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笔点龙记》

第06回 首露奇功 再显绝学

作者:卧龙生

但这“访仇”两个字,用的太好了,隐隐间,点出此行用心,却又用不着编一套很完满的往事。

郭玉珍嗤地一笑,道:“刚刚我还夸你守口如瓶,想不到,立刻就失了控制。”

俞秀凡脸一红,道:“多谢指教!”

郭玉珍微微一笑,道:“你不愿说,我也不想多问。但你回去之后,不妨多想想,如是觉着应该告诉我,我随时欢迎你来。

至少,告诉我,对你没有坏处。”

俞秀凡站起身子,一抱拳,道:“与君一席话,胜读十年书。

告辞了。”

郭玉珍忽然流现出黯然之色,轻迈莲步,行到了俞秀凡的身侧,低声说道:“俞公子,能留在这里一宵,最好留下,贱妾的身份,可以留客。”

俞秀凡道:“姑娘花容月貌,在下井非草木,怎不动心。但既然知道了姑娘的身份,是托身风尘的高人,怎敢心存轻薄。”

郭玉珍道:“我不该告诉你这许多事的,联床夜话时,再慢慢告诉你,也不晚啊。”叹口气,接道:“装龙像龙,装凤像凤,装我这风尘女子身份,就得合身留客。”

俞秀几道:”那是凡夫俗子的作为,使姑娘白壁拈污,明珠蒙尘,在下不能这样作。”

郭玉珍突然流下泪来,心中矛盾得很,俞秀凡这几句话,听得她无限感伤,也有着很大的欣慰,伸出一双手,握住了俞秀凡的双腕,柔情款款的接道:“你一定要回去,沿途上小心一些。

你这人迂腐的可恨,也迂腐的可爱,我真的不懂了,你是怜惜我,还是嫌弃我?”

俞秀凡觉着他双手滑腻。柔软。紧紧的握住了自己的双腕,不禁心神一荡,赶忙一提真气,缓缓的推开了郭玉珍的双手。

道:“姑娘,你保重,在下告辞了。”

隐隐间,听到一个低的不能再低的声音,传了过来,道:

“回途小心。”

抬眼看去,只见郭姑娘似乎变了一副面孔,脸上的泪痕,早已拭去,代之而起的是一脸盈盈笑意。

俞秀凡暗暗忖道:“这丫头,好一副多变的面孔。”

郭玉珍牵住俞秀凡的手,半侧娇躯,偎人了俞秀凡的怀中。

娇声说道:”公子一定要走么?”

俞秀凡道:“夜色已深,改日再来拜访。”

郭姑娘几乎把樱chún贴在了俞秀凡的耳朵上,道:“还叫我玉姑娘?”

俞秀凡微微一笑,代表了答复,但心中却在不停的转动着,想着:“这丫头不知是何用意,似乎是心有所惧,难道这地方还有比她身份更高的人不成?”心念转动之间,人已行入客厅。

郭玉珍回顾了一个坐在厅中的中年妇人一眼,道:”银嫫,这位俞公子要走了,去招呼一下公子的两个跟班。”

俞秀凡望了银嫫一眼,内心中突然生出一种奇怪的感觉,只觉这中年妇人有一股凌人的气势,虽然她只是一个下人身份。

但见银嫫一欠身,道:“老奴遵命。”转身急步而去。

片刻之后,王翔,王尚和桃花童子,一齐行入大厅。王尚除了身上佩刀之外,手中还拿着俞秀凡的长剑。

银嫫没有跟着来,跟来的是两个青衣女婢。

桃花童子笑一笑,道:“可是玉姑娘不肯留客?”

俞秀凡笑一笑未置可否,却回顾王尚一眼,道:“王总管,放下酒资。”王尚一欠身,从怀中摸出一张五百两的银票放在桌面上。

俞秀凡一拱手,道:”不成敬意,在下告辞了。”

郭王珍笑一笑,道:“公子如是仍然留在长沙,希望再来坐坐。”

俞秀凡道:“在下如不走,定来拜望。”举步向外行去。

郭玉珍送到厅门口,停下脚步,高声说道:“公子慢走,贱妾不送了。”

俞秀凡道:“不敢有劳。”

两个青衣女婢却由郭玉珍身后,挤过来。道:“婢子们代姑娘送客。”

俞秀凡笑一笑,也未拦阻。

送到大门口处,两个女婢连招呼也未打一个,就关上大门。

这那里像是送客人,简直是在撵人。

王尚回头望望那关上的木门,忿忿说道:”这地方比衙门还厉害。”

桃花童子嗤的一笑,接道:”王总管,你刚才留下多少银子?”王尚道:“五百两啊!”

