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笔点龙记》

第08回 义释孝女 惊天剑谱

作者:卧龙生

赵重山道:”我那位小师妹,也就是先师从小收养的义女。”

一切都应了俞秀凡的判断,连桃花童子,也听得暗暗心服。

俞秀凡轻轻咳了一声,道:“赵掌门怎会有此怀疑呢?”

赵重山道:”因为,在下忽然想到了一件事,先师入关第六天的夜晚,在下四更时分,到先师打坐静室巡视,遇上了一个人,就是先师义女詹小玲。”

俞秀凡道:“当时,你没有怀疑么?”

赵重山摇摇头,道:”没有,他是先师收养的义女,也是先师唯一的晚亲。她巡视一下先师的静室,自也是人情之常,当时,行过家师的静室,似乎是记着后窗自傲开启。”

桃花童子接道:”那么,你们移出令师的尸体时,可会检查过窗户?”

赵重山道:“查过了。两扇窗子,都关闭着,当时在下忽略了。

如今相来大是可疑。”

桃花童子道:“就只有这些证据么?”

赵重山道:“诸位去后,在下曾去仔细的查青过那座后窗,发觉了一部分窗纸稍稍有不同,那是一样颜色的窗纸,只是新旧之分。

稍有差别,不留心便很难看得出来。”

桃花童子故作不解道:“令师妹为什么要窃取那本剑诺呢?”

赵重山缓缓说道:“详情在下还不明白。同时,在下觉着,先师之死,也有值得追究之处。”

王尚道:“那小丫头难道还敢杀父不成?”

赵重山道:“这个,在下不敢妄言。不过,她怎知先师身上有本剑谱,是一件很奇怪的事,但她是先师膝下唯一的晚亲,先师生前对她呵护备至。”

俞秀凡逐渐开始了解江湖上的人人事事,因有满腹学问,进境神速,大异常人。目光转注到赵重山的身上,道:“赵掌门,咱们既然见了面,我们就不想在暗中行事。你说看,我们应该如何?”

赵重山道:“不知为什么我那师母在诸位去后,竟然没有发作。

但那不会太远,至迟三大内她定然会召集本门中人,废我掌门之位。”

桃花童子接道:“他能够废得了么?”

赵重山道:“应该是废不了。不过,我不愿伤害她老人家,也无意恋栈这掌门之位。”

俞秀凡道:“赵掌门,我现在应该如何?”

赵重山道:“少侠对本门恩同再造,本门中十之六七的入,都对少侠感激万分,老实说,你少侠说一句话的力量,比我这掌门人说什么都更受重视。所以,在下不准备干涉诸位的行动。”

俞秀凡略一沉吟,道:“贵门防备森严,咱们如何才能进入宅院,而不为人发觉?”

赵重山道:“只有一个办法,诸位从第三进院落的边门进去。”

俞秀凡点点头,目光一掠王翔,道:”你陪着赵掌门守在这里,没有得到我的招呼之前,两位都不要随便离开。”

话虽说的客气,但却无疑下令王翔看住赵重山了。

王翔一欠身,道:“属下领命。”

俞秀凡一招手,带着王尚和桃花童子,飘然下树。

三人依照那赵重山的指示,绕路行至第三进院落之旁。

目光一顾桃花童子,俞秀凡低声说道:“先进去看看!”

桃花童子不禁微微一怔,道:“小的这份轻功,只怕………”

俞秀凡冷冷接道:“最好别惊动了人,万一惊动了,自己想法子冲出来,别指望我们出于援救。”

桃花童子叹了一口气,道:“公子,这是打鸭子上架。”

俞秀凡笑一笑,道:“在下相信,你一定可以胜任愉快。”

桃花童子双目盯注在俞秀凡的脸上瞧了一阵,突然微微一笑。

双臂一振,人已冲霄而起,闪入了那座院落之中。

王尚低声道:“公子,他行么?”

俞秀凡点点头,使用传音术,道:“他身怀绝技,不知何故要和咱们混在一起。以后,你们当心一些,别受了他的暗算。”

土尚脸上现出了震惊之色,呆呆的望着俞秀凡。

俞秀凡笑半,仍用传音之术接道:“你们只防备着,不要露出声色,他想从咱们身上找出些什么,咱们也可以在他身上找一些内情。”

王尚点点头,未敢答腔。

只见一枚绿叶,由院内飘飘飞出。这正是俞秀凡和桃花童子约好的信号,说明了里面已经得手。

俞秀凡一提气,身子突然飞了起来,飘入墙内。王尚却伸臂长腰,越墙而入。凝目望去,只见桃花重子,站在暗壁一角,举手相招。

俞秀凡、王尚缓步行了过去,低声说道:“这是什么地方?”

