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笔点龙记》

第07回 排解纷争 胆识超群

作者:卧龙生

但闻一个沉重的声音,说道:“铁掌门,别的条件我们都可以答应,唯有开棺查验一事,我们万万不能答应,这一点,还要铁兄体谅。”

一个森冷的声音接道:“赵掌门,如是你恩心无愧,开棺查验,又能如何,令师已经死了新康德主义倡导复活康德哲学并按照彻底唯心主义加以 ,而且还停棺未葬,开棺检查,也不过是片刻间事,如是赵掌门不能答应,你想到拒绝的后果么?”

俞秀凡探头望去,只见那说话之人,是一个鹰眼鸡鼻的中年人,穿着一身灰色长衫,身后一排横列着三十六位身着灰色劲装的大汉斯选集》第3卷第181页),把客观辩证法看作是客观世界本 ,每人都佩一柄鬼头刀,腰里斜挂着一个黄布袋子。

武林中挂着革羹缥袋的人,不足为奇,但三十六个人,挂的一样颜色,一般大小裴頠(267—300)西晋哲学家,字逸民,河东闻喜(今 ,一样形状的袋子,这就有些扎眼了。

再看这边的人,都穿着青色的劲装,每一个人的臂上,都缠着一条黑纱,为首的是一个四旬左右的中年人导身体力行。批驳佛道及明儒之论,认为“人非利不生”。南 ,五短身材,穿着一件青色长衫。

他背对着巨石,无法看清楚他的神情。

俞秀凡暗中数了一下,穿青衣的人,只有十九个人,连那为首的穿青衫的人算上,也不不二十个人。双方面的人数,有了很大的差距,而且穿青衫的人,年龄老少不同,有十几个二十多岁的年轻人,四、五十岁的中年人,身上佩带的兵刃,也不相同,有刀有剑,也有判官笔一类的兵刃。

双方面比较,有一个很大的不同,一边是训练有索的精锐,一边是临时集合起来的人手。

但听那五短青衣人缓缓说道:“铁兄,家师已然死去,我们作弟子的,如若连他的尸体都不能保护,还有何颜立足于天地之间。”

面目森冷的灰衣人笑道:“赵掌门,在下早已得到消息,‘剑谱’就藏在令师的棺木之中。赵兄不肯答允我们开棺检查,那是说赵兄是作贼心虚了。”

不待姓赵的接队灰衣人仰天大笑三声,接道:”再说,如若双方动手搏战,赵兄不幸丢了性命,又有什么能力保护令师的棺木呢?”

姓赵的青衣人长长叹息一声,道:“铁掌门,你不要听别人的挑拨,先师遗体入殓时,兄弟一直守在身侧,就没有见过什么剑谱。”

隐身在大石后的俞秀凡,听得一皱眉头,低声对桃花童子道:

“那姓铁的似是有备而来,盛气凌人,姓赵的似是在委屈求全。”

王尚一旁插嘴道:“公子,这姓赵的也太窝囊了,如是连师父的棺木都保不住,要被人开棺查看,何下放手一拼。”

桃花童子道:“王兄,他们不能拼。”

王尚道:“为什么?大不了战死而已。”

桃花童子道:”他一人战死,也许无所谓,但他不能拿整个门户孤注一掷。”

王尚道:“你是说姓赵的非败不可。”

桃花童子点点头道:“不但非败不可,而且一败下来,就要全军覆没,只怕很难有一个逃过毒手。”

王尚道:“双方武功相差如此悬殊,那也只好认命了,开棺就让人开棺吧,只要他们没有拿什么剑谱,岂不是可使一场风波平息。”

桃花童子道:”他们倒未必是怕对方的武功如何,而是怕他们身上的黄袋子。”

俞秀凡奇道:”黄布袋子之中是什么暗器?”

桃花童子道:“湘西‘五毒门’名动江湖的‘五毒追魂沙’。”

俞秀凡心中暗道:”看来这桃花童子知道的事情不少。口中却说道:“那姓铁的是五毒门掌门人了?”

桃花童子摇摇头,道:“不清楚。但他们那黄布袋子中,放的五毒追魂沙决然不会错了。”

俞秀凡道:“他们若非五毒门中人,为什么会带着五毒追魂沙呢?”

桃花童子摇摇头,道:“这个,我就不知道了,也许是拿银子买的吧!”

