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凤剪》

第12回 娇媚婬妇

作者:卧龙生

朱夫人接道:“她出身歌姬,识人太杂,也许她早已结下了江湖恩怨,才落得被杀下场。”

七王爷淡淡一笑,道:“夫人,一个位极人臣,执掌着南七省军政大权的人,连一个侍妾也无法保护认识到事物的对立与统一及转化与运动,但忽视转化的条件 ,说起来,实是一种羞耻。”

朱夫人突然间冷静下来,轻轻叹息一声,道:“王爷说的也很有道理,妾身失言了。”

七王爷道:“但得夫人能够谅解,小王也就心安了……”

双目盯住在夫人的脸上,缓缓接道:“你脸上的病容,一直未见消退,我看还是瞧瞧大夫的好。”

朱夫人道:“妾身无福受此名位,致病缠绵,数年来,妾身许下了三大宏愿,但均未能使容色改变,因此,妾身斗胆求请王爷一事……”

七王爷有些意外的说道:“什么事?”

朱夫人道:“我想归宁一次,探望父母,只是此行途程遥远,恐又非三两个月内所能归来,但不知王爷是否赐准。”

七王爷道:“探望父母,孝道人伦,我怎有不准之理,但不知夫人准备何时动身?”

这答复却也大出了朱夫人的意外。

岳秀瞧出她错愕神色,但只一瞬间,立刻一静。突一笑道:“妾身想尽快启程。”

朱夫人道:“妾身这多病之躯,未能善尽妻职,心中痛苦莫名。王爷对我愈好,妾身心中就愈觉不安,这番归宁,定将请教父母,妾身病原何在,但得有良医国手,治我沉疴,俾能常侍王爷身侧,稍尽妇德。”

前后不过片刻,言词却大不相同,前时有无比的凌厉,此刻却又有着无比的温柔。

朱夫人绝口不再提皇上赐拨文案仆童的事,但却常有意无意之间,把目光投注在岳秀身上。

七王爷连干了三杯酒,道:“夫人出身干将军之家,不知是否练过武功?”

朱夫人道:“幼年时,家父家兄,都主张让我学武,但因妾身的体质太弱,所以学无所成。”

这话不能仔细的想,想一想,就想出了很多的问题。

不论岳秀如何洒脱,但在七王爷和夫人面前也不便太过放肆,何况还要保持他幕宾的身分,虽然被让入席位,但却很少举筷进食。

七王爷也未招呼他,似是有意的把他冷落一旁。

好不容易吃完了一顿饭,七王爷带着岳秀,唐啸等离开了内宅。

一路上七王爷要说话,但却被岳秀示意拦阻。

直到进了荷花轩,岳秀才长吁一口气,道:“大哥,你有什么话,可以说了!”

七王爷微微一笑,道:“兄弟,平常我没有想到这些事情,还未觉出什么,但经你兄弟提醒,今天我也瞧出了破绽。”

几个落了座,岳秀才笑一笑,道:“说说看,你瞧出了什么?”

七王爷笑道:“他对你似是很恼火,这岂不是证明她心中有些不安,她认为你们真是皇上派来的人?”

岳秀道:“还有呢?”

七王爷道:“娟娟和秀秀两丫头,似是都有一身武功?”

岳秀道:“不错,她们的武功还十分高明。”

七王爷道:“银嬤、铁嬤,也似会武的人。”

岳秀道:“都算得一流身手,大哥还瞧出了什么?”

七王爷道:“你那位王嫂夫人,也是个很厉害的人?”

岳秀沉吟了一阵,道:“大哥,有一件事说出来,只怕大哥不会相信?”

七王爷笑道:“什么事,这么严重,难道兄弟还不大相信我吗?”

岳秀道:“小弟失言,只因这件事太重大了,连小弟也有些不太敢相信?”

七王爷道:“究竟是什么事?”

岳秀道:“嫂夫人那张脸,不是她本来的脸。”

果然,这句话使得七王爷大感震动,霍然站起身子,道:“兄弟,你说她戴着面具?”

岳秀道:“是的!一种很精巧的面具,戴在脸上,很难瞧得出来。”

七王爷道:“兄弟,你那嫂夫人,已和我成亲了数年之久,我记得成亲那一天,她就是这样一副面孔。”

岳秀道:“可怕的也就在此了,这位常姑娘,在嫁给大哥那一夭起,就把自己的面孔隐了起来。”

七玉爷道:“这又为了什么呢?她可以不答应嫁给我呀!”