桃花童子低声道:”似乎是内眷的往处。”

俞秀凡点点头,道:“这就是了。”低头沉思,良久尤语。

桃花童子低声问道:“公于,你想什么?”

俞秀凡四顾一眼,道:“小桃童,你去模摸那位姑娘的闺房,我们再等一个时辰,如是还不见异征,咱们就只好下手了。”

桃花童子一转身,举步而去。

俞秀凡微微一笑,道:“这些事,咱们都做不了,那只有麻烦小桃童了。”

王尚隐在暗影中,全神凝注,果然瞧出了桃花童子的功力。只见他身子贴在壁上暗影之内,转身奔走,疾如飘风。虽然是凝神倾听,也是听不到一点声息。

一去一来,也就不过是一盏热茶的工夫,桃花童子已然出现在两人面前。

俞秀凡低声说道:“找到了么?”

桃花童子点点头道:“找到了,那丫头熄了灯,全身衣着整齐,坐在窗口出神。”

俞秀凡皱皱眉头,沉重地道:“这丫头果然是早有预谋。”

桃花童子道:“看样子,她似是在等人。”

王尚道:“此刻戒备森严,除了这一座院落之外,到处是埋伏巡逻,她能约什么人呢?”

俞秀凡道:“这戒备有一定的时限,大约四更左右,他们就会休息。”

因为,任何外来侵入的夜行人,都不会在四更过后再来。三人很有耐心的在暗影中等候到四更时分。果然,各处灯光,都在陆续熄去。原来亮如白昼的大院落,突然间黑了下来。

但俞秀凡等三人,却在灯光熄去之后,立时分散开去。

这时,三人早已分配好了位置,在六道目光的监视之下,这座院落中,任何方位进来的人,都无法避过三个人的监视。

就在那灯火熄去不久,突见一条人影跃落院中。只见那人跃落院中之后,突然举手按chún,发出咪咪三声猫叫。三声猫叫过后,一扇门轻轻打开,一条人影悄无声息的行了出来。

正是那白昼身着素衣的少女,不过,此刻她换上了一身黑色的疾服劲装。

那学猫叫的汉子,是一个二十四、五岁的少年,背插单刀,一眼看去,长的甚是英俊。

只见那黑衣少女举手一招,佩刀少年举步向那少女行去。

佩刀少年低声道:”兰妹,那老太婆睡着了么?”

那叫兰妹的少女,微微一笑,道:“她中了*葯,人已晕了过去。”

王尚直听得热血沸腾,暗暗忖道:“这丫头当真是已到丧心病狂之境,不但加害义父,而且还要加害义母。想到激忿处,只气的全身微徽发抖。

俞秀凡似是已经感觉到王尚的激动,以目示意,不要王尚轻举妄动。

但听那英俊少年说道:“兰妹,你瞧过那本剑谱了么?”

黑衣少女道:“瞧过了。”

英俊少年道:“那上面的记述如何?”

黑衣少女道:“记述的不多,而且看上去很深奥,也许是我的书读的大少,或是我的武功太差,我有些看不懂。”

英俊少年道:“兰妹,咱们得早些走了,今天几乎出了事情,赵重山那老小子外貌忠厚,内心中却是极为聪明,我看他已经动了疑,咱们还是早些走吧!”

黑衣少女道:“你准备好了么?”