桃花童子道:“那就难怪了。”

工尚道:“怎么,五百两还不够?”

桃花童子道:“五百两银子不算少,不过,我带你来的地方不对。”

王尚冷哼一声,道:”你这话什么意思?”

桃花童子道:“我该带你们到花街去逛逛,五百两银子,保证能轰动整个的花街柳巷。”

王尚道:“你转弯抹角的可是说我给的太少了?”

桃花童子笑道:“是少了一些。不过,这不能怪你王总管,只怪我事先没有把话说清楚。”

谈话之间,已穿过一条大街,行到了另一条僻静巷口处。

忽然间人影一闪,两个背对着王尚等来路的汉子,直向几人身上撞来。似乎对面有人追杀两人,所以,两个只顾前面,忘了后面,就要撞在王翔的身上。

俞秀凡突然想起了郭王珍三番两次的提示,立时叫道:“小心!”

王翔心中一动,一掌向左面一人背心上拍去,口中喝道:

“朋友,撞上人不要紧,别撞上刀尖子。”

那人背后像生了眼睛一样,王翔掌势递出,他已霍然转过身子,五指反向工翔的右掌脉穴上扣去。出手快如电光石火,而且认位极准,竟然是一位高手。

王翔冷哼一声,沉腕一收,一个撞时,击向了那人的前胸。

这等近身相搏,憧时一击,省去了变掌化招的时间,是抢制先机的快攻。

那大汉料不到王翔变招如此的迅快,冷哼一声,向后退了两步。

另一个汉子却突然出手施袭,切向王翔的左肩。

王翔冷笑一声,向前跨了一步,左臂一伸,一拳击向那大汉面颊。

王尚迅快的把手中长剑文给了俞秀凡,冲前两步,看着三人动手,却未出手相助。

三人拳来脚往,打的十分激烈。

桃花童子躲在俞秀几的身后,但两目却注视场中的搏斗。

双方斗了十几个照面之后,王翔展开了拳击。掌拍,指点、时撞、膝撞,尽都是近身搏斗的实用招术,力敌二人,犹能着着抢攻。

两个大汉眼看以二攻一,仍被人着着抢先,步步危机,不禁心头骇然,心想再打下去,很难付好。呼啸一声,联手一招,一阻王翔的攻势,突然转身而奔。

王翔并未追赶,只用两道目光,望着两人逃去的方向。直待两人的背影消失,才回头对俞秀凡道:”启禀公子,两个毛贼,已被属下给打败了。”

俞秀凡点点头,道:”好!咱们回客栈。”

王翔应了一声,当先而行。王尚错后一步,紧随在俞秀凡的身后。

桃花童子低声道:“总管,我得走中间。”侧身向王尚的身前抢去。

王尚冷笑一声,横跨了一步,拦住了桃花童子,答非所问道:“阁下住在长沙府甚久,那两个混混儿,你定然认识了。”

桃花童子道:“自然是认识。”

这答复很意外,王尚听得怔了一怔,诧道:“你认识?”

桃花童子笑道:”长沙府中,花街柳巷中人和那些混混儿,我桃花童子加是不认识,那岂不是白在长沙混了。”

俞秀凡道:“王尚,叫他过来。”王尚应了一声,身子一侧,让开两步。”

桃花童子身子很滑溜,一侧身掠过王尚,紧随在俞秀凡的身后。

俞秀凡笑一笑,道:“桃花童子,那两人是什么来历?”