岳秀道:“这个,中间定然有着很重要的原因,目下咱们最重要的一件事,就是查出这原因何在?”

七王爷沉吟了一阵,道:“兄弟,这件事不会错吧?”

岳秀道:“大哥放心,小弟相信不会错。”

七王爷道:“咱们去问问她如何?”

岳秀道:“小弟的意思,希望大哥能暂时忍耐一下。”

七王爷道:“忍耐,我要把她拿问下狱,大刑逼供,看她会不会说出实话?”

岳秀沉吟一阵,道:“大哥,最好还是暂时忍耐,因为银嬤、铁嬤、秀秀、娟娟都有一身武功,王嫂也不会差,如是一旦反目,那就很难说是一个什么样的局面,而且王嫂何以戴着面具,内情还未了然……”

杨玉燕道:“也许是一脸大麻子呢,戴一具人皮面具,就可掩过去了。”

七王爷、岳秀,都被她说的忍不住微微一笑。

一直未插口的顽童唐啸,突然接口说道:“主人,王爷,小的闯荡江湖多年,耳闻目睹有不少千奇百怪的事,夫人贵为王妃,却使用江湖把戏,戴了一张人皮面具,小的觉着,她可能早已和江湖人有了往来,咱们不妨暗中监视耐心等候,先摸出她的底细,到时候叫她俯首认罪,无言可辩。”

岳秀点点头,赞许地道:“唐啸,你说的有理,问题在这件事发生在数年之前,常大将军,国之栋梁,拥兵百万,就是欺君大罪,祸及满门……”

七王爷点点头,接道:“常元帅虽然是当今倚重之臣,但还不敢这么妄为。”

岳秀道:“但她带面具的事,也不会假,如若大哥能留心一些,应该早就发觉了。”

七王爷叹口气,道:“今夜席前,我才发觉她是个能言会道,泼辣异常的人物,过去我一直认为她是贤慧的人……”

话到此处,突然住口不言。

岳秀挥挥手,低声对唐啸和杨玉燕,道:“你们到房里去休息一会,我陪王爷聊聊。”

两人一欠身,退了出去。

七王爷叹口气,接道:“兄弟,你见过她了,她除了一张脸,带着病容之外,却有着一股很特异的动人气质,身材、举止、浅笑、轻频,无不是极具娇媚,在我心目中,对她有一分无可言喻的爱恋,而且,初婚时间,她常常和我谈论诗文,表现了她满腹才华,以后,又帮我选寻侍妾……”

岳秀低声接道:“大哥,闺房私事,作兄弟的本来是不该多问,不过,此事关系很重大。……”

七王爷接道:“你问吧!我是知无不言。”

岳秀道:“小弟现在是看病的大夫,我必得找出病源,才能下葯。”

七王爷道:“兄弟,我已经告诉你很多了,还有什么不能说的。”

岳秀道:“我记得大哥说过,你和她成婚数年,一直没有夫妇之实?”

七王爷点点头,道:“是的!我们只肯有夫妇之名。”

岳秀道:“是大哥不喜欢那一副面孔呢!还是王嫂夫人、拒不接纳。”

七王爷道:“总以身体多病婉拒,而且,经过两位大夫查看,说她阴经枯萎,难敦夫妻之伦。”

岳秀道:“什么大夫看的?”

七王爷道:“都是金陵名医,常为王府中诊病。”

岳秀点点头,道:“银嬤请的,还是水总管请的?”

七王爷道:“水总管请的,小兄记不得姓什么了,但水总管知道。”

岳秀道:“水总管,可是久年追随王爷吗?”

七王爷道:“他幼小就随王爷听差,一直跟我到江南。”

岳秀道:“大哥完婚大礼,是在北京还是在金陵故都。”

七王爷道:“我们在朝歌相识,婚事由同当今皇上所赐,当时,小兄已受命江南王,由常将军亲率女儿,到金陵完成花烛。”

岳秀道:“这实在是一个诡谲莫测的事,小弟也有些糊涂了……”

语声微微一顿,接道:“那常将军,在此留有多久?”