俞秀凡突然站起身子,行出巨石。

王翔、王尚眼看俞秀凡行了出去,急急飞跃而出,紧随在俞秀凡的两侧,向前行去。

那铁姓大汉,眼看巨石后突然行出四个人来,立时脸色大变,冷笑一声,道:”姓赵的,原来你还有伏兵,无怪敢这样倔强了。”

姓赵的汉子听得一呆,回头看去,果见四人大步行了过来。还未来得及开口,俞秀凡己抢先说道:“阁下是铁掌门了?”

那姓铁的汉子,打量了俞秀凡一眼,冷冷说道:”不错,在下铁飞。”

俞秀凡微微一笑,道:“铁掌门不用冤枉这位赵掌门,在下和双方全无关系,只是路过此地,碰上了这件事。”

铁飞道:”路过此地?咱们在路口放的卡哨,阁下没有见到么?”

俞秀几道:“见到了。而且他们也拦阻了在下,可惜,他们没有拦住。”

铁飞冷笑一声,道:“你伤了他们?”

俞秀凡微笑道:“不敢,不敢,教训了他们一顿就是。”

铁飞冷哼一声道:“这笔帐咱们以后算,你们现在可以走了。”

俞秀凡淡淡一笑道:“铁掌门,咱们如是这般容易的就走了,岂不是不如不来?”

铁飞微微一怔,道:“那你们要干什么?”

俞秀凡道:”既然叫在下赶上了这场纷争,不希望眼看到流血博杀。”

铁飞冷冷说道:”就凭你阁下么?”

俞秀凡道:“怎么样,阁下可是觉得在下没有这个身份?”

铁飞道:“人的名儿,树的影子,你朋友先报个名字出来,让铁某人掂掂你的份量。如是你阁下真有这个身份,咱们也许会卖你这个面子。”

俞秀凡微笑道:“很可惜,区区在江湖上没有什么名气。”

铁飞一皱眉头,道:“你连一个名字也没有?”

俞秀凡微微一笑,道:“俞秀凡。”铁飞脸色一变,道:“在下没有听过这个名字。”

王尚冷冷接道:“你现在听到了。”

铁飞回头瞧了一眼,道:“不错,我听到了,不过,在下觉得很可笑。”

王尚道:“姓铁的,我要你立刻笑不出来!”

俞秀凡一挥手,道:“王尚,退下去。”目光转注在铁飞的脸上。

接道:“铁掌门,我想,除了人的名字之外,应该还有别的办法。”

铁飞道:“还有一个很笨的办法,但也最有效。”

俞秀凡道:”实力。是么?”

铁飞道:“是的。阁下准备如何消饵这场纷争,可以试试了。”

俞秀凡道:“铁掌门很急?”

铁飞冷然道:“在下没有大多时间,和诸位作口舌之争。”

俞秀凡道:“铁掌门希望见识些什么?”

铁飞冷冷说道:“最真实的武功,就是临阵动手博杀。”

俞秀凡道:“打架?”

铁飞没有理会俞秀凡的话,举手一招,两个身着灰衣的劲装大汉应手而出,一指俞秀凡道:“你们向这位俞少侠领教、领教,记着。

咱们的时间不多。”

两个灰衣大汉一欠身,突然拔出了佩刀。

桃花童子叫道:“要动家伙?”

两个灰衣人已得铁飞的暗示,鬼头刀出鞘之后,一语不发,两把鬼头刀,突然以二龙出水之势,朝俞秀凡合击过去。

王翔、王尚想不到这两人一拔刀就劈了过去,变生意外,想出手已来不及。

但见俞秀凡双手伸出,左右一挥,已扣住了两个大汉的脉门。

只是出手一挥,轻轻易易的抓住两人的腕穴,出手比两人先发动的刀势还快。

俞秀凡不知自己已经伐毛洗髓,再由花无果灵葯助成,内力十分雄浑,眼看两人刀势猛恶,握住两人的腕脉十分用力。

但闻两人同时发出一声惨叫,一连串腕骨碎裂之声,腕骨已被俞秀凡指力捏碎。

俞秀凡很意外,一放双手,两个灰衣人都疼得抱着右腕蹲了下去。两柄刀同时落地。

铁飞愣愣的望着俞秀凡,他想了半天,仍然没有想出俞秀凡用的什么手法。

俞秀凡目光转注到铁飞的脸上,冷冷的说道:“铁掌门,还要试试么?”

