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凤剪》

第01回 王妃遇害

作者:卧龙生

应天府。高大的红漆门外,肃立着四个淡青密扣劲装的带刀府卫。

向里看,沿着通向应天府正堂的长廊上,站满了带着兵刃的衙役。

正堂外十二个分执着金瓜月斧的亲兵,戒备得十分森严。

一品顶戴,身着朝服的巡抚大人,端坐在正堂大公案的后面。

但他已失去往日那等高踞堂口颐使气指的威严,木然的神情中,带着沉重的忧苦。

靠公案左首坐着个方中长髯,身着海青长衫,外罩团花马褂的中年,一身细皮白肉,显然是久经养尊处优的人。

这是巡府幕宾,也是应天府兼领应南,巡抚大人的第一谋士刘文长。

右面坐一个头戴鸦雀武生中,黑色长衫,腰中横系着四指宽红色带子,留着花白长须的五旬老者,两面突起的太阳穴和炯炯神光的双民显示出和常人有些不同。

不错啦!这是应天府总捕头,南七省黑道人物,闻名丧胆的神眼杨晋。

但此刻,三个人的脸上,都积压着一股沉重的忧郁。

今日的应天府有点奇怪,这不是三六九的放告日子,也不是处决囚犯,巡抚升堂。可戒备的十分森严,正堂的气氛,肃穆的使人有着窒息的感觉。

端坐公案后面的巡抚大人,神色怪异,不像是手操生杀大权的封疆大吏,倒有着待决囚犯的警懔。

上百号的府卫衙役,听不列一口大气。

静!静得像一井死水。

静的有些异常。

一声感喟的叹息,打破了冷肃的沉寂。

巡抚大人吐出了一口长气,道:“文长,你看,七王爷会不会真的亲自来府中报案?”

刘文长沸一下颚下的长髯,道:“会的,那封拜束上说得很明中,七王爷要亲自进府报案。”

巡抚大人摇摇头,道:“为什么呢?七王爷不要咱们打道王府中去,他是亲王的身份,我不过是领江南巡抚衔的应大府。”

刘文长沉吟了一阵,道:“大人,七上爷是一位贤明的亲王,他尊重体制,所以,要亲来应天府中报案,不过……”

巡抚大人急急地接道:“不过什么?文长,别顾虑,说下去,这不但和我前程有关,而且弄不好还会牵连上我的一家大小的性命。”

刘文长叹口气道:“因为七王爷太尊重体制了,所以,这案子非要短期中破获不可,他不要大人进入王府中去,却要先行报案,这是公事公办的态度,大人,这件案子如不能短期破去,确然会影响到大人的前程。”

巡抚大人身子震动了一下,脸色也变得有些苍白起来,几颗汗珠儿滴落在朝服上。

他慢慢地转过脸来,目光转到神眼杨晋的身上,缓慢他说道:“你去过王府了?”

杨晋欠欠身,道:“是的,属下去过了。”

巡抚大人点点头,道:“你看到了些什么?”

杨晋道:“七王爷封锁了现场,一定要在报案之后,由大人亲率三班衙役、文案忤作,再查现场,因此,未准属下查看。”

巡抚大人近乎黯然的叹息一声,道:“这么说来,七王爷是存心要摘我的纱帽子。”

刘文长轻轻咳了一声,道:“七王爷如若有戕害大人之心,用不着如此大费周折,再说,杨总捕头,精明干练,武功高强,必能在限期之内破案。届时,七王爷也许会嘉奖大人一番。”

巡抚大人苦笑一下,道:“这可恶的匪徒,应天府下不少豪门巨富,为什么偏偏偷到七王爷府,是诚心和我过不去了……”

目光转注到杨晋的身上,道:“杨总捕头,你想想看,是哪一道上的匪徒,敢这样胆大妄为。”

杨晋道:“回大人的话,王爷下令封锁现场,损失不明,属下未见现场遗迹,不明贼人手法,不敢妄作测断。”

“王爷到!”