英俊少年道:“都准备好了,外面有两匹健马,咱们赶快一些。

等他们发觉,咱们已到了百里之外了。”

黑衣少女道:“他们还没发觉,再等几天,也不要紧。我想看到铁飞到来,身中暗算而死,使他们双方仇恨无法化解,拼个同归于尽,我才甘心。”

英俊少年道:“兰妹,别太贪心了,再说,你令晚又用了*葯,迷倒了那老大婆,只要她一醒,你的伪装就要拆穿了。”

黑衣少女沉吟了一阵道:”好吧!你在后门等我,我带上东西就走。”

英俊少年点点头,转身而去。

俞秀凡低声道:“咱们在外面截他们。”

三人鸡犬未惊的重又退了回去。

俞秀凡飞上大树,挥手对赵重山道:“你可以回去了。”

正待飞身下树,俞秀凡的声音传人耳中,道:“赵掌门,希望你别说起看到我们的事。”

赵重山道:“是。在下什么也没有瞧到,什么也没有听到。”

飘身下数而去。俞秀凡和王翔紫随而下,隐于暗处,片刻之后,果见一个黑衣少女,闪身而出,沿着屋檐的黑影,放腿疾奔。

俞秀凡等分成两路,暗暗追随在那兰姑娘的身后。

她地形熟悉,走起来十分迅快,只见她转折疾奔,不一会已到了堡墙。

堡门暗影中闪出那黑衣少年,低声道:“兰妹,堡门已开。”

两人疾出堡门行约里许,那黑衣人闪人一座大院落中,牵出两匹马来。马上鞍橙早齐,显然这逃亡计划早已有了很充分的准备。

俞秀凡低声对桃花童子说道:“绕过去,拦住他们去路,”但见桃花童子弓身长腰,捷逾飘风一般,从旁恻绕了过去。王氏兄弟目睹桃花童子快速的身法,心中骇然,两人都有着自己很难强过人家之感。

兰姑娘和那黑衣少年,纵马急驰,奔出了约四、五至路,忽见路中站着一人。

这时,正是黎明前一段黑暗之时,夜色太浓,只能隐隐瞧出一个人影。

那英俊少年一面收缰带马,一面冷冷喝道:“什么人?”

桃花童子道:“我!两位可以交出剑谱了。”

兰姑娘一扬手,打出两枚银针。

桃花童子仰身倒卧,银针掠胸而过,但立刻又挺身而起,道:

“好恶毒的丫头。”

这时,两匹马已然冲到了桃花童子的身侧。那黑衣少女长剑一探,刺向桃花童子的前胸。

桃花童子右手一挥手中匕首,闪起一道寒芒,封开了长剑,左手却攻向了兰姑娘。

兰姑娘一探长剑,拨开了匕首,娇叱道:“你是什么人?”

忽见刀光一闪,健马长嘶,人立而起,几乎把兰姑娘摔在地上。

原来,王尚恨她杀父毒母,但目下不能杀她,一刀削下了马耳。

兰姑娘一跃下马,健马负伤狂嘶,向前行奔而去。

王尚横刀而立,拦住了兰姑娘的去路。

兰姑娘看清楚了,正是白昼一刀逼退十几个青龙门下的人物。

王翔也赶到了,拦住那黑衣少年。桃花童子淡淡一笑,道:“不服教师能挨打,两位如是要动手,只怕是自找苦吃了。”

那黑衣少年道:“我们和诸位无怨无仇,为什么拦住了我们的去路?”

俞秀凡道:“你也是青龙门下弟子吧?”

黑衣少年道:“不错。”

俞秀凡道:“这就够了,你勾结师妹,图谋剑谱,用心可诛。”

黑衣少年突然飞身而起,人离马鞍,破空冲去。王翔怒喝一声,一招”乘凤破浪”,人刀并起,飞扑劈去。他刀势快捷,取位极狠,刀光破空斩下,正好要把那黑衣少年腰截两半。

这时,天色已透曙光,景物可见。

兰姑娘尖声叫道:“别杀他,我交出剑谱。”

如是她这声呼喝,能救那黑衣少年之命,这一呼喝,也是晚了一步。

但就在他呼喝的同时,一道剑光飞起,金铁交呜声中,封开了王翔的刀势。

是俞秀凡,只有俞秀凡的快剑,才能在这间不容发的瞬间,封开王翔那疾如雷奔卷云的刀法。

但黑衣少年并没有逃出去,俞秀凡拔剑封刀的同时,左手掠出,击中黑衣少年的左臂,掌力奇重,生生把他击落在实地上。

兰姑娘奔了过去,抱住了黑衣少年,道:”师兄,你没有受伤吧?”

黑衣少年叹口气,道:“兰妹,咱们不成。这些人,都是江沏上第一流的高人,举手投足之间,都可以置咱们于死地。”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08回 义释孝女 惊天剑谱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金笔点龙记》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