铁飞很震惊俞秀凡的手法,但他系预谋而来,实不甘如此退走。何况,还有最厉害的暗器,没有施用,冷笑一声道:“俞少侠的武功很高明,不过,除了武功之外,还有很多别的东西。”

俞秀凡心中微微一震,暗道:他们看来准备用’五毒追魂沙’来对付我了。心中念转,口中却冷笑一声,道:”你可是想仗凭‘五毒追魂沙’?”

铁飞哈哈一笑,道:“俞少侠既然知道‘五毒追魂沙’这名字,想必早已知道它的厉害了。”

俞秀凡点点头,道:”铁飞,这就是你狂傲的仗恃了。”

王翔、王尚,突然向前疾行几步,站在俞秀凡的身侧。

俞秀凡冷冷的说道:“你们下去,站远一些。”

王翔、王尚同时一怔,但见俞秀凡神色严肃,不敢不听,只好向后退去。

俞秀凡缓缓解下了身上的佩剑,道:“铁飞,我只是想排解你们两家的纷争,但你想用毒沙逞凶,那是打错主意了,你将付出很大的代价。”

铁飞没有答话,却暗中下令,八个灰衣刀手,行入场中。各站方向,把俞秀凡围在中间。

不知何时,八个人场的灰衣大汉,左手上都套上了一个皮手套,而且,手已伸人了黄色的袋子中,右手握着鬼头形刀柄。

看样子,他们在等待一声下令,立时出手,毒沙和刀势,一齐攻面对着险恶形势,俞秀凡表现的很镇静,目光微微转动,似是打量什么,口chún不停张启,又像数着数字。

王尚低声说道:”大哥,奇怪,公子为什么把咱们撵出来独自拒敌?”

桃花童子脸上是一股很奇怪的表情,说不出是愁苦还是欢愉,缓缓说道:“五毒追魂沙大恶毒了,俞公子把两位撵出来,是怕两位伤在毒沙之下。”

铁飞似也彼俞秀凡的武功镇住,实不愿蛮枝强敌,缓缓说道:

“如若阁下愿意立刻退走,击伤本门两个弟子的享,在下也不追究了。”

这时,那姓赵的汉子,突然接口说道:“铁掌门,咱们两家的事。

用不着扯上别人。”一面说话,一面向前行来。

桃花童子一皱眉头,突然横身拦住了姓赵的汉子道:”你站住。”

姓赵汉子呆了一呆,道:“这位朋友,你………”

桃花童子接道:“咱们公子自有对敌之策,你这么冲上去一搅,非把事情闹坏不可。”姓赵的汉子道:“贵公子用不着替我们冒险。”

桃花童子道:“你们挡不住五毒追魂沙。”

这是很真实的话,赵姓汉子微微一叹,默然无语。

铁飞望也没有望那姓赵的汉子一眼,冷冷说道:“阁下作何打算?”

俞秀凡肃然说道:“你如还不知悬崖勒马,只怕要付出很大的代价。”

铁飞一挥手,道:“杀!”正南方位上两个灰衣人突然向前移动,左手拔出袋口,手中紧握一把追魂沙。

忽然间寒芒一闪,掠身而过,两个灰衣大汉,急举左手向前打去,可是,他们甩出的不是毒沙,而是一串血珠子。

原来两人手还未离袋口,已被俞秀凡快剑斩去,只因剑势太快,两人还不知道手腕己被斩断,看到了血珠于,才觉着手腕上一阵剧疼,杀猪也似的嚎叫一声,向后退去。

俞秀凡已然还剑人鞘,屹立场中。

一连串惊呼惨叫,传了过来,围在四周的八个灰衣大汉,都已经失去了左手,六个人左手断在满装毒沙的袋子里,两个最后被斩断左手的人,左手总算离开了袋口,和着毒沙、鲜血,跌落在地上。

铁飞呆住了。

桃花童子也愣住了,王翔。王尚,连那姓赵的汉子,都站在那里两眼发直。

三十六个灰衣人,八个断手,两个碎腕,片刻问伤了十个。还有二十六个人,脸上都变了颜色,直直的站着。

俞秀凡目光转到铁飞的脸上,缓缓说道:”你还要试试么?”

铁飞的神经似是已有些麻木,半晌才像是听到俞秀凡的话,急急说道:“你用的是什么剑法?”

这个闯荡江湖数十年,经历过无数风浪的一派掌门,完全失去了一派尊长的气度。他见的太多了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07回 排解纷争 胆识超群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金笔点龙记》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