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凤剪》

第11回 银妇劫牢

作者:卧龙生

岳秀道:“令媛好学不倦,磨着要指点几招剑法,在下无法,只好……”

杨晋叹口气,接道:“我知道,老弟,小女任性惯了,但她对岳兄定了康德的“物自体”学说,把德国古典哲学发展到了彻底 ,却似是千依百顺,老弟,你不但帮了我的大忙,而且,也帮我把小女改变成了娴静的性格。”

岳秀轻轻叹口气,慾言又止。

杨晋喝了一杯酒,道:“老弟,我有几句话说出来太荒唐,不说嘛,又憋在心里难过。”

岳秀道:“什么事?”

杨晋道:“关于小女的事,我看得出,她对老弟很倾心。”

岳秀道:“这个,在下倒没有感觉到什么。”

杨晋道:“我知道,老弟,她不配,所以,我准备把她送走……”

岳秀一怔,道:“送走,送到哪里去?”

杨晋苦笑一下,道:“跟她娘去一个亲戚家里。”

岳秀沉吟了一阵,道:“老前辈觉着这样妥善吗?”

杨晋道:“她一定不肯,但这总比留在这里纠缠好一些!”

两人谈话之间,杨姑娘拭着香汗进来,就大声叫道:“岳大哥,好精奇的剑法,我练了大半天,还没有完全练熟……”

目光一转,瞧见了杨晋,立时住口,泛起了两颊红晕。

杨晋轻轻咳了一声,道:“燕儿,你娘要你和她一同去!”

杨玉燕一脸羞意,突然间变成了一脸惊骇,道:“爹!你答应了?”

杨晋道:“是啊,你娘一个人,远居百里之外,我也放不下心,有你同行,爹就放心多了。”

杨玉燕冲口而出,道:“我不去。”

这答复早已在杨晋的预料之中,但他仍然装出一脸惊奇,道:“为什么?”

杨玉燕道:“我要留下来帮爹的忙,老实说,我这一身武功,比王叔和张叔他们强多了!”

杨晋缓缓说道:“孩子,总不成让王胜和张晃去陪你娘吧!燕儿,难道你放心让你娘一个人去吗?”

杨玉燕垂下了头,确是一桩很难作答的事,沉吟了良久,才缓缓抬起头来,双目泪光,缓缓说道:“爹!岳大哥传我的剑法、掌法,我还没有学会,要娘先去,女儿随后赶去就是了。”

他是诚心给女儿过不去,语声微微一顿,接道:“这里太凶险,所以,你该陪你娘去,万一爹有个什么三长两短,你陪着你娘也好减少她几分哀伤。”

杨玉燕愣住了,睁大着一对眼睛望着父亲,实未料到自己的主意,把娘送别处,却来个作茧自缚。

岳秀一直未再开口,似是对她父女间的事,不愿置疑。

杨玉燕逐渐的定下神来,微微一笑,道:“爹,现在咱们还未决定什么,如是那胡大人,受了王府之命,不要爹插手过问,咱们就不用再管这件事了,对吗?”

杨晋点点头,道:“不错。”

杨玉燕道:“那就等决定了再说吧,难得岳大哥传了我几招剑法,我得赶紧把它学会。”

欠身一礼,也不待父亲答话,悄然退了出去。

杨晋轻轻咳了一声,缓缓说道:“岳老弟,我心中一直想着一件事情,不知当不当问?”

岳秀道:“什么事?”

杨晋道:“胆叟、顽童和谭二公子,都到何处去了?”

岳秀微微一笑,道:“我要他们去查一件事,这一两天内,就该有回音了。”

杨晋道:“老弟,可不可以透露一点内情出来?”

岳秀笑道:“其实,我只是要谭云去证实一下他心中之疑。看王府中这些反常的举动,是否和整个武林大局有关?”

杨晋怔了一怔,道“你是说,王府中人,和武林中人,会勾结在一起?”

岳秀道:“内情如何,在下也不太清楚,他们就要回来了,查证如何?就该有个结果了?”

杨晋道:“老弟,如若真和武林大局有关,你老弟是否准备插手?”