七王爷道:“他军务匆忙,第三天就上道西行。”

岳秀道:“常夫人没有来吗?”

七王爷道:“没有。”

岳秀道:“大哥,这些年来,你留心过王嫂夫人,是否觉得她脸色一直没有什么变化?”

七王爷沉吟了一阵,道:“不错,如是她真是病情所困,岂会永远不变,那一定是戴着面具了,才能数年如一了。”

岳秀点点头,道:“大哥准备如何处置此事?”

七王爷道:“小兄方寸已乱,一切由贤弟作主了。”

岳秀叹息一声,道:“大哥,看来,你得放任小弟一次了。”

七王爷怔了一怔,道:“放任你一次……”

岳秀笑一笑,接道:“是的!大哥,我想过了,我和王嫂单独的谈一次,必要时,我会迫她施展武功。”

七王爷道:“这算不得放任,兄弟言重了。”

岳秀道:“小弟在想,王嫂夫人,可能有一个最不幸的遭遇……”

七王爷急急接道:“什么遭遇?”

岳秀道:“也许在南下途中,也许在进入王府之后,她可能已换了个人。”

七王爷张大着一双眼,道:“这个,可能吗?”

岳秀道:“如若常小姐,在帅府之中,就混入了江湖人物群中,那就更为不可思议了。”

七王爷道:“好!你觉得应该如何,只管行动就是。”

岳秀招来了唐啸和杨玉燕,道:“目下王府,情势已陷混乱,表面上平静,暗里却急涛汹涌,咱们如有行动,很可能揭去这表面平静的一层外衣,那可能立刻引起一阵动荡,保护七王爷的责任十分重大。”

两人齐声应道:“我们明白。”

岳秀又吩咐了谭云几句,带领胆叟朱奇,和江湖浪子欧阳俊,直扑后宅。

这两人都有极为丰富的江湖阅历,对岳秀自然有着很大的帮助。

人到内室门口,秀秀、娟娟、突然双双出现,拦住了去路。

岳秀一挥手,道:“劳请两位姑娘,代我通报一声,就说在下奉了王爷之命。求见夫人。”

娟娟冷笑一声,道:“你说的很轻松啊!”

岳秀淡淡一笑,道:“姑娘,善者不来,来者不善,这句话你明白吗?”

娟娟道:“难道你还敢动手不成?”

岳秀道:“姑娘猜对了,如是在下无法说服两位姑娘只有出手一途了。”

突然一伸右手,向娟娟的右腕之上扣去。

这一招快如电光石光,却不料娟娟一挫腕,竟然躲了开去。

岳秀冷笑一声道:“娟娟你是真人不露相啊!”

突然屈指一弹,一缕指风,正击中娟娟的右肩“肩进穴”。

顿然间,娟娟一条右臂,软软垂下来难再抬动。

岳秀道:“秀秀,你可以先出手!”

秀秀一语未发,右掌一挥,一掌拍向岳秀的前胸。

岳秀一闪身,五手疾出,扣住了秀秀的右腕脉穴。

秀秀顿觉右臂一麻,全身劲力顿失。

两个女婢似是没有料到这位中年幕宾,竟然有着如此高明的武功。

秀秀呆一呆,道:“你究竟是什么人?”

岳秀左手一挥,点了秀秀双臂的穴道,冷冷说道:“姑娘最好安分一些,你们暴露的破绽够多了。”

欧阳俊一上步,又点了娟娟两处穴道,道:“两位姑娘暂请到旁侧小室中休息片刻。”

扶两人行入旁侧一间小房之内。

岳秀回顾了胆叟朱奇一眼,道:“你守住门口。”

原本黑暗如漆的大厅,突然间亮起了火光,点起两支巨大的火烛。

厅门口处,站着银嬤、铁嬤。

银嬤一横身,两道目光盯住在岳秀的脸上,道:“只许你一个人进去,这是王府,你武功再高,大概也不敢随便杀人。”

岳秀笑一笑,道:“在下一向不喜杀人,但也不愿被人杀,最好的办法是咱们双方都退一步想,彼此之间,能保持个和睦相处。”

银嬤道:“你该明白,夫人如是不想见你,就是你能飞天遁地,你也是没有法子……”

岳秀接道:“这话就有威胁性,在下如若没有勇气,也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12回 娇媚婬妇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金凤剪》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