动一下,忽然回头望了水燕儿一眼,微微颔首。

两个人的婚约,就这样决定了没有媒的之言,也没有山盟海誓,但却在生死存亡的边缘上,灵犀相同,络结同心。水燕儿原本冷肃的脸色上,忽然间绽开了如花笑容。那是耐不住的喜悦,超越生死的甜蜜。

俞秀凡行到了王翔停身位置,左手握住了十全毒匕,右手握住了长剑。

当的一声金铁交鸣,剑光、笔影,同时敛收。场中突然间静了下来。

只见造化城主的长剑绕在艾九灵的脖子之上。但艾九灵手中金笔,也抵在造化城主的心口要害。双方都陷入了生死一发的危机之中。双方准备出手接应的人,也都僵在了当地,不敢贸然出手。

造化城主冷笑一声,道:“艾九灵,你一笔能不能洞穿我护身神功?”

艾九灵道:“我如全力施为,金笔可以洞穿铁石,我不信。你的武功,已经练到了身体比铁石更坚硬的地步。”

造化城主淡淡一笑,道:“就算你金笔能够伤我,也不足伤我之命,但我一剑可以割下你的人头。”

俞秀凡冷接道:“听说护身气功,见血即破,只要你气功破去,我就可以取你之命。”

造化城主冷冷说道:“俞秀凡,咱们已动手两次,你根本非我之敌,还夸什么海口。”

俞秀凡冷笑道:“造化城主,至少我还有再战的勇气。”

造化城主道:“一个人不怕死,并非是不能死。”

俞秀凡道:“艾大哥刺你一笔,我伤你一剑,还有别的人,会取你性命。”

造化城主哈哈一笑,道:“艾九灵死了,你再亡命于我的剑下,我想不出这世间还有什么人,能够取我之命,”

只听一人遥遥接道:“我!”随着回答之言,一条人影,疾如流星而至。

是一个发髯如银的老者,脸色红润,有如童子。

造化城主身躯微微一震,道:“花无果!”

花无果道:“正是老夫,你想不到吧!”

造化城主道:“你要和艾九灵合手对付我么?”

花无果道:“老夫和艾九灵之间,并非是不能合手,只是天下没有值得我们合手的人罢了,但你小子有了这份荣幸。”

造化城主略一沉吟,冷然说道:“你们如早五年联手制我,也许可以迫使我就范,但五年后……”

花无果接道:“这一笔账,老夫也算过了。我武功成就不如艾九灵,合手出战,也许对你构不成什么大威胁。但你小子别忘了,还有一个俞秀凡,老夫能在片刻之间,可使他增进一倍的内力。”

造化城主冷冷接道:“花元果,这个绝无可能。”

花无果道:“能!老夫立刻做给你看!”突然由怀中取出一个玉瓶,交给了俞秀凡,道:“娃儿,喝下去。”

俞秀凡不敢不接,但却未立刻服下,仰头接着问道:“前辈,这是什么?”

花无果道:“我老夫如是想毒死你,也不会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前下毒,你小子喝下去,老夫自会告诉你那是什么?”

俞秀凡哦了一声,拔开瓶塞,一饮而尽。

花无果哈哈一笑,道:“娃儿,喝出味道没有?”

俞秀凡望望艾九灵和造化城主,剑、笔仍相持不下,心中十分担心,纵然艾九灵和造化城主拼个同归于尽,亦非他之所愿。

但在花无果紧紧迫问之下,又不能不回答,只好缓缓说道:“这味道清幽甜香,晚辈从未用过,实不知是何物。”

花无果笑一笑,道:“仙物通灵,实非欺人之谈,你放了的那株芝仙,日前突然见我,自愿赠你仙液一瓶,助你功力。”

俞秀凡接道:“那芝仙还会说话么?”