岳秀道:“谭家寨名动江湖,武林中有什么大的变动,和他们有着很直接的关系。胆叟、顽童,也算是武林中的名人,如若能率先揭发出一次武林大变阴谋,对他们而言,那是一件终身难忘的大乐事……”

杨晋哈哈一笑,还未来及说话,瞥见一人,急步直冲过来。

是五花刀王胜,跑的满脸大汗,气喘呼呼。

杨晋一皱眉头,道:“什么事?”

王胜道:“衙门里出了事?”

王胜道:“两个杀死兰妃的要犯,都被劫去了。”

杨晋脸色大变,道:“你们都是死人吗?”

王胜连应了两个是字,接道:“更糟的是,七王爷已有令谕传下,要胡大人把犯人送往王府,七王爷要亲自审问,想不到的是,就在王府令谕下达之时,两个要犯全部夫踪,大人急的来回走动,请总捕头立刻赶往府中一行。”

杨晋道:“两个人,都是关在死牢中,是吗?”

王胜道:“不错,昨夜中还好好的?”

杨晋冷静了下来,缓缓说道:“那是说,今天上午,大白天,人犯被救走了。”

王胜道:“正是如此。”

杨晋道:“伤了人吗?”

王胜道:“连同看守死牢的门衙,有十二人被点了穴道,不过,伤的都不重。”

杨晋转脸望去,只见岳秀神情镇静,毫无吃惊之容,也无讶异之色。

王胜长长叹口气,道:“大人焦虑如焚,刘师爷也没有主意,请总捕头,立时过府。”

岳秀道:“事情已经发生了,不用急在一时……”

目光转到王胜的身上,道:“大白天,他们能把死牢中的犯人救走,那人不但要胆大心细,而且还有一身极高明的武功。”王胜道:“是啊!这是破天荒的事,从来没有胆大到这等程度。”

王肚道:“好像是他们扮作了府中的捕快混了进去,直入死牢,伤人劫走要犯,详细的情形,张晃正在查询中。”

杨晋叹口气,道:“老弟,有兴趣么?要不要跟我到府中一行?”

岳秀缓缓说道:“在下如若不去,只怕大人心中不悦。”

杨玉燕突然出现在门口,接道:“爹!你可想知道什么人劫去了人犯么?”

杨晋呆了呆,道:“你知道?”

杨玉燕道:“我没有见到,但我能猜个八九不离十。”

杨晋道:“说说看什么人?”

杨玉燕道:“爹,我告诉你也没有用,我要跟娘走了,没有人会去问他。”

杨晋道:“好啊!你对爹也提条件了。”

杨玉燕道:“爹,你别生气,娘疼我,我知道,但她更希望爹能平安,她只生下我这么一个女儿,在这时间,自然希望我能助爹一臂之力……”

杨晋一挥手,接道:“够了,够了,你先说说看,什么人劫了人犯?”

扬玉燕道:“银妇,铁妇。”

杨晋道:“你说是七王爷夫人身侧那两个老妈子?”

杨玉燕道:“是的,是她们两个人。”

杨晋道:“小丫头,这话可不能随便意测啊!”

杨玉燕道:“女儿不是意测,我听到她们谈过,似乎是两个人犯之中,有一个对她们很重要,所以,不能常囚死牢。”

杨晋道:“为什么?”

杨玉燕道:“为什么女儿就不知道了。”

岳秀道:“因为,怕他改变心意,招出了内情。处决囚犯,罪属斩刑,固然要刑部批准,但七王爷有圣赐上方宝剑,处决一两个江湖盗匪,杀人凶犯算不得什么大事,偏偏是七王爷不肯下令处死,却要来一个亲审亲问,他们不能冒这个险!”

杨晋叹息一声,道:“老弟,现在应该如何?”

岳秀道:“你不能带人到府中搜查,也不能坦然供述,告诉七王爷,人被夫人身侧的两个老婆子给劫去了。”

杨晋道:“是啊!这确是一桩很为难的事。”

岳秀道:“目下唯一之策,就是折服七王爷,因为,目下的情形,已很明确,如没有七王爷的支持,别说你这个总捕头没有法子办案,就算是胡正光也不敢轻捋虎须,何况,胡大人还是个保官求贵的人。”

杨晋道:“折服七王爷,老弟,怎么样一个折法啊?”