桃花童子道:”什么来历我不知道,姓名也不清楚,但我知道他们住在哪里。明天,我可以带公子去找他们。”

俞秀凡哦了一声,忖道:”这小子滑头的很。”口中却说道:“你知道么?桃花童子,你跟在我后面走,并不安全。”

桃花童子笑一笑,道:“怎么,听公子的口气,还会出事情?”俞秀凡笑道:”很难说啊!有一次,就可能再二再三。”

突闻金风破空,数点寒芒,疾向几人袭来。

王翔,王尚,早已暗中运气戒备,齐地一闪身避了开去。

俞秀凡只觉暗器来势大快,“闪避不易,心一急,陡然拔剑击夫。那是疾如闪电一击,当的一声,一枚金铁嫖应声而落。

俞秀凡心中实无把握这一剑能够击落暗器,但却一击成功,而且,时间很从容,暗器距身前还有三尺多就被击落。如是他拔剑再早一些,可能剑势出手,暗器还未到长剑可及的范围之内。

机花童子看的真切,心中大大的震动。暗道:”好快的拔剑手法,简宜像闪电一般,目不暇接。”

他走在俞秀凡的身后,就是想瞧瞧俞秀凡的能耐。他如愿的瞧到了,那是惊人心魄的快剑。

桃花重子暗暗吁一口气,道:“公子!好快的出剑手法。”

俞秀凡却哈哈一笑,突然改变了话题,大声说道:“咱们离客栈还有多远?”

桃花童子道:“快了,转出这条巷子就是。”

俞秀凡道:“看来,他们大概不会再安排一次暗袭了。”

桃花童子道:“公子,小的很奇怪,你们为什么不追查暗中施袭的人?”

俞秀凡淡淡一笑,道:“暗中施袭,孤鬼伎俩,在下么,不愿和他们一般见识。”

桃花重子道:”公子说的是。不过,这些人不择手段暗施辣手,只怕和公子有什么深仇大恨。”

俞秀凡道:”反正你已知晓他们的来历和存身之处,明天再找他们也是一样。”

桃花童子抓抓头皮,道:“萍水相逢,公子对在下怎能如此信任?”

俞秀几道:“用人不疑,疑人不用。在下既然相信你了,自然就不会对你再生疑心。”

这位流浪江湖、见多识广的桃花童子,忽然间心头怦怦乱跳,只觉俞秀凡处事。见解,和别人大大的不同,叫人无法猜测。一时间,竟不敢再逞口舌之能,多言刺探。

行到客栈,已然是三更过后的时分。高挑在客栈大门口的两盏气死风灯,在夜风中不停地摇动着。客栈的大门,已然关了起来。夜色太深了,俞秀凡不知道是否应该敲客栈的门。

就在他咯一犹豫的当儿,桃花童子已闪到了俞秀凡的面前,推开了客栈木门,笑道:”公子,这等大客栈,通夜也不会关门。

天色不早啦,公子请回客栈休息,明天如是公子需要我,不妨派人找我。”也不待人答话,转身疾步而去。

王尚大声叫道:“桃花童子,我们要如何找你?”

桃花童子奔行的身法很快,身子闪了两闪,人已消失不见。

俞秀凡道:“不用叫他了,他没有自主能力决定见不见咱们。”

这时,坐在门后面打炖的店小二已经清醒了过来,带几人直奔跨院。

掩上房门,王尚轻声说道:“大哥,什么人才能决定那桃花童子该不该见咱们?”

俞秀凡道:“很难说。”

王翔接道:“我瞧定是那位玉姑娘了。”

俞秀凡道:“郭玉珍并不是能够完全作主的人,在那间大宅院中,还有比他更高身份的决策人物。”

玉尚高兴地道:“大哥,咱们找对了。”

俞秀凡冷冷接道:“兄弟,别高兴。今宵的际遇,使小兄感觉到我们的江湖历练太差了,此后,我们要加倍小心。再说,我们已人棘丛,随时有丧命的可能。江湖上的神秘组织很多,未必就是我们找到的这个。”

王尚神色一凛,道:“大哥教训的是。”

王翔似是突然想起了什么重大的事,低声说道:“大哥,你已经取下了人皮面具,此后……”

俞秀凡接道:“此后,就以本来面目和他们相见,就是你们两位,也要取下面具。”

王尚道:”为什么,就小弟所知,咱们多一具掩饰,就多一种变化。”

俞秀凡摇摇头,接道:“咱们太缺经验了,不论化妆得如何好,都会被人瞧出了毛病,干脆以真面目和他们相见,倒也可减少他们一番戒心,要紧的是,咱们先得有一套身世来历说词,才能使人深信不疑。”

王翔突然穿窗而出,在房上巡视了一周,重又回入室中。

俞秀凡望着王翔,微笑点了点头,赞道:“二弟很细心。”

俞秀凡吩咐了两人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06回 首露奇功 再显绝学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金笔点龙记》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