花无果道:“话是不会说。不过,它已到通灵境界,比手划脚,说了一阵,总算把事情说通了。”

俞秀凡道:“植物还知酬恩之情,但这世上,偏有很多人不如物的忘恩负义之徒。”

花无果道:“娃儿,闭目调息一阵,使葯力行开。”

俞秀凡道:“老前辈,艾大哥身陷危境,晚辈如何能够闭目调息。”

花无果道:“娃儿,这机会是千年难逢。艾九灵死了,还有老夫挡他一阵,老夫用毒,至少可以对付这些剑手,就算是我们都死了,也要换得你这点时间。娃儿,老夫这一生,对武林同道贡献的太少,如今风烛残年,忽然动了慈悲心肠。老夫言尽于此,你可明白老夫的意思么?”

俞秀凡道:“晚辈明白。”

花无果道:“你明白就好了,闭上眼睛调息吧!”

俞秀凡脸上是一片严肃之色,缓缓说道:“诸位老前辈大义凛然,晚进也不拘小节了。”闭上双目,运气调息。

造化城主轻轻吁一口气,道:“花兄,兄弟有几句话,你可愿听听?”

花无果道:“好!你请说。”

造化城主道:“你本可取得艾九灵的地位,但因为有了艾九灵,所以你就永远无法出头,但如若艾九灵被我杀了,当今之世,自然首推你老人家了。”

花无果道:”不错。艾九灵误我很多,压了我六十年不能出头,这份仇恨相当深。”

造化城主接道:“对!如若花兄愿和在下合作。”

花无果道:“怎么一个合作法?”

造化城主道: “条件由花兄提,兄弟只要能答应,决不推辞。”

花无果笑一笑,道:“老弟,这就说的有些滑头了。”

造化城主道:“兄弟言出衷诚,只要花旯的条件不大苛刻,兄弟定可给花兄一个满意的答复。”

花无果哈哈一笑,道:“老弟,如若这些事我们能早谈二十年,那就情况不同了。”

造化城主道:“怎么说?”

花无果道:“二十年前,我渴望有人助我一臂之力,压制下艾九灵。”

造化城主接道:“你们都还没有死,艾九灵,近年来虽然很少在江湖上走动,但他的声誉,依然是如日中天,还来得及。”

花无果道:“但那时却没有人帮助我,如今我心已灰,意亦懒,但却遇上了这等事情。”

造化城主冷冷说道:“花无果,你可是有意在拖延时间?”

花无果哈哈一笑,接道:“事实上,你百密一疏,自觉行踪隐密,无人知晓。却不知武林中一股正义结合的力量,也施展以

隐密对付隐密的手段,他们易容瞄,广布眼线,追踪着你,现在,很多武林高手早已闻风而至了。”

造化城主道:“在下行踪隐密,我不信真有人会找来此地。”

花无果道:“你非信不可,老夫和艾九灵,也是接到了他们的通知而来。”

造化城主哦了一声,道:“什么人,本座一生之中,从未有遇过这等事情。”

花无果笑一笑,接道:“今天你遇上了。”突然提高了声音,道:“诸位,请进来吧!这小子,一直认为只有他才能飘忽自如。行不留痕。让他见识一下这并不是什么神奇的事,只是别人不屑为之罢了。”

随着那未绝的语声,一个全身白衣的少女,当先而入。

造化城主目光一掠白衣少女,一皱眉头,道:“金玉蓉。”

金玉蓉冷笑一声,道:“果然是你!”

花无果道:“老夫很惭愧,没有能及时赶往璇玑宫,救活金成山。”

造化城主淡淡一笑,道:“金成山真死了?”

金玉蓉道:“你应该比谁都清楚,他是死于你暗算之手?”

造化城主摇摇头,笑道:“不是暗算,他死在艺业不精之上。他不该逼我动手的。”

金王蓉道:“你承认了是杀我爹的凶手?”

造化城主道:“承认了你又能怎样?丫头,你可知晓,你爹为何而死么?”

金玉蓉道:“我知道,所以,我更应该替他报仇。”

造化城主道:“就凭你么?”