岳秀道:“这要胡正光同意,带区区见到王爷,自然,最好是能把七王爷请到应天府中见面。”

杨晋道:“这个,在下去和胡大人商量,他目前似是到山穷水尽之境,不听咱们的也不行了。”

杨玉燕道:“爹!我也去,有很多事,我可以为爹证明。”

杨晋道:“好吧!你总不能就这样去见人吧?”

杨玉燕道:“有法子,岳大哥缺少一个随侍的书僮,我扮作他随行的书僮就是。”

杨晋苦笑一下,道:“儿大不由我,看来我是管你不住了。”

杨玉燕羞红了双颊,垂下头,未再多言。

岳秀似是一直避免卷入两父女争执之中,站起身子,道:“对方来势汹汹,咱们不能处处受制,我出去布置一下。”

望着岳秀的背影消失,杨玉燕转身下了厨房。

她分析过岳秀,自己不论从任何一方面,都无法及他,只有厨下整饭,比他强些,要逞勇斗胜,只有做些味道好吃的小菜,让他享用。

太阳下山前,杨晋赶了回来,片刻后,岳秀回到杨府。半日张罗,杨姑娘捧出几味拿手小菜,三人同桌共餐。

敬过岳秀一杯酒,杨晋才缓缓说道:“老弟,下午你没有去,胡大人最少问了我五次,你现在何处?要派人找你议事。”

岳秀道:“杨兄怎么说?”

杨晋道:“我告诉他你未食王奉禄,属于闲云野鹤,你既然答应了帮忙,决不会食言,但不能太过搅扰你。”

岳秀笑一笑,道:“言重了。”

杨晋道:“胡大人按你老弟的交代去办,由刘文长亲笔定了一封情文并茂的呈折,下午胡大人已至王府晋谒,希望能邀得王爷同意,过府叙事,万一不答应,胡大人准备带着你岳老弟同赴王府一行,我看,这一次,他是顶着纱帽干了。”

岳秀道:“逼上梁山,他胡大人也找不出第二条路可以走!”

杨晋道:“老弟,你是准备去见胡大人?”

岳秀笑一笑,道:“咱们去见他吧!”

杨玉燕突然出现,青衣小帽,打扮一个随侍童子模样,道:“爹,我也去吗?”

杨晋一皱眉头,道:“岳老弟,你看看她是否该去?会不会坏你的事?”

岳秀道:“杨姑娘既然决心参与这件事,是否应该阻止她,该由你作父亲的决定,我没有意见。”

一记推手,把事情又套到杨晋的身上。

杨晋苦笑一下,缓缓接道:“如是岳老弟觉着不碍事,不妨叫她同去,王府中一顿皮肉之苦,她大约还没有受够。”

岳秀道:“大人既然同意了,在下自然无不答应的道理。”

三个人动身赶往应天府。

一路上,杨晋暗自思忖着这岳秀的为人,他身负绝世武功,而且聪明才智,亦非常人能够及得,但他作事为人,却是中庸得很,这不是像他这样年纪人应该有的。

杨晋一路上想着心事,不觉间已到了应天府。

他们进入后宅花厅,胡大人,刘文长早已在厅中等候。

岳秀一抱拳,道:“大人找草民来此,不知有何见教?”

胡大人连忙还礼,道:“不敢当,岳世兄,杨总捕头告诉了下官,你岳世兄的意思,下官照岳世兄的高见,晋见了王爷。”

这么一捧,岳秀有些不好意思,一欠身道:“王爷怎么说?”

胡正光道:“王爷约下官,今夜初更时分,他来应天府。”

岳秀道:“看来,七工爷并非是蒙在鼓里,他大约也发觉府中的情势有异。”

胡正光微微一笑,道:“下官推荐了岳世兄,七王爷特别嘱咐下官,无论如何要下官留下你,希望能和你谈谈!”

岳秀道:“大人和王爷,都太过抬爱草民了。”

胡正光话题一转,吩咐摆酒。酒席宴上,胡正光不提正事,而且,就算有人提起时,他也故意的把它岔开去。平日里端足架子的胡止光,此刻连一点官架子也没有了,不但和岳秀谈笑风生,而且把刘文长、杨晋,也让入席中,全没了上下的界限,简直像老朋友叙旧一般。

在杨晋记忆中,这是从没有过的事。

这席酒直吃到太阳下山,胡正光才吩咐撤去残席,并另准备了一席更精美的宴席,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11回 银妇劫牢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金凤剪》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