沉重的呼喝声,传入正堂。

巡抚大人急急离开了公案迎了上去。

一个头戴黄缎子便帽,身着黄绫长袍的三旬左右的人,在两个劲装府卫护卫之下,直入大堂。

这时,不过是申初光景,金黄色的阳光,照射在七王爷身上。

只见他双目微现红肿,脸上一片戚伤、沉痛。

神眼杨晋,一瞥七王爷的神色,立时心神大震。

他已感觉到,这是一桩惊心棘手的大案子。

那身着朝服巡抚大人,一撩袍,跪了下去,道:“应天府正堂,镇江南巡抚衔胡正光,叩见七王爷。”

七王爷挥挥手,道:“胡大人请起。”

胡正光一拜而起,道:“谢王爷。”

七王爷黯然叹道:“小王不幸,府中惊盗,胡大人掌应天府,小王特来报案。”

胡正光长揖相让,使七王爷坐了宾位,才欠身说道:“王爷府中惊盗,卑职督下不严,先行领罪。”

七王爷道:“事出太突然,怪不得大人。入府盗匪,亦非一般匪徒,但愿大人能早日缉得元凶,正法除害,叫小王为兰妃洗冤,大人如需小王协力之处,小王亦愿助一臂。”

胡正光听得头皮发炸,脸上直滴汗珠儿,垂直屈膝,道:“怎么,王妃也受到伤害了。”

七王爷低声道:“现场雨草未动,请大人起驾到现场查验。”

胡正光连声应是,一面起驾王府,口中道:“此乃卑职份内之事,六王爷一纸宣召,卑职自当趋王府受命,怎敢劳动王爷的大驾。”

七王爷道:“大明律法,立于先祖,小王虽受皇兄厚封,领掌南六省兵马大权,但贵府乃一方布政大员,掌理三司,小王理应依律报案,小王先行一步,大人请即起驾。”

胡正光道:“卑职立刻趋府。”

紧行两步,接道:“送王爷。”

七王爷一挥手,道:“不敢有劳。”

这是王府中一座庭院,百盆秋菊盛放,阵阵花气袭人。

十几个青衣挂刀的捕快,分布在庭院之中。

胡正光带着刘文长和神眼杨晋,缓步登上五层玉阶,行入了精致的玉兰阁。

这是七王爷最爱的兰妃闺房。

紫绫幔壁,布置精雅,锦榻上纱帐低垂,隐隐可见一个横卧的美丽胴体。

杨晋快行一步,揭起纱帐。

鲜血染红的白绫被单上,倒卧一具只穿着肚兜的女尸。

杨晋心头暗道:“无怪七王爷不许我先行查看,原来是不愿王妃尸体阴灵多受惊扰。”

胡正光似是忘记自己是一品大员的身份,用袍袖拭一下头上汗水,道:“杨总捕头,伤在何处?”

杨晋道:“当胸一刀,深及心腹,凶徒的手法很重。”

胡正光道:“别处有伤么?”

杨晋道:“一刀毙命。”

胡正光道:“王妃遗体,不能太受惊扰,不用忤作验尸,你费心仔细查看一下。

杨晋轻轻拨动一下尸体,道:“回大人,王妃先被人点中了穴道,然后……”

突然住口。

胡正光道:“然后怎么样啊?”

杨晋低声道:“先姦后杀。”

胡正光呆了一呆,道:“可恶,可恶至极。”

杨晋放下了锦榻纱帐,锐厉的目光,四下打量了一阵,突然飞身而起,手攀横梁,瞧了一阵,落着实地。

刘文长道:“杨兄,瞧出一些眉目么?”

杨晋微微颔首,道:“匪徒轻功绝佳,曾在梁上停身,但不知他何时混入了兰妃的卧室……

语声微顿,接着:“大人,据属下查看王妃尸体,似是在二更到三更之间遭杀,王府中警备森严,巡更不绝,那匪徒竟似入无人之境……”

胡正光嗯了一声,道:“你的意思是……”

杨晋道:“请大人禀明王爷,问问昨夜巡更、当值的府衙。”

胡正光沉吟了一阵,道:“杨捕头,这件案子一定要破,为了你,也为了我。七王爷的宠妃,遭人好杀,那是诚心要我罢官削职,也是诚心和你过不去。”

杨晋道:“大人,我会尽力,但这件案子太玄奇,就现场所见而论,凶手不但手段毒辣,而且心思慎密,武功又高不可测。”

胡正光脸色一变,道:“照你的说法,这件案子是破不了啦。”

杨晋道:“大人,卑职蒙大人厚爱,自会全力以赴,破不了这件案,卑职也无颜再干这应天府的总捕。”