金王蓉道:“整个璇玑宫中的精锐,大都已随我而来。”

语声甫落,神猿丁横、白龙商标,已飞跃而入,分站在金玉蓉的身侧。紧接着飞钗荆凤,带着八个佩剑的劲装少女,行了进来。璇玑官外务总管郭华堂,带着四个身体魁梧,手执流星锤的大汉,行了进来。

造化城主暗暗惊心,口中却冷漠一笑,道:“只有这些么?”

花无果淡谈一笑,道:“这只是一座小镇,但却有个很雅致的名字,也行将因我们这一战,而扬名矢下了。地以人而名于世,咱们也不算负它了。”

造化城主冷冷说道:“这叫什么村?”

花无果道:“三义集。西面五里是孝女庙。有一段孝女复仇的传说,老夫不文相信神鬼之说,但世上事就有这样个巧法,你罗致了当今之世中一大半武林人物,但今日决战之场,你只有凡个随行的从卫剑士,他们远在千里之外,想来是无法赶来助战了。”

造化城主四顾了一眼,道:“你们还有多少人?”

金王蓉冷冷说道:“凡是不顾受迫害的人,都已经赶来了此地。”

造化城主道:“就算天下武林们英人物,尽集于此,也无法阻拦我破围而出。”

金玉蓉道:“千夫所指,无疾而终。你在人间制造的罪恶,又何至是千夫所指!”

造化城主道:“本座倒是不信,就凭你们这些人,真的能拦得住我。”

花无果道:“试试看!这才是最好的证明。”

这一阵说话的工夫,俞秀凡已经完全调息醒来,霍然睁开双目,直对造化城主行了过来。

金玉蓉正要伸手拦阻,却被花无果劝止。行近造化城主四尺左右时,突然,摆出了一个剑式。

花无果哈哈一笑,道:“造化城主,你再试试俞秀凡的剑势,看看他是不是有了很大的进步?”

造化城主为人谨慎多疑,一生都是在算计别人,可说是从没有遇上过被人围困的事,这是他生平第一次遇了这样的事,因此,一时间没有回答花无果。

花无果接道:“造化城主,你小子敢不敢试试。”

造化城主暗道:“我能一剑杀死艾九灵,但也势难逃他金笔穿胸之危。那时,无花果、俞秀凡再合手而上,我在重伤来愈之下,只怕是难逃两人毒手,”心中念转,口中却道:“试试又将如何?”

花无果道:“如若你还能胜过他,我们都无能拦阻于你了。”

造化城主道:“你敢和我打赌么?”

花无果道:“老夫一生最喜欢打赌,只要有三成把握,我就敢赌。”

造化城主道:“如是我败在俞秀凡的手下,甘愿束手就缚。”

花无果道:“你能胜过俞秀凡,老夫就作主放你离去。”

造化城主道:“君子一言。”

花无果道:“快马一鞭。”

造化城主道:“我和艾九灵这僵持不下之势呢?”

花无果道:“你收回艾九灵脖子上的剑,老夫担保艾九灵不会伤你。”

造化城主道:“本座不信你们能守信诺。”

花无果道:”此地任何一个人说话,都比你小子有信用。”

造化城主道:“你敢担保艾九灵和这些人,不出于助战。”

花无果冷冷说道:“老夫一言九鼎,在场之人,都可作证,你和俞秀凡放单对博,问题是你这些剑卫们,也不许出手相助。”

造化城主道:“此时此情,区区不会自找麻烦。”目光一掠俞秀凡,道:“你怎么说?”

俞秀凡道:“我和你,单打独斗直到分出生死为止。”

造化城主笑一声,道:“分出胜负就行了,用不着闹的鲜血淋漓。”

俞秀凡道:“你想逃回造化城去,是么?”

造化城主道:“虎入深山,龙归大海,整个江湖,立刻将掀起血雨腥风。”

俞秀凡道:“你以杀人为乐,但自己却又是极为怕死的人。”

造化城主道:“因为我常杀人,才知道被杀的痛苦,因为我常奴役人,才知道受奴役者的悲惨。”

俞秀凡接道:“己所不慾,勿施于人,你却偏要反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53回 惊天动地 返璞归真第[2]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