胡正光神色肃然他说道:“这不是你辞了总捕头就能完事的案子,破不了,只怕还得受牢狱审讯的处分……”

轻轻咳了一声,脸上又变了一副神情,拍拍杨晋肩膀,接道:“你和文长,一文一武,才把应天府治理的一片升平,这一次事情,闹的太大,我想替你担待一下,你放开手干,只要能把案子破了,不管你用什么方法……”

这当儿,一个穿着长衫的中年人快步行进来,打断胡正光未完之言。

那长衫人轻轻咳了一声,抱抱拳,道:“王爷交代,大人如是查验过尸体现场,请到厅中回话。”

胡正光虽是巡辖江南六省的大员,但对于亲王府中人,还是不敢开罪,当下一拱手,道:“先生是王府……”

长衫人笑一笑,接道:“总管。”

胡正光啊一声,抱拳道:“请教总管高姓是……”

长衫人欠身道:“不敢当,大人,敝姓水。”

水总管笑一笑,接道:“大人,王爷还在厅中候驾,不知诸位验尸是否完成?”

胡正光道:“好啦!有劳总管带路。”

水总管举步当先而行。

七王爷呆呆的坐在大厅中一座黄色的锦墩上,沉重哀痛,似乎已使他有些神不守舍。

水总管进厅门,屈下了一膝,道:“应天府胡大人到。”

七王爷站起身子,挥挥手,道:“请他进来。”

胡正光哈着腰进入厅中,刘文长、神眼杨晋,留在厅外面。

胡正光一撩袍,屈膝慾跪,道,“卑职叩见王爷。”

七王爷一侧身,道:“大人请起”,胡正光道:“谢王爷。”

七王爷道:“大人请坐。”

胡正光半个屁股,搭在锦墩上,道:“卑职谢座。”

七王爷道:“唉!大人看过现场了。”

胡正光道:“看过了。”

七王爷道:“大人对此事有何高见。”

胡正光道:“恶徒手毒心狠,罪该万死,卑职当伤令属下,限期缉捕归案,替王妃报仇。”

七王爷道:“胡大人看法,要多少时间,可以捕到正凶?”

胡正光呆了一呆,道:“这个,王爷恩典?卑职将尽出府中捕快,尽早捕捉凶徒。”

七上爷道:“胡大人,这件案子很辣手,你自己定个期限。”

胡正光脸上的汗珠儿,一颗接一颗直往下滚,只要一句,就算赌上了他的前程。到期限,如若是破不了案,能落个罢官削职,那还算祖上有德,一个不好,那就是株连满门,全家问斩的罪。七王爷领缩江南军政,圣赐上方剑,有先斩后奏之权。

越想越怕,汗水越大,偷抬双目,望了七王爷一眼。

壮着胆子,道:“卑职和属下总捕谈过……”

七上爷接道:“他怎么说?”

胡正光道:“他说,贼人恶毒,但武功绝高,恐非一时之间能够缉捕。”

七王爷道:“贵府的总捕现在何处?”

胡正光道:“候命厅外,未得王爷宣召,不敢擅自入内。”

七王爷点点头,道:“水总管,宣应大府总捕头进来。”

水总管传话出去,杨晋垂首欠身而入,道:“应天府总捕杨晋,叩见王爷金安。”

七王爷道:“胡大人你问贵府总捕,给我一个期限。”

胡正光侧脸望了杨晋一眼,道:“杨晋,你想想看,多少天能够破案,七王爷大度容天,你估算清楚些。”

杨晋道:“回大人话,来人武功很高,卑职想求大人多宽限几日?”

胡正光道:“你倒是说个时限啊!”

杨晋道:“三个月。”

胡正光抬头望望七王爷,道:“三个月……”

七王爷皱了眉头,道:“三个月吗?”

胡正光道:“卑职尽量追他们限前破案。”

七王爷长叹一声,道:“好吧!就以三月为期,希望贵府在限期之内,捕得元凶,为小王兰妃申冤。”

胡正光一欠身,并谢过王爷恩典。

正待告退,神眼杨晋突然欠身说道:“杨晋有事,启禀王爷。”

七王爷道:“嗯!什么事?”

杨晋道:“王府中戒备森严,宵小竟能夜入王府行凶,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01回 王妃遇害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金凤